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魔故事.鬼音訊.07b同音
2017/05/19 17:00
瀏覽173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你的意思是,」祕書老實不客氣地問:「你無法證明鬼的存在?」


「這個問題可以分三個部份來個答,」還好我們早有準備,我說:


「首先,我們確實無法證明這些有意義的對話是不是鬼在講的,

  但我們也可以確認當這些對話發生時,屋子內外––尤其是內部––絕對沒有任何人,

  如果沒有人,卻能錄到有人對話的聲音,那就是間接證實了有別的靈體在房間中。」


「聽你說,你似乎很確定這些聲音都是從屋裡發出來的,你有證據嗎?」祕書犀利地問。


沒有怎敢接這計畫,我心說,「有的,這就是我要說明的第二個部份,」我解釋給她聽:


「關鍵在於我們不是只用一台麥克風收音,」


我跳到某張投影片,那是西廂房那間屋子的平面圖,

上頭畫著一大一小兩個粗線條的方框,組成一個「回」字,

我指著那包著小框的大方框說:


「這是屋子的牆壁,我們在屋子的四個角各放一具麥克風,四個邊的正中央也放了四具,

  也就是說,屋子的牆邊共有八具麥克風在收音。」


我又指了指「回」字內部的那小方框:


「這是屋子內部假想的中心線,

  同樣的,我們在四個角與四個邊的中央也各放了一具麥克風,最後,」我指著屋子的中心:


「這裡我們也放了一具,

  所以總共是17具,一起同步收音。」


「這樣的目的是?」祕書問道。


「定位,」我說:


「麥克風可記錄收音的時刻與音量,

  而收音的時刻與麥克風到發聲源的距離成在比,

  收到的音量則與音源的距離平方成反比。

  

  簡而言之,就是若屋內某個地方發出了聲響,

  距離該處越遠的麥克風便越晚收到聲響,,

  所以我們就能透過音速與各支麥克風收音的時間差,來換算出聲音發出的位置;

  同理,距離聲源越遠的麥克風,收到的音量則越小,

  因此我們還可以透過音量差,再換出另一個音源位置,並和前一個位置進行驗證,

  以確認那聲音確切的發生位置。


  最後,我們在四面牆的外側又各架設了兩隻麥克風,

  如此一來,若是那聲音來自屋外或隔壁房間,

  那裡的麥克風則會先收到最大的聲音,

  以利我們排除不是來自那間屋子的聲音。


  這部份的驗證我已經和您確認與報告過了。」


「印象深刻,」祕書說:「只是我那時不明白這目的是什麼。」


「目的是用來查出這些聲音到底是從何處發出的,」我跳到下一張段影片:


「這是所有C級以上音訊的發聲音源分佈圖,

  您可以看見,所有位置都在屋內,

  這實在是非常…不可思議…。」


「這樣不是很好?」祕書問。


「是很好,只是好到太不自然,

  因為在自然界中,所有的測量數據總有例外,

  但是七百多個點都在屋內?沒一個例外?這根本不可能!

  妳能夠相信你的業務每跑一個地方便能接到一張訂單,三十次都如此,無一例外?」


「那肯定是有鬼了。」祕書說。


「我也是這樣想…,」我念著:


「總而言之,這七百多個聲音都源自屋內,

  即便多數都只是依稀可辨的呢喃,

  但我們確認過了,所有的聲音發出時,屋內真的沒有人。」


「也許只是巧合…。」祕書在雞蛋裡挑骨頭:


「例如有人在大宅外頭說話,

  你說過,有年輕人會去那夜遊,

  假設說話的聲音剛好被地形反射並集中到屋內,然後被你們錄到?


  因為如果你們每晚都在錄音,而且總共連續錄了一年半,

  那任何巧合都會發生,

  這叫大數法則。」


「如果外頭說話的聲音剛好與我們的問題有關、

  剛好能在問題結束後的正確時刻、

  剛好被附近的地形反射進來––雖我們試過了,但真的找不到這種地點––,

  這樣的巧合以大數法則或許還能勉強解釋,

  但是如果還有另一項巧合呢?」


我又換了張投影片,上頭是我整理好的的表格:


音訊等級

項目

說明

次數

––

隨機

無回覆、延遲或搶話

564,474

A級

回覆

在問題結束後出現

62,092

B級

資訊

不是雜訊

6,830

C級

意義

能被聽懂

751

D級

清晰

語句清楚、文法正確

82

S級

對話

能回覆問話

9


我指著表格解釋道:


「我們每三十秒播放一個問題,

  所以一組二十個問題問完是十分鐘;

  我們每天晚上從九點開始問起,直到隔天早上五點止,

  八小時的時間可以重覆一組提問48次,

  共計一個晚上可問960個問題。


  我們錄音大概錄了一年八個月,

  這樣我們一問了大約56萬4千個問題,」


我比了比表格裡的第一列:


