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江蕙「鏡花水月」演唱會 – 殿堂級的盛宴
2013/05/29 17:22
瀏覽2,681
迴響1
推薦3
引用0

二姐演唱會的票,雖然一次場次比一次多,但卻是一次比一次難搶了。主要的原因大概是 有愈來愈多的阿媽學會在便利商店搶票了啊!這一次真的不誇張,直接搞當萊爾富的主機,讓我跑完兩家萊爾富又跑到全家,花了一個鐘頭仍然進不去系統,還遇到同場排隊買楊丞琳演唱會開賣的妹妹,跟我說她跑了多少家便利商店可是排在前面買二姐演唱會又進不去系統的阿媽都不願意讓她先買。嗯,所以各家便利商店,如果你們知道自己的系統撐不住,真的就不用同一天同一時間開賣太多演唱會好嗎?!尤其是二姐開賣啊,這可是網路大事啊!據說光是寬宏系統當時就湧進18萬人搶票是吧?!嗯,雖然我理解搶票盛況是不能避免的,但說真的,寬宏辦了這麼多次,一次比一次慘烈,是到底有沒有在加強頻寬啊?!這種狀況要是拿到兩廳院系統,大概早就被罵翻了吧!大家對寬宏還真是寬容,應該是說,大家給二姐面子啦!

其實只是進不去還是小意思,在訂票跟付帳過程因為網路塞車而造成的消費糾紛才是大事,尤其是退票手續費這麼高昂,我真的覺得寬宏要改進的地方很多。就算沒辦法解決頻寬問題(我懂18萬人加上幾千家便利商店一起塞進去是真的太難了!),至少在重複訂票跟扣款的認定上應該要更為寬鬆,講真的,不管如何,寬宏都不會損失到票面價格不是嗎?!那多提供一點服務,少賺一點手續費,不是一個「無法」提供足夠頻寬的售票系統該有的基本態度嗎?!

在一場無敵大混戰後,我已經買不到我心目中的首選黃二B區,最後,只好選了便宜一個價位的黃二A,其實這個區域還不錯啦!畢竟價位低了一級,CP值也還不錯,但是小巨蛋那個不坐中間位就會被單邊喇叭打到耳朵痛的問題,在黃二A區就感覺明顯很多了。還有個問題就是,這個區位的觀眾,可能會發現自己不由自主最後都在盯著螢幕,結果反而把舞台整體給忽略了!

嗯,岔題講個買票時的插曲,由於很多人對小巨蛋的觀眾座位不熟悉,所以大家就一邊排隊一邊討論起來了,一起排隊的妹妹說,她去小巨蛋通常是看五月天,(所以原來五月天跟二姐的觀眾群竟然是同一掛?!)我正在讚嘆二姐的觀眾群如此之廣時,就看到妹妹氣定神閒地買了三張5,800的票,啊!現在的妹妹還真是有錢啊!妹妹非常專業的跟我說,要坐一樓啊!一樓才夠fu,很爽!嗯,妹妹,姐姐很窮沒辦法坐一樓啊,如果真的要花5,800,我可能會考慮買兩場比較便宜的票吧!

------------------------------------------------------------------------------------

來說說演唱會,如果說「初登場」走得是傳統閩南語悲情路線,「戲夢」走得是溫暖路線,那麼這次的「鏡花水月」對我來說,應該走得就是喜悅了。整個演出的設計大器、豐富、而且相當國際化及充滿藝術性。倒不是說其中穿插了多少外國的東西,而是整場演唱會讓人不由自主覺得,好像身在百老匯、Las Vegas或是任何國際大都市,看著那種充滿從世界各地前來朝聖的觀眾的表現。其實這樣說也有點奇怪,台北本來也就是個國際大都市,二姐本來也就是個打破國界的歌手,台下也確實坐著來自不同地區的觀眾,所以是吧!我們應該為台灣終於端出一個這樣豐富的演出而感到驕傲。

