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孟子和金庸談「摟抱女性」的動機、做法與態度
2024/05/17 18:29
瀏覽395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國會今日藍綠二黨衝突,有聖黨男性立委趁著表決的空檔衝上主席台,「擒抱」並撲倒一位在野黨女性立委。

講究「授受不親」的古中國,除歡場外,敢公然摟抱異性的例子不多。搜索枯腸,似乎可以試著用《孟子‧告子》裡的這段話解釋該聖黨男性立委的動機:

「逾東家牆而摟其處子,則得妻;不摟,則不得妻,則將摟之乎?」

抱了,就有老婆;不抱,就沒有老婆。但揆諸該獠係有婦之夫,這個動機,可能性不大。

歷史沒有,但小說裡的例子不少,特別金庸大師,很喜歡「製造」男主女主肌膚接觸的情節。像《倚天屠龍記‧第二十三章‧靈芙醉客綠柳莊》裡,張無忌要逼著趙敏要解藥,好解救明教諸人中毒的那一段:

「……趙敏見激將之計無效,花容變色,慘然道:“罷啦,罷啦。今日我栽到了家,有何面目去見我師父?”反手拔下釘在柱上的一柄短劍,叫道:“張教主,多謝你成全!”……張無忌這一驚著實不小,哪料到她居然會如此烈性,數招不勝,便即揮劍自戕,心想這一劍若非正中心臟,或有可救,當即轉身,回來看她傷勢。他走到離桌三步之處,正要伸手去扳她肩頭,突然間腳底一軟,登時空了,身子直墮了下去。 ……一拉之下,兩人一齊跌落。」

為了逼出解藥,張無忌先抓著趙敏的手腕,結果被逼放手,因為女方抱怨:”喂,男女授受不親,你握著我的手幹麼?” 後來只好……

(張無忌) 心下焦急,說道:“我為了救眾人性命,只好動粗了,無禮莫怪。”抓起她左腳,扯脫了她的鞋襪。趙敏又驚又怒,叫道:“臭小子,你幹什麼?”張無忌不答,又扯脫了她右足鞋襪,伸雙手食指點在她兩足掌心的“湧泉穴”上,運起九陽神功,一股暖氣便即在“湧泉穴”上來回遊走。


“湧泉穴”在足心陷中,乃“足少陰腎經”的起端,感覺最是敏銳,張無忌精通醫理,自是明曉。平時兒童嬉戲,以手指爬搔遊伴足底,即令對方周身痠麻,此刻他以九陽神功的暖氣擦動她“湧泉穴”,比之用羽毛絲髮搔癢更加難當百倍。只擦動數下,趙敏忍不住格格嬌笑,想要縮腳躲閃,苦於穴道被點,怎動彈得半分?這份難受遠甚於刀割鞭打,便如幾千萬只跳蚤同時在五臟六腑、骨髓血管中爬動咬齧一般,只笑了數聲,便難過得哭了出來。(引文終)

所以你看,人家危急時抓的還只是手跟腳,不像你一隻魔掌貼在人家臀部上頭哩。

那麼到底要摟抱女性時,該用甚麼態度,講甚麼賠禮的話才好呢?這個,《天龍八部 第四十五章‧枯井底汙泥處》的例子最好:

…….王語嫣跌入段譽的懷中,非但沒絲毫受傷,連汙泥業沒濺上多少。段譽陡覺懷裡多了一人,奇怪之極,忽聽得慕容覆在井口說道:“表妹,你畢竟內心深愛段公子,你二人雖然生不能成為夫妻,但死而同穴,也總算得遂了你的心願。”這幾句話清清楚楚的傳到井底,段譽一聽之下,不由得痴了,喃喃說道:“甚麼?不,不!我......我......我段譽哪有這等福氣?”

突然間他懷中那人柔聲道:“段公子,我真是糊塗透頂,你一直待我這麼好,我......我卻......”段譽驚得呆了,問道:“你是王姑娘?”王語嫣道:“是啊!”

段譽對她素來十分尊敬,不敢稍存絲毫褻瀆之念,一聽到是她,驚喜之餘,急忙站起身來,要將她放開。可是井底地方既窄,又滿是汙泥,段譽身子站直,兩腳便向泥中陷下,泥濘直升至胸口,覺得若將王語嫣放在泥中,實在大大不妥,只得將她身子橫抱,連連道歉:“得罪,得罪!王姑娘,咱們身處泥中,只得從權了。”(引文終)

為了台灣的民主,「只得從權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上一則: 誰有「定義人民」的權力?
下一則: 處理名嘴的故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