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拿破崙一世
2006/09/09 03:19
瀏覽1,219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拿破崙一世
Napoleon I




(1769.8.15,科西嘉 阿雅克肖∼1821.5.5,聖赫勒拿島)
法語全名作拿破崙•波拿巴(Napoleon Bonaparte, 義大利語作Napoleone Buonaparte),綽號科西嘉人(The Corsican,法語作Le Corse)或小班長(The Little Corporal,法語作Le Petit Caporal)。




  法國將軍、第一執政(1799∼1804)和法國皇帝(1804∼1814/1815)。西方歷史上聲名最顯赫的人物之一。他革新軍事組織和軍事訓練,贊助《拿破崙法典》(日後民法典的基礎),重整教育,並與羅馬教廷訂立長久協定。拿破崙的多項改革在法國和西歐許多國家的體制上留下永恆的印記,而他充沛的激情是用武力擴張法國的領土。雖然在他垮台時所留下的法國比1789年革命爆發時的法國還要小,但終其一生直到其侄拿破崙三世所統治的第二帝國結束,他幾乎被一致地尊崇為歷史上最偉大的英雄人物之一。



  其父卡洛•波拿巴在法國人占領故鄉科西嘉時,加入保利(Pasquale Paoli)所領導的科西嘉人的反抗陣營。但當保利流亡時,波拿巴卻和法國人取得妥協,並於1771年被任命為阿雅克肖(Ajaccio)審判區的陪審官,拿破崙先後在3所學校受教育。從軍事學院畢業後,任職拉費勒(La Fere)團炮兵少尉,駐防瓦朗斯(Valence)。他繼續大量閱讀有關戰略戰術的著作。1786年9月回到科西嘉,直到1788年6月方才歸隊。這時使法國革命達到最高點的騷動已經開始,酷愛伏爾泰和盧騷著作的拿破崙認為政治變革是絕對必要的,但是作為一名職業軍官,他似乎並不認為有必要實行激進的社會改革。


革命時期
雅各賓年代
  當1789年為建立立憲王國而召開的國民議會允許保利返回科西嘉的時候,拿破崙請了假並且在9月參加保利的小組。但是保利對這青年並無任何同情之心,因為青年的父親背棄了他的事業,而且他把這個青年看成是個外國人。感到失望的拿破崙返回法國並且在1791年4月被任命為駐防在瓦朗斯的第四炮兵團中尉。他立刻參加雅各賓俱樂部,這是起初贊成立憲王國的辯論會。不久他成為這一團體的主席,在這裡發表演說反對貴族、僧侶和主教。1791年9月他請假再次返回科西嘉3個月。在被選為國民衛隊的中校之後,不久便和衛隊總司令保利發生爭執。由於他未能及時返回法國,於1792年的1月被列入逃兵名單。但是4月法國向奧地利宣戰,他的過失得到赦免。



  顯然得到提掖,拿破崙晉陞為上尉軍階,但是他並沒有重返團隊。反之,卻於1792年10月返回科西嘉,此時保利正在這裡進行獨裁的統治,並準備使科西嘉脫離法國。拿破崙參加了反對保利政策的科西嘉雅各賓派。因此,當1793年4月科西嘉爆發內戰時,保利判定波拿巴家族要受到「永恆的詛咒和羞恥」,於是波拿巴一家便逃往法國。



  拿破崙•波拿巴(Napoleon Bonaparte)——從此人們可以這樣稱呼他(儘管他的家族直到1796年之後才放棄了Buonaparte的拼法)——在1793年6月重新返回駐防在尼斯的團隊。他在這時所寫的《博凱爾的晚餐》(Souper de Beaucaire)裡極力主張聯合日益激進的雅各賓派和圍繞國民公會(即1792年秋推翻君主政體的革命會議)的共和派共同行動。1793年8月底國民公會的軍隊攻占馬賽,但在土倫(Toulon)受阻,因為當地的保王黨召來英國軍隊。由於國民公會的炮兵司令負傷,拿破崙藉著與軍隊的特派員薩利塞蒂(Antoine Saliceti)的關係取得這一職位。薩利塞蒂是科西嘉的代表,又是拿破崙一家的朋友。9月,波拿巴晉陞為少校,10月又晉陞為副官長。他在12月16日被刺刀刺傷,但第二天英軍在他炮兵的騷擾下撤出土倫。12月22日年僅24歲的波拿巴晉陞為准將以表彰他在攻占土倫中所起的決定性作用。



  軍隊的特派員羅伯斯比(Augustin de Robespierre)寫信給他的兄弟馬克西米連——當時此人是政府的實際領袖並且是恐怖統治的主要人物之一——稱讚這位年輕共和國軍官的「卓越功勳」。1794年2月波拿巴被任命為駐義大利的法軍炮兵司令。熱月9日(1794年7月27日)羅伯斯比在巴黎垮台。當消息傳到尼斯時,被認為屬羅伯斯比一派並受他庇護的波拿巴以陰謀叛國的罪名被捕。9月獲釋,但並未恢復其司令之職。翌年3月,他拒絕擔任正在旺代(Vendee)和反革命作戰的西部軍隊的炮兵司令一職。這一職務似乎不能使他在未來有任何出路,於是他前往巴黎以證明自己這一行動的正確。在僅支領半薪的情況下他的生活困頓,特別是這時他正和德西蕾 •克拉里(Desiree Clary)戀愛,克拉里是馬賽一位富商的女兒,她的姊妹朱莉,則是其兄約瑟夫的新娘。儘管在巴黎的種種努力,拿破崙並未謀得一個滿意的指揮職位,因為人們對其強烈的野心及其與「山岳派」(Montagnard)的聯繫心生畏懼,「山岳派」是國民公會中比較激進的成員。於是他考慮前往土耳其蘇丹處任職。



督政府
  1795年5月波拿巴仍然在巴黎,這時國民公會在其解散前夕,將第一共和國3年的新憲法連同相關法令(根據這些法令,國民公會成員的2/3將被重新選入新的立法會議)交付全民公決。保王黨希望不久便能恢復君主制,於是在巴黎挑起一場叛亂以阻止這些措施的實現。由國民公會授以獨裁權力的巴拉斯(Paul de Barras)子爵不願依靠內防軍隊的司令官,另一方面,由於他得知波拿巴在土倫的功績,因而任命他為司令官的副手。因此,正是拿破崙用炮兵打垮向國民公會進攻的幾個叛軍縱隊(共和4年,葡月13日即1795年10月5日),從而挽救了國民公會與共和國。



