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零次世代III】第十章 歸零
2018/11/09 23:24
瀏覽9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莉瑪絲在祝他們武運昌隆後便離開巫女殿,總算能稍微分神留意其他事的柊,發覺自己幾乎錯過了與老師交換情報的時間,匆忙開啟零界的入口,把過去十二小時發生的大量事件與資訊報告過去。

「看來會有場硬仗要打。」黧抱著胸點頭:「都到這步,我們好像也沒什麼能幫上忙的地方了,只是作為你的老師,我有個建議:在這場戰鬥裡,你應該站在輔助的位置上。」

「輔助的位置?」

「因為你暫時都不會有搭檔,所以我們沒特別教你團體戰的細節,儘管你這段時間也很少單獨應戰。」黧以左手代表敵方人數、以右手代表己方人數來比劃講解,「敵人眾多且單一實力較弱的時候,你的能力很適合打頭陣,但多人對一個強者的時候可就不是這樣了。」

這點他也稍有察覺,但倒沒有想過在團體戰中他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輔助好讓攻擊者的劍更銳利,也就是幫助人,這跟你一直以來想做的事情並沒有區別吧?」老師拍拍他的肩膀,擺出鮮有的嚴肅:「你的力量很強,可你本身還不夠強,搞清楚這個詞的意義往往是強者與弱者的區別。掂量你的能耐和前路,告訴我,你現在該做的是什麼?」

他忽然意識到自己或許從來就不是來救人的,這個說法不大對。

「盡全力幫助林芸。」

他抬頭面對師長,說出這個最終會貫徹他人生的決意。

 

 

他回到冥界,發現所有人都不在原來的地方了,他又花幾分鐘找到聚集在主殿邊上的大夥。

主殿是巫女們聽取各方報告、開會的場所,是一個比門廳更大的圓形空間,幾把古銅玉座擺在對應各巫女住處的牆邊,讓出空曠的中心。此時這個空曠的圓被擺上各種晶石和他不知內容物為何的瓶子,那些物品並非隨意擺放,而是照著四面八方的標準方位、一圈圈圍繞圓心而置。