若是上一場戲夢呈現的是強烈的企圖心,這次的鏡花水月,就是行雲流水、從心所欲的成熟表現了。這次演唱會的選曲,明顯地不從討好觀眾的角度出發,舞台上陣容愈來愈龐大的弦樂團(不是說長榮交響樂團),更顯示演唱會愈發「藝術」的明確方向。這次的舞群讓人相當驚豔,現在已經記不住舞群是哪一段跟哪一段了,印象最深的是舞群扮演著機械娃娃,跟著歌曲轉動,相當搶眼,讓人忍不住要將眼光從大螢幕移回台上。當下的感覺是,這次的舞群好不一樣!最後答案揭曉,這次的舞群及編舞皆為香港班底,嗯,或許這也是讓人覺得這次演唱會國際化的元素之一?!

演唱會主題分為「鏡」「花」「水」「月」四個部分再加上安可(其實也不算是安可),基於記憶可能有點混亂,就盡可能照順序,但不保證正確地來講一講吧!

一開場在空中環狀投射燈中穿出的空笑夢,果然是相當震撼啊!我很喜歡那個投射燈的設計,隨著轉動的方向改變,就可以營造出不同的感覺,所以二姐是迷上從天而降的感覺了嗎?!上次是施華洛世奇水晶吊椅,這次是空中巨環,還要轉來轉去,真的是向高難度挑戰啊!這段的空笑夢雖然開場很有氣勢,但走得卻不是蔡振南苦情路線,雖然說開場也不適合大走苦情路線,但我還是比較習慣虛空一點的空笑夢啊!

接著幾首都是輕快的歌,嗯,一如往常,二姐再怎麼唱快歌,舞蹈動作還是只有左手啦!這段的高潮是最後和張逸民的空中吊環,二姐真的是卯足全力拼了啊!不得不說這段演出真的是萬分精彩,難得地是雖然很多高難度動作,但卻一點都不搶戲,二姐退場之後,音樂和表演都沒有半分停頓地繼續往前走下去,高空吊環固然是高難度動作,但在舞台上默默疊著椅子爬上去的表演者也毫不遜色。所有的人都像是主角,卻也都是配角舞台上每個部分都是虛,也都是實。我忍不住在心裡想,現在是把太陽馬戲團搬進小巨蛋了嗎?!喔不!不只是太陽馬戲團,雜耍在我心目中一直是屬於中國人的藝術,把雜耍融合中國文化中的溫文、含蓄、內斂、和禪意,誰說咱們的東西不能國際化?!

「花」一開場就是蘋果花的日文原曲,我對這首歌最大的印象應該是鳳飛飛演唱會的版本,二姐的版本跟鳳姐的相當不同,二姐的版本少了些低沉,讓我有重新認識這首歌的感覺。這段的歌我都很喜歡,配上拉開長裙變成布幕投影出來的花,很有fu。阿妹的VCR讚到不行,真的就像二姐所說,怎麼可以講話都講到讓人想哭啊!聽不懂VCR講什麼沒關係,不知道蘋果花歌詞說什麼也不打緊,阿妹畫上那個妝,說出那個口白,就足以讓人陷入那個意境!

演唱會的舞台呈現做了很多精緻的設計,不論是第一段的巨環、第二段的長裙投影布,乃至之後更多更精彩的設計。如果說「戲夢」是「試圖」讓閩南語歌變成一種藝術,那麼到了「鏡花水月」,這種藝術感顯得更理直氣壯。二姐的閩南語歌,一直有很特殊的地位,不論是點將時期那完全壓過國語唱片的聲勢,還是引入國語歌編曲到閩南語歌曲上,又或者是跳出情愛而無邊無境的歌曲主題。而現在,二姐帶出來的是,閩南語歌,是一種殿堂級的藝術!