  波拿巴成為內防軍的司令官,從而能了解法國政局的各種發展。同時他也成為新政府即督政府受尊敬的軍事顧問。最後,他結識了一位迷人的黑白混血美女約瑟芬(Josephine Tascher de La Pagerie),她是博阿爾內將軍(Gen. Alexandre de Beauharnais,此人在恐怖統治時期被推上斷頭台)的遺孀、兩個孩子的母親,並有過很多風流韻事。



  無論從哪一方面看,波拿巴都在開始一種新的生活。通過解散由巴貝夫(Francois Babeuf)和波拿巴早在科西嘉便認識的一個名叫博納羅蒂(Filippo Buonarroti)的義大利人的領導的共產主義團體,拿破崙證明了自己對督政府的忠誠,因而在1796年3月被任命為義大利方面軍的總司令。許多星期以來他一直在設法得到這個位置,這樣他就能部分地執行戰役計畫,而計畫是按照他的意見經督政府通過的。3月9日他同約瑟芬結婚,兩天之後便到軍隊履新。



  到達尼斯的大本營之後,波拿巴發現文件上說有43,000人,而實際上幾乎不足30,000人的軍隊糧餉不足,裝備也很差。1796年3月28日,他向他的軍隊發表了第一篇告全軍書︰



  「士兵們,你們衣不蔽體,食不解飢……但富足的省分和大城市將要由你們來統治,你們在那裡將會找到榮譽、光耀、財富。義大利的士兵們,難道你們缺乏勇氣和堅定的精神嗎?」4月12日他發動進攻並且連續擊敗和分散奧地利和薩丁尼亞的軍隊,然後進軍杜林。薩丁尼亞的國王維克托•阿瑪迪斯三世(Victor Amadeus III)要求停戰,而根據5月15日在巴黎簽署的和約,1792年以來由法國人占領的尼斯和薩伏依被併入法國。波拿巴繼續對奧地利人作戰並占領米蘭,但是在曼圖亞受阻。當他的軍隊圍攻這一巨大要塞時,他和帕爾馬公爵、摩德納公爵,最後是教宗(教皇)庇護六世簽署了停戰協定。



  在這同時,他對義大利的政治組織有了興趣。由博納羅蒂領導的一個義大利「愛國者」小組所擬訂的使之「共和化」的計畫,在博納羅蒂因參與巴貝夫的反督政府陰謀而被逮捕時便不得不耽擱下來了。從那時起,波拿巴對義大利的愛國者雖然不一概加以排斥,卻限制他們的行動自由。他在倫巴底建立了共和體制,但對它的領導人卻嚴密監視。1796年10月,他把摩德納和艾米利亞雷焦(Reggio nell'Emilia)同法軍占領的費拉拉(Ferrara)與教會轄地波隆那合併,成立阿爾卑斯山南共和國。最後他派遣一支部隊收復英國人已經退出的科西嘉。



  奧地利軍隊從阿爾卑斯山4次出擊,以圖解救曼圖亞,但每次都為波拿巴所打敗。在1797年1月奧地利在里沃利(Rivoli)最後一次戰敗之後,曼圖亞便投降了。繼而他又向維也納進軍。在距首都約100公里(60哩)時,奧地利便請求停戰。根據初步的和約,奧地利把尼德蘭南部讓給法國並承認倫巴底共和國,但是作為交換它取得屬於舊威尼斯共和國的某些領土。威尼斯共和國便在奧地利、法國和倫巴底之間被瓜分。於是波拿巴便加強和重新組織義大利北部各共和國,並且在威尼斯鼓勵宣傳雅各賓派(激進共和派)。一些義大利的愛國者希望這些發展能盡速促成有如法國般的單一和不可分的「義大利共和國」的成立。



  在這同時,波拿巴對於1797年春天保王黨在選舉中取得的成功感到不安,因此建議督政府反擊,必要時還可使用武力。7月督政府試圖發動反保王黨的政變失敗,於是波拿巴便派遣奧熱羅(Pierre Augereau)將軍和一些官兵前往巴黎。奧熱羅成功地發動了果月18日(1797年9月4日)政變,從政府和議會中清除了親保王黨分子,並且提高了波拿巴的威信。如此,波拿巴便能與奧地利締結《坎波福爾米奧條約》(Treaty of Campo Formio),他認為這是最好的處理方法。但是督政府對此感到不快,因為條約把威尼斯讓給奧地利,卻沒有使法國取得萊茵河左岸的土地。另一方面,這卻使波拿巴取得極高的聲望,因為在大陸征戰5年之後,他為法國贏得勝利。



  只有對英國人的海戰還在繼續。意欲對英國本島發動一次進攻的督政任命波拿巴指揮為此集結在英吉利海峽的軍隊。1798年2月他匆匆地作了一番視察之後宣布,只有在法國擁有制海權之後才能展開軍事行動。因此,他建議占領埃及並威脅通向印度的道路,以切斷英國財富的來源。受到外長塔列朗(Talleyrand)支持的這一建議為督政們所接受,他們樂於擺脫這個野心勃勃的年輕將領。



  由於一些幸運的巧合,此次出征起初取得巨大的成功︰1798年6月10日占領耶路撒冷聖約翰醫院騎士團的大堡壘馬爾他;7月1日猛攻取下亞歷山大里亞;整個尼羅河三角洲被迅速地踏平。但是在8月1日,停泊在阿布吉爾(Abu Qir)灣的法國艦隊在尼羅河一戰中被英國海軍上將納爾遜(Horatio Nelson)的艦隊徹底摧毀,如此一來,拿破崙發現自己被困在已經征服的土地上。他著手把西方的政治體制、行政機構和各種專門技能介紹給埃及;但是名義上是埃及宗主國的土耳其卻在9月向法國宣戰。為了阻止土耳其進攻埃及並且也可能為了試圖經由安納托利亞退回法國,波拿巴於1799年2月進入敘利亞。他向西北方向的推進在阿卡(Acre)受阻,英國人解除他的圍攻,5月波拿巴開始了向埃及的一次災難性的撤退。