林芸盤腿坐在圓心,她把木劍橫放在腿上,緊閉雙眼,口中唸唸有詞。

「她在煉化莉瑪絲臨走前給她的『祝福』。」夏常旭小聲告訴他,為不打擾程序,他們都站在連接主殿的走廊上觀看。

莉瑪絲不只承諾不會出手攻擊,還留下一份力量給她所愛惜的『森氏的血脈』,補足林芸沒有真正肉身的劣勢。

『八卦生於四象。』

倏忽間,柊聽見一道像是林芸卻又不完全是的聲音說道,聲音聽起來也不像由她的方向傳來,有股空靈的距離感。

隨著這道聲音,地板上最外圈的八塊晶石碎裂開來。

『四象生於兩儀。』

第二圈的四塊晶石燃起白色火焰,化為灰燼。

『兩儀生於太極。』

第三圈的兩個瓶子應聲爆炸,瓶內的液體在接觸到空氣的剎那直接蒸發。

『太極生於無極。』

在那聲音說出『無極』二字時,柊感覺心臟重重一跳,瞬時萬千思緒竄過他腦海,在他明白這背後的原因前,林芸已經拿著劍從地上爬起來,宣告煉化的結束。

「沒有想到能夠得到這樣的幫助。」她說道,氣息比起之前更『真』了些,「這樣要去應戰也比較有底了。」

司徒緋雪指示侍從清理主殿後,對著她說:「出於不可抗力,明天我還是會幫妳做好巫女儀式的準備,但畢竟雙方都沒人期待儀式能正常進行,知不知道流程大概不會影響什麼。」

她頷首同意:「只管到那邊開打就是了。」

儀式地點在冥宮前,是最適合了結一切的舞台。

「目標只有一個,其他都是雜兵,連戰略都不需要。」

「硬要說的話,是有一條戰略。」皮爾用拇指比著自己,「我跟凜空去應付雜兵,你們三個全力對付路西菲力。」

柊覺得這分配不太平均:「可是這樣……

「一群人要攻擊一個目標需要默契。」皮爾直接以這句話堵住他的反駁。

他看向林芸和夏常旭,他跟這兩人並肩作戰到現在轉眼已經半年多,在冥軍孜孜不倦的干擾下,共同迎戰的次數早就超過常規訓練數倍,皮爾口中的默契沒有疑慮。

「反正最壞的結果都已經擺在那裡。」林芸兩手一攤。

「我個人也沒有什麼好損失的了。」夏常旭微微挑眉,擺出滿不在乎的態度。

最初,在年貨大街接下冥軍司令襲擊的只有他們三人。

無論中間經過多少人的干涉與百轉千折,到這最後一戰,為事情畫上句點的仍是他們三人。

由誰開始,就由誰來歸零。

 

 

開戰的時刻轉眼到來,在沒有晝夜之分的冥界,就算柊時不時察看手錶還是覺得概念模糊。

他們走出馬車,冥皇和幾位司令隔著無以計數的冥軍幽鬼站在宮殿巨大的石門前,現場的存在數量驚人卻沒有一點聲音,一觸即發的韻味非常明顯。

也因此,冥皇幾乎不需要用多大的音量開口便能讓百尺外的他們聽清:「這個提問恐怕是多餘的……我就問你們最後一次,你們是要乖乖接受我的提議,還是反抗到底、失去一切後任我擺佈?」

「當然是痛揍所有礙事者一頓,然後直奔快樂結局!」林芸舉劍指向前方的大軍,黃色巫女服上的金屬叮噹作響。

這套衣服是巫女殿備有的,原本就是用帶有靈力的材質做成,她特別將之修改成適合戰鬥便於行動的樣子,將過長的裙擺提高縫起,也在幾處要害加上金屬片。她的身體不是肉身,但要是這個身體『死了』,對靈魂的衝擊仍是不小。

在她左手邊,兩位神使穿著替換過的神使服,於冥界的晦暗中隱隱發光;她右手邊則站著柊和凜空兩姊弟,他們也換上了用巫女服裁成的戰衣,一藍一黑,五個人排成一線在她的舉劍吶喊下頗有氣勢。

「死人談什麼快樂結局?」冥皇咂了聲嘴,用幾乎是不經意的動作和態度宣告衝突起始:「拿下他們。」

最前線的冥軍馬上聽令撲上來,他們與敵人的距離最初就差不到幾尺,敵人隨便一跳揮刀就能砍掉他們的腦袋,金霧和黑色能量卻一左一右以更快的速度劃出防線,還直接收了一波先攻。

冥軍是由各界穢氣、雜質和變質的意念等幾乎跟工業廢料同等概念的東西組成,主要用途是壓制騷亂的亡靈,擊敗他們的難度跟解合房子裡那些人偶差不多,這裡又是開放空間,正是皮爾和柊的能力大顯身手的時候。

當初他還控制不了力量,冥皇三不五時派來的就是這種兵卒,他對應得頗吃力,經常後來都是靠兩位朋友或老師們救場,可今非昔比,要是這都能困擾他就太可笑了。

只見兩人一晃眼就清出了大半條路來,使鞭的夏常旭幾乎沒什麼動作,凜空也僅在林芸前方張開防護,畢竟冥軍在生者面前弱歸弱,卻正正是死者的剋星。四人夾著林芸緩步前進,她手中的木劍還指著地面,從容地保留戰力。

冥皇哪能放任他們輕鬆破關,甩下手就要司令階級的部下迎上去。

柊皺起眉,想著這麼快就要碰上路西菲力了,冥皇不是傻瓜,絕對明白區區冥軍擋不住他們,只是要消耗他們的體力才方便生擒活捉。

但擋在他們面前的人並不是第一司令,而是位階最低的第三副司令。

「拿瑪!?」柊睜大眼,這是他下到冥界後首次碰到她,這要是發生在他詛咒解除前,肯定在看見她的瞬間就發難,林芸是在誰狂野的笑聲中逐漸死去,他一秒鐘也沒忘記過。

奈何現在情況不同,昨天莉瑪絲說了拿瑪沒興致的事,林芸回頭就向他講過她們一個兇手一個被害者在哨兵塔頂的談話。當事人都表示不介意兇手是誰,他再這麼怨她就像個傻瓜了。

不過說好的沒興致呢?

