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國詩人Emily Dickinson的兩首詩
2015/07/11 23:53
瀏覽6,528
迴響2
推薦98
引用1

首先我要聲明我對英文詩和美國女詩人Emily Dickinson所知不多,不是要來討論她的詩,只是有兩件偶然的事使我對她的兩首有一點感想,與英文詩發生共鳴對我來說這是少有的事,覺得值得記錄下來,沒有附會風雅的意思,如果對那兩首詩的解讀有錯誤的話還請指教.

以前雖聽過Emily Dickinson這個名字,因為我不熱中於英文詩詞所以從沒放在心上,1982看了的電影Sophie's Choice》才引起我的好奇.話說電影Sophie到圖書館問館員要找美國詩人Emily Dickinson作品的目錄,圖書館員聽不清楚她波蘭口音的英語,以為她講的Dickens,從她衣著判斷不是上流社會人士,懂什麼文學更不用說詩了,當場嘲笑她不知Charles Dickens是英國人而且不寫詩,Sophie無端受辱卻因英文不好一時講不出話來,她本有貧血症氣急之下昏倒在地,這時旁邊有位男士上前相助,兩人因此結識而成為男女朋友.電影結尾Sophie和男友躺在床上服毒自殺,他們一位朋友從桌上拿起一本Sophie喜愛的Emily Dickinson詩集,朗誦了其中一首Ample Make This Bed似乎是希望她在生命的另一端能得到公正的評斷,如是這樣我感覺很貼切的表達了時觀眾的心情.隔天我到書店買了一本Collected Poems of Emily Dickinson》找到原詩如下註一

Ample make this bed.

Make this bed with awe;

In it wait till judgment break

Excellent and fair.

Be its mattress straight,

Be its pillow round;

Let no sunrise' yellow noise

Interrupt this ground.

幾年後(1989年)美國聯合航空(United Airlines)的一架班機從美國科羅拉多州丹佛市(Denver, Colorado)到芝加哥(Chicago)突中飛行控制系統突然發生故障,駕駛失去操控飛機的能力,唯一生路是想辦法迫降於離飛機最近的愛荷華州蘇市(Sioux CityIowa)的機場,因為駕駛無法操控飛機正常降落,雖然勉強飛向蘇市機場,最後關頭只能等時機差不多時關掉引擎讓飛機地,那天晚上我在電視新聞裡看一個從機場鐵欄杆外拍的影片,那飛機像落石一樣快速的撞上跑道翻滾180度後折成兩半,隨之爆炸引起大火在場的救護人員預期無人能生還準備處理屍體,沒想到竟有許多「屍體」一個一個坐起來,有一位救護人員驚訝的說「這些人難道不知道他們已經死了嗎?」,感謝正副駕駛超人的冷靜與應變能力(註二)才讓近三百乘客中超過一半得以生還.出事的隔天我在洛杉磯時報(L. A. Times上讀到一位生還者告訴記者說,當她依空服員的指示兩手抱頭埋在兩膝間準備迫降時腦裡只有幾行Emily Dickinson的詩,她當場朗誦給記者聽:

Hope is the thing with feathers

That perches in the soul,

And sings the tune without the words,

And never stops at all.

我在我詩集裡找到全詩如下(算是沒有白買)

Hope is the thing with feathers

That perches in the soul,

And sings the tune without the words,

And never stops at all,

And sweetest in the gale is heard;

And sore must be the storm

That could abash the little bird

That kept so many warm.

I've heard it in the chillest land,
And on the strangest sea;

Yet, never, in extremity,
It asked a crumb of me.

我感覺這首詩所說的,尤其是「And sings the tune without the words, And never stops at all」有一點點西方諺語「hope springs eternal」的意思,難怪那位女乘客在希望最渺茫的時候會想到這首詩.

我天生感情不豐富又缺乏想像力,所以讀詩總是不甚了了,讀英文詩更是困難,如不是《Sophie's Choice》這部電影和1989年的那件空難,我恐怕無法真正體會Emily Dickinson這兩首詩.這讓我想起另一個例子:美國名詩人Robert Frost有一首廣為留傳的詩The Road Not Taken》,我也是看了一個美國電視劇才知道我和許多人一樣沒有仔細讀而誤解了它的原意,如對這首詩有興趣的話請參閱我的《熱門電視劇幫我解讀名詩》(3-18-2014

註一: 當時網路尚未開放給一般民眾使用,要找原詩的最方便的方法是看書,我一向喜歡讀自己的書,不習慣到圖書館借書,所以就買了本回家,這是我書架上唯一的英文詩集

註二:我後來看過一個專講這件空難事件的記錄片,所以略知一二.我是從那裡得知救護人員當時的反應.另外駕駛們適時的開開關關左右引擎來控制飛行方向才能讓飛機得以迫降於機場跑道而沒有撞上任何建築物,加上眾多急救人員和器械待命在旁減少死亡人數.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文學
迴響(2) :
2樓. Rondo
2015/07/14 17:37
這首詩曾有人改編成合唱曲,因為本身也很喜歡,冒昧與您分享

這證明很多人喜歡這首詩.合唱曲也很好聽,謝謝分享. 吳怡仁2015/07/14 23:02回覆
1樓. Catherine L.
2015/07/12 22:09
Sophie's Choice 是我喜歡的電影之—,看了三次都没留意梅莉史翠普提到的這個女詩人,我的程度也留意不到。你真是個博學的文人,看那麼仔細,當成了學問來討論。

我會注意到Dickinson是因為Sophie也是外國人所以「kin」唸不清楚導致誤會.至於說「學問」是言重了,就像我的山頭所說「隨時靜錄古今事」然後胡言亂語以自娛,如有讀者覺得還可以,那是額外的收穫.謝謝.

吳怡仁2015/07/13 00:1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