  尼羅河一戰向歐洲表明,波拿巴並不是不可戰勝的,於是英國、奧地利、俄羅斯和土耳其便結成了一個新的反法聯盟。1799年春,義大利的法軍被打敗,法軍不得不放棄半島的大部分土地。這些敗績在法國本土引起騷動。牧月30日(1799年6月18日)的政變把持溫和觀點的人趕出督政府並把被認為是雅各賓派的人引入這一機構。然而形勢依然是混亂的,新的督政之一的西哀士(Emmanuel Sieyes)深信只有軍事獨裁才能防止王朝復辟,他說︰「我在尋求一把軍刀」。波拿巴很快下了決心。他要離開他的軍隊返回法國——以便挽救共和國,當然,也是為了利用新的形勢奪取政權。事實上督政府已經下令要他返回,但是他並沒有接到命令,因此1799年8月22日他和一些同伴離開埃及,實際上是無視於督政府的指示。他們所乘的兩艘快速炮艇令人驚訝地逃脫英國人的攔截,波拿巴於10月14日抵達巴黎。



  此時法國人在瑞士和荷蘭的勝利防止了入侵的危險,在法國國內,反革命的叛亂多少講算是失敗。因此再也不能以挽救共和國的任何藉口發動政變。但是西哀士並沒有放棄他的計畫,而現在他有了自己的「軍刀」。從10月底開始他和波拿巴結成聯盟共同策畫政變,並在共和8年霧月18∼19日(1799年11月9∼10日)實現政變︰督政被迫辭職,立法議會的成員遭驅散,一個新政府——執政府成立了。3位執政是波拿巴和兩位已辭職的督政西哀士和杜科(Pierre-Roger Ducos)。然而此後法國的主人則是波拿巴。


執政府
權力的鞏固
  這時,30歲的波拿巴既瘦且小,留著短短的平頭——「小平頭」(le petit tondu),便是人們給他起的綽號。關於他個人私事人們所知甚少,但是對於總是取得勝利(尼羅河和阿卡之役被遺忘)並締結輝煌的《坎波福爾米奧條約》的那個人,人民是信任的。人們期待他恢復和平、結束混亂並鞏固革命在政治和社會方面「獲得的成果」。他確實是天賦異稟,能當機立斷,又能孜孜不倦地刻苦工作;然而他又是野心極大,永不知足的人。他似乎是法國革命的化身,因為正是由於法國革命,他才能以如此年輕之齡登上國家權勢的最高階。他是不會忘記這一點的︰但是他又不只是法國革命的化身,他是18世紀開明的專制君主中最開明者,是伏爾泰的真傳。他並不相信人民的主權、人民的意志或議會的辯論。他更相信的是推理而不是理性,可以說他比較喜歡「才智之士」——比如數學家、法學家、政治家,無論他們是如何厚顏無恥或只為錢而工作——而不是貨真價實的「技術人員」。他相信只要有槍桿的支持,一個開明而又堅定的意志能夠做任何事情。他既蔑視又害怕群眾;至於公眾輿論,他認為他可以隨心所欲地製造和引導它。他曾被稱為將軍中最「有文職人員氣質者」,但是從本質上看他始終是一名軍人。



  波拿巴在法國悍然實施軍事獨裁,但最初其本質卻披上由西哀士起草的共和8年(雪月4日即1799年12月25日)憲法的外衣。這部憲法並沒有保證「人的權利」,也根本沒有提到「自由、平等、博愛」,但它宣布不撤回國有財產之出售,並支持反流亡貴族的立法,以遂革命擁護者之心。憲法授予第一執政以巨大的權力,而他的兩位同僚只徒有虛名。第一執政——即波拿巴——任命部長、將軍、文職人員、各地行政官員和參政院成員,他甚至在3個立法會議成員的選任方面有壓倒一切的影響,儘管其成員在理論上是通過全民投票選任的。經過公民投票,憲法在1800年2月以壓倒性多數獲得通過。



改革的綱領
  在波拿巴的鼓動下,執政府進行一項比憲法更具持久意義且對法國更為重要的行政改革工作。政府的最高機構是第一執政組建的參政院,參政院往往由他有效地掌控;它既是新立法之源又是行政法庭因而地位重要。各省的行政首腦是省長,省長繼續舊體制下總督的傳統,監督法律的施行,起中央集權工具的作用。司法系統進行深入的改革︰雖然革命之初法官由選舉產生,但從這時起改由政府任命,而不能將其撤職則確保其獨立性。警察組織得以大大加強,財政機構也得到長足的改進,委託專職官員徵收直接稅以代替市政當局。法郎持穩,建立股東和國家共有的法國中央銀行。改革教育使之成為重點的公共事業,中等教育成為一種半軍事的組織,而大學的各系也重新加以組建。但初等教育仍然受到忽視。



  波拿巴同意伏爾泰的看法,即人民是需要宗教的。就他個人來說,他對宗教採取無謂的態度︰在埃及時他曾說要作一名穆斯林。不過他認為必須恢復法國宗教的和平。早在1796年,當他和教宗(教皇)庇護六世締結停戰協定時便曾試圖說服教宗收回反對那些接受了《教士公民組織法》的法國教士的敕令;組織法事實上已把教會國家化。1800年3月繼庇護六世任教宗之位的庇護七世比前者要隨和些,和他談判10個月之後雙方簽署一項和解教會和革命的宗教事務協定。教宗承認法蘭西共和國並要求所有以前的主教辭職,新的主教由第一執政指定且由教宗任命,教士財產的出售正式為羅馬所承認。這一宗教事務協定事實上承認信仰自由和國家的世俗性質。



  民法法典的編纂始於1790年,終於在執政府時期完成。法典於1804年3月21日公布,即後來的《拿破崙法典》。《法典》把法國革命的偉大成果以文字的形式永久留存︰個人自由、工作自由、良心自由、國家的世俗性以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與此同時它卻保護地產,給雇主以更大的自由,而對雇員則漠不關心。它雖贊同離婚,但給予婦女的合法權利卻微不足道。



  軍隊得到最細心的照顧。第一執政大體上保留了革命創建的體制︰新兵是以徵兵制強行徵召,但可由他人替換;新兵與老兵混合編制,所有的人都有機會晉陞到最高軍階。儘管如此,聖西爾(Saint-Cyr)學院的創建(培養步兵軍官)卻使資產階級家庭出身的子弟更便於在軍隊中尋求出路。此外,國民公會建立的綜合工科學校被軍事化,以便培養炮兵軍官和工程師。不過波拿巴對將新技術引入軍隊與否並不關心。他信任的是「他的士兵的兩條腿」,其基本戰略思想是一支快速移動的軍隊。



