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因得其所哉所以可欺其方?
2011/08/29 22:39
瀏覽527
迴響4
推薦0
引用0

有時候,面對別人的惡意隱瞞或善意欺騙,我們總會在事後諸葛時感覺受傷,因為架構於自我認知的解碼裡,沒有對右臉被摑再奉上左頰的寬容度,也沒有在身心受創下還能說聲謝謝再聯絡的大雅量,因而總會因傷而生闌珊、因痛而感心寒。

一種對人性參之不悟下所產生的忿忿與難以置信,一種對人性滲之不透的迷惑與心灰意冷,是我對人類語言與行為模式最缺免疫的致命傷,也是在面對被迎面痛擊後,所寧選的沉默相看。相較於語言的指責或文字的譴責,心靈的鞭笞才是不藉諸語言暴力的最大懲罰;而選擇於精梳密理後的沉默以對,除卻對事發現場的冷調處理與高調透視外,同時應也包含對肇事者不言而喻的無言藐視或一點溫柔吧!

在被合理且正名的欺騙中,所有隱瞞皆是不可原諒的過錯嗎?所有矇騙皆是人格上不可抹白的缺失嗎?

欺騙本身,含蓋於明知故犯、意味於蓄意為之;出發用意,或許善意、或許無心,中或有認知的落差、價值的不同、解讀的誤判,然總難脫蓄意矇騙之詞,難辭因矇而騙之咎。

承擔得起的欺騙,最大停損點,不過讓我們認清衣冠之下,人所存乎於外在本質下的底層,受傷縱或難免,但結局不就如同上了一堂懵懂的課、認識了一個究竟的人,或者終結一段以任何形式存立的關係。彼岸縱遠,亦可達及,雖然代價不可謂之不高,然壯士斷腕,終也需忍一時之痛而求百年之身。

就怕有些欺騙卻是生命不可承受之痛,尤其在關係愈深、密度愈近的人際上,欺騙的行為往往成為最輕的稻草、最重的鴻毛,鏗鏘的都是生命最重擊的聲浪,摧毀的也是人與人之間最柢固的磐石。

欺騙所造成的傷害,往往不在第一時間裸裎出傷口的痛,反在沉澱的沈纍中或月累的堆積裡,才反芻出烙印的疤,而讓原先架構於太平盛世的承平瓦解,或賴以為信仰的關係崩盤。而無論多深的愛,總禁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騙刨底,多厚的情也承受不了不再信任的無情風化,而就算再虔誠的信仰,也忍受不了欺騙的鐮刀一再的凌遲與宰割。

感情總有薄時,信仰也會背叛。感情最不堪磨損的,就是愛意隨信任的質疑而消蝕,恨念因信任的瓦解而增生。由愛生恨,由恨生別離,故事的老套,愛情的真象,卻是人生最難免的過場。

而何樣的欺騙最為不堪承受或不忍卒睹?應是情感的被之背叛下,對人性所產生的絕望與不信任感吧!

情感上,我們總要求對等、要求將心比心,因此在厚予重望的背後,總加入太多自我的認知加諸於他人身上,冀望於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理同該被接受。然欺騙的原發點,人在江湖逢場作戲也好、順勢而為喜新厭舊也罷、或一山望有一山高的人往高處都可,不也是人性難於免俗之姑息心態下,足以養奸成的一種被扭曲的社會價值觀?

物殤其類,萬物不也如芻狗,人心若不如是,是否天亦可誅地也可滅?菩薩與惡魔,本就存乎一念間,一念、成仁,一念、納芥子成須彌,一念、萬物俱寂。恆多時候,我們自認常讓佛光普照心頭,因此,我們溫暖且向上提升;但偶看惡魔的三角箭錐,不也可愛如肥敦天使的愛之矢?所以,我們不也在黑暗的羽翼中往下沉淪?

以前常希望做個清楚明白人,至少能在錯綜複雜的人際間,理出一道明棧照亮前路,不讓黑暗矇蔽了心的清明,並因能瞭然於胸而擁有開啟真象之鑰的把關權利;然而當有歲時,收起張牙的爪、揮舞的劍,卻發覺一知半解的懵懂反成躊躇不前的保護色,撲朔迷離的情境反成擁地自重的安全地帶,而留人餘地倒成了難得糊塗的有情人。

知比不知難知、懂比不懂難懂、選擇比不選擇難以選擇、相信比不相信還難讓人信服;人生,有時的說穿,反將自己走入更難以走出的死胡同;有時的矇然不知,卻為自己贏得最後的天空。