到了秀場High歌,嗯,二姐你真的低估了歌迷的年齡廣度啊!我已經自認是個愛聽老歌的聽眾了,但真的不是故意裝小,還是有我沒聽過的歌啊!但沒關係,夠high最重要!開場的時候我以為觀眾席上方的軌道只是用來灑灑花的,沒想到竟然還有蒲公英纜車,給製作團隊100個讚!你們知道繞那一圈讓多少買不起一樓的觀眾瘋狂嗎?!既符合「花」的主題,又打破了小巨蛋的空間局限,以往演唱會就算繞場,也只有一樓的觀眾能感受到,但這一次,我想全場二樓的觀眾都瘋狂了吧!

二姐一向提攜後進,這段轉場的固定嘉賓是許富凱跟曹雅雯,比起之後的林俊逸和康康,這兩位顯然生澀許多。我實在很想說,都到了第六場,還沒想好上台要說什麼嗎?!但聽得出來是有實力的歌手,雖然很緊張,真的是緊張到臉上了,還是唱得不錯。加油啦!

有看新聞的都知道,這場演唱會有傳說中的「水幕」,就因為這個水幕,台中只能與二姐演唱會擦身而過。演唱會還沒到的時候是真的很好奇,到底是什麼神奇的水幕寧可放棄台中場都要做,到了現場,真的看到它的時候,我只能說,這水幕,真的比想像中要厲害很多很多!水幕排圖案,乃至於當投影布,都不算是新奇,但圖案變得這麼多元,還會冒出歌詞,就真的讓人忍不住讚嘆啦!我說胡市長,要爭取二姐開演唱會,先去幫台中蓋個室內場吧!真的值得啊!

林俊逸跟康康這組來賓,明顯比許富凱跟曹雅雯來得穩定許多,林俊逸到底是經過了這麼多年的磨練,頗有大將之風,雖然還是小小吃了一些螺絲。不過要講演唱會上講話吃螺絲,應該沒有人可以比得上二姐吧?!(怪怪,明明就是去聽歌的不是嗎?!)這段的驚喜是「傻瓜與野ㄚ頭」,這次演唱會就已經覺得二姐的高音愈唱愈進入一種出神入化的境界,很多歌手是隨著年紀降key,二姐卻是愈唱愈讓人感覺不出高音的存在,一氣呵成。但「傻瓜與野ㄚ頭」的高音和閩南語歌的高音卻不相同,多多少少因為遷就男生而造成女生的key偏高,但二姐這次一唱出來,我突然有一種,二姐什麼時候轉型成美聲歌手的錯覺,乾淨、清亮,不是閩南語歌那種轉音轉上去如絲的高音,是一顆顆珠子那種直白而清澈的音色。只能說,二姐永遠有讓人發覺不完的驚喜啊!

接下來的轉場是水幕上二姐的現代舞,不要說觀眾懷疑是替身,如果新聞不說,只怕有些人漫不經心根本就沒發現影像中的人是二姐吧!忽遠忽近的舞姿打在水幕上,呈現一種虛幻的感覺,有時真實,有時卻又如夢,我差點以為我在劇場裡頭看表演了!

二姐,舞跳得很棒,真的!很有感覺,下次跳現場吧!(?!)到底是為什麼明明可以把舞跳這麼好,唱歌的時候就只動動左手啦?!

「月」,嗯,在天上月亮彈琴的那位搶走我不少注意力,我從一開始在左上方時就很想知道到底他跟月亮是在一起還是分開的,直到月亮緩緩移動,看著他跟著移到舞台右方,我只能說,二姐,當你的樂手是要不要這麼辛苦啊?!

「酒後的心聲」大合唱又來了,雖然有點老哏,但觀眾還是很愛,我旁邊那位從頭到尾拿著紙筆記曲目的阿姨,唱得又大聲又高興,莫名讓我發現她唱得還滿好聽的說!聽二姐演唱會幾乎很難避免前後左右出現異常投入唱得相當興奮的叔伯阿姨,只能說,遇到個唱得好聽的,算你福氣啦!