戰役和不穩定的和平
  第一執政在1799年到1800年的冬春兩季改組軍隊並準備單獨對奧地利發動一次進攻,這時俄羅斯已經退出反法聯盟。波拿巴一如往昔迅速對形勢作出評估,洞察瑞士聯邦在戰略上的重要性,因為從這裡他可以視情況決定在德國或在義大利自由地包抄奧地利的軍隊。過去的成功使他選擇了義大利。於是在融雪之前他率軍穿過大聖伯納山口,出其不意地包抄圍攻熱那亞的奧地利軍的後翼。6月馬倫戈(Marengo)一戰法軍占領波河流域直到阿迪傑(Adige)。12月,另一支法國軍隊在德國又打敗奧地利。奧地利被迫簽訂1801年2月的《呂內維爾條約》(Treaty of Luneville),如此一來,法國對凱撒與高盧畫定的天然邊界,即萊茵河、阿爾卑斯山脈和庇里牛斯山脈的權利便得到承認。



  只有大不列顛還和法國仍在交戰,但它很快便對戰爭感到厭倦。1801年10月在倫敦締結的初步和約結束了敵對狀態,正式和約是1802年3月27日在亞眠簽訂的。



  歐洲的全面和平重新建立。第一執政的威望更加提高,他的友人——在他的示意下——提議應當給拿破崙一個「全國性的感恩象徵」。於是1802年5月決定,以複決投票的方式解決下述問題︰「拿破崙•波拿巴應否成為終身執政?」8月,以壓倒性的票數同意延長其任期並授予他指定繼承人的權利。



  波拿巴的國際和平觀和英國人不同,對英國人來說,《亞眠條約》是任何情況下均不可逾越的絕對極限。英國人甚至希望收回被迫割讓的某些土地。而另一方面,對波拿巴來說,亞眠標誌法國另一次新優勢的起點。首先,他有意將半個歐洲留作法國市場,但又不降低關稅——這使英國商人大為惱火。為了恢復法國的海外擴張,他還想收復聖多明各(今伊斯帕尼奧拉〔Hispaniola〕,曾發生暴亂),占領路易斯安那(此地是1800年西班牙割讓給法國的),也許還想重新占領埃及並且無論如何也要在地中海和印度洋擴大法國的影響。最後,在歐洲大陸上,他越過法國的天然邊界︰兼併皮埃蒙特(Piedmont),強行給予瑞士聯邦一個比較民主且地方分權的政府;在德國方面,對那些因《呂內維爾條約》而被剝奪萊茵河沿岸土地的王侯,則以還俗教會的屬地加以補償。



  英國對於法國在和平時期的擴張感到吃驚,並且認為從熱那亞到安特衛普的歐洲大陸海岸線竟然在一個國家的控制之下這幾乎是無法容忍的。但導致英法破裂的直接事件是馬爾他問題。按照《亞眠條約》,當法國對該島的占領崩潰時占有該島的英國人應當把它歸還給醫院騎士團,但是英國藉口法國也還沒有從那不勒斯的某些港口撤出而拒絕離開該島。法英關係從此緊張,1803年5月英國便向法國宣戰。


帝國
  和平促成執政終身制,而戰爭的再起卻對帝國的形成起了刺激作用。英國政府滿心希望波拿巴會被廢黜或遭暗殺,因而恢復對法國保王黨的資助,保王黨則重新進行鼓動和陰謀活動,當由英國資助的一項暗殺計畫在1804年被揭露時,波拿巴決定以相應的強裂反應威嚇敵人,使之不敢再有同樣的企圖。警方相信陰謀的真正首腦是年輕的當甘公爵(Duke d'Enghien),此人是波旁王室的後裔,當時正住在德國,離國界只有幾哩。於是經塔列朗和警務部長富歇(Joseph Fouche)的同意,在中立地區將他劫持並帶到樊尚(Vincennes),在此審問並將他處決(3月21日)。這一行動激起老貴族們的再次抗議,卻加強了富歇的影響。



帝國的建立
  富歇希望鞏固自己的地位,於是他向波拿巴建議,使陰謀受挫的最好辦法是把終身的執政制變為世襲的帝國,由於帝國將有繼承者,這一事實使敵人不再指望以暗殺來改變體制。波拿巴立刻採納這一建議,1804年5月28日帝國宣告成立。



  雖然在法國政府的組織中幾乎未有變動,身為皇帝的拿破崙卻恢復類似舊制度的一些制度。首先,他要教宗(教皇)親自為他祝聖,這樣他的加冕甚至比法蘭西國王的加冕都能給人以更加深刻的印象。庇護七世同意前來巴黎,1804年12月2日在巴黎聖母院舉行的加冕典禮在保王黨和革命老戰士看來似乎同樣是荒謬絕倫。在典禮的最後一刻,皇帝從教宗手中接過皇冠,親自戴在自己的頭上。



  帝國制也制訂了它的象徵和頭銜。1804年拿破崙家族的王公頭銜失而復得,1808年創立帝國的貴族。由於反對勢力還很活躍,拿破崙加強宣傳並且對報刊施加日益嚴格的檢查。獨裁政體使他連年征戰而不必慮及法國輿論。自1802年1月起拿破崙便是義大利共和國(原稱阿爾卑斯山南共和國)的總統,1805年3月成為義大利國王,5月在米蘭加冕。



與英國的戰爭
  從1803到1805年拿破崙只須同英國作戰。法軍只有登陸英國才有獲勝的希望,另一方面,英國只有組成一個大陸聯盟反對拿破崙,才能將他擊敗。拿破崙以更多的信心和更大的規模再次著手進攻。他在布雷斯特(Brest)和安特衛普間集結了將近2,000艘船艦,並把大軍集中在布洛涅(Boulogne)營地(1803)。儘管如此,問題還是同1798年一樣︰要越過海峽,法國必須取得制海權。



  法國海軍的力量較之英國海軍相差甚遠,因此需要西班牙人的支援;即使如此,兩支海軍並肩作戰也無法指望打敗一個以上的英國艦隊。1804年12月,法國促使西班牙向英國宣戰,原因是︰集結在安地列斯群島的法國與西班牙艦隊想引誘英國艦隊進入此一水域並將它擊敗,使法-西海軍和英國海軍的力量大致平衡,以便在海峽入口處展開海戰時,法-西一方能有些許致勝之機。



