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暗黑童話] 稻草人之死 (二)
2022/10/25 22:52
瀏覽507
迴響0
推薦21
引用0
稻草人、死神和惡魔所居住的城鎮位於主宰的領地中,居民皆在領地裡生活著,除非經商、探險、狩獵稀有生物,有些人甚至從出生到死亡都沒離開過。

主宰的領地範圍外有座花園,花園裡有個小亭子,說也奇怪,亭子裡並沒有管理員只有放一盞永遠不會熄滅的提燈,只要居民們要進出領地,門都會自己開啟、關閉,但是外人從外地要進來,卻不是每個人都能進入,就好像小亭子裡有駐守的管理員。

**小鳥視角**

稻草人、死神和惡魔靠近亭子,亭子裡的燈火閃爍幾秒,那交界的門便緩緩開啟。
稻草人背著背包,手裡還提著一個大袋子,只見惡魔對稻草人說,如果弄丟我的袋子,給我試試看,然而一旁的死神似乎早已習慣這種相處模式,什麼也沒說。

當三人走過邊界後,一隻黑色的鳥從小亭子裡飛出,沿著三人前進的方向。

……

三人持續往東邊森林走去,一路上從黑夜走到白天,只見天空越來越亮,陽光透過雲層照到三人面前,理當來說應該是這樣,但他們的目的地是森林深處,只見他們越走越深入,越走越陰暗,走到後來三人手上都拿著燈火照路,就這樣他們找到了目的地-那個藏有綠寶石的洞穴。

這時候問題出現了,洞穴並非無人看守,有一隻火龍在周圍徘徊,根本無法闖進去洞穴裡拿綠寶石,此時惡魔和死神開始交頭接耳,他們還故意不讓稻草人聽到對話內容。
「稻草人,我們有一個小忙想請你幫忙,我們知道你最可靠了。」
死神壓低音量,表現出十分困擾的樣子。
「請說。」
「方便的話,你可以當誘餌吸引火龍注意,我們趁空檔闖進洞穴裡,只要一下子就好,拜託。」
稻草人知道這是個很危險的任務,但看著死神和惡魔的表情,還是決定接下來。

就這樣,死神和惡魔趁著稻草人與火龍對峙時闖進去洞穴內,然而死神他們似乎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他們在洞穴裡找了許久才找到綠寶石,而且花了更多時間才把綠寶石從岩石縫隙裡強行取出。
「這種苦差事叫稻草人作就好嘛!他應該馬上要跟著進來洞穴幫忙才對,或許他根本沒有能力可以獨立作業。」惡魔撫摸被黑沙弄髒的雙手,一邊抱怨稻草人的不是。

一旁的死神聽見惡魔的抱怨,也沒說什麼,只是默默在思考。
「或許只是我們不清楚他的能力,反正他也是多出來的,不用白不用。」死神說。
「沒錯,如果他搶走我們的功勞,那不就很倒楣了?」惡魔輕聲說著,嘴角上揚。

待死神和惡魔忙完走出洞穴,火龍不見了,徒留在一旁休息的稻草人,惡魔非常憤怒。
「我們在裡面這麼辛苦找綠寶石,你竟然不進來幫忙?誰跟你說可以休息的。」
此時的稻草人失去了他的帽子,臉上仍留著與火龍搏鬥的焦黑,他很疲憊,但在這樣的情境下他不能說。
「火龍很強,他把我的帽子燒掉了,我有點累才坐下休息,抱歉。」
一旁的死神也是裝成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聽完稻草人說的「藉口」,深思了一陣子。
「看來你的體力真的很差,我們等等可以走慢點配合你沒關係,大不了晚個幾天交貨而已。」
聽到死神這麼說,稻草人十分緊張。
「不不不,我沒事,我們可以馬上趕路沒關係,真的不用為了我延遲。」
稻草人說完還刻意作出伸展的動作,示意自己健壯如牛。
「真的沒問題?好,那我們趕快趕路,今晚就不紮營休息囉!」死神如是說。
「當然沒問題!」稻草人說。

