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風之幻歌外傳】在風起葉落之後(三)-完
2018/12/09 18:10
瀏覽125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此篇的時間點為《風之幻歌》結局後二十二年,從小咲高三畢業算起

*請閱讀完正篇及前篇以後再閱讀此篇


『對不起,恐怕我的輓歌還是對你造成了不小的影響,今天就先到這裡吧。』

那天在夜族的葬禮結束之後,咲風這麼對他說,不容他辯駁地將他帶回原生的世界。

接著就是將近一個月的沒消沒息。

咲風沒有出現在他們認識的酒吧、沒有出現在他例行的演奏,奐晟不敢隨意去主動聯絡,又揣測不到她的想法,只得獨自苦惱究竟時間能不能緩和這件事,又或者兩人的關係就這麼斷了。

假日下午,他買完生活必需的用品和食材,穿過社區的小巷,一面猶疑是否該至少打通電話給她的時候,電子遊戲的輕快音樂聲傳進他耳裡。

轉過頭,原來是一個戴著耳機打手機遊戲的孩童,音量設定大到即便使用耳機還是能讓旁人聽見的地步。只見孩子打遊戲打得非常專心,連走到路中間、隨時有可能會被行車正面撞上都沒發現。

他正想上前勸阻,一台在小巷中開得相當快速的轎車映入眼角。

拋下手中的購物袋,他立刻衝向孩子,理性卻算出自己的行動太過緩慢,就算及時碰到孩子也免不了兩人要一起被轎車撞上。

可是他已無法停下腳步,他容不下另一場車禍在他眼前發生。

這時他感覺有人狠狠從反方向推了他的胸膛,讓他直接跌倒在路邊,還摔得不輕。慌忙中抬起頭,只見一抹身影超過他,用他幾乎看不清的速度抱起了孩子,並安全地回到道路邊緣。

轎車呼嘯而過。

那個人在幾公尺遠的地方訓了孩子幾句話,讓孩子保證以後會注意路況並不再邊走邊玩手機後,轉身向他走來,傾身要幫助他重新站起。

「抱歉,下手重了點,你沒事吧?」

他看著面前的年輕男子,忽然發現對方的輪廓異常面熟,反射性喊出:「咲風?」

被這麼一喊,對方挑起眉頭,「你認識我姊?」

他點點頭,想起咲風確實說過她有一個小她三歲的弟弟,儘管這人的外觀同他姊姊一樣像是小了他十幾歲。他從地上爬起來,確認自己身上只有一些輕微擦傷後,說:「謝謝你救了那個孩子。」

「舉手之勞。」對方還幫他把被拋掉的購物袋拎了過來,「冒昧詢問,你跟姊姊是什麼關係?」

「朋......朋友,我跟她是因為音樂而認識的朋友......算是吧。」他越講越心虛,是啊,他到底算是咲風的誰呢?要是她持續這樣避不見面,那恐怕連朋友都算不上。

「喔。」對方平淡地回應,他無法從那張臉上看出任何想法,跟容易讀懂的她相去甚遠。

「呃......你吃過午餐沒有,讓我請你一頓吧?你剛剛也算是救了我。」否則他真的很有可能要跟那孩子一起被撞了,不做點什麼說不過去。

「吃飯不用,飲料就行了。」對方隨手指向巷口的手搖杯店。

「我是許奐晟,抱歉這麼晚才自我介紹。」點好飲料,在等待商品時,他才想起他都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咲風也總是只用『我弟』二字代稱。

「狄耀風。」對方盯著店門上方的飲料目錄回答,並沒轉頭看他。

「那個、咲風她最近還好嗎?我們有一小段時間沒聯絡了。」他鼓起勇氣詢問她的近況。

「她一直都很好,」狄耀風緩緩把視線轉到他身上,他看見對方眼中閃現一瞬間的火光,「也很多年沒好過了。」

「從那個人死去以後,姊姊從來沒有好過。」他不明白這段話的含意,狄耀風也沒打算等他明白,繼續說著:「如果你沒辦法讓她走出來,又注定比她短命,那你不如現在就離開她。」

