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對鄭愁予《錯誤》賞析的辨析
2006/11/30 16:08
瀏覽19,078
迴響2
推薦2
引用1
對鄭愁予《錯誤》賞析的辨析

陝西省咸陽市禮泉縣第一中學 卞阿娟


任志鴻主編的《高中同步測控優化設計》高一語文上冊(教師用書)19頁選用了一道題:

(成人高考題)閱讀下面這首詩,完成後面的問題。

錯誤

鄭愁予

我打江南走過
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幃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對《錯誤》賞析不恰當的一項是( )

A.這首詩題為「錯誤」,對此的理解是:「我」犯了一個錯誤,「我」不該在「你」久盼「歸人」的時候響起「達達的馬蹄」聲,表現了「我」內疚的心情。

B.這首詩像一個濃縮的故事,詩人用了倒敘的寫法,先寫結局,再寫經過。其實是「你」知道「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後,「容顏」才「如蓮花的開落」。

(C)(D)略。

參考答案是B,對此我不敢苟同,就此談一下個人看法。

一、分析A項。

首先,錯誤的主動者是誰?「我」到底有無「內疚」之情?

一般情況下,第一人稱敘述不能深入其他人物內心。這首詩不從女子的視角出發,而以「我」的視角來透視女子內心世界。這就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對女子真正熟悉,一種是對女子虛構想像。

如果對女子真正熟悉,也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我」正是她等待之人;一種是「我」單戀著女子。若為後者,則「我」透視了女子的內心,她的心另有所屬,「我」不是她等待之人,錯誤的主動者應是女子,且錯誤是雙重的:一方面,女子誤把「過客」當作「歸人」,美麗的馬蹄聲在帶給她希望的同時又帶給她深深的失落,其愁懷未能釋解;另一方面,女子對「我」心扉緊掩,使「我」的思戀之苦沒能緩解,這雙重的錯誤使內心更偏向於失落而非內疚。但「我」並沒有喪失理智,明白單項的思戀不會有結果,於是歎惋「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無奈而堅定地走開。若為前者,誠然,錯誤在「我」,「我」明知女子盼「我」歸來,卻又匆匆踏上漂泊之途而去,「我」內疚,但內疚的是「我」未留下來而非不該響起馬蹄聲。

如果對女子虛構想像,那女子只是一個空泛的代表,與「我」毫無關係,兩個人擦肩而過可能引起的錯誤又由誰承擔?理性告訴我們,當別人不知道我們痛苦的時候,我們絕沒有理由禁止別人的歡樂;當別人有可能誤會我們的時候,我們絕沒有理由因噎廢食。正是自然界事事相連,矛盾無處不在,「我」只能表示深深的感歎,而內疚實難服人。說到底,錯誤的主動者還是女子,是女子誤把「過客」當作「歸人」。

其次,錯誤實質的文本信息是什麼?詩人否定「達達的馬蹄」聲嗎?

A項認為錯誤的主動者是「我」,因為「我」不該在女子久盼「歸人」時響起馬蹄聲。也就是說錯誤在於「我」打江南走過時響起「達達的馬蹄」聲。雖然接受美學閱讀告訴我們,文學作品的生命在於永無止境的讀者的解讀之中,允許見仁見智的理解,但同時,接受美學閱讀還應注意不能脫離文本。根據詩眼「美麗的錯誤」可見,「美麗的」是馬蹄聲,「錯誤」在於「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作者無意否定馬蹄聲,而加以「美麗』來修飾。因為馬蹄聲響起前,女子內心已處在封閉、死寂的狀態。正是這馬蹄聲打破了死寂,給女子帶來希望,使她煥發片刻的活力。即使過後仍是漫漫無期的等待,但這馬蹄聲無疑是美麗的。

再次,詩作的題旨何在?

該詩繼承中國歷代宮怨或閨怨一類詩的傳統,著重表達女子的哀怨。這首詩的獨特之處在於,她不從思婦的視角出發,而以「我」的視角來透視思婦內心世界,因而愈發楚楚動人,體現中國傳統式的溫柔敦厚,纏綿悱惻。從主旨角度而言,「我」承載的是思婦形象見證人這樣的角色,詩的重心不在褒貶「我」的行為,而在未言怨中自現女子深重的怨。因此,理解主旨的重心應放在女子的角度。對詩題「錯誤」的理解應是:長久等待的女子誤把「過客」當作「歸人」,因而心情由歡快變為失落,表現獨守深閨的女子的孤寂。

基於以上原因,我認為A項不當:理解角度不統一、脫離文本,主題把握有失偏頗。

二、分析B項。

解析認為B項錯在「知道」一詞運用有誤,因為「你」還不知道。似乎理解為「我打江南走過」時已經是「你」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或者說「我打江南走過」與「容顏如蓮花的開落」沒有關係。

那麼,如何理解「容顏如蓮花的開落」呢?