--

連夜的趕路讓一夥人很快速地抵達西邊,迎面而來的是一片湖泊,陽光灑落在水面上,透出點點的清亮,蜻蜓在旁輕輕點著水,空氣十分清新,但對於常常處於黑暗世界的三人,並不是特別友善的環境,並不是說陽光會造成生命威脅,而是心理上的各種不習慣。

眼尖的惡魔看見有黃鶯鳥從樹上的巢穴飛下來,馬上大叫提醒死神趕快抓,殊不知這樣的舉動反而驚嚇到黃鶯鳥,這一嚇反而有幾隻黃鶯鳥順勢飛離巢穴,眼看巢穴的黃鶯鳥完全飛離,稻草人三人恐怕還得待在這裡等候黃鶯鳥回巢,死神嘆了一口氣,心裡想著,這下子還要再花時間等待了。

「既然黃鶯鳥都飛走了,那麼就趁勢在這裡休息吧?稻草人應該也很累了,我們更應該體恤下屬。」
死神沉思後,轉換心情,愉快地說著。
聽到死神如是說,稻草人十分感動。
「謝謝死神的體貼,您也累了。要不要喝個水?」說完後稻草人打算起身奉茶。
但一旁的惡魔卻搶先一步,遞上一杯茶給死神,還偷偷瞪了稻草人一眼,示意他別來搶功勞。

三人就這樣在湖泊邊休息一陣子。
然而有隻黃鶯鳥突然停留在稻草人身上,稻草人見狀當然不會大叫嚇走黃鶯鳥,有了惡魔的前車之鑑後,打算趁黃鶯鳥要飛走時,趁亂撿拾掉落的羽毛;但不幸的是,惡魔注意到黃鶯鳥停留在稻草人身上了。
「稻草人,你先不要動喔!幫我們看著黃鶯鳥。」死神輕聲說著,生怕嚇到黃鶯鳥。

本來黃鶯鳥在稻草人身上並未感受到威脅,故願意在此停留,但黃鶯鳥還是感受到死神和惡魔的威脅,進而產生飛走的念頭。
「趕快固定住黃鶯鳥的翅膀,稻草人!」惡魔突然發出高一倍的聲音命令稻草人。
「快點!萬一鳥飛走了,我們唯你是問。」死神也跟著附和惡魔。
「如果搞砸了,我們會跟主宰說,都是你的問題。」惡魔跟著說。
死神和惡魔都這麼說了,稻草人當然也只能照作,稻草人壓住黃鶯鳥一邊的羽毛和身體,黃鶯鳥當然會抵抗,黃鶯鳥一邊抵抗一邊發出微弱的聲音叫著,似乎在向稻草人求饒,稻草人知道自己絕對不能放開,只能看著黃鶯鳥痛苦掙扎。
「小鳥,對不起。」稻草人說。

隨後,惡魔也幫忙壓住黃鶯鳥,讓死神活生生把黃鶯鳥的金羽毛拔下,羽毛很難拔,死神仍然拼了命要把羽毛拔下來,每當死神用力扯一次,黃鶯鳥便哀嚎一聲,壓住小鳥的稻草人心裡很難受,惡魔卻無動於衷。
後來死神終於拔了三片黃鶯鳥的金羽毛,惡魔在旁邊反而唆使死神再多拔幾片,死神真的再多拔了兩片,一片給自己一片給惡魔。

被拔完羽毛後的黃鶯鳥,馬上再度飛離現場,這次死神和惡魔不再阻止,稻草人看著倉皇逃脫的黃鶯鳥,心裡默默祈禱,下次希望別再遇到這樣的人。
「好,休息一下。我們晚點再去沙漠找老鼠心臟。」死神如是說。
死神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黃鶯鳥的金羽毛尾端還在滴血,死神希望等血乾了再裝起來,不然袋子被搞髒了也不太好清洗。
「那我們來吃點心,我有帶了你喜歡吃的。」惡魔馬上遞上自備的點心。
「你真的很貼心,真不愧是我最得意的助手。」死神笑著說。

