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零次世代III】章零 始末 + 完結企劃 + 後記
2018/11/10 21:21
瀏覽136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物極必反,這是古今中外共通的真理。

在有的盡頭是無,在無的盡頭是有……極度的相反相對,帶來的是相互並行、互相吸引。

曾幾何時,我們遺忘了這條真理,遺忘了,即便是可怕的虛無也有可貴之處。

接受「零」,即是接受「所有」。

在那終末,必有新始。

 

 

白髮、黑眼、白色法袍以及腰間掛著的法槌,這個人就是執掌死者去向以及神界各種大小事務的判官,是凜空的親生父親,是冥皇一生唯一重視的對象,也是那被『神』奪去了心靈的人偶。

柊等人是知道判官會來的,司徒緋雪前日用極其不屑的口氣說過,為了不讓要當巫女的人單憑此世記憶便草率決定要脫離塵世,判官會帶來當事人前兩世的人生紀錄,可沒想到他與他們的目的有關係。

他開口:「你所謂的命是誰的命?」

「西方降主尹禪,她將她的生死交給了我。」路西菲力攤開手掌,讓閃著金光的細小碎片飛向判官,「我在零界殺死她,那並不是真正的死,她的命應該足以復活另一人。」

林芸睜大雙眼,這是多大的希望呀!

「沒錯,這條命還在,甚至連防衛人員的職位都還綁著。」判官左右端詳那塊碎片,「但也只是這樣而已,尹禪的命數其實早該了結,是防衛人員的身分在延長她的壽命,所以這塊碎片是有命無數。」

零界防衛人員的壽命會得到延長,那是為世界奉獻的獎勵。去掉那份獎勵,尹禪實際上在她二十歲出頭的時候就該死去。

「說白了,即使用這條命復活了人,那個人也會馬上再回到地府。」

這句結語帶給現場一片死寂,連拿出這塊碎片的路西菲力都是一愣,尹禪被他殺死之前並沒有告訴他這些,難道連神界王女自己都不知道這件事嗎?

「那如果有人願意提供那份壽命呢?」

半晌,一道虛弱的聲音打破寂靜。

「你想都別想!」林芸第一個發難,揪著膝上這人的衣領就是一頓怒吼:「這種一命換一命有什麼意思,白癡,看太多無聊電視劇了是不是!」

「冷靜點,我沒說要全換。」柊輕輕握住她的手,「我不想再失去妳一次,這點就是換成我比妳先死也一樣,都是失去,我不會再讓它發生了。」

他扯開喉嚨,用他當前能發出最大的音量說:「我,東方柊,願意拿出剩下壽命的一半來補這個命數!」

命就是命,豈是你說要給多少就能給的?眾人想著,正等判官回絕,判官卻問起另一件事。

「你們想復活的對象是誰?」

「是我。」林芸主動回應,「我的名字是林芸,是今天原本要成為巫女的人。」

對方都帶著她前兩世的紀錄來了,名號報到這樣該足夠。

判官只是點頭,他已不會有必要之外的情緒反應,所以也看不出他對此作何感想。沉默一陣,他再度開口:「東方柊,給出剩餘性命的一半代表你會繼續活著,你有可能會在途中感到後悔,但是命已經收不回來,你可甘願?」

「我不會後悔,就算後悔也甘願!」

「你的壽命也許所剩無幾,也許只剩一天,再分一半出去,你可甘願?」

「甘願!」

「林芸,妳接下這條命的同時也將接下尹禪在零界防衛人員的位置,為守衛零界奉獻餘生,妳可甘願?」

「甘願!」

「這將是妳第二次違反天命而生,妳或許得付出許多來平衡此事,那些付出也許會讓妳後悔復活,妳可甘願?」

「甘願!」

聽判官對兩人一聲聲問答,大家都明白,其背後的意思就是他已經准許了這件事,問答不過是在走最後的程序。

「那麼,上來領這條命吧。」

林芸有些訝異這程序的執行速度,她愣了幾秒才將柊交給夏常旭,然後晃著身子往判官的所在地走去。路西菲力造成的內傷還未復原,她的腳步說是踩三步要滑一步也不為過。見狀,拿瑪一聲不吭地上前去扶住她的肩膀,把人扶到冥宮前。

「林芸,我今天會做出這個裁決,是因為這是妳過往無數世積下的回報。」判官對她說,「妳復活後不必再擔心水會削減妳的壽命,但這些都沒有打消妳違逆天命的事實,妳仍必須拿妳的未來去平衡。」