  這個計畫失敗了。由海軍上將維爾納夫(Pierre de Villeneuve)率領來自地中海的法國艦隊在抵達安地列斯指定的會合地點時發現只有法軍應約前來。法國艦隊遭到納爾遜的追剿卻又不敢反擊,便掉頭逃回歐洲並在1805年7月逃入加的斯(Cadiz);在此遭英軍封鎖。拿破崙怒責維爾納夫怯懦無能,維爾納夫於是決定在一支西班牙艦隊的支持下突破封鎖。1805年10月21日,他在特拉法加(Trafalgar)角海外遭到納爾遜的進攻。納爾遜雖在戰鬥中陣亡,但法-西聯合艦隊卻被全數殲減。英國取得決定性的勝利,消除法國進攻的危險並可在海上自由行動。



  在此之後英國還須組成包括奧地利、俄羅斯、瑞典和那不勒斯在內的一個新的反法聯盟。在特拉法加戰役前3個月,即1805年7月24日,拿破崙曾下令大軍從布洛涅向多瑙河推進(如此一來,即使法國人贏得特拉法加之役,亦可排除英國的進攻)。在特拉法加戰役前一週,法國大軍在烏爾姆(Ulm)對奧地利之戰取得一次漂亮的勝利,11月13日拿破崙進入維也納。1805年12月2日的奧斯特利茨(Austerlitz)一役拿破崙擊敗奧地利和俄羅斯的聯軍,取得了最偉大的勝利。根據《普雷斯堡條約》,奧地利放棄對義大利的全部影響,並把威尼斯和達爾馬提亞(Dalmatia)讓給拿破崙,還把在德國的一大片領土割給拿破崙的保護地巴伐利亞、符騰堡和巴登。之後法國著手把那不勒斯王國的波旁王族趕下王位,並將王國賜給拿破崙之兄約瑟夫。1806年7月成立萊茵邦聯——在法國的保護下整個德國西部很快便納入一個同盟之中。



  1806年9月普魯士對法國開戰,10月14日普軍在耶拿和奧爾施塔特(Auerstadt)被打敗。1807年2月俄國人在埃勞(Eylau)進行較為成功的抵抗,但是6月他們卻在弗里德蘭(Friedland)潰敗了。在華沙,拿破崙愛上波蘭愛國者瑪莉•瓦萊夫斯卡(Marie Walewska)伯爵夫人,她希望拿破崙能重建她的祖國。拿破崙和她生下一子。



  俄皇亞歷山大一世本可繼續戰鬥,但對和英國的聯盟已感厭倦。他在普魯士北部,離俄國邊界不遠的季爾錫特(Tilsit)與拿破崙會面。在此,在停泊在涅曼(Niemen)河中間的筏子上,兩人簽署數項條約,據而從普魯士分出波蘭各省創建華沙大公國,實則兩個皇帝瓜分對歐洲的政治權,拿破崙占有西半,亞歷山大分得東半。亞歷山大甚至含混地保證,將從陸路對印度的英國領地發動進攻。



封鎖和半島戰役
  既然拿破崙對進攻英國無計可施,便設法扼殺英國的經濟迫使投降。他不許英國商品進入整個歐洲,指望以此激起英國失業者的叛亂,並迫使英政府求和。他禁止和英國的任何貿易活動,下令沒收來自英國或英國殖民地的一切商品,並且不僅把每一艘英國船,且把在英國及其殖民地靠岸的所有船隻都理所當然地視為敵船。



  為了成功封鎖,此一措施須在整個歐洲嚴格執行。但是從一開始英國的舊盟友葡萄牙便表現不願服從,因為封鎖意味著毀滅商業。拿破崙決定用武力粉碎葡萄牙的反抗。西班牙的查理四世讓法軍通過他的王國,法軍於是占領里斯本;但拿破崙的士兵因長期滯留西班牙北部而發生叛亂。當查理四世讓位其子費迪南德七世時,拿破崙認為這是使歐洲擺脫波旁家族末代統治者的良機,1808年4月傳喚西班牙王室前去巴約訥(Bayonne),廢黜查理和費迪南德,將之軟禁在塔列朗的公館中。在血腥鎮壓馬德里的暴動之後,西班牙全國到處都發生騷亂,因為西班牙不願接受那不勒斯國王約瑟夫•波拿巴為他們的新國王。



  隨後在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挫敗,對拿破崙的威望是嚴重的打擊。揭竿而起的伊比利半島很快便成為英國在大陸的橋頭堡。1809年起在精力充沛的亞瑟•威爾斯利(Arthur Wellesley,後來的威靈頓公爵第一)統率下英西葡聯軍取得決定性的勝利。



  愛爾福特(Erfurt)大會(1808年9∼10月)是拿破崙和亞歷山大一世召開的一次會議,拿破崙在會議上向應召而來的多位王公特別介紹俄皇,目的要他作出幫助的許諾。然而無論他人是否對他留有深刻印象,亞歷山大始終不作任何肯定的承諾。亞歷山大之所以拒絕,塔列朗是原因之一,原來塔列朗因拿破崙政策已成驚弓之鳥,正背著主人和俄皇進行協商。



  但是,到1809年初,將大部分大軍投入西班牙的拿破崙,似乎即將擺平叛亂。4月,奧地利向巴伐利亞發動進攻,想鼓動整個德國起而反對法國。拿破崙再次打敗哈布斯堡家族(7月6日),並且根據《申布倫條約》(Treaty of Schonbrunn,1809.10.4)取得伊利里亞(Illyria)行省,從而使大陸體系變得完整。



帝國的鞏固
  儘管拿破崙在西班牙和葡萄牙遭到一些失敗,但在1810年他的事業已呈如日中天之勢。他自認是查理大帝的嫡傳。他遺棄未曾給他生下一男半女的約瑟芬,從而得以和奧地利皇帝法蘭西斯一世之女瑪麗•路易絲(Marie-Louise)結婚。1811年3月,其子(即羅馬國王)的誕生似乎保證了帝國的未來——此時帝國的疆域最大,不僅包括伊利里亞行省,還有伊特魯里亞(Etruria, 即托斯卡尼)、一些教皇國、荷蘭和瀕臨北海的德意志諸邦。帝國四周都是由皇親統治的僕從國︰西伐利亞王國(熱羅姆•波拿巴〔Jerome Bonaparte〕);西班牙王國(約瑟夫•波拿巴);義大利王國(約瑟芬之子博阿爾內〔Eugene de Beauharnais〕任總督);那不勒斯王國(拿破崙的妹婿繆拉〔Joachim Murat〕);盧卡與皮翁比諾公國(巴奇奧奇〔Felix Bacciochi〕,他的另一位妹婿)。最後,其他領土也通過條約與帝國緊密相連︰瑞士邦聯(拿破崙是它的調停人)、萊茵邦聯、華沙大公國。由於拿破崙和瑪麗•路易絲結婚,甚至奧地利似乎都和法國連成一體。



