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五月
2017/05/24 14:28
瀏覽23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和煦的陽光像不經意般地透過薄薄的雲層,南方的五月沒有四月的雨潤潮濕,也不像六月那般炙熱,烤得令人難受。

本是令人感到舒適的五月,今天卻是沉悶得出奇。太陽明晃晃地正發出屬於它的熱量,外面幾棵低矮的楊桃樹樹梢被沉悶的風吹動發出簌簌的輕響,加夾著偶爾幾聲鳥鳴聲,更是讓人添了幾分煩悶。周慧正在自己的房間裏與面前的一摞習題進行著激烈的交戰,雙眼鼓動地看著擺在自己面前的物理習題,仿佛這樣就可以戰勝它,但是紙面上的曲線與符號仿佛在嘲笑他一般,露出張牙舞爪的笑。周慧看著這些令自己頭疼的試卷,不禁覺得更煩悶了,雖然父親希望自己是個聰慧的人,但是和理想中的期待還是有很大的差別,這樣想著,煩悶更甚了一些,連身後這個不久前父親給自己買的新風扇都不能吹散一些。

周慧想到父親只覺得心中的煩悶更添了兩分,家裏就住一個離鎮上不遠的小農村,父親從小也是跟著爺爺光著膀子長大,讀書也不多,約莫十五六歲便出去跟著遠房個親戚,去了建築工地幹活,後來一幹便是大半輩子。在期間媽媽生了我,父親便是給我取了個名字,單字“慧”,希望我是個聰慧的人,總是念念叨叨地在耳旁道,要好好念書,做個對社會有用的人。作為一名男生,每每被當個女生叫起來回答問題的時候,心裏都有個怨念,怨念著父親給我取了這麼個名字,對它真是不滿意極了。

吱呀—吱呀!聽到這聲響,周慧便是知道父親回來了,便出去和父親念叨兩句。父親正背對著我,用一只大手拿著個大碗仰著脖子在喝水,黝黑的手掌與他手中潔白的瓷碗形成明顯的界限, 即使隔了兩米遠,但是周慧還是能很清楚地看到父親手指上裂開的縫,縫中還滲有灰色的塵土,仿佛是與生俱來的附在了他那手上,但毫無疑問的是,但是看著他拿碗的動作,都可以感受到他那雙粗壯的大手長得像蟹鉗一樣有力。父親轉過身來,他並不愛笑,嘴角的皺紋像被刀刻般那樣深,唇邊還遺留著剛剛喝水未幹的痕跡,連胸前海藍色布料都被水浸濕了,分不清是被汗水浸染還是方才喝水弄濕的。看著父親衣服模樣,我有些皺著眉頭。

“慧啊,學習怎麼樣了?”雖然剛喝過水,但此時聲音仍是暗啞地問我。

“還行。”我淡淡地答到,每當問到學習的問題,我一向是這樣回答的。周慧其實明白自己的情況。

“那就好,那就好!”此時,他那像刀痕般地皺紋似乎淺了些。

隨後,便和父親按以往的方式交談了一會兒。每次的談話並沒有很新的話題,無非是叮囑著要認真學習之類,我直睜睜地看著那父親認真囑咐,還殘有汗跡黝黑的臉龐,眉間抹不平的皺褶。心中一陣湧動,口中吐出幾個簡練的字來應答,更多的話語,仿佛哽在了喉嚨。

突然,腳下的土地在顫動,我還沒意識到恐懼事情要發生,但山嶽開始怒吼,巨大的磚塊滾落下來,無情地飛向我們,地動山裂,瞬間灰塵漫天。時間停格在那一瞬間,父親用他那有力地臂膀把我往外推,回頭轉眼的一瞬,父親那嘴角邊的皺紋蔓延著絕望的氣息,那雙平淡無奇的眼睛發出決絕的光,向我呐喊:“慧,活著……”眼前的視線被不斷跌落的砸落下來的石塊和砂礫模糊了,耳邊只剩天地混沌成一片的聲音。

“慧,慧啊……”耳邊響起有些微啞的聲音,“醒醒……”我猛然睜開眼,急促地喊道“爸爸!!!”稍微轉頭,映入眼簾的是頭髮半白的母親,母親眉目慈祥地望著我,道:“快起床吧,早點去祭拜你父親吧。”我頷首。“唉,九年了……”母親在一旁喃喃自語。

依然是五月,太陽散發著它的款款熱情。墓碑上,父親依然是一張平平嚴肅的臉,嘴角邊的皺紋還是記憶中的樣子,陽光透過雲層照耀在周慧軍裝上,上綠下藍的軍裝,領上紅領章,大簷軍帽嵌著的鮮豔的國徽、筆直的脊樑,這一切都在向父親展示,他的成長,可以保衛一方水土了。

周慧腰杆筆直地站在挺立在墓碑前,背後長得很高很綠了的禾苗,夕陽的餘暉灑在這一方天地,晚風拂過,吹散了那絮絮低語,唯有那堅挺的脊樑,依舊在挺立著。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美容
上一則: 以水代啤酒 減兩成肥胖風險
下一則: 一人一曲一惆悵一歡歌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