「或精準地說說,一共是56,4474個零級問題。

  這56萬個問題中,大多數都沒有得到回覆、太小聲,或回覆的時機太早或太晚,

  其中僅有約6萬2千個是能在問話結束後半秒到一秒半的時間窗口中回話。」


「所以只60多萬個問題中,只有不到…」祕書心算著:「一成五的問題被回覆了?」


「不只少,而且完全沒有通過統計檢定。」我老實說。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但聽起來對你好像很不利?」


「的確,」我解釋:


「平均起來一組20個問題問完,應該要有一成一,也就是2.2次A級音訊,

  當然可能或多或少有些差異,

  但如果這些差異僅來自於隨機的誤差,

  那麼統計分析的結果應該會告訴我們,

  若讓別的人來重覆我們的做法,應該十次裡至少要有九次能重現我們的結果。」


「結果…?」祕書問。


「結果我們數據的顯著水準只有0.11,達不到自然科學的基本要求,

  基本上就是我們的結論是錯誤的機率超過了一成,

  換言之,就是我們雖然找到了鬼有可能存在的現象,

  但這個現象的可信度不夠高,以致於無法以科學的角度來做解釋。」


「但你剛才說還有一個巧合?」祕書提醒我。


「嗯,這就是我要說的第三個部份了,

  我剛說我們數據的顯著水準只有0.11,」我又指了指簡報中的表格:


「而所有564,474個問題中,共得到62,092回A級音訊的回覆,那比例是0.11;

  62,092回A級音訊中,有6,830個B級音訊,比例是0.11;

  6,830個B級音訊中,有751個C級音訊,比例也是…」


「0.11,」祕書接過話:


「我也注意到了,

  每一級的音訊數量,都是前一級數量的11%,

  這…不得不承認…這真的很詭異…。」


「詭異,但無法解釋。」我補充。

  

「所以你的結論是,你的數據無法明確地證明鬼究竟存在、或不存在,

  即便這當中有這麼多不可能的巧合?」祕書問。


「我很不想這樣講,」我不甘願地承認:「但沒錯,事實就是您說的那樣。」


「這就有點麻煩了…,」祕書咬著指甲沉吟著,「還是這樣,你有紙本的簡報嗎?」她問。


「有。」沛沛拿出資料。


祕書接過來,順便看了一眼時間,「我想吳總管現在也該忙得差不多了,」她說:


「我先拿這些資料去跟他報告,

  請你們先在這裡稍等一下,

  如果他老人家有什麼特別的想法,

  再請您們二位進去當面和他說明,好嗎?」


「沒問題,您請。」


我愣愣地說,竟是一時沒了主意,

只得傻傻地望著祕書那婀娜多姿的背影,踩著撫媚的步伐,消失在白色長廊的盡頭。




「我還是很不舒服…。」在好不容易安撫了沛沛嚴重的暈眩感後,她虛弱地對我說。


「我警告過妳了…。」我只是沒料到她對老闆那間白色辦公室的反應會這麼嚴重。


我心疼地看著沛沛用叉子翻攪著餐盤上的食物,

這間餐廳是她特地找來慶功的,不論最後報告成不成功,

但此時此刻,我們只覺得世界上所有的美食都索然無味,

原因則是那該死的辦公室不僅完全摧毀了我們的空間感,

更連帶地殲滅了最後一絲的食慾。


「那不像你。」沛沛突然氣餒地冒出這句。


「什麼?」我不明所以。


「我說,你剛才和老闆報告時,跟本不到你平常水準的一半,」她噘著嘴說:「你和祕書談的就不錯啊。」


「我跟妳說過了,那間辦公室只會讓人失常,更何況我也不知道要向哪個方向講話。」


「那用念的也不行嗎?」沛沛虛弱地白了我一眼,「還有,」她不滿地說:


「為什麼你故意漏掉了最重要的部份?」


「我沒有,再者,老闆不是也說我們做得很好,還跟我們又簽了兩年合約?」我詭辯。


「少囉嗦,」就算不舒服,她也沒著了我的道,「你是故意的,」她拆穿我:


「我已經捶你都快捶到骨折了,

 但你完全沒把我當一回事。」


「我只是判斷那些不重要而已。」我仍在避重就輕。


「怎麼會不重要?」沛沛皺眉道:


「明明還有一層SS級音訊!