「是,謝謝您。」她接下碎片,感受著掌心的熱度,也感受到靈素打造的身體正在漸漸消失。她轉頭對上不遠處柊的視線,直到她的意識被完全抽離。

「本應成為巫女的人已重返陽世,我在這裡的工作已經結束。」判官收回雙手,轉身就要返回神界。

「等一下,判──」冥皇出聲叫住白色人影,見對方只是冷漠地回頭詢問是否還有其他事務,他的眉間不著痕跡地皺了下,改口:「抱歉,沒有事了,判官,謝謝你今天來一趟。」

來自神界的人就這樣回了神界,底下兩位神使也默默鬆了口氣,他們就地被最高執法者帶回去制裁的可能性不是零。凜空卻沒有因此感到安心,寒顫是打住了,但她沒有漏看她父親臨去前對她拋來的視線。

柊在室友的攙扶下勉勉強強地站起,抬頭就看見冥皇正朝他們走來,依然是那副溫柔的面向。

「我代替另一個我向你們道歉……不,我自己也得道歉,之前一直沒有出手阻止,放縱他傷害你們至今。」死亡之主對他們躬身。

「沒關係,都過去了。」柊說道,他是真心這麼認為。在看著林芸的身體消失的時候,他深刻地意識到,從他出生開始,至今所有的際遇、障礙、苦難,哪怕少了一個都不會有今天的結局。

要是他的父親沒有被革職讓他被送到創界、要是吳忌丹沒暫養過他、要是林芸沒有溺死、沒有在溺死後被冥皇復活、要是他們沒有相遇、要是夏常旭沒有當他的室友、要是那天在四獸山上沒碰到林芸、要是在年貨大街上與他同行的不是那兩人、要是冥皇沒把他當成目標、要是冥皇沒把她當成誘餌……

要拼湊一個今天,需要太多、太多的細節。

而今天很好。

「我們回去吧。」他對夥伴們說。

 

 

靈魂銜接需要時間,林芸在他們風塵僕僕地趕回創界後才醒過來,時間正好是農曆七夕。當她睜開雙眼,所有人都鬆了口氣。

狄咲風率先抱住好友,然後是林修和舒祈涓夫婦,林芸用眼角餘光看見柊不好意思加入他們的樣子,伸手就把人拉進來抱成一團。待父母好友抱夠了之後,她更直接環住他的脖子,沒給對方反應時間就吻了上去。

這次,不需要封印記憶了。

 

在各種超自然能力的幫助下,柊的槍傷恢復得很快,雖然還不能自由行走,但已經能藉著一根拐杖回復正常生活。林芸拉著他用幻界的傳送陣來到四獸山的山坡上,把過往這些年他那些過於遲鈍的反應一一拿出來數落。

「還真的是全世界都知道,就我不知道。」柊被她說得都想找個洞鑽進去了,她真的沒少花功夫在追他,可他就是沒有察覺,就連……他早就已經被她給追到了都沒察覺。

「罷了,也是我活該喜歡上你這個超級大傻瓜。」林芸翻了個白眼,總算讓她等到今天能一吐為快,「話說回來,你這麼傻,應該沒想到給出『剩下壽命的一半』會造成什麼結局吧?」

「什麼意思?」他知道這個答案肯定是他想不到的,乾脆就別花時間想。

「這代表我們剩下的時間一模一樣,沒有意外的話,指針會在同一個瞬間歸零。」她握緊他的手,「翻成你也聽得懂的白話文來說──」

「我們會同時死去,一秒不差。」他接過她沒完成的句子,「經歷過這些事,死這個字好像也變得無足輕重。」

這是無論哪個世界哪個文化都忌諱的字眼,任何有關結束和虛無的概念似乎都是禁忌,他以前也這麼認為。此一時彼一時,他不敢說他看清了世界的真理,不過那份未知的恐懼絕對是比之前少了許多。

「生死本就是一門絕學,孰輕孰重又有誰知。」她勾了勾嘴角,「事到如今我不會說什麼對不起讓你短命這麼多年的話,不管未來還剩多久,走下去就是。」

「嗯,一起走下去。」

在光害嚴重的台北,他們看不清星空,看不清牛郎織女要跨越的銀河,眼下只有萬家燈火、車馬喧囂、人來人往;這座城市還活著,他們也是。

 

 