一般理解為喻女子紅顏的消退,可見等待時日之久。這樣理解的話「容顏如蓮花的開落」與「我打江南走過」確實沒有關係,那麼「其實是『你』知道『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後,『容顏』才『如蓮花的開落』」當然沒有道理。

但是按照接受美學觀點我們可以有不同的理解。我們可以把「容顏如蓮花的開落」理解為思婦由激動到失望的情緒變化在面部的表現。這時候,「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依然傳遞著等待的日子漫長的信息,而「如蓮花的開落」又強調「錯誤」帶來她心情變化的過程,突出了詩的主旨。開頭兩句相互聯繫,首尾互為聯繫,敘事和抒情巧妙融合,使小巧的詩更為緊湊。試看,「我打江南走過」,如何導致了那蓮花般的容顏的開落。全詩集中于思婦「聽」的層面而非「望」的層面。可以想像,柔弱的女子,在悠悠的歲月中癡情等待,花容憔悴,孤獨寂寞。離愁如酒,越釀越烈,哀怨如絲,剪不斷理還亂。當「達達的馬蹄」聲敲響在青石街面上時,那悅耳的聲音同樣擊在女子的心上。她凝神細聽,面紅心跳,可能馬上梳妝打扮,容顏如蓮花的怒放。但是,那馬蹄聲漸行漸近又漸行漸遠,思婦空歡喜一回。也許,委屈的淚早已成行,那佈滿胭脂的臉馬上成了殘花,如蓮花的敗落。這走過的過程,正是蓮花開落的過程。而且是這「達達的馬蹄」聲直接導致了「蓮花的開落」。無疑,這時「其實是『你』知道『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後,『容顏』才『如蓮花的開落』」就有很強的說服力。這種理解,一沒有脫離文本,二沒有脫離主題,因此,我認為B項有合理性。

當然,上述觀點只是筆者個人拙見,願與同仁共同探討。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浪漫言情
自訂分類:不分類
迴響(2) :
2樓. COLOR
2012/03/29 16:49
^_^

解析是有道理的。

只是,如果不想得那麼複雜的話,先看主旨「錯誤」,一定是有什麼事情造成一項錯誤,全文只有一個地方出現「錯誤」這 個詞,就是: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所以,馬蹄聲是錯誤的。而馬蹄聲是因為「我」騎馬發出來的聲音,A項假設犯錯的是「我」,應該成立。但我騎馬發出 馬蹄聲這件事為什麼會是錯誤的?可以推論馬蹄聲一定造成了什麼影響。

A項指:「我」不該在「你」久盼「歸人」的時候響起「達達的馬蹄」聲,這件事可能就是馬蹄聲造成的影響,所以A項的解釋大致上沒有錯。

B項指:「你」知道「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後,「容顏」才「如蓮花的開落」。這件事也極有可能就是馬蹄聲造成的影響,因此B項的解釋也應該成立。
1樓. 陳柏達
2007/01/02 04:41
Re
客 說 社 倉 訟 事 。 曰 : 「 如 今 官 司 鶻 突 , 都 無 理 會, 不 如 莫 辨 。 」 因 說 : 「 如 今 委 送 事 , 不 知 屬 官 能 否 ,胡 亂 送 去 , 更 無 分 曉 了 絕 時 節 。 某 在 潭 州 時 , 州 中 僚 屬, 朝 夕 相 見 , 卻 自 知 得 分 曉 , 只 縣 官 無 由 得 知 。 後 來 區處 每 月 版 帳 錢 , 令 縣 官 逐 人 輪 番 押 來 , 當 日 留 住 , 試 以公 事 。 又 怕 他 鶻 突 寫 來 , 卻 與 立 了 格 式 云 : 今 蒙 使 府 委送 某 事 如 何 。(
一 ) 某 人 於 某 年 月 日 於 某 處 理 某 事 , 某 官 如 何 斷 。 (一 ) 又 於 某 時 某 再 理 , 某 官 如 何 斷 。 ( 一 ) 某 今 看 詳 此事 理 如 此 , 於 條 合 如 何 結 絕 。 如 此 , 人 之 能 否 , 皆 不 得而 隱 。 」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