也許,真象祇有一個,真理也祇有一章,然而如何言說於所謂正確的做法、明智的抉擇於不同對等、不同因應的人身上?如寒天的冰水冷暖的自知,生命總要自己活過、生活總要自己過過,才知面對欺騙,有時真象不見得是我們所需的答案,而答案往往也未必是表相的呈現。因無法罄數人生之變數以做萬全之防護,所以無法釋然人性裡善變的因子,變成人生有惑的盲點;何時抵岸,依仍是窮其生而不得解的困,然,我努力著。

很多事,我們會將之回歸到人的身上去解析人為因素;很多人,我們又會以事情的格局來綜觀事的看法;對服膺好壞皆在一念取抉間的我而言,有時,我所需要的也不過是個能被說服的理由;所希望的,也不過是對理念的一種堅持;而真正在意的,也祇是在面臨被欺騙時,對方的一個姿態而已。

善與惡的兩極,對與錯的際野,是與非的黑白,內化於心中固是一把把持分際的尺,無規不成矩、無矩不成方,但丈量起沒有刻度的複雜情感時,如此硬度的尺規卻闕軟性的弧度可依據。多年感受紛擾困頓皆在心的執相、念的難捨後,更覺唯有放手才能為自己取得生機,放下才能贏得尊嚴,而離開才能擁有真正的自由。

而我始終相信:也唯有真正的愛,愛其所愛、愛無罫礙。一切隨心、隨緣、隨天地而自然。

 

 

後記:很多年了,心裡一直有個無解的結壓積在心。選擇遺忘、太傷;選擇原諒、又太難。於是多年來總像壓在厚重木箱下揮之不去的味道,時時讓自己在與空氣的接觸中,祇賸嗅覺。

然而對自性且隨性的我而言,生命的悲苦是體嚐,生命的試煉是品嚐,我眼中的世界,亦非絕對的對、絕對的非,唯在觀者之心的理解,一個起心動念的動機而已。

多年後的某個時空點,我終在時光的厚塵中,走出迷霧望見前方的光。是的,就是那光。

而人生真的就是場齊聚一堂的饗宴,充斥著五味雜陳的各種滋味,我們在空氣中呼吸著人生百味。

然而,我總想,終會有那麼一天,我也可像個聞香師般,將生活揮灑得儘是嗅得出甜味的香!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上一則: 書寫的手勢
下一則: 自觀風涼一片
迴響(4) :
4樓. 熊咪
2011/09/01 09:46
放手是讓自己重獲自由。

放手是讓自己重獲自由。

萬法唯心造,一念轉,看法就會不一樣。


那不放手又將如何?

一般人總在看似天經地義的教條裡俯首稱臣,我卻喜在逆聲混唱中,尋找反義字。然後,看看結果是否大不相同。

沒甚麼,我祇是試著找出最協調的合聲。

朱顏2011/09/06 21:39回覆
3樓. 藏 心
2011/09/01 06:30
許是無心尚不足夠

如您說的:

那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痛
那是最輕的稻草、最重的鴻毛
在意的也不過是 對方的一個姿態 
 

 
沉默
就只是

怕了、累了、倦了、乏了 

常讓時光說話,讓故事結局留在不知歲月的某一天。因為我永遠不知消失的地平線,哪朝又將銜接上昨天的落日餘暉。

人生浮世,能以沉默相待的姿態並不常有,因而,就順己心意多加珍惜吧!

朱顏2011/09/06 21:33回覆
2樓. 藏 心
2011/08/30 08:36
同感
誠不我欺.

既而,為何沉默.藏心?

朱顏2011/08/31 17:36回覆
1樓. 紙河
2011/08/30 01:55
相信
被相信的人背叛,就像親手瓦解了自己之一切,因為相信這舉動,是集聚自己之一切生命智慧所決定付予的信與任。相信之瓦解,使關於自己之一切之不再能夠合理,「自己」一瞬間化無,使得生命頓時無所依據,飄渺如廢虛。我想再沒有比相信被擊潰更慘絕的心靈傷害,讓人對一切失去信心,生命不值一顧,更甭提抬眼看那一波波襲來趁隙之邪惡之靈。

如果一切只剩嗅覺,那已是極其淒絕的境地了,世界唯剩一絲鼻息,隱隱自岩縫中聞見,可見生命的厚重難承。真想捉住妳的肩,用力把妳搖醒,雖然心裡明白,使妳踏出步伐的,或許是另一條我所沒有的線。

唉!若真能以餘生歲月去記恨所謂的背叛,那活下的動力終也有源源不絕的脈泉,洶湧心中的波濤;悲就悲在與日消長的常是遺忘,因而,祇留一條傷疤,在不驚歲月中,蠕動著曾驚心過的一段。

換個角度想,背叛者皆有違背的理由,離去者也有選擇的自由,若不以背叛罪名定讞,不以薄倖頭蓋蓋棺,異地而處將心比心,亦不過是個背回過身的轉向而已,那就祝福吧!

朱顏2011/08/31 17:4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