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樂段可能來自真實世界的哪一段音樂? (內有音樂)
2011/08/21 22:57
瀏覽595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http://www.novelscape.net/wg/p/pulusite/zyssnh/007.htm
而今晚在維爾迪蘭夫人家,年輕的鋼琴家剛開始彈了几分鐘,斯万忽然在一個延續兩小節的高音之后,看到他所愛的那個輕盈的、芬芳的樂句從這拖長的、象一塊為了掩蓋它的誕生的神秘而懸起的有聲之幕那樣的音響中飄逸而出,向他款款接近,被他認了出來——這就是那個長期隱秘、細聲細气、脫穎而出的樂句。這個樂句是如此不同凡響,它的魅力是如此獨一無二,任何別的魅力都無法替代,對斯万來說,就好比在一個朋友家中的客廳里突然遇到他曾在馬路上贊賞不已,以為永遠也不能再見的一個女人一樣。最后,這個不倦的指路明燈式的樂句隨著它芳香的細流飄向遠方,在斯万的臉上留下了他微笑的痕跡。這次他可以打听這個不相識的人的姓名了,原來這是凡德伊的《鋼琴小提琴奏鳴曲》的平板。他把它記住,從此就可以在家里隨時重溫,研究它的音樂語言,掌握它的秘密了。
  因此,當鋼琴家演奏剛完畢,斯万就走到他跟前,向他致謝,那种熱烈勁儿,維爾迪蘭夫人看了十分高興。
  “這是何等的魅力!”她對斯万說,“小伙子對這個奏鳴曲理解得十分透徹,是不是?您從來沒有想到鋼琴能達到這么高的境界吧!說真的,那里面什么都有,就是沒有鋼琴聲。每次听的時候,我都以為是听一支管弦樂隊在演奏。甚至比管弦樂隊奏得還美,還完整。”
  青年鋼琴家躬了躬身,面帶微笑,一板一眼地說,仿佛是在念一句警句似的:
  “您太過獎了。”
  維爾迪蘭夫人對她的丈夫說:“來,來,給他來杯桔子水。他該得這份獎賞。”斯万則對奧黛特敘說他愛上那句樂句的經過。這時候維爾迪蘭夫人說道:“哎,奧黛特,看樣子他在跟您講什么知心話呢!”奧黛特答道:“對了,是知心話。”斯万很欣賞她的直爽。他接著打听凡德伊是怎樣一個人,有什么作品,這部奏鳴曲是什么時期寫的,他當時寫那個樂句的時候要表達什么思想,這是他特別要弄清楚的。
  當斯万說這個奏鳴曲真美的時候,維爾迪蘭夫人高聲叫道:“您說得不錯,它真美!您不該說您原來不知道這首奏鳴曲,您沒有權利不知道這首奏鳴曲。”畫家接碴說:“啊,是啊,這是一部了不起的作品,這當然不是什么大路貨,不是什么‘通俗作品’,這是對我們這些懂藝術的人能產生強烈印象的作品。”所有這些人全都自詡能欣賞這個音樂家,可是他們全都從來沒有向他們自己提出斯万剛才那些問題,因此誰也答不上來。
  甚至當斯万就他心愛的那個樂句發表一兩點見解的時候,維爾迪蘭夫人卻答道:“嗨,您說逗不逗?我可從來沒有注意到;我呀,我不喜歡歡毛求疵,不喜歡過問那些雞毛蒜皮的事儿;這里的人誰也不喜歡費工夫去鑽牛角尖,我們家可沒有這樣的毛病。”這時候戈達爾大夫張著大嘴以贊賞的眼光注視著她,滿腔熱情地听她一口气說出那么多的成語。他跟他的太太都有某些出身低微的平民百姓的那种世故,對他們回到家里相互承認并不懂得的音樂作品以及比施“大師”的繪畫,都避免發表意見,也不假裝能夠欣賞。廣大群眾只能從他們已經慢慢地接受了的那种藝術當中的老一套的東西里領略大自然的魅力、美和形象,而有獨創性的藝術卻正在拋棄這些老一套的東西,所以作為廣大群眾在這方面的代表,戈達爾夫婦既不能在凡德伊的奏鳴曲中,也不能在那位畫家的肖像畫中發現他們所理解的音樂的和諧和繪畫之美。鋼琴家演奏的時候,他們覺得他是在鋼琴上隨便彈上几個音符,這是他們已經習慣的形式所無法聯系起來的,而畫家只是在畫布上隨意抹上點顏色而已。當他們在畫布上辨認出一個人形時,他們也覺得它笨拙俗气,也就是說,缺乏他們用來觀察路上的行人的那個習慣畫法所顯示的优美,也覺得它不真實,仿佛比施先生不懂得一個人的肩膀是怎么長的,也不知道女人的頭發是不會長成淡紫色的。
  信徒們散開了,大夫感到這是一個好机會,正當維爾迪蘭夫人就凡德伊的奏鳴曲講完最后一句話的時候,他就象剛學游泳的人挑選沒有太多人瞧著他的時候才跳下水一樣,突然下定決心叫道:“是啊,這就是一個所謂diprimocartello(第一流)的音樂家!”
  斯万就只打听出凡德伊這首奏鳴曲是最近發表的,在一個思想很先進的音樂派別中引起強烈的反響,而廣大群眾卻根本不知道有這么回事。
  “我倒是認識一個叫凡德伊的人,”斯万說。他想到的是我外祖母的妹妹們的鋼琴教師。



"音樂...幫助我墜入我的自身裡發現新的物事這種東西我在生活裡行旅中遍尋不著;

對它的渴望卻因著這一股響亮的浪潮而重新在心底燃起陽光燦爛的潮波此時正好止於我的足下"(女囚)



普魯斯特自許也的確使用了天賦的敏感來記錄這些樂音事實上他也反覆訓練自己去"聽見它們" ; 普魯斯特把這種對音樂的漸層感受置於"斯萬之愛"一段凡德伊寫的小提琴奏鳴曲成了斯萬對奧黛特愛情的苗火煙花 , 以及墓誌銘這些個有名的樂段 (The Little Phrase), 根據凡德伊原型和普氏對它的敘述細節可能是採擷自

1. 法朗克A大調小提琴奏鳴曲- Franck Sonata for Piano and Violin in A major 第九小節一開始 (可能性最高請見下), 法朗克A大調小提琴奏鳴曲正是版主年少輕狂時的最愛綿密幽遠的情緒始於暗流迷霧繾綣轉為激浪拍岸的淋漓半音階式的愛情似能深植入筋骨肌理在與樂音陷溺熱戀之時當時身旁的任何異性都可能無緣由地變成愛人罷

 


(法朗克A大調小提琴奏鳴曲一開始)

2. 聖桑D小調小提琴奏鳴曲-- Saint-Saens Sonata for Piano and Violin no. 1 in D minor, op. 75 慢板一開始的高音一說為第三號但此曲並不受重視鮮少被演奏)

3. 佛瑞的升F大調敘事曲-- Faure Ballade in F sharp major op. 19.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