「想來想去,我沒跟妳親自交手一回好像還是不太甘心呢。」拿瑪站在林芸正前方,嘴角掛著笑容,卻不是柊先前在她或謝寒香臉上看過的任何一種笑,沒有尖銳的攻擊性、沒有冷冽與慘澹,反帶著點寬慰豁達。

「跟殺過自己的人想法一致是不是不太好?」林芸提起武器,完全沒透出殺意,當真只是要跟人『交手』。

「沒什麼不好。」拿瑪握起火拳,兩頭火虎已經在她腳邊,往那柄木劍撕咬上去。

木材怕火,哪怕喚龍這樣的靈劍能削鐵如泥、不懼怕一般的火焰,也經不住拿瑪以自身靈力加持過的魔火,林芸自然是不能拿來擋的。所以她靈巧地側翻閃過火虎,抽出一早便準備好的符紙,不客氣地朝對方的臉扔過去。

拿瑪揮手想要燒掉符紙,反而惹得符紙整張爆炸,且這還是藏有層層機關的連環爆,煙霧又大又濃,嗆得業火魔女咳嗽連連,失去掌控的火虎也隨之消散。可是她沒有因此露出破綻,火球由煙霧中向四面八方射出,讓林芸無法趁機近身。

這一來一往不免有流彈波及周圍,有些打中冥軍、有些被凜空的防護擋下,其餘的自己閃過就是,誰都沒有插手這兩人的對決。聽見她們對話且了解林芸性子的柊當然知道不該干擾,而他沒動作其他人就更篤定不去管了,專心應付冥軍才是正道。

煙霧消散,兩頭火虎重新出現,但林芸不打算讓同樣的程序重來一遍,她這次奪得先攻,沒等拿瑪喘過氣就又扔出符紙。這回符紙是在空中自行啟動,它們化為一顆顆黑色種子,眨眼間便長成灌木植株,像刺網那樣由上往下鋪蓋過去。

這不是故技重施嗎?拿瑪想著她不會再上一回當,當那些灌木還在安全距離時就把它們用高溫全燒了,不料這正中林芸下懷:她太過警戒從空中飛來的東西,忽略了下方的空隙。

尖銳的木劍就這樣朝拿瑪喉頭刺來,林芸以弓箭步姿鑽過飛舞的灰燼和火花,毫不在意四周的火炎,看準唯一一處開口進行突破。

拿瑪看著劍刃,回想翡翠湖面一戰,柊即便有著能量保護還是不敢貿然進擊,眼下這女人卻像不知遲疑為何物……

「原來這才是妳真正的模樣。」她用只有她們能聽見的音量說。她這幾個月所觀察、接觸到的林芸一直處在精神為情所困和身體虛弱衰敗的狀態,才會那麼容易就讓她的詭計得逞。現在沒了那兩道枷鎖,眼前的人看起來是那麼不同。