  1796年以前曾經如此複雜的歐洲政治地圖現在大大地簡化了。不過邊界無論和地理特點或和「民族」都不吻合。無論後來拿破崙曾說過什麼,在其當政時對德國或是義大利的統一都毫無興趣。然而通過減少國家的數目,把邊界向外擴充,合併居民,以及推廣類似於革命及民族主義在法國所創造的體制,他為法國和義大利的統一紮下根基。受法國思想和與法國人接觸在歐洲激起的民族感情轉而成為對法國的最初反抗。從1809年起,西班牙的游擊隊在英軍的支持下一直困擾著法國,而由叛變分子在加的斯召開的民族議會(1812)所公布的憲法則是受到1789年法國的革命思想和英國體制的啟發。



在俄羅斯的災難及其後果
  自從愛爾福特大會以來,俄羅斯皇帝便日益不將拿破崙視為依賴的伙伴。於是在1812年春天,拿破崙便把兵力集結在波蘭以便對亞歷山大進行恫嚇。在為締結協定而進行的最後幾次試探之後,6月下旬他的大軍——大約45.3萬人,其中包括從普魯士和奧地利強徵來的部分——開始渡過涅曼河。採取「焦土政策」的俄國人向後撤退。直到9月初拿破崙的軍隊才來到莫斯科附近。俄軍總司令庫圖佐夫(Mikhail I. Kutuzov)9月7日在博羅季諾(Borodino)同法軍交戰。戰鬥是野蠻的、血腥的又是難分勝負的,但是一星期後拿破崙進入俄國人放棄的莫斯科。就在同一天,莫斯科發生一場大火,大部分城市遭燬。而且,出人意料地亞歷山大拒絕和拿破崙談判。撤退是必然的,然而早到的嚴冬使撤退成為災難。11月在艱難地渡過別列津納(Berezina)河之後,拿破崙的主力只剩下不到一萬名能夠作戰的人。



  法軍的劫難鼓舞所有民族歐洲起而反抗拿破崙。在德國,這一消息引起反法示威的爆發。12月,軍中的普魯士士兵倒戈轉而反對法國人。奧地利也撤回了他們的軍隊並且採取日益敵對的立場,而在義大利,人民也開始背棄拿破崙。



  甚至在法國,對當局的不滿也日益高漲。在巴黎,1812年10月23日宣布拿破崙在俄國陣亡的消息之後,一位心懷不滿的將領功敗垂成地發動一次政變。這一事件是拿破崙決定在大軍之前趕回法國的主要因素。他在12月18日到達巴黎之後,便著手加強獨裁統治,通過各種辦法弄錢並徵集新兵。



  因此在1813年集合起來反對法國的軍隊便不再是雇傭兵的隊伍,而是各民族爭取自由的軍隊了,如同法國人在1792年和1793年為他們的自由而戰鬥一般;而法國人自己,儘管他們是勇敢的,但是已經失去昔日的熱情。皇帝的征服理想已不再是民族的理想。



  1813年5月拿破崙在呂岑(Lutzen)和包岑(Bautzen)對俄國和普魯士的戰鬥中取得一些勝利,但是他的軍隊損失慘重有待重整。奧地利的武裝調停使得拿破崙同意一次停戰,期間在布拉格召開一次會議,奧地利提出十分有利的條件︰法蘭西帝國返回它的天然邊界;華沙大公國和萊茵邦聯解散;普魯士也以1805年的邊界為界。拿破崙躊躇甚久,錯失時機。會議在他未作答覆之前便於8月10日結束,奧地利宣戰。此時法國人處境的窘困更甚於春天。由於德國人相繼叛離拿破崙投向盟軍,盟軍兵源日增。拿破崙自掌權以來最大的一次潰敗是萊比錫之戰或稱「民族戰爭」(1813.10.16∼19),戰爭中拿破崙的大軍被打得四分五裂。戰敗迅速變為崩潰。被迫撤退至西班牙的法軍已在6月被打敗;10月英國人攻打法人在庇里牛斯以北的防禦工事。在義大利,奧地利人發動進攻,渡過阿迪傑河,占領羅馬涅(Romagna)河。被皇帝任命為那不勒斯國王的繆拉如今公開背叛他而同維也納宮廷展開談判。荷蘭與比利時也表示反對拿破崙。



垮台與退位
  1814年1月法國的所有邊境都遭到攻擊。聯盟者巧妙地宣稱他們不是對法國人民而只是對拿破崙本人作戰,因為1813年11月他拒絕了奧地利外相梅特涅提出的本來可以保全法國天然邊界的條件。1814年前3個月皇帝和他新徵募的年輕士兵僅有戰略方面的非凡成就是不夠的;他既不能擊敗在數量上占壓倒優勢的盟軍,也不能使大多數人民從怨恨所引起的麻木中覺醒。昔日唯命是從的立法議會和元老院現在也要求和平及公民自由和政治自由了。



  根據1814年3月的《肖蒙條約》(Treaty of Chaumont),奧地利、俄羅斯、普魯士和英國結成為期20年的聯盟,約定不單獨進行談判並誓言繼續戰爭直到推翻拿破崙為止。當3月30日盟軍進抵巴黎附近時,拿破崙曾東進攻擊他們的後衛部隊。不再畏懼皇帝的巴黎當局立刻同聯軍展開談判。塔列朗作為臨時政府的主席宣布廢黜皇帝,並且在未和法國人民協商的情況下便同被處決的路易十六世的兄弟路易十八世開始了談判。當拿破崙聽到巴黎投降的消息時,他剛剛到達楓丹白露。由於認識到再抵抗下去徒勞無益,終於在4月6日退位。



  依照《楓丹白露條約》盟軍給予拿破崙厄爾巴(Elba)島作為擁有主權的公爵領地,由法國向他提供年金2百萬法郎和一支由4百名志願兵組成的衛隊;此外他還保有皇帝的頭銜。在試圖服毒自盡未成之後,拿破崙告別了他的「老衛隊」,並在一段危險的旅程——期間他幾乎被暗殺——之後於5月4日到達厄爾巴。


厄爾巴和「百日」
  拿破崙在他的小島上宣布說,「從現在起我要像一位治安法官那樣生活」。但是像他這樣一個具有如此精力和想像力的人很難期待在45歲之齡會向戰敗低頭。