大學畢業後,他們正式在創界就任零界防衛人員,各自取了化名,也得到了稱號。

他們共同經營起一個足以稱之為贖罪的事業,贖他們違反世界規則的罪,拯救了無數性命和心靈。

『復生行者』和『虛無行者』到生命接近後段才發覺,當初判官所裁定的『餘下的壽命』已經包含防衛人員的獎勵。他們活了比預期更長的歲月,在這個時代雖說不上長壽,也足以走完一大段人生路。

於是在時間的最後,他們能對命運露出笑容。

他們對這個違反規則的生命問心無愧。

他們感謝這個寬恕了他們逾矩的世界。

他們感謝降臨到身上的每一個迂迴。

感謝每一個將迂迴變為喜悅的奇蹟。

 

 

 

-零次世代‧卷三《零落冥間》‧全文完……?-

 

 

 

《某年某月某日,某孤兒的記事》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陸青,身邊的人都叫我小青。

這不是我原來的名字,但我很喜歡它,因為那是收留我的孤兒院院長夫婦幫我取的。

我從小就常常引發火災──當然不是我縱火,而是我的身體會自然而然聚集火元素,然後就會有東西燒起來。

我自己是不會燒傷,但我的衣服、玩具、甚至家人就沒這麼幸運了。從只能燒焦一小角布料到燒掉半個房間,家人終於受不了,把我交給孤兒院。

可想而知,這不會是普通的孤兒院,院裡有很多情況跟我相似的兄弟姊妹,平日由院長打理我們的食衣住行育樂,院長夫人則教導我們怎麼使用自己的力量。

宋苳老師──也就是院長夫人──非常厲害,幾乎找不到哪件事是她辦不到或學不會的;面對院裡數十種的能力,她能夠一一給出最佳教育方式,普通的教育內容更難不倒她。我也看過她擊退想要奪取我們能力的壞蛋,每個動作技巧都帥氣無比,是我們的偶像。

可惜,就算是如此強大的老師也非完人,老師很喜歡到處亂跑,有時還會順手帶回奇怪的東西,讓宋枟院長很頭痛。

「宋苳老師在嗎?」我常常得問院長這個問題。

「她……不在,不知道跑到哪個世界去玩了吧。」院長感知了一下回答,臉上掛著「我也拿她沒辦法」的笑容,繼續處理手邊的工作。

「這次她又要帶什麼奇怪的東西回來了呢?」

「小青,」聞言,院長停下工作,轉過身來看著我:「院長之前說過什麼?」

「啊……」我反射性地摀住嘴巴,在對方的注視下緩緩放下:「不能隨便說『奇怪』……

「這就對了,小青也不是小孩了,說話前要多思考,下次再犯錯就要罰囉。」他拍拍我的頭,這才把注意力轉移回去。

相對於教導我們外在能力的宋苳老師,宋枟院長相當注重我們內在品德的培養,其中他最在意的就是『奇怪』這兩字。比照我們孤兒院的情況,這的確是該注意的詞,畢竟跟那些『一般人類』比起來,我們都很『奇怪』,哪有資格亂講什麼奇怪。

「用多數決來決定一個人的價值本來就是不對的。」院長經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

院裡也有其他沒有能力的孩子,在這裡他們是『奇怪』,而在外面我們才是『奇怪』,怪來怪去,其實大家都很特別,沒有什麼怪不怪。

院長的教育跟宋苳老師一樣成功,他的話總是很有說服力,溫柔卻非常有份量;他也很擅長傾聽,有任何煩惱講給他聽心裡馬上輕鬆一半,剩下一半他會盡力解決。

「院長院長!好像有人打破安全結界了,是壞人!」一位弟弟跑過來說。

「我會處理,不用擔心。」院長從口袋裡拿出寫滿符文的手套,從容不迫地踏出大門。面對十來個不速之客,他的表情完全沒有變化。

「交出那些小……」壞人老大還來不及說完話,院長的黑色能量已經封住他的口,幾顆帶電的黑球和符紙同時打向他的同夥,沒多久壞人就全軍覆沒。

內人說過,有實力的人才能花時間在戰鬥時說話,不然就別耍帥。」院長去掉老大嘴上的黑色能量,並馬上塞了張符紙替代,「你們實力不夠,嚐嚐內人親手繪製的封符,睡個幾年滋補一下再回來吧。」

他彈個指,把壞人送出結界。

雖然宋枟院長主要負責生活大小事和品德教育,不代表他的能力不如宋苳老師,只是他沒有老師喜歡戰鬥,只要老師在他就不會出手。

偶爾院長和老師會一起出去,他們好像還有其他工作,這時會有個姐姐來看顧兼教我們唱歌,好像在她的世界是音樂老師。

「老師,宋枟院長和宋苳老師哪個強,妳知道嗎?」我忽然想到這個問題,她身為他們的好朋友,應該知道答案吧?