強風颳過騎樓,吹倒了櫃檯上插滿吸管的杯子。他怔怔地望著那雙與咲風略有不同的眼,此時正如盯著獵物的狼一樣,緊咬著他不放。

「大杯百香綠去冰好了!」

店員在這時對他們喊了聲,狄耀風接過飲料,轉身就要走。

「她的歌讓我走出來了。」他說,對方腳步一頓,「我不知道我能做到什麼,也不知道我能否代替故去的人,但我會盡我的全心去幫她。」

狄耀風背對著他沉默半晌,低聲道:「姊姊說,你是個很善良誠摯的人。」

「她雖然一直都有努力在改,但愛逃避的本性還是改不太掉,不主動一點是影響不到她的。」

留下這句話,狄耀風邁步離去。

他朝對方躬身:「謝謝你。」

這份感謝並不只是為了稍早的援助。

 

+++++++++++++++++++++++++++

 

下定決心要主動去理解咲風這個人及她的過往以後,奐晟第一個便聯繫上林芸。

『那段故事由我來說不合適,畢竟我完全不是當事人。』對方在電話那頭跟他詢問了個空閒的日子,『我把最貼近的人物介紹給你吧。』

於是他再度來到幻界,這回來到的地方使他差點睜不開眼,整個空間都充滿炫麗奪目的金色光芒,待雙眼適應過來,他才知道自己站在一個類似高臺的建築物上,下方被白金色雲霧填滿,彷彿站在雲端。

「好久不見了,珖羽。」林芸向一個看來已經在這裡等候一陣子的青年打招呼,「你是不是又有長高啊?」

「我不認為我還有長高的機會。」青年略為嚴肅地回答,那張冷硬的臉面和陽光色短髮呈現一種衝突感。青年隨即將藍眼掃向他:「這就是要見母親的客人?」

他趕緊上前自我介紹:「我是許奐晟。」

「珖羽......珖羽‧艾拉多。」不知為何,青年在報上姓氏時似乎停頓了一下。

「人就交給你了,我回去照顧我家孩子們啦。」林芸對珖羽說完,拍拍奐晟的肩膀,「把握好這次機會,除了小咲本人外再沒有其他人能給你那段往事的正確資訊了。」

他點點頭,目送林芸踏進傳送陣法離開。

「抓緊了。」珖羽忽然說,他都還來不及問是要抓緊什麼,對方便抓住他的胳膊,帶他縱身跳下高臺。

他嚇得驚叫幾聲,但還沒叫完就看見一對潔白的羽翼自珖羽背後延展開來,使他們能翱翔在雲霧間。

不久他也稍微習慣了被吊在空中飛的感覺,在看盡四周難得的風景、飛越幾座高空聚落後,他們在一座大城中心最氣派的建築物前降落。

他尾隨在珖羽身後,進入這個堪稱宮殿的地方,沿途眾多護衛和侍從、以及那些人對珖羽稱呼為「少主」等跡象,都顯示出他等會要見的是一位地位顯赫的人。

「母親,我把人帶來了。」珖羽領他走進寬廣的臥室,他總算得以窺見這個重要人物的面貌。

那人坐臥在床上,金色長髮比他一路上看到的都更加耀眼,她湛藍的雙目同時帶有純真與智慧,若不是蒼白的臉透出幾絲病氣,想必是個比太陽還要燦爛的美人。

達成任務的珖羽沒多說什麼就離開房間,留下他們兩人。

「你就是奐晟吧,很高興認識你,我叫作伊潔,是小咲的朋友。」臥房的主人招手讓他坐到床邊預先擺好的座位:「抱歉,因為身體有些狀況,只能這樣跟你說話。」

「不、是我有求於您!」他急忙說道。

「呵呵,不需要用敬語啦。」伊潔淺淺一笑,「你今天是想來問關於小咲的什麼事情呢?」

「一切。」他篤定地說,大致把他與咲風相遇至今的過程及上回狄耀風對他說的話敘述一遍。

伊潔聽完後,掛著笑容陷入沉默。

她看著自己放在床單上交握的手,隔一陣子才開口:「我跟小咲在高等部的新生報到上認識,那時一切都還很單純;我不過是個急著離開族裡的孩子,小咲則是剛來到這個世界,在從新事物前保護自己之間,封閉著自己與周遭的關係。」