擦乾的金羽毛呈現應該有的金亮,但尾端部分仍殘有一點血紅,至少不影響整體的美,死神看了十分喜歡,忽然覺得幸好有聽惡魔的建議多拔幾隻收藏。
--

夜間的沙漠十分涼爽,白天的太陽消失,讓生存在沙漠裡的生物紛紛出巢穴覓食,然而主宰想要的老鼠心臟,就是在這種時候會出沒的沙漠老鼠。但這種老鼠卻極度兇殘,有攻擊人的傾向,而且這一帶的老鼠特別巨大,相對地兇殘程度更甚,據說該老鼠的心臟價值頗高,大概是某種物以稀為貴的概念,捕獲的人不少,犧牲的人往往多於被奪取的心臟數。

稻草人一行人終於走到沙漠地帶,看著漸漸暗下的天色,惡魔建議可以休息了,死神思考半晌後覺得其實還不用,現在正是奪取老鼠心臟的好時機。於是死神請惡魔先找個安全的地方紮營,等等抓到老鼠可以有地方處理內臟,自己則是和稻草人一起製作陷阱。

等待一切都萬事俱備時,三人躲起來埋伏等候老鼠掉入陷阱,誰知道死神再度低估自己的能耐,區區如此陷阱根本吸引不了老鼠,應該說這裡的老鼠看太多陷阱,早已經見怪不怪不會中計了。
這時候惡魔提議,既然吸引不了老鼠,那就加強餌的強度,搞不好老鼠就會被吸引,但他們身上沒有足以吸引老鼠的餌,此時惡魔再度與死神竊竊私語,並看了一眼稻草人。

「不行,太危險了。而且萬一血的味道過強,吸引太多老鼠,我們也會遭殃。」死神如是說。
「不然你覺得稻草人還有什麼能力嗎?他就是很適合的餌。」惡魔笑著說。
「我們別那麼兇殘,不然就跟老鼠沒什麼兩樣了。別忘了我們比較高級。」死神淡定說著。
「抱歉,我提出了餿主意,差點降低了我們的格調。」
此時的死神似乎想到什麼。
「不過……如果是他自己被攻擊,我們也可以不用救,就當成自我防衛自己逃命優先,反正我們是真的打不過那些兇殘的老鼠。」死神說。
「所以就是見機行事的意思?」惡魔附和死神的話。
只見死神點點頭,沉默。

再這樣等下去也不是辦法,惡魔提議自己去找點食物回來,不久後惡魔提著還在流血的動物,並丟給稻草人處理,惡魔看著稻草人不甘願的樣子,心裡很不是滋味。
「所以,你是打算不勞而獲,當個沒有用的廢物嗎?別這樣,我們團隊不需要廢物。」

為了處理該生物,稻草人身上沾滿了血跡,當然惡魔宰殺時有刻意不沾染到自己的衣服,然而一不小心,該生物的心臟迸裂出大量的血,稻草人身上被濺的到處都是,惡魔見狀馬上拉起死神的手,示意該是遠離稻草人的時候。

果然不出惡魔所料,一隻巨大的老鼠猛然衝過來,雖然沒有稻草人那麼大隻,但那銳利的指甲不斷刺著稻草人,牙齒也一直啃食,稻草人覺得身體很痛很痛,他心想,黃鶯鳥被活拔羽毛時的痛楚,應該不會輸給現在的感覺。
稻草人不斷發出哀嚎,冀望死神和惡魔能救他,但他們並沒那麼做;死神拿出工具,惡魔拿出武器攻擊老鼠。
「稻草人你要撐下去喔!等我們把心臟取出來你就得救了。」惡魔說。

巨大老鼠的心臟就這樣被取出來,但稻草人也死了,當他們還沉溺在取到心臟的喜悅時,稻草人早已失去呼吸和心跳。
「稻草人死了耶!怎麼辦?」惡魔看著稻草人充滿鮮血的身體,表示害怕。
「又不是我們動手的,是老鼠主動攻擊他,沒事沒事。」死神笑著說。
「所以我們現在?」惡魔沒想到稻草人就這樣死掉,一樣很害怕。
「第一、讓老鼠心臟止血,好好收起來,這樣才能獻給主宰;第二、主宰問起就說稻草人壯烈犧牲,還要裝成很難過的樣子;第三、對於稻草人不用感到任何愧疚,他一直以來都是多餘的存在,沒有他我們團隊也不會有問題。」死神如是說。

「收拾一下,我們也該回去了,稻草人和他家人那邊也不是我們的事情。」死神說。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