嗯……應該還是苳比較強,她比枟更早接觸能力,戰鬥經驗比較多,也比枟聰明不知道幾百倍呢。我第一次見到枟的時候,連我都能輕易打敗他。」

兄弟姊妹們發出不相信的抗議聲。

「別看我這樣,我可是上過戰場的,可以理直氣壯地說你們院長當年弱到不行喔。」音樂老師笑了笑,「不過,說到強大,他們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才是最強的。如果枟沒有遇見苳,很多事情都不會發生,也不會有這所孤兒院。」

這句話大家都認同,就算是還不太懂什麼是恩恩愛愛的幼小弟妹,也能感覺到他們之間的牽絆有多深。

給我們外在幫助的宋苳老師和給我們內在支持的宋枟院長,缺一不可。

有他們在的地方,就是最棒的家。

「苳!等等等等,不要把那個東西帶進去,咲……希絲彌亞在給孩子們上課啊!」

「這是我要用的教材,新鮮的最好,希絲彌亞的課可以等。」

……枟,快把你老婆綁起來,我怕我一箭射死她的教材,然後就換她給我大麻煩了。」

「我把她綁起來的話有大麻煩的是我!苳,我求求妳……

「你們兩個哪時得到命令我的資格了?孩子們,你們說說在這裡誰是老大?」

『宋苳老師!』

「我才是院長吧…………

看著只要妻子鬧起來就威嚴盡失的院長,大家都笑了起來。

說一次,有他們在的家最棒了!

 

 

──零次世代‧全劇終──

 

 

 

 

 

 

──讓我們將時間的指針稍微撥回冥界大戰方結束之時。

冉點現身在正準備啟程返回創界的眾人面前,帶著雙手被反綁的吳忌丹,後者的表情一派輕鬆,完全不像是被抓住的樣子。

「交給你了,神使。」冉點說著把人推給了皮爾。

看見吳忌丹,冥殿下再也壓不住另一個存在,那瘋狂的聲音又回到了水面:「混帳,你們毀了我的計畫!」

「是,但我們會幫你奪回你的判官。」冉點第一次在他們面前收起笑容,他的聲音鏗鏘有力,氣勢甚至壓過這個世界的領主:「現在放走他們,等待一段時日,你,會得到你想要的。」

「凜空,妳都想起來了吧?透過那顆創世石。」吳忌丹嘻笑著說。

黑髮女孩點點頭,她都回憶清楚了……判官給她的任務全貌、她殘破的前世、還有──在前世唯一對她好過的人,尹炘雅。

她開口朗誦那刻在創世石裡的語句:

 

審判時刻將至,七名奇蹟之子現世:

一是、原諒了無法原諒之罪,

一是、化解了無法化解之恨,

一是、擁有了無法擁有之愛,

一是、扭轉了無法扭轉之命,

一是、誕生於無法誕生之空,

一是、跨越了無法跨越之死,

一是、見證了無法見證之奇蹟──忤逆了無法忤逆之神。

 

「七名奇蹟之子已齊,路,不會太遠。」冉點轉頭看向夏常旭:「你應該暫時做不回神使了,但不用擔心,這躲藏期間不會太久,好好躲著就不會受罰。」

「真的能躲過那位大人的天羅地網嗎?」夏常旭無奈地笑著說。

「相信我,他不會有空關心一個叛逆神使的。」冉點轉轉那頂邋遢的帽子,「審判時刻將至。」


故事於此完結。

在結局後不遠的時間點,關於夏常旭與皮爾的後日故事由筆者的親友凌冽操刀!(BL R18注意!不喜勿入)基本上就是官方同人!

*注意,請務必閱讀完外傳《寒夏》再進入*

點我傳送 (推薦閱讀順序:《光斑》>《冬日漸暖》)

 


這回當然也孜孜不倦地畫了MAD!

開啟字幕可以對照圖片裡的人物和名字!

是眾多角色的殺青照喔XD

 


後記

 

於是!這就是《零次世代》最後的後記啦!