「這個戰場還不夠好呢。」林芸笑著搖頭。

拿瑪明白對方話中的含意:「我很期待哪天能跟妳在更好的地方交手,創界是有趣得多。」

冥軍副司令往後一翻,退開距離改成對皮爾發出攻擊。由於他們仍在冥皇眼皮底下,該演的戲還是得做足,她可不能認輸了就這樣跑走。

見她們分出勝負,柊和夏常旭便移步到林芸身邊來與她並行,冥皇手邊已經只剩路西菲力和拄著枴杖才能站穩的亞斯塔祿,他們隨時都會對上那關鍵人物。

柊蹙眉看向林芸身上有幾處燒焦的巫女服,「沒受傷吧?」

「頂多就是小燙傷,沒事。」林芸斜眼瞥見他的表情,又補上:「別忘了地熱谷那一樁我都挺過來了。」

這句話沒有達到什麼安撫效果,只讓柊想起她那天遭罪的模樣。事實上她還真沒受什麼傷,她們彼此都有所讓步,林芸得為路西菲力保留體力,拿瑪也沒理由再對這幾人下狠手。

「小心!」夏常旭突然大喊一聲,鞭子同時繞上柊的手臂,把人整個拉過來,躲過從天而降的刀刃。

路西菲力拔出那把深入地面的刀,左手拿著槍枝,面無表情地盯著他們。三人擺出警戒架式,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這段對峙時間在周圍的混亂間靜謐得特別詭異,凜空和皮爾照計畫繼續對抗冥軍和根本沒在認真打的拿瑪,各種碎片沙塵漫天飛舞,老半晌過去這四人還是沒有動作。

當前的站位是路西菲力站在中間,林芸在他右前方,夏常旭和柊則在他左前方,大略形成一個三角形。三位人類明白,第一司令可以在瞬間給予他們任何一人重創,並且他有自己的心思,不像冥皇以活捉他們為目的,他有下殺手的準備。

僵持久了,四人中總有一人要先動,而這主動權自是把握在路西菲力手上。他將視線放在林芸身上,卻朝另外兩人的方向開了兩槍,也沒顧這兩發子彈是不是有擊中,便舉刀砍向她。

她及時扛下這擊,路西菲力的刀很沉,她必須得用左手頂著劍身才扛得住,然而就算用上全力還是禁不住雙臂的顫抖,怕是隨時會失去平衡而鬆手。

另一頭,子彈被柊的能量擋起,同時這也擋住了他們的視線一會,遲幾拍才往前去援助林芸。柊把能量打向路西菲力,夏常旭也抽鞭要攻擊敵人握著武器的臂膀。

不料,第一司令在這時舉腳重踢了林芸的肚腹,並馬上回身應對兩人的襲擊。他先是彎腰躲過黑色能量,緊接著主動讓自己的刀給白鞭纏上,本來應該是夏常旭握著鞭牽制他的刀,他卻借勢拉過鞭子讓鞭子的主人被甩得老遠。

這下林芸和夏常旭都沒辦法立刻起身歸位,局勢竟變成路西菲力與柊一對一,徹底偏離當初的計畫。哪怕這情況只會持續到柊的兩位夥伴回歸,天知道他能不能撐到那時候?上次一對一是路西菲力讓著他,不會再有這種機會了。

『在這場戰鬥裡,你應該站在輔助的位置上。』

師長的話在他腦海中響起,是啊,他應該要堅持這個定位,不管情況如何。

『一群人要攻擊一個目標需要默契。』

他已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咬緊牙關,他把能量壓到最緊實覆在全身上下,包括頭部前方,再將剩餘的全部化成密密麻麻的細針,把上頭的零與死亡之力向敵人發射出去。並且這攻擊不是只有一波,而是像機關槍那樣不斷連發。

「垂死掙扎?真難看,我對你太失望了。」路西菲力一邊閃著細針,一邊對柊沒能保護到的地方開槍。

沒幾會,柊的肩膀、小腿根部和腹側都吃了子彈,再加上多處被子彈掃過的擦傷,也有防護不夠堅韌而由身體接下的衝擊。他肩上的血都沿著手臂滴到地上了,還是沒有改變攻擊模式,甚至半步都沒移動。

路西菲力思考著怎麼樣才能給柊致命一擊,目前他們之間的距離難以縮小,刀尖碰不到,子彈又突破不了要害的防護。等到對方力竭也是個方法,失血加上能量的消耗肯定撐不了幾分鐘。

