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綿羊與隧道
2022/08/21 14:17
瀏覽351
迴響0
推薦16
引用0

(A view at Dai-kuang, Hokkaido)

【癡人說夢故事一則】

   「未來取決於夢想。」所以趕緊睡覺去。--蕭伯納

   未竟的夢境,像似一盅可以回甘的好茶,留給人們咀嚼夢中故事之餘,
也許是紓解腦壓的另外一種良好方式,所以美夢不必作好、作滿,直到毫
無轉圜之餘地就蠻可惜了。

   近日旅居美國的學者明老師,分享了好幾篇精采的「夢中紀事」文章,
也許是在暑假期間選讀社區大學心理課程之故,她特地藉由夢境故事情節
當作案例,實際參酌心理學教授之剖析,因而每每成為獨立篇幅的佳作。

   其實每個人大概都有作夢的經驗,就連三、四歲的外孫女也經常告訴我
們,昨夜作了一個夢,夢境內容五花八門甚為有趣。

  然而大部分成年人所作的夢,通常在醒過來之後,依然還能夠記得很清
晰並不多見,有時候甚至想要努力回想也不可得,因此像明老師可以將夢
境故事化為文字的情況實屬難得之至,因此我也想要拾人牙慧一般,將昨
夜的夢境盡可能重述一番。

   故事場景是中部南投山區的一個小鄉鎮,我們忽然之間就出現在那一個
美如仙境的山城,在逛完了傳統老街之後便感覺累了,所以想要搭集集線
火車回家。

   然而從車埕開出的最後班車,早已在日落時分就發車了,因而沉浸在宛
如山城桃花源仙境般的我們,雖然聽到了火車那一聲長長的鳴笛,卻不知
道那是宣告遊客趕緊上車的信號,等到回神過來趕到火車站之際,只剩下
一溜煙消失的火車背影。

   那列火車在即將消失之前,竟然縮短長度變成一節龍貓公車,而且不依
照原訂路線穿越山洞,反而在「多多洛」音樂聲中飛上樹梢,然後不曉得
有沒有回頭望我們露齒一笑,瞬間就消失在滿天星斗的夜空了。

   雖然此刻車站外面有長得很像公雞的人力車夫排班和招攬客人,可是我
們看到戴著閃亮太陽眼鏡,而且可以說話的公雞車夫,卻不敢真正的坐到
人力車上面,於是我們決定用徒步方式,沿著火車軌道上所遺留下來的溫
度,朝向不遠處的隧道前進。

   可是當我們走到鐵軌上面的時候,原本承載著火車的鐵軌,卻變成一艘
國畫當中的畫舫船,然後像似纜車那樣緩緩而自動前進;至於鐵道兩旁卻
有成群的猿猴攀爬、垂掛在樹木枝椏上,而且吱吱喳喳不知道在喧鬧甚麼
勁的極其熱鬧,此刻好像是置身於詩詞「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
山」之情境。

   終於進入了眼前的隧道當中,那隧道蘊藏著穿越山丘的傳奇故事,彷彿
海生館的海底隧道那樣,竟然有各色各樣的魚類遨遊。這時有一條大型而
且奇怪的魚,居然衝破隧道頂端而游竄了出來,不過倏地便成為一隻美麗
的鳳凰,筆直朝著畫舫方向飛來、又飛走。

   此刻有一種感覺,似乎體會了隧道貫穿了山城與小鎮的靈魂,所以只要
順利經過隧道就可以取得一張消費券,憑券在期限內能夠免費住宿在樹屋
旅店一個晚上,當然包含當夜晚餐與隔日早餐在內。

   因為我們想要趕緊穿越隧道回家,所以極目望去看到略顯陰暗的隧道盡
頭,總算隱隱約約發現了一些亮光,那是不遠處小鎮上每一家戶所散發出
來的溫馨燈光,可是瞬間每一盞燈光皆變化成為美輪美奐的彩色天燈,點
燃天燈的火炬,則是一群尾巴閃閃發光的螢火蟲,於是一片天燈藉著螢火
蟲搧動的翅膀紛紛沖出窗外而飛上天際,和滿天星斗的夜空互相輝映煞是
好看。

   這時身邊的友人轉眼間變成天鵝,接著又變成為小綿羊;至於在她的眼
中,我變甚麼則不知道,不過心中忐忑的想著:只要不是卡夫卡故事中那
一隻蟲就好了。

   此刻畫舫小船停了下來,從船頭拉出一條細細的軟管,然後往隧道牆壁
伸過去,只聽見像似加油站加油槍注入汽油的微弱聲音,顯然這一艘畫舫
船也需要添加燃油。

   畫舫船加油完畢之後,重新啟動繼續穿越隧道,然而原本小巧玲瓏的畫
舫,竟然轉變成一隻強大而不知名的大鳥,兩側長出一對巨大的翅膀,外
型已經儼然是名符其實的巨鳥了。

   這個時候我們仍然手挽著手騎乘在巨鳥背上,而且竟然可以透視隧道頂
端而看到外面,甚至遙望高山稜線剛剛升上來的新月,那一彎新月一下子
呈現上弦月,可是馬上又顛倒成為下弦月,好像卡通動畫金黃色的月娘那
般不太真實。

   此刻心中的感覺五味雜陳,因為有一種預感而略為知道,這不會是童話
故事那般美好的劇情,所以當下似乎讓人覺得錐心泣血之苦。

   夢中所呈現的不知道是鐵道、還是畫舫船、或是巨型禽鳥,終於載著我
們飛離了陰暗的山城隧道;然而當我們回頭想看一看隧道模樣之際,它卻
逐漸密合而慢慢消失了,接著出現了一片奼紫嫣紅的花草山坡,每種顏色
不一樣的花朵,好像在星空之下搖曳不已,然後逐漸枯萎而一一掉落,最
後則成為一處光禿禿的山坡。

   這種繁花枯萎與凋零落盡的速度極快,好像走馬燈在眼前滑過那樣清
晰,雖然故事免不了充滿荒誕與脫離現實的奇怪情節,不過反正夢境發展
都是毫無邏輯可言,這就是最近記憶比較完整的夢境內容。

   不過其實小綿羊與車埕隧道的故事,基本上無法與大荒山、無稽崖上的
那一株絳珠草,以及女媧補天所留下來的那一顆頑石相比擬,因此神瑛侍
者在夢境的短短隧道裡,想要刻劃幾十年的歲月與心情記事,其實真的是
太沉重和滄桑了,任誰也無法詮釋得很清楚,況且缺少一僧一道的度化,
人們只能夠在黃粱一夢的故事當中,尋找一種難以解釋而且無厘頭之夢境
罷了。

   然而無論如何,再怎麼樣奇怪而不可以言喻的夢境,總會在窗櫺外面一
群早起鳥兒鳴叫聲中,驀然甦醒過來而結束。所以平凡一如普羅大眾的我
們,顯然還是不脫常軌,遵照大自然的運行足跡而呼吸、作息和死亡,就
好像終將有一天看不到升起來的太陽那樣,然後隨著滿天飛舞的白雪、大
地一片乾淨潔白,在生命之舟到港靠岸之際,回首面向白茫茫的大地屈身
三拜飄然離去,倘若能夠擁有如此潔淨與瀟灑的情境,也許就是人們進出
夢境而無可遁逃的宿命,而且也是一種很公平而幸福的結局了。

(金門日報副刊111.06.30副刊文學--on little lamb)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戀戀情懷
下一則: 蟬鳴唧唧不蒼涼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