首先,跟所有看到最後的片段時滿臉問號的讀者說聲抱歉,這篇作品真的剛好卡在《六界》系列的關鍵收束點,儘管時間軸上前面有些故事目前還沒寫出來,在這裡的結尾還是必須打上接續時間軸後方的段落。

有很多難以在這個時間點交代的結局和後話──例如咱們的男二夏常旭!(感謝好坑友凌冽願意磨刀替筆者下海)當然之後也會陸續寫上一些番外,又或者是在其他故事續寫這些角色,凜空、尹禪、利維達等人的故事都會在《六界》其他作品被描寫出來,先前也有提過,已經完成的《風之幻歌》也有狄咲風的完整故事以及別西卜的兄弟。(當然包含狄咲風在孤兒記事裡被稱為『希絲彌亞』的原因!)末尾的「審判時刻」則會是《六界》系列的最後一坑,林芸和東方柊自然也將登場。

好啦XD給其他坑的廣告到此為止!

這篇故事從2012年末開始構築,2013年開始連載,那時筆者接觸了護玄的《因與聿》,學到『原來主角是大學生有另一番風味』這個概念,也想把至今對世界各式各樣的幻想塞進故鄉,各位看到穿梭台北的柊、林芸和夏常旭由此誕生。連載期間,筆者有大半時間都在國外,這個故事有筆者的思鄉、也有念想。

回首卷一的後記,當初給這坑立下『由死亡探討生命』等多個主旨,祈願這個故事在滿是死亡、虛無等字眼之間能描繪出角色們是怎麼活的、怎麼與世界和自己抗爭。快六年了,不知這個願望是否有好好傳達到?

說太多總有種老王賣瓜的感覺呢?短短三卷能解析的也就那些,那就直接進《零次世代》例行的感謝時間吧!

感謝生養我的故鄉,台北,沒有這個地方就不會有這個故事。

感謝親友,翎,妳的那句「(場景放在台北)好像這些角色就在我們身邊」讀後感一直支持著我。

感謝所有曾經給過讚、給過留言、給過讀後感的讀者,你們的反饋是最大的動力。

感謝所有從連載至今、或是半路加入後不離不棄的讀者,你們的閱讀賦予這個故事意義。

最後特別感謝坑友凌冽,這個故事的每個字都有妳的幫助,就連我沒能打出來的字都有妳代勞,要是沒有妳,《零次世代》就無法完成。

感謝天、感謝地,就讓我們在下一個故事再會吧!

 

──雀兒 於 2018/11/10



附錄

*本欄位涉及重度劇情透露!請務必閱讀完全部正文番外再來!*


《全劇透角色介紹》

東方柊

本作男主角,就讀台北某大學社工系一年級,生性不喜歡沾惹事端,想平凡過完一生。
被選為零界防衛人員。
生日為三月十六,星座雙魚,身高179公分。
與林芸為高中同學、室友為夏常旭。
本是孤兒,曾兩度進出孤兒院,三到六歲時被名為『吳忌丹』的社工撫養,於六歲時由東方肅領養,之後一直在尋找『吳忌丹』。
親生父親為曾經駐紮冥界的零界防衛人員『東方劍吏』,生母為已逝之人司徒緋雪,因此身上帶有死亡氣息。
透過林芸的符咒引導可以操縱體內的力量。

高三謝師宴上與林芸接吻,一瞬間承認了戀心,卻在林芸的安排下遺忘。
林芸死前意識到自己喜歡林芸,奮不顧身前往冥界救人。
凜空同母異父的弟弟。
靈魂為無中生有,與零界相繫,具有使人事物『歸零』的力量。
將自己剩下壽命的一半分給林芸。
畢業後正式就任零界防衛人員,並與林芸結為夫妻,兩人共同經營孤兒院。
接任防衛人員後化名宋枟,稱號『虛無行者』。

林芸

本作女主角,就讀台灣大學戲劇系一年級。據說擁有非常高的智商、思考和學習能力,典型的「天才」。
生日為二月十七,星座水瓶,身高165公分。
家族與另一世界「幻」有關,具有特殊能力,擅長驅邪與令植物生長(暫時性),持有家傳靈劍喚龍。
性格爽朗、朋友眾多、交際圈廣。
與東方柊為高中同學。與狄咲風是從四歲起便認識的死黨。
酒量極其可怕。
五歲時曾經溺斃於碧潭,第二天被冥皇復活,自此後對水抱著恐懼,並且碰觸到富含自然力量的水會減少壽命。
根據孔祥瑞的推測,患有外觀無可察覺的多重器官衰竭。

由高中開始喜歡上東方柊。
因冥皇方的一連串詭計壽命急劇縮短,於翡翠水庫再度死亡。
原被安排成為冥界巫女,永遠留在冥界。
得到尹禪留下的命與東方柊所剩壽命的一半而返陽。
畢業後就任零界防衛人員,並與東方柊結為夫妻。
接任防衛人員後化名宋苳,稱號『復生行者』。

