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再見阿郎
2015/05/21 23:09
瀏覽195
迴響1
推薦4
引用0

     在谷關旅遊的晚上,忽然收到大學同學經由 Line 傳來的訊息: "他媽的……何傳坤怎麼溺水走了? 唉! " 用這種口氣傳達如此不幸的大事,太過失敬,一時間反應不過來,以為什麼人在開玩笑。忙問怎麼回事? "看新聞! " 慌慌張張的用手機查看最新消息,天哪!可不是嚒,我們班上的 Barbarian 4/26 和太太在晚上散步時失足落水,就這樣去了。我前兩天才寫了封電子郵件給他和幾個在台灣的老同學說要聚餐的,時間都還沒敲定,他怎麼就走了呢?

    老何在我們大一時,放棄讀了幾年的醫科轉到我們系裡,所以比我們大了幾歲。他是個韓國僑生,說話有很濃的山東腔,我們不太聽得懂他的國語,笑他夷人鴂舌,所以替他取了個 barbarian 的綽號。又因為他偶爾也會用韓文表演韓國民謠"阿里郎",真還頗有阿郎的味道。不知是不是國語不標準之故,阿郎不太說話,臉上也幾乎終年沒有任何表情,用現在的說法,就是"酷酷的"。他的筆記是我們班同學中作得最完整的一個,尤其語言學,因為老師是美國人,全用英語授課,以我們當時的英文程度,又要聽講又作筆記是很困難的事,於是他的英文筆記就成了全班的寶貝,大家搶著抄。 大四那年,有回他在公車上碰到我和一個高中同學坐在一起,驚為天人,開始了猛烈攻勢,畢業後沒多久兩人便結了婚,所以可說是我們高中班上的女婿,也算得一段佳話。出國後各忙各的,我們很少聯絡,只知道他始終迄守在人類學本行裡孜孜不倦,拿到博士學位後回母校教學傳薪,作育英才,令人敬佩;不像我們幾個女生早早就改變跑道,另謀生路了。和他再度聚首,還是三年前在宋文薰教授九十大壽,系裡為他舉辦的慶生學術發表會上重逢。他也上台講述了一篇論文,我很驚奇的發現他的國語變得非常標準,幾乎沒什麼口音了;更驚喜的是原來他還成了名嘴,常在東森電視台的"關鍵時刻"節目上出現,擁有眾多粉絲。那以後我們開始比較密切的聯繫,每回返台,都會與他及當年台大的一群白頭宮女們聚首,共話天寶舊事一番。去年太陽花學運期間,一直沒在電視上看到他,他說他是反服貿下的受害者,被凍結了,等哪天解凍時大概也只剩下我這個唯一的粉絲了。言猶在耳,卻已天人永隔。

      在祭悼他的會場上,猛然驚覺自己已是最老的一個,其他人都是他的弟子或下屬,好些人甚至在我們大學畢業時都還沒出生;就連他的妻子,也已不再是我的高中同學,而是比我們小了一二十歲的年輕美眉。可不是嚒?四載同窗,筆硯相親,有什麼會比老同學祭老同學更令人傷心的事?三十幾年前我們共同送走最早離開的阿志,十二年前又送走了二妞,沒想到老何今天也在搶搭這班赴往天國的列車,留下我們在此撫棺傷逝 ...

     往事如煙,不堪回首。再見了老何,天上已有阿志與二妞在等著你,想你應該不會太寂寞了吧?阿志當年在畢業紀念冊上曾寫下 "東風無力百花殘,鼓聲憾人,狂沙十萬里",頗有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氣概。如今輪到你獨渡十萬里狂沙,東風仍緊,百花正盛,願它們能化作羽翼,助你一路好走.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下一則: 土耳其記行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傑玉 光陰似流水
2015/05/26 16:12
歡迎 年輕的五月城市 的朋友  加油喔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