  在法國,波旁王朝的復辟很快就受到批評。雖然在1814年大多數的法國人民對皇帝感到厭倦,但他們卻根本不希望波旁王族復辟。他們十分懷念法國革命所取得的主要成就,而路易十八世和還活著的最後一批亡命貴族是「乘著外國人的行李車」回來的,這些亡命貴族「什麼也沒有學會什麼也沒有忘記」,但他們的影響似乎對革命的成就構成威脅。1814年4月,不信任的情緒,迅速驅逐冷漠的態度。舊日的仇恨再度復活,反抗活動組織起來,陰謀形成。



  拿破崙從厄爾巴密切注視著大陸的形勢。他得到消息,維也納——此時正召開決定歐洲命運的一次會議——的某些外交家考慮到位於科西嘉和義大利之間的厄爾巴離法國和義大利太近,因而想把他流放到大西洋的一個遙遠的小島。此外他還指責奧地利不許瑪麗•路易絲和他的兒子前來同他團聚(實際上,她已另有新歡,根本無意與他共同生活)。最後法政府拒絕支付他年金,如此一來他便有淪為赤貧之虞。



  基於種種考慮拿破崙不得不採取行動。一如往昔,如晴天霹靂般他毅然決然地返回法國。1815年3月1日,他和他的一支衛隊在坎城登陸。當他穿越阿爾卑斯山時擁護共和的農民在他周圍集合起來,而在格勒諾布爾(Grenoble)附近他把前來逮捕他的士兵征服加入自己的陣營。3月20日他抵達巴黎。



  此次拿破崙重新掌權乃是法國革命精神的體現,而不是一年前垮台的皇帝。想結集大批法國人參加自己的事業。他本應與雅各賓派結成同盟卻拒不如此。他並不能擺脫資產階級對他的影響——資產階級的主導地位是他親自確立的,而資產階級對1793年和1794年社會主義經歷的復活極度畏懼——因此他所能建立的政治體制和路易十八世的幾乎沒有什麼區別。熱情很快地消退,拿破崙的冒險看來走進了死胡同。



  為了對抗集結在邊界的聯邦軍隊,拿破崙招募一支軍隊進軍比利時,於1815年6月16日在利尼(Ligny)擊敗普魯士軍。兩天之後,在滑鐵盧與半島戰爭的勝利者威靈頓指揮的英軍遭遇,展開一場血腥的戰鬥。當拿破崙勝利在望之時,英軍得到布呂歇爾(Gebhard Blucher)所率普魯士軍的增援。儘管老衛隊英勇戰鬥,拿破崙卻很快敗下陣來。



  拿破崙回到巴黎之後,議會迫使他退位;1815年6月22日他讓位其子。7月3日到達羅什福爾(Rochefort)打算自此乘船前往美國,但是英國的一支艦隊不許任何法國船隻離開港口。於是拿破崙決定向英國政府尋求保護。他的請求得到允許。於7月15日登上「柏勒洛豐號」(Bellerophon)。盟軍在一點上意見是一致的,即拿破崙不能再回到厄爾巴,他們也不贊成拿破崙去美國的想法。如果拿破崙成為返法反革命派的「白色恐怖」的犧牲品,或者如果路易十八世馬上對他加以審判並處決,那倒是合乎他們的心意的。英國毫無選擇地把他拘留在遙遠的島上。英國政府宣布選定南大西洋的聖赫勒拿島安置拿破崙;因為該島偏遠,拿破崙在此可享有較之其他地方更多的自由。拿破崙則雄辯地抗議︰「我訴諸歷史!」


聖赫勒拿島的流亡生涯
  1815年10月15日拿破崙偕同自願和他一道流亡的追隨者登上聖赫勒拿島。他們是︰宮廷總管貝特朗(Henri-Gratien Bertrand)將軍夫婦;副官蒙托隆(Charles de Montholon)伯爵夫婦;古爾戈(Gaspard Gourgaud)將軍;前皇帝侍從拉斯卡斯(Emmanuel Las Cases)和一些僕從。在一位英國富商家中作了短暫停留之後,他們遷往原為代理總督修造的朗伍德(Longwood)。



  拿破崙安頓下來過日常的生活。他起床晚,大約在上午10時吃早飯,但是很少外出。只要有一位英國工作人員陪伴著,他就可以到島上的任何地方去。但很快他便拒絕遵守這一條件而把自己關閉在朗伍德的莊園裡。他勤寫並健談。起初拉斯卡斯擔任他的祕書,編輯後來稱為《聖赫勒拿回憶錄》的著作(1823年初版)。午後7至8時拿破崙晚餐,之後,晚上的部分時間用於朗讀——拿破崙喜歡聽古典作品。然後他們就玩牌。拿破崙睡覺的時間大概在午夜。有一些時間他用來學習英語,最後他開始閱讀英國報紙;但是他還有從歐洲送來的大量的法文書,他認真地研讀並加上批注。



  聖赫勒拿島的氣候有益健康,而拿破崙的食品精美,製作細心且豐富。他之不好動無疑地使他的健康惡化。20年來他在世上叱咤風雲,且縱橫歐陸,這樣一個人簡直無法指望他能夠忍受小島上的單調生活,而且是一種因強制性的隱居而更為煎熬的單調生活。他還有更多潛藏的理由感到不幸福︰瑪麗•路易絲未曾捎來隻字半語,也許他對她和受命監視她的奧地利官員奈佩爾克(Adam von Neipperg)伯爵的曖昧關係已有耳聞(拿破崙尚在人世她便和此人祕密結婚);關於他的兒子,以前的羅馬國王,現居住在維也納的賴希施塔特(Reichstadt)公爵,也是音訊渺茫。最後,雖然洛(Hudson Lowe)爵士的嚴厲被人們過分誇大,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位於1816年4月來聖赫勒拿擔任總督的「獄卒」根本沒有使拿破崙的生活變得更輕鬆些。拿破崙從此人擔任科西嘉游擊兵——主要由波拿巴家族的敵人組成的志願兵隊伍——司令時起便不喜歡他。洛總是切望毫無差池地執行他的指示,因而和拉斯卡斯發生衝突。他視拉斯卡斯為拿破崙的心腹,因而把他逮捕並加以驅逐。從此,總督和拿破崙之間的關係便嚴格地限定在規定的範圍裡。