夏常旭

本作第二男主角,就讀台北某大學哲學系一年級。
生日為十二月三十一日,星座魔羯,身高175公分。
有一定程度的潔癖,花許多時間清理自身和長髮。
個性溫和且相當有修養,喜歡思考深奧的哲學問題。
主動向東方柊提出成為室友的請求。
來自神界,是「神」的使徒(神使)。原本的目標為神界王女,目前的目標改為『吳忌丹』。
武器為神界製造之特殊絲綢,能夠化成鞭子。
兄長和父母皆死於神使任務。

林芸死後,跟著東方柊進入冥界救人。
知道自己對東方柊抱著特殊情感,但始終沒有表白。
結局後為了躲避神界的責罰而銷聲匿跡。

冉點

外觀年齡約四、五十歲的中年大叔。
總是穿得像西部墾荒時期的流浪漢,並對牛仔帽情有獨鍾,西方人面孔。
擁有自由穿梭時空的能力。
維斯特的哥哥,似乎還有兩個姊妹。
因不明原因,長年尋找著『吳忌丹』。
實際上為時間意識的化身。

宋慈心

柊曾待過的孤兒院的院長。相信人與人之間的緣分。

吳忌丹

神秘的社工。
將柊從孤兒院帶出並養育三年,之後便行蹤成謎。
實際上是被冥皇給關進零界中,並在此期間遇見凜空將其救出。
生命的化身,能夠自由穿梭空間,多次干涉柊的命運。

芭瑪妲‧愛蒂琳(Parmada Aidilin )

WAEAGO正式承認之魔界代表,在魔界是身分顯赫的惡魔貴族。
看上去是年約30歲的美麗外國女性,真實年齡不可考。
閒暇之餘在台北開了一間名為『Wonderland』的咖啡店,混用各界食材。

狄咲風

林芸從四歲起便認識的好友,對死黨我行我素的行徑感到非常無奈。
幻界重要關係者,目前返回創界就學。



零界防衛人員、日光守護者。
擁有一頭奶白秀髮與美麗面容,經常被當成女性。
擅長靈技、目前擔任東方柊的靈技教師。
來自幻界,原為光之羽族人,因沒有翅膀而受到族人排擠,後在芭瑪妲的邀約下成為防衛人員。
本名為艾潔‧艾拉多。
師從西方降主尹禪。



零界防衛人員、黑夜守護者。
白天時是黑髮黑眼,入夜後瞳孔會轉為金色。
擅長體技、目前擔任東方柊的體技教師。
來自魔界,原為惡魔,因沒有魔法能力而受族人唾棄,後在芭瑪妲的邀約下成為防衛人員。
本名為奧特魯斯‧貝爾納。
師從西方降主尹禪。

凌之軒

WAEAGO亞洲分部長,來自中國。
擁有看見「世界流動」的能力,但相當模糊,無法知悉細節。

冥皇

掌管冥界,黑髮中摻雜一束白,代表對「神」的忠誠。
為了重要之人「判」而利用林芸與東方柊的人生
具有「主上」和「冥殿下」的雙重人格,性格不穩定的「主上」在面臨過大壓力時會沉睡,由溫和的「冥殿下」理事。
與判官一同被「神」創造,與其感情深厚,在判官被剝奪心靈後握有其心之化身。

利維達(Leviathan)

冥軍第三司令,聽命於冥皇,稱號為「蛇之利維達」。
聲音男女莫辨、樣貌像是十五歲左右的少年,淡藍髮淡綠瞳孔(蛇眼),似乎來自魔界。
被冥皇(主上)拯救後非常忠於他。
((角色取自希伯來神話中,受到蒂雅瑪特(Tiamat)影響下產生的蛇怪,名字的意思是「盤繞起來的東西」。是代表七宗罪「忌妒」的著名惡魔。常見翻譯為利維坦。

亞斯塔祿(Astaroth)

冥軍第二司令,「散佈懶惰的亞斯塔祿」。
擁有紅髮紫眸,能夠吸收他人的能力並暫時性利用。
曾被自己給予忠誠的君王賜死。
被冥皇(主上)拯救後非常忠於他。
((角色取自所羅門72柱魔神第29位惡魔,因教導人類怠惰而被逐出天庭,成為墮天使。

別西卜(Beelzebub)