  9個S級音訊的11%,正好是比1小一點點的0.99,

  對應到的正是那唯一的一個SS級音訊,

  也是所有56萬多個問題中,

  唯一一個回答出具體資訊的那個!」


「哪個?」我繼續裝傻。


「『吾乃張家福,字中觀』!」沛沛氣急敗壞地嚷道:


「這是唯一連名道姓的音訊,還帶出了那座大宅的資訊

  而且更遵守了0.11的巧合,

  所以那分明就指向了張家福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

  他就是所有音訊的來源,

  他就是大宅裡的鬼,我們要找的那隻鬼!」


「我知道…」


「別敷衍我,」沛沛阻止我的辯解:「那些都放在簡報的最後幾頁,你既然知道為什麼不講?」


「那張家福是誰?」我冷不防地問她。


「呃…,」沛沛一時語塞,然後,她才委屈地說:


「但你之前不也興奮地說,這就是我們最有利的證據了,

  如果後來你改變了想法,

  為什麼都不跟我說…?」


「沛沛妳先別這樣嘛,」我連忙解釋,「我也是直到最後一刻才發覺事有蹊蹺的。」


「哪裡不對?」沛沛拭著淚。


「祕書最後說了一句話,讓我想起一件事,

  妳還記得我早上匆匆忙忙把妳拉出門嗎?」


沛沛點點頭,「怎麼了嗎?」她問。


「本來我只是一時氣不過,

  想說兩年來都沒摸清楚林媽的底細,

  所以早上我臨時起意,故意聲稱我只來得及把監視器關掉…。」


「然後你故意把我急急忙忙地拖走,

  好誘騙林媽到那屋子裡打掃?」沛沛看穿了我的意圖。


「沒錯,後來祕書說了那句話,

  讓我想起來監視器這件事,

  於是我趁在等和老闆報告前的這段空檔,

  先用手機連回去伺服器,檢查監視器有沒拍到異狀,

  然後我看到了這個。」


我把手機遞給沛沛,上頭正播放著一段我擷取出來的監視畫面。


「掃把自己在動!」才看到一半,沛沛便驚呼:「天吶!真的!你拍到鬼了!」


我們。」我說。


「我們拍到鬼了!為什麼你沒把這段影片播給老闆看?」沛沛責怪我。


「也正是祕書的那句話,才讓我驚覺這一切都不是我們想的那樣。」


「到底是哪句話,不要再賣關子了!」沛沛不耐地說。


「那是她第一次在我面前這樣說,她叫老闆作吳總管。」我說。


「我有印象,是很怪,但哪裡不對嗎?」沛沛好奇地問。


「我唯一一次遇到林媽,她也跟我提到吳總管…,

  那時她說是吳總管強暴了她。」


「天吶…,」沛沛吃驚地捂住嘴:「你是說我們老闆?」


「祕書用吳總管稱呼老闆,老闆請來打掃大宅的人是林媽,而林媽說她被叫吳總管的人強暴,

  我想大宅裡也不可能有那麼多吳總管,

  所以林媽和祕書兩人口中的吳總管應該就是同一個人…。」


「我不知道老闆他是那種人…,」沛沛不敢置信地說:「而且林媽是鬼,那不就代表了…?」


「嗯,她的死可能和老闆強暴她脫不了關係…。」我說。


「難怪你不願意在老闆面前播這段影片了…,」沛沛滿懷歉意地看望著我,「所以,」她問:


「這也是你不直接講明大宅裡有鬼的原因?」


「這倒不是…,」我意味深長地問她:「妳說那唯一被我們定為SS級的音訊在說什麼?」


「『吾乃張家福,字中觀』,

  你說那棟大宅是張家人的,

  有個鬼說祂叫張家福會很怪嗎?」她問:


「還是說跟我們想的不一樣,大宅裡除那叫張家褔的鬼之外,還有另一個叫林媽的鬼?」


「都不是,」我說:「妳知道這些文字都是從錄到的音訊轉譯過來的?」


「嗯,怎麼了嗎?」


「那我們怎麼知道那些聲音到底在說些什麼?」我反問。


「如果你是指同音字的問題,我們之前已經討論過了,

  是佳作的佳、嘉義的嘉,都無損於張佳福、張嘉福是個人名的推論。」


「那如果是『張家府』,府上、府邸的府呢?」我再問。


「是可以這樣寫啦,但有人這樣叫的嗎?」沛沛不解地說。


「沒有,那通常就是用來指稱張家大宅的府邸。」


「那你為什麼要用這些字?」沛沛問。


「如果那個SS級音訊說的不是『吾乃張家福,字中觀』,

  而是,」我刻意咬字清晰、抑揚頓挫地發音:

  

「『吾乃張家府之總管』呢?」


沛沛倒抽了一口涼氣,「張家人請的總管,你是說,」她瞪大了雙眼:


「吳總管?我們的老闆?他就是張家大宅裡回話的鬼?」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魔法故事集
上一則: 魔故事.鬼音訊.08a沸騰
下一則: 魔故事.鬼音訊.07a音訊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