她講起她們的友情,講起這段情誼中非常重要的第三人,講起她所知道的他們各自的過往。

然後她說到那場突如其來的戰爭,以及他們所扮演的角色。他聽到一半就理解了,為什麼咲風當時會露出難以啟齒的為難表情。

這段故事裡面有太多深刻的情感,怎能用三言兩語帶過。

而在事情發生的時候,他們都還只是孩子。

「謝謝你。」伊潔在講完一個段落時突然說。

「謝什麼?」他疑惑地對上那對藍眼。

「謝謝你為我們的故事流淚。」

他往臉上一摸,濕滑的觸感告訴他他確實在不知不覺間流下了淚。

「像你這樣的人,小咲不可能會討厭的。」伊潔說道,「她一定只是還在害怕......害怕連接過去與將來。」

他揉揉眼睛,用不太確定的語氣說:「狄耀風跟我提到的那個人,應該就是......?」

「你覺得是誰呢?」對方沒回答而提出反問。

起先,他以為那個人是對她們二人來說都非常重要的那位朋友,結果發現並不是這樣。很顯然,咲風對那位朋友與對那個人抱持的感情是不同的。

「看來你的確知道答案。」伊潔給予他的沉默肯定,「最後,我能拜託你一件事嗎?」

「請說。」他點點頭,對方都抱病跟他說了一下午的話,他沒可能會拒絕對方。

「請你一定要勇敢地去面對小咲,哪怕是在小咲自己不夠勇敢的時候。」

他注意到伊潔在說這句話時,視線並不是對著他,而是越過他的肩膀、看著他背後的某個點。

『啪沙。』

袋子掉落的聲音從同個方向傳來,他就這麼順勢轉過頭去看。

狄咲風站在敞開著的臥房門外,她沒有彎腰去撿從她手中滑落的慰問品,而是一手扶著門框,驚訝地看向房內的他。

 

+++++++++++++++++++++++++++

 

「奐晟……?」咲風明明只是收到了好友的邀請來赴約,萬萬料想不到會在這裡看到她避而不見一個多月的他。

她還沒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她還沒準備好去面對這個人──

「咲風!」奐晟喊住轉身就想要跑的她,她的腳步被硬生生定住,對方的言語中彷彿有股魔力,縱是她逃避了一輩子也逃不過這把聲音。

她張嘴覺得自己該回應些什麼,但深呼吸了幾次都沒能成功說出話,就只是背對著門站在那裡,吐息愈發慌亂。

「妳不用勉強自己,我只求妳聽完我說的話。」

她看不見他的表情,也不敢回頭看,只能憑他放柔了的語調去猜想。

「我想先好好謝謝妳……妳那天唱的歌、不,認識妳以來的這些日子拯救了我,我從孩子死去以後就沒真正活過,直到那個晚上聽見妳在公園唱歌,我才終於重新發現自己還活著這件事。」

「一直以來,我只是在推著自己活下去而已,像行屍走肉那樣,我以為自己必須如此,可是你的歌讓我明白了,我不需要──我們都不需要。」

「戰爭結束了,咲風,可是妳不用勉強自己往前進,又在前進不了之間掙扎。」

「妳是可以停下來休息的。」

鼻頭一酸,兩行淚水由她臉上滑下,她不想在這個人面前哭泣,可是她止不住淚。

她每一次替亡者吟唱輓歌都是在送人往前行,留下來的生者們也能放下對亡者的思念,繼續在生命的道路上走下去。她看著這麼多人重新站起,看著這個世界在戰爭後逐漸復甦,她無數次地譴責自己,為什麼自己辦不到?如果不努力前進,豈不是對不起那些逝去的戰友嗎?

可是奐晟說了,停下來沒關係的。

沒關係的。

也許她始終都在等著誰對她說這句話。

「『生命是無常而輪轉不息的』,這是那個人臨死前託付給我們的話。」

她帶著奐晟來到那座綠意盎然的森林,來到埋葬那個人的地方,她彎腰獻上花束,「我想我是在潛意識中太過拿著那句『輪轉不息』來逼自己了。」

「這麼說來,我還得謝謝他。」他看著那塊墓碑說:「好在有他救了妳,我才有機會遇見妳。」

聞言,她微微睜大雙眼,然後自嘲地笑了一下,以前的她聽見這種話肯定是要不知所措一陣的,「他無疑是救命恩人,但我能在那場戰爭中活下來直到今日還有很多人的幫助。」

他點點頭:「伊潔、林芸、妳的師長和弟弟……妳身邊的人真的都很珍惜妳。」

「你也是。」她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你也是那些人之一。」

「咲風……」

他們兩人對望了數秒,然後她先移開了視線,正對著墓碑:「我想我終於能真正前進了。」

所以她來到這座墓前,這是她停滯的起點,她也會在此重新啟程。

「明明才剛理解不用急著前進也沒關係?」

她沒有立即回話,而是勾起了微笑、牽起了他的手、說起了完全不相干的話。

 

「你願意聽我唱首歌嗎?」

 

風起,葉落。

 

「只要是妳唱的歌,我都願意聽。」

今日,音符依然在風中飛舞。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