冥軍第二副司令,亞斯塔祿的副官。
外觀為十歲上下的兒童,綠髮金眼,來自幻界。
食量驚人可怕。
兩千年前在幻界為了保護唯一的弟弟而屠殺族人,重傷之際被冥皇拯救。
被人類稱為「蒼蠅王」。
((角色取自聖經中代表「貪食」之罪的鬼王,撒旦候補人選之一。

拿瑪(Naamah)

冥軍第三副司令,利維達的副官。
化名謝寒香接近東方柊,使其發現對林芸的戀心。
人類,數百年前在女巫獵殺中失去摯愛,自習魔法而成為業火魔女,殺戮無數與獵巫相關的人類。
((角色取自猶太傳說中惡魔薩麥爾之妻,淫慾化身。

解合

冥軍第一副司令,春秋時代晉國結界術士。
貪欲無盡,囚禁生人作收藏而被朝廷雇用的術士獵殺。
成為冥軍司令後收藏欲變本加厲,收盡六界珍寶與生命,於冥界建立收藏館。

莉瑪絲(Leamas)

冥軍第一副司令,龍族,來自魔界。
年輕時曾經逗留於創界,結識林家先祖森氏一族,與森氏交好並留下靈樹。
((角色取自猶太傳說中的死亡天使、撒旦候選人薩麥爾(Samael),代表「憤怒」之罪。

路西菲力(Lucifery)

冥軍第一司令,數億年前的「人類」。
擅於使用刀具與槍械。
原為零界防衛人員,垂死之際得冥皇拯救,因此名字沒有被從名單抹除,也沒有被削去記憶。
曾間接造成「人類」滅亡,所以不相信世界能夠被拯救。
與尹禪成為好友,受其所託在零界奪走其性命。
((角色取自知名撒旦候選人路西法(Lucifer),代表「傲慢」之罪。

孔祥瑞

林芸與東方柊的高中同學,正在念醫學院的密醫,父親是黑道老大。

舒祈涓

林芸的母親,林芸自由隨興的個性多半遺傳自她。
預知能力者,能預知到一個人的未來,但也僅限於那個人本身的未來。
化名「恩娜亞」。
配偶為林修。

司徒緋雪

冥界紅巫女,生前為神界神官,在『神』的命令下被迫與判官成婚,與其誕下凜空。
在冥界邂逅東方劍吏,與其墜入愛河後生下東方柊。
在東方劍吏大舉消滅魂魄後,用許多條件換得東方劍吏的性命和其照顧東方柊的權利。
有一緋色冰鏡,用來施術與觀測各界。

東方劍吏

東方柊的生父,有「史上最強防衛人員」的稱號。
尹禪的搭檔。
在冥界任職時與司徒緋雪墜入愛河,後為了保護東方柊而消滅大量魂魄,因此被革職。
革職後記憶能力盡被洗去,替換上新的過往送去創界,改名「東方肅」。
收養東方柊後在永樂市場販賣布匹。
因為防衛人員延長壽命的獎勵,精神年齡比外觀與在創界註冊的更大,行為思想偏向老年人。

皮爾‧溫特(Pierre Winter)

年輕神使中最強的一位,來自強大的神使世家「溫特」,原本的家族目標是吳忌丹。
武器為能操縱侵蝕性金霧的白色短棍。
對夏常旭抱持著忌妒之心,因此被利維達搧動。
少年時曾與夏常旭互為童年好友。
與冉點交易而前往冥界幫助東方柊等人。

凜空

吳忌丹所帶來的奇異女孩,外貌為五歲,有著黑色長直髮、無神的黑眸與慘白皮膚。
據宋慈心所言長得與東方柊相似。
擁有「隔開」的能力。

東方柊同母異父的姐姐,生父為判官,前世自盡後被冥皇強制放入零界。
在零界時因為東方劍吏的照顧對其產生眷戀。
真正的身體還在神界。

尹禪

駐紮冥界的零界防衛人員,稱號西方降主,人類,來自創界。
黧與曄的老師,為他們取了防衛人員的化名及稱號,是兩人最敬重的對象。
東方劍吏的搭檔,路西菲力的好友,為東方柊命名的人。
真名為尹炘雅。
實際上是轉生多次的『神』的女兒,神界王女。

鬥者、魔力看守者、智者

三位零界防衛人員,實際身分不明。
神界王女的支援者,抹去王女的蹤跡不讓神使追查到。
為保守秘密殺害夏家神使。

判官

於神界任職,司掌死者去向褒貶,『神』最忠心的人偶。
與冥皇一同被『神』創造,互為最重視之人。
司徒緋雪之夫與凜空的生父。
被『神』命令取出心靈以達到絕對公正,化為真正的人偶。

桑傑燚

林芸與東方柊的高中同學,擅長劍道。
語言天才,精通八國語言、世界三大語系,目前在管理會打工當翻譯。

須羽愛

林芸與東方柊的高中同學,華日混血兒,擅長劍道。

雷哥

賣雞蛋糕的前針灸師傅,針灸與做雞蛋糕的手腕都很高明。
孔祥瑞的朋友。

杜蘭塔麗

神使,來自魔界的吸血鬼。
目前在追查上古魔界血脈。


關於七司令的fun facts

 

為什麼這些外國人全都會說中文,還說得超好?

