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仁教授專欄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mybook678/166214142
列印日期:2021/12/08
德納先生的神祕語言(三)
2021/08/07 20:32:31

之1 之2

三、


「音樂與程式有何不同?」 在離士林夜市不遠處,銘傳大學有座實習中心,以在寒暑假培訓學生送往企業。最初,讓學生學習基本技術,而在發現某些孩子有特別天份,也會問問題去開拓他腦內的荒野,特別是理性與感性交會的稀有土壤。


男學生會拉小提琴又愛寫程式,於我們便是稀土。我的問題不只吹皺春水,也掀起巨浪,在他的腦海迴盪,將年輕的臉龐蛻變為中年的學者臉孔,36歲的德納教授榮獲圖靈獎,正於講堂分享「當程式設計變成藝術」。


1974年,電腦初生根、程式設計剛萌芽,他便已在追問。超前的並不稀奇,圖靈獎是為紀念學者圖靈發明的圖靈機(Turing Machine),至今涵蓋量子電腦外的所有電腦架構,但圖靈機純粹運行於紙上,當時電腦尚未問世。


圖靈機是美,像大樹的樹根,在泥土下蔓延生態之美,滋長的軟體新芽也該在泥土上吐露自然之美吧!「程式設計是藝術,因為它汲取智慧結晶、應用於世間,它需要技巧與創作,它產生作品。」當時的德納教授如此堅信。


「當程式設計師潛意識裡,將自己當成藝術家時,會享受於他的工作,並且會做得更好。」我將德納教授的話分享給學生,他似懂非懂,但對於音樂以及程式的不同感受,卻漸漸可以釐清。


拉完一首樂曲,或到音樂廳欣賞表演後,美的感受浸潤他的心靈,分享的快樂豐富他的生命。在寫出一個困難的程式後,他則如同登山客攻至山頂,經驗到成就感。


兩個生命經驗,為何不能像山與海,在沙灘交會出動人的海潮呢?「程式設計可以是簡潔的、優雅的,也能成為經典的藝術創作。」86歲的德納教授至今堅信,縱然程式的發展離他的初夢想仍遠。


在古中國或西方,有才華的男子都在創作美麗詩詞、音樂或散文,甚至梵谷也以油彩將造物者的天空複製,化成一幅燦爛的星夜。幾時,美的追求退縮到社會的牆角,房間內科技男面對電腦,臉上寫的只是趕工的憂愁,而不是創造與圓滿呢?

〈續讀之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