「鏡」「花」「水」「月」都演完了,就進入不知道算不算安可的這段「台灣」。李安導演的信,寫出很多生活在台灣,卻不喜歡罵戰,不愛政論節目,卻很愛台灣的人的心聲,上一場戲夢的催淚彈是吳念真導演的台灣女人,這次就是李安導演的親愛的台灣了(有沒有很大熔爐的fu?!)

帶出來的是長榮交響樂團,號稱氣勢磅礡的演出。這段唱了我很愛的「搏杯」跟大部分觀眾很愛的「落雨聲」,二姐據說每唱必哭的「故鄉的歌」以及大家都耳熟能詳的「黃昏的故鄉」。如果單說二姐演出的部分,這段演出真的沒有話說,但如果要把新聞焦點放在配置完整交響樂團的話,坦白說,我是真的覺得,不知道該說浪費了一個交響樂團,還是說放他們在台上有點多餘啊!

不是我對長榮有什麼意見,而是,其實本來舞台上樂隊的弦樂配置就已經很豐富了,到了這段雖然加了一個交響樂團在台上,但搏杯還勉強用了一點點管樂,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落雨聲幾乎是全弦樂班(可能有加一些木管,但樂隊本身也配有笛手一名啊!)既然如此,那,放一個交響樂團在台上做什麼呢?!印象中一直到黃昏的故鄉才讓人感受到交響樂團的氣勢,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不乾脆整段都放一些有氣勢的歌算了呢?!弄了這麼多人到台上,總要物盡其用一下嘛!

回頭說說我一開始講的,關於這次演唱會給我的感覺是「喜悅」這件事。以往聽二姐或是鳳姐演唱會,常常從第一聲唱出來就開始感動,這次的鏡花水月,美則美矣,一直到「鏡」都唱完了,我卻還是在跳脫中,好像少了一點什麼!當然,或許跟我自己的心情也有關係,但如果說觀眾期待地是在二姐的演唱會中,找到生活中的傷心、難過、和感動,直到第一段我確實覺得渲染力有那麼少了一點點。

可是當我放掉所有的預設立場,專心在台上的時候,我開始被一連串高藝術性的呈現打動,我在不停地驚喜跟驚豔中享受這場演出,我忍不住想要告訴所有的人,二姐這次,打造了一個多麼有質感的演唱會,然後到了某一個點,我突然發現,原來,這次的演唱會,讓人覺得「喜悅」。(當然,純粹我個人感想。)

好啦!我還是要承認,聽二姐演唱會的感想竟然是喜悅,我是有那麼一點不太習慣啦!

繼四月聽完沒有安可的小哥演唱會之後,這次的二姐又是個連喊安可都來不及直接結束的演唱會,是要不要大家現在都這麼有效率啊?!以前不是只有王菲才不唱安可的嗎?!阿公阿媽好像都很習慣唱完燈亮散場走人的模式,但我真的很想,能夠狂喊一下安可,再坐在小巨蛋的位置上感受一下餘韻啊!

小巨蛋跟北市府這次真的有備而來了,散場人群疏散的比以前進步太多,總算不用一堆人擠在馬路的四個角角水洩不通了,給小巨蛋跟北市府拍拍手!不過第一次從小巨蛋走出來竟然還有一堆公車可以坐,好像太過迅速從夢境中回到現實,是有那麼一點若有所失呵!

團片來源:寬宏售票系統 www.kham.com.tw
                UDN聯合新聞網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bear
2013/06/04 18:35
請問可以分享文章嗎?
您好: 感謝您撰文分享如此精彩的演唱會。
請問我可以把這篇文章的網址連結PO到林俊逸的粉絲頁嗎? 我必定會註明出處和作者的,感恩!

轉po連結沒有問題, 謝謝你喜歡我的文章!!!

Happyparadise2013/06/04 21:0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