基本上七位司令的年紀都是數百年以上((這是保守說法,因為"最年輕"的拿瑪活了500+,其他有些是1000+甚至10000+#))他們有很多時間去學幾個外語,其中還有解合這位母語是中文的成員在,當然都學得很好......也有隨時代在改變自己的用語

 

幻界的通用語言在【六界】世界觀被定義為最簡單的語言,所以也成為了六界的通用語,這七人當然也都會。
魔界的語言最難最複雜,七人裡面只有以此為母語的利維達、亞斯塔祿和莉瑪絲說得順

 

創界的通用語言--英文當然也是所有人都會,另外拿瑪還會說法語和德文,別西卜會法語和土耳其語(為了美食),解合會說日文、韓文和各種中國方言,利維達會說希伯來語。

 

((順便說到中文,夏常旭的中文是有點華南口音的,所以在台灣常常被當成陸生對待。他在香港出生,但沒多久就被帶著往各界各地跑,中文是父母教的。

 

利維達不是名字,是姓

利維達是魔界上古大姓,但大家叫他利維達叫個幾百幾千年也習慣了。利維達的本名是洛德利維達。

 

他們會用電腦、手機,也會上網

冥界當然沒有網路,但是有類似電力的東西。目前登場的司令除了亞斯塔祿以外全都會在創界使用網路,特別是尋找美食情報的別西卜。這也幫助他們修正自己的用字遣詞接近現代用法。

 

感情說好不好說壞不壞

這七人與其說是同伴,不如說同是天涯淪落人,背負著不一樣的故事和背景卻有著相似的境遇和下場,說一點患難感情都沒有是騙人的。不過七人的感情也說不上親暱,利維達和別西卜更是幾乎每次碰面都要起口角。平時若不是工作需要,在冥界通常都只是跟彼此擦肩而過。


一些正文沒提或不太提到的設定

 

首先柊的長相很一般 ((#
完全不會說他好看,路人臉,連林芸和夏常旭都不會稱讚他長得帥,如果有說一定是在客套或在鬧((((
柊的本質就是各方面都超級普通

凜空雖然跟他長得像但還是比他好看。

 

黧毫無魔法能力,但一樣有通過靈技考核
黧和曄的老師非常英明,因材施教,黧一點超自然能力都沒有所以他的老師讓他練了氣功
沒有龜派氣功波那種誇張效果,不過也算是一種無形的勁力

順帶曄當然也是有通過體技考核的,沒體力怎麼行呢#

 

芭瑪妲是WAEAGO的創立者之一
準確來說是WAEAGO前身的創立者,女巫獵殺時代後期用來保護特殊能力者的機構,後來變成了現在的管理會,所以她跟維斯特認識幾百年有了

 

 

林芸不曾搭飛機出國過
台灣是島,出國一定要越過海洋,林芸當然不敢在一大片水域上方坐在一個哪裡都逃不了的箱子裡,大概感覺會跟幽閉恐懼差不多,就是會讓PTSD發作#

不過她有出過國,靠奇幻方式 所以基本上對人類政府來說都非法入境

當然在那以後也絕對沒有坐過船

 

曄會自己做衣服
曄討厭故鄉,但是卻莫名很中意故鄉衣服的款式,他成為防衛人員的十多年來都沒回過幻界所以當然買不到家鄉的衣服,想穿就得自己做#

所以說不定在沒有發覺的情況下光顧過柊的養父的布料店呢

 

夏常旭在正文的時間點仍不是台灣人
常旭在英屬香港出生,目前拿的是香港護照,居留身分是透過管理會搞的,並不是移民#

所以夏常旭資料上是香港人,雖然他在台灣的時間比他在世界任何地方都要長,並且他是個不會說廣東話的香港人(

然後他也看不懂注音,至今都是使用拼音

 

人類組酒量排名
林芸>>夏常旭>狄咲風皮爾>>東方柊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