他瞇起眼睛想著,尹炘雅,妳終究是想得太美好了,如果世界是這種毛頭小子就能救下,那這個世界不要救也罷……

突然,他握著刀的手被某種利器刺中,在閃躲黑針的移動之間竟逼得他放掉武器,撇眼一看,這可不是那把靈劍嗎?它居然被當作長槍給投了過來

他轉身就想要撿回自己的刀,卻在動作做到一半時警覺針雨已停,一股更大的威脅感逼近,他趕緊往左後方迴避,仍免不了被虛無之力給侵蝕到部分軀體。還沒穩住身子,背後便傳來一股熱辣的疼痛,然後是造成那股疼痛的白鞭纏到他腳下,一個扯動讓他半摔在地。

這一套反撲發生得太快,他竟然有點想笑出來。原來柊的攻擊不是單純的垂死掙扎,是在轉移他的集中力,好讓他忽視背後的動靜,還製造出他手部的破綻。小看另外兩人重新站起來的速度也是他的失誤,或許該補上他們幾槍再對付柊?不、那個小子大概最初就不會給他這機會。

這就是他們的默契,是他們對彼此的信任。

說到底,他輕敵了,就是這麼回事。

林芸抹掉嘴角的血跡,方才那一下踢腿重得非比尋常,倏忽間五臟六腑都在震盪,如果她的意志力再薄弱哪怕那麼一點點都會直接暈過去,遑論要重返戰鬥位置。可是她知道,她得起身做點什麼,柊還在等她。

夏常旭也一樣,他扶起林芸時全身都在顫抖──氣得發顫,他看著子彈打進柊的身體,天知道他多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衝上去,可是他不能輕舉妄動。直到林芸扔出她的劍,他才終於能將那一肚子怒火透過鞭子發洩出去。

「你們贏了。」路西菲力說,見神使一點也沒有放鬆警惕,說道:「怎麼,這場對決的輸贏本來就是我說了算,我只不過丟了一次武器,當真以為這樣就能制服我?」

夏常旭也知道他說的是實話,便鬆開第一司令身上的鞭子,跑向夥伴們。

柊半躺在地上,還保有微弱的意識,林芸扶著他在嘗試止血。

「快,壓住這邊。」林芸指示道,面色跟流著血的人一樣蒼白,雖然哪發子彈都沒有打中要害,出血量仍不容小覷。要是她還在生,多少可以用生命元素來修復傷口,但她現在不但是死人,他們還身處在生命元素近乎於零的冥界,她只能用上最基礎的靈力和喚龍的輔助──好在還有喚龍。

另一廂,凜空和皮爾也把冥軍解決得差不多,很快便加入救援。凜空的隔絕能力為止血派上很大用場,可惜她無法執行太精細的操作,一不小心讓不該停止流動的血管停止了反而更糟。

「路西菲力,你在做什麼!」就在他們手忙腳亂的時候,冥皇發出怒吼,「現在正是拿下他們的好時機啊,你……!」

他吼到一半忽然定在那裡,沒拿著鐮刀的那隻手抖著遮住了自己的臉,一個相比之前柔和許多的聲音從手掌下傳來:「……我來壓著他,你們……快些結束掉這件事吧。」

亞斯塔祿倒抽一口氣:「冥殿下!您這是要放過他們?」

「這樣才是對的。」冥皇垂下手,露出的是林芸曾經在『夢中』見過的溫柔表情,「快點,路西菲力,我撐不了多久,我知道你有別的計畫。」

「那位用你們的話來說是接近另一人格的存在,雖說不盡然是同個概念。」早就從地面上爬起來的路西菲力隨口解釋了冥殿下和主上的區別,而後他由懷裡拿出一樣東西握在掌心高舉,往冥宮的方向喊道:「大人,請您裁定這條命的去向吧!」

白色人影緩步從冥宮的陰影中走出來,凜空在看見那個人影的瞬間便打起寒顫,止都止不住。

她身邊的人類們只聽見她以氣音吐出兩個字。

 

「父親。」

 

神界判官走到冥皇身旁,用毫無感情的雙眼掃過他們。

 





重大公告!
《零次世代》將在明天晚上放出完結篇!
包含完結紀念MAD、全劇透人物介紹、以及與《六界系列》有關的劇情彩蛋,敬請期待!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