  1817年底,拿破崙病兆初現,他的胃裡似乎有一處潰瘍或惡性腫瘤。愛爾蘭醫生奧梅阿拉(Barry O'Meara)曾請求改善拿破崙當時的生活環境,但是未能成功,即遭免職。奧梅阿拉之後的斯托科(John Stokoe)也被認為對拿破崙好,因此也被免職。代替他們的是一個平庸的科西嘉醫生安托馬爾奇(Francesco Antommarchi),他施行的療法根本不能治好病人。然而人們無法確定,即使用20世紀的辦法,是否能治好拿破崙的病。



  從1821年年初起,病情迅速惡化。3月起拿破崙即臥床不起。4月他口授最後的遺囑︰



  「我希望能夠把我的骨灰安葬在塞納河畔,安葬在我如此熱愛的法國人民中間……我死得過早,我是被英國的寡頭政治和它雇傭的凶手殺死的。」5月5日,他說了幾個連貫的短語︰「我的上帝……法國民族……我的兒子……軍隊首腦……」那天下午5時49分拿破崙病逝,時年不滿52歲。他的遺體穿的是他喜歡的制服,即近衛輕裝兵的制服,上面覆蓋著他在馬倫戈一戰中穿過的灰大衣。葬儀在魯珀特(Rupert)河谷小溪畔舉行的,雖簡單卻得體合禮。兩株柳樹倒映溪中,這裡是拿破崙有時來散步的地方。墓上的石碑沒有任何名字,只有Ci-Git兩個字(意為「長眠此地」)。


拿破崙的傳奇
  拿破崙的垮台使得以敗壞其名譽為能事的敵視書籍紛紛出籠。其中較溫和者為同情保王黨的知名作家夏多布里昂(Francois de Chateaubriand)所著的《論拿破崙和波旁王族,以及為了法國和歐洲的安全團結在我們的合法君主四周的必要性》(1814)。但是這類反拿破崙的作品很快就消亡,取而代之的是為拿破崙辯護的任務。早在1814年拜倫勳爵就發表了《頌歌拿破崙•波拿巴》;德國詩人海涅則寫下敘事謠曲《擲彈兵》;1817年法國小說家斯湯達爾開始撰寫《拿破崙傳》。與此同時,這位皇帝的最忠誠支持者正在努力恢復他的聲譽,他們談論他,以版畫等方式傳播對他的回憶。他們把他的一生理想化(他自己就說過︰「我這一生多麼像一部小說!」),並且開始創造拿破崙傳奇。



  皇帝一死,傳奇便迅速增多。回憶錄、筆記、記事起了主要的作用。這些作品都是追隨他流亡者所寫的。1822年,奧梅阿拉醫生在倫敦發表他的《亡命中的拿破崙,或來自聖赫勒拿島的聲音》;1823年開始出版蒙托隆和古爾戈合著的《拿破崙統治時期法國歷史回憶錄,皇帝在聖赫勒拿島的口授紀錄》;拉斯卡斯在他的名著《回憶錄》中形容拿破崙為一反戰的共和派,只有受歐洲的壓迫時他才會為保衛自由奮起而戰。1825年安托馬爾奇發表《拿破崙的最後時刻》。之後,稱頌拿破崙的作品繼續增多,其中有雨果28卷本《法國人的勝利與征服》中的《支柱的頌歌》和司各脫爵士的《法國人的皇帝拿破崙•波拿巴傳》。無論是警方的查緝或是訴訟都不能遏止拿破崙傳奇諸多書籍、畫冊、物件在法國日增的浪潮。



  1830年七月革命建立路易-腓力的資產階級王國之後,成千上萬的三色旗在窗口飄揚,政府不僅必須忍受傳奇的增多,甚至還加以推動。1833年巴黎旺多姆(Vendome)廣場的圓柱上重新豎起拿破崙的雕像;1840年國王的兒子儒安維爾親王(Francois,Prince de Joinville)奉派乘戰艦前往聖赫勒拿島接回皇帝的遺體,並按照他最後的願望安葬在塞納河畔。1840年12月在巴黎舉行隆重的葬禮,拿破崙的遺體被護送穿過星形廣場的凱旋門,最後被安葬在傷殘軍人療養院裡。



  拿破崙之侄路易-拿破崙利用這種傳奇在法國奪取政權。雖然1836年在斯特拉斯堡,1840年在布洛涅,他的企圖都失敗了,但主要是由於拿破崙傳奇的廣布他才能在1848年以壓倒的多數當選為第二共和國的總統,才能在1851年12月發動政變,在1852年登上皇位。



  1870年第二帝國的悲慘結局傷及拿破崙傳奇,並引起新的一批反拿破崙的作品,其中最出色的代表作是泰納(Hippolyte Taine)的《當代法國的由來》(1876∼1894)。但是,兩次世界大戰加上20世紀獨裁統治的經驗,使人們能對拿破崙作出比較公正的評價。例如同史達林或希特勒的任何比較,都只能對拿破崙有利。他是寬容的,他把猶太人從猶太人區解放出來,並且對人類的生命表示尊重。他是在理性主義的百科全書和啟蒙時代哲學家的著作的教育下長大的,因此首先他始終是屬於18世紀的,是末代「開明的專制君主」。對拿破崙最嚴重的指控之一就是︰他是為了一己的野心而犧牲千百萬人生命的「科西嘉魔王」。精確的數字表明,拿破崙在1800到1815年間進行的戰爭使法國付出大約50萬人生命的代價,約法國居民的1/61.而且這些年輕人的喪失似乎對人口出生率有著特別不利的影響。



  第一帝國時期法國的社會結構並沒有發生什麼變化。大體上它仍然是法國革命下的產物︰占全部人口3/4的農民——其中約有一半之數是地主或佃農,而另一半則因土地太少不夠維持生活而充當雇農。因戰爭和封鎖英國貨物而得到推廣的工業在法國北部和東部發展迅速,自此可向中歐出口貨物。但是由於地中海和大西洋海岸的關閉,南部和西部的工業卻蕭條萎靡。只有在1815年之後人口才從農業地區大量湧入工業城鎮。如果不是拿破崙振興貴族的話,貴族的地位也許更是一落千丈;但舊日的特權卻再不可復得。



  無論如何,拿破崙留給後人恆久的體制,即今日法國藉以建立的「花崗石基礎」︰地方行政體系、拿破崙法典、司法體系、法國中央銀行和國家財政組織、大學和軍事院校。拿破崙改變了法國的和世界的歷史。
全站分類:創作 其他
自訂分類:不分類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