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那雙琢磨頑石的手-朋友子行
2009/11/21 22:55
瀏覽946
迴響0
推薦40
引用0

  我們從來都不知道,上天如何安排我們這一輩子會遇見什麼人、遇上什麼事。但是,如果我們秉持樂觀的精神勇於面對挑戰,上天總會在我們最苦痛的當下,為我們安排好解脫的程式。

  照片左邊是我的朋友子行,右邊是城邦裡人氣很旺的老查居士(新書上市:在每次的深夜裡)。他們在奇摩的部落格裡,為彼此的藝術天份而讚嘆。後來,朋友子行到老查居士在鶯歌的無塵居拜訪,留下這張照片。

  我和子行在二十多年前認識,那時他遠從台北到彰化就學,我是在地人,常常在星期六的下午,或者星期日的早晨,到他們的學校(和美實驗學校),找他們下棋、打桌球、畫畫,或者純粹聊天、說故事。

  四年前,我決定離開私立學校,但在教甄的考場裡,一場場的敗陣下來,最後居然謀得和美實驗學校的代理教職。當時覺得必然是在那所學校裡的某些緣份未盡,否則上天怎會安排我再回到那熟悉的地方。過了一年,果然在校園裡和子行重逢,也開啓了我向他學藝的一段時光。

  子行和他在和美實驗學校的同學們,大部份是肢體障礙的人士,在早期的特殊教育裡,學得了藝術方面的十八般武藝,許多人在業界也都是個中翹楚。不過,曾在篆刻藝術方面下足苦功的子行,一直以教育為終生職志,為此還取得碩士學位,並通過檢定成為合格教師。只是,在教甄的路上特別躓踣難行,對於需要靠輪椅行動的他,這一路更是顛簸不順。

  當我在最喪志、最失意的時候,與子行重逢了。他的樂觀開朗,不只用在面對他躓踣的人生道上,還關照了他身邊失志、落魄的許多人。在當上同事的那一年,他邀我和他學習篆刻,從來都不曾想過能和藝術沾上一點邊的我,在那段時間裡,像塊海棉體一般,迅速的吸收篆刻的相關知識,稍稍領略了藝術之美。

  臨子行之印<雲山千里> <四十如意>

 (臨摹之印<千尋齋>)

  後來,當我又要面對嚴酷的考驗時,我總想起子行。生活並不總是順遂的他,在朋友面前總是開朗的笑著,即使苦撐著,他也未曾透露出一點點苦味。

  所以,我該怎麼說這個朋友呢?認識他以後,會讓人覺得奇怪,自己怎麼會多出許多時間!

  頭大大的他,大概想法也特別的多吧!總是有許多出人意表的小點子,會讓人以為,他的生活時鐘比人家多出二十四小時,否則,同樣的二十四小時,怎麼他做的事,總是比人家多!手大大的他,大概會做的事也比人多。繪畫、篆刻、雕刻、攝影,甚至還跨行到寫作。唉!該怎麼說呢,真想叫他留些事給別人做。

  坐輪子的他,跑得比別人快、比別人遠,他去了西湖,去了美國,去了歐洲,有時真想叫他走慢點,兩條腿的我們,還真走不快呢!

  愛笑的他,其實有時候有許多心事的,只是,他藏的好,不太容易察覺他的寂寞和憂愁。如果你認識他,多聽聽他的笑話,你的笑聲,可以給他許多滿足。這樣說他,不知道他會不會不歡喜?應該不會,他是那種,你怎麼說,他都大力鼓掌,說你說得很好的人。

 

  他喜歡琢磨印石,也喜歡琢磨人。跟他學篆刻時,他經常拿些小功課考我,零點五公分寬的印面,因為我的不服輸,硬是刻了<萬事如意>和<牛年到>。  

 

 

  刻得再怎麼醜,也總能得到他的幾聲讚美。

  公視報導過他的生活故事,播出時必然也鼓舞過不少的生命。

  身體上的障礙不曾打敗過他,生活上的難題不曾打敗過他,他不曾向命運低頭過。在他的生命裡,還比許多身心健康的人更發光發熱的照耀著他人的生命。他和生命鬥士黃俊男一起創立了臺灣勁草藝術協會,幫助身心障礙人士及弱勢族群,還直稱得之於人者太多施之於人者太少。認識這樣的朋友,我只能說他真是我所知的生命中的一個典範-勁草協會秘書長蔡宗憲。

 

 

 

引用文章主題5》第三屆生命故事館「生命典範」徵文投稿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說故事
上一則: 電梯驚魂記(夢)
下一則: 那年的生日願望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