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莫泊桑
2008/02/26 03:03
瀏覽847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莫泊桑
Maupassant, Guy de



(1850.8.5,法國 迪埃普附近的米羅梅尼爾堡?∼1893.7.6,巴黎)
全名作亨利-熱內-艾伯特-居伊•德•莫泊桑(Henry-Rene-Albert-Guy de Maupassant)。



莫泊桑,納達爾(Nadar)攝於1885年前後。
Archives Photographiques


  法國自然主義短篇小說和長篇小說作家,公認的法國最偉大的短篇小說家。



  早年生活



  莫泊桑是古斯塔夫(Gustave)和洛勒(Laure)夫婦的長子。母親說他生於米羅梅尼爾堡,但此說不無爭議。這對夫婦的第二個兒子埃韋(Herve)生於1856年。



  雙親均來自諾曼人家族。父系是小貴族,但婚後失和,莫泊桑11歲時,雙親便永遠分居。儘管出生在自由思想家庭,但他的啟蒙教育卻來自教會。13歲時進入伊沃托(Yvetot)的一所既收聖職人員又收世俗人員家孩子的教會學校。因堅決厭惡這種生活方式,他於1868年蓄意製造一起小事故而被逐出學校。他轉入勒哈佛爾(Le Havre)公立中學,次年畢業。1869年秋,他赴巴黎攻讀法律,但學業因普法戰爭的爆發而中斷。莫泊桑投筆從戎,開始是一名戰場上的士兵,後來由於父親的介紹轉入軍需部隊。親身的戰爭經歷成為他的一些最優秀的短篇小說的素材。



  1871年7月復員後,他繼續在巴黎攻讀法律。在父親的又一次幫助下,他在海軍部謀得一個職位,維持生活直到成為一名律師。他不喜歡官僚政治,但也不是毫無成就,他幾次獲得提升。按照他的願望,父親再次設法使他在1879年轉入公共教育部。



  師從福樓拜



  莫泊桑的母親洛勒是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密友蒲瓦特萬(Alled Le Poittevin)的姊妹。她本人和作家也保持著終生的友誼。1867年洛勒送他兒子去克魯瓦塞(Croillet)結識福樓拜。莫泊桑戰後返回巴黎,她要求福樓拜照看他的兒子。這就是莫泊桑從師學習寫作、日後成為作家的開端。每當福樓拜逗留巴黎,他常邀請莫泊桑星期日與他共進午餐,向他講授散文體寫作,並修改其早期習作。他還介紹莫泊桑認識當時的一流作家,為左拉、屠格涅夫、埃德蒙•龔古爾和亨利•詹姆斯。福樓拜談到莫泊桑時說︰「他是我的徒弟,我愛他如同兒子一樣。」這是他們雙重關係的簡述。福樓拜既是日後作家莫泊桑的精神導師,同時又給予這個父母離異的孩子以養父般的關懷。1880年福樓拜突然意外去世,帶給莫泊桑無法忍受的打擊。



  左拉形容年輕的莫泊桑是個「驚人的划船手,只要高興他能在塞納河上一天划行50哩」。莫泊桑熱愛大海和河流,它們成為他許多小說的背景,他在書中描寫了許多航行的場面。儘管他對官僚政治缺乏熱情,但擔任公職的歲月仍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時期。他把許多業餘時間消磨在塞納河上︰游泳和划船。從短篇小說《蒼蠅》(1890)可以看到,他描寫的不僅是划船遠征,而且與他同遊的姑娘和朋友常是妓女或未來的妓女。當然,說他在巴黎的早期歲月是他異常的亂交的開始,也是無可懷疑的。



  當莫泊桑20來歲時,他發現自己患上了梅毒。這在當時是一種令人恐怖且又廣為傳布的疾病。他弟弟早年死於同一疾病的事實,使他認為這可能是先天的。他頑固地拒絕治療,致使疾病給他成年投下了陰影。他被神經衰弱所折磨,這也是他弟弟患有的疾病。



  師從福樓拜期間,莫泊桑在不引人注目的外省雜誌上用化名發表過一兩篇短篇小說。福樓拜死前的1880年4月是他一生的轉捩點,他成為左拉領導下各撰寫一篇普法戰爭故事、彙編成《梅塘晚會》(Les Soilees de Medan)的6名作家之一。莫泊桑的短篇小說《脂肪球》(Boule de Suil)不僅是6篇作品中最好的,可能也是他所有作品中最傑出的。故事敘述一個乘公共馬車旅行的妓女友好地對待同行的法國旅伴,他們急切地分享了她提供的食品。後來一個德國軍官截住馬車,不許其繼續前進,除非讓他占有她。這時旅伴們勸她滿足他的要求。當馬車得以上路後,她卻遭到旅伴們的蔑視及排斥。《脂肪球》體現了莫泊桑簡潔和諧的風格。



  成年生活與創作



  《脂肪球》一發表,莫泊桑成了報紙的炙手作家。他離開教育部,在隨後的兩年裡為《高盧人》(Le Gauloin)和《吉爾•布拉斯》(Gil Blas)報紙撰寫文章。他的許多小說都首次發表在《吉爾•布拉斯》上。1880∼1890年的10年是他的多產時期。他發表了約300篇短篇小說,6部長篇小說,3本遊記和唯一的一本詩集。



  《戴家樓》(La Maison Telliel,1881)是一部有不同主題的短篇小說集,無論在主題選擇或從生活的各方面中客觀地表現男女主角方面都是莫泊桑典型的代表作。他選擇「謙卑的真實」(l'humtte verite)一詞作為長篇小說《她的一生》(Une Vie,1883)的副題。作者在書中深懷同情之心探究了女主角從天真的孩提時代到不幸婚姻的破滅直至最後寡居的一生。它是作者以一個兒童的眼光對普通人生活中的小小戲劇場面和逐日忙碌奔波的觀察記錄。他平心靜氣地刻畫角色的性格,對他們不作任何個人的道德評價,但總是運用一個詞、一個姿勢或者甚至沉默來揭示每個人物的個性。此外,他還通過對角色所面對的物質世界和社會背景的描寫來增強其效果。總之,簡潔、活力、最精確的用語是莫泊桑的藝術特點。



  短篇小說集、長篇小說一個接一個地發表,直到疾病迫使莫泊桑躺下為止。兩年間出版了6本新的短篇小說集。《菲菲小姐》(Mademoiselle Fifi,1883)、《蠢婦》(Contes de la becasse,1883)、《月光》(Clair de lune)、《龍多利姊妹》(Les Soeurs Rondoli)、《伊韋特》(Yvette)和《哈里厄小姐》(Miss Halliet,後4本均出版於1884年)。這些故事可分為以下幾類︰關於普法戰爭、諾曼第農民、官僚政治、塞納河畔的生活、使不同社會階級激動的問題以及在稍後的作品,如《奧爾拉》(Le Horla,1887)中的某種不祥的幻覺。總之,這些作品是1870∼1890年法國生活的綜合畫面。



  莫泊桑最重要的長篇小說是《她的一生》、《俊友》(Bel Ami,1885)和《皮埃爾和尚》(Pielle et Jean,1888)。《俊友》描寫的是作者在巴黎觀察到的精明厲害的商人和玩世不恭的記者們的世界,是對其成員為迅速致富而失去任何準則的社會的尖銳諷刺。俊友,這個和藹可親但缺乏道德的小說主角,成為野心勃勃的機會主義者的標準文學形象。《皮埃爾和尚》是關於一個男人對異父同母兄弟的悲劇性妒忌的故事,這個兄弟是他們母親與人通姦生下的。



  莫泊桑因作品暢銷而致富。他在巴黎有一套帶有供與婦女幽會密室的住宅,在埃特勒塔(Etretat)有一幢住房,在里維耶拉(Riviera)有兩座住所和幾艘遊艇。1881年他開始旅行,訪問法屬非洲和義大利。1889年他訪問英國(唯一的一次),當他作為詹姆斯的客人在餐館進餐時,他指著鄰桌一位婦女請詹姆斯「幫他弄到手」,從而使詹姆斯深為震驚。



  法國批評家萊奧托(Paul Leautaud)稱莫泊桑是個「十足的色情狂」。他對妓院和賣淫的異常迷戀,不僅反映在《脂肪球》中,也反映在諸如《戴家樓》等短篇小說中。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當這位頗有成就的作家開始更密切地關注貴族階層的婦女時,他的小說中的視角也發生了變化,即從農民轉向上層階級,從妓院轉向閨房。莫泊桑的晚期短篇小說集有︰《圖瓦納》(Toine,1886)、《奧爾拉》、《烏松夫人的玫瑰》(Le Rosier de Madame Husson,1888)和《無益的美》(L'Inutile Beaute,1890)。此外,出版的4部長篇小說是︰描寫爭奪溫泉區的《奧里奧爾山》(Mont-Oliol,1887;又譯作《溫泉》)、《皮埃爾和尚》、《如死一般強》(Fort comme la most,1889)、《我們的心》(Notre coeur,890)。



  儘管外表上看,莫泊桑是個結實、健康、運動員似的男人,但他的信中卻滿懷對自己健康狀況,特別是眼疾和偏頭痛的憂傷。隨著歲月消逝,他越來越憂鬱。他開始為消遣而旅行,但是他的精神狀態又使那些曾是輕鬆愉快的假日逐漸變成強制性的病態漫遊,最後他感到需要經常處於遊蕩中。



  1888年發生了一場嚴重的家庭危機。莫泊桑智障(今天可稱之為停止發育)的弟弟,除了在園子裡幹點活外,什麼也不會做。1888年他突然變成狂暴的精神病人,次年死於精神病院。弟弟的死使莫泊桑陷入絕望,雖然他的悲痛是發自內心,但也同他的梅毒已進入晚期不無關係。1892年1月2日他在母親身邊試圖割喉自殺。召來了醫生,母親勉強同意送他去精神病院。據說,兩天後他被套上緊身衣送往巴黎布朗什醫師(Dr. Blanche)的私人醫院。後來,他死在那裡,死時距其43歲生日只差1個月。



  莫泊桑的作品是徹底的寫實主義。他塑造的人物生活在物欲和情欲的世界中,那裡的主宰力量是淫欲、貪婪和野心,沒有任何崇高的感情,即使有也注定要失敗。許多故事的悲劇性力量在於莫泊桑把他的角色,貧苦的民眾或富有的資產階級,塑造成令人啼笑皆非的困窘的犧牲品,他們被與之抗爭的命運所打倒,儘管進行了絕望的鬥爭。



  由於他晚期的許多作品都描寫精神失常,使人聯想起莫泊桑在寫作時自己也出現了精神障礙。然而,這些作品行文造句的對稱和鮮明的人物性格,顯示出作家並沒有精神紊亂。莫泊桑筆下法國人的清純和他們形象的精確,事實上還是他的作品中兩個最成功的部分。



  到20世紀下半期,一般來說莫泊桑作為短篇小說家受歡迎的程度有所下降,他在英語世界的讀者遠比法國為多,但這無損於他名符其實的成就——為各界讀者創造一種新的、高品質的、能賺錢的短篇故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武俠奇幻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