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中舊金山會談的「避諱」學
2023/11/15 11:26
瀏覽171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本週的世界大事其實就是美、中元首將在舊金山會晤。

都說春江水暖鴨先知,那麼對這次二大國會晤的內容,有甚麼徵兆現象可以預先判讀會談結果的呢?

聯合新聞網有一篇很有意思的報導《北京觀察/拜習APEC會 「美大兵、女八路又吻了」》,列舉了一些不尋常的中方示好的「軟」訊息:

電影《黃河絕戀》再度上映。這部老片的的主要情節是二戰中,美國大兵歐文和女八路安潔,以長城和黃河為背景的生死戀。中國網友戲言「美國大兵和女八路又接吻了」,講的是強調美中情誼,突然又變得政治正確起來。2019年美中貿易戰「川習會」前夕,中國文化部門也取下抗美影片「上甘嶺」換上這部影片。

還有。在吻戲重演之前,費城交響樂團已經抵達北京,10日晚那場「跨越半個世紀的友誼」音樂會,中共中央宣傳部長李書磊專門到場宣讀習近平給費城交響樂團總裁的信。

還有。美國芭蕾舞劇院剛剛結束訪問演出,13日才離開北京。這個劇團在國家大劇院連演五場「吉賽爾」。北京文化界人士說,美芭到京最具標誌意義,不是因其「世界十大芭蕾舞團之一」的地位,而是以中國文化部門的交流原則,美芭相當於美國官方認定的「國家芭蕾舞團」,其到訪屬於官方的文化交流。

還有。美中關係和緩,以前靠體育,現在靠文藝,但最重要的還得靠造輿論。在造輿論上最高等級要數「黨報國社」出動系列評論,因其通常下令中央地方、大小傳媒都要刊載。新華社11月9日起就出手「推動中美關係回歸正軌」系列評論三篇,開篇是「重返峇里島,通往三藩市(舊金山市)」,接著要求「校準中美巨輪航向的三大航標」,最後斷言「競爭對抗不符合時代潮流」。新華社還加發了一篇「地球容得下中美各自發展、共同繁榮」。

報導最後說:一路下行的中國經濟需要喘息,美中兩國對全球經濟的發展變化至關重要。大國間實力比拚,生產力競爭極為關鍵,從國際競爭格局看,保持平穩較快的經濟增速非常重要。

換句話說,這正是一個雙方各取所需,各有台階下的關鍵時刻。拜登要選舉、要中東、要烏克蘭;白羽要經濟、要維穩、要台灣。二國檯面上各自表述立場,軟化對抗態勢,檯面下實際交換利益,以盟國為魚肉犧牲,默認雙方的勢力範圍及底線,應該正是觀察接下來國際情勢的重點。

所以,國際上真的鮮有你死我活的對抗。視內外情勢力量的變化,靈活調整策略戰術,是現今國際地緣政治的不二法門。

中國歷史上沒有甚麼年代,比「宋遼對抗」更慘烈的了──從楊家將打到楊門女將,水滸傳打到水滸後傳,在在都反映了二個「敵國」的競爭。

但「競」之外,還有「合」。

讀中國史最痛苦的當屬「避諱」──所有大人物的名、字、號、郡望,或任何可以聯想到他們尊貴屁股的東西,書寫的時候都要變造或避開。在宋遼對抗的時候,不只本國,連敵國的尊貴的屁股們,也要避諱:

根據《續通鑑長編》所載,宋中期以後出使遼的使臣人名,都因避遼諱而更改者:
天聖四年,遼太平六年,七月,賀國后生辰,龍圖閣待制韓億,以名犯北朝諱,暫時改名「意」,因為遼太祖阿保機漢名是「億」。
天聖八年,遼太平十年,八月,賀國后正旦,開封府判官侍御史張億,也暫時改名「意」。
天聖九年,遼太平十一年,十月,賀國主正旦,西染院副使王克忠,暫時改名「克善」,避遼聖宗的名字。
明道元年,遼重熙元年,賀國母生辰,內殿承制閤門祗候王德基,副使王克基,改名作「克纂」,避遼道宗的名字「洪基」。

連人家「行不改名」的名字,都因為避「敵國」大人物的諱而改掉了哩。

這麼「委曲求全」,當然有它的時代背景。「澶淵之盟」後,宋遼二國基本上不動干戈,國境大致和平。縱有小打小鬧,但整體格局是鬥而不破,各自發展的狀態。實際的國家利益,自然壓過「漢賊不兩立」的意識形態。

不只漢人囉嗦,遼人也為了「盟邦親善」,比照辦理。袁騰飛的《塞北三朝之遼》,就舉了一個例子:

澶淵之盟後,宋遼之間的關係非常友好,宋朝皇帝的名字在遼也是要避諱的,不許書寫。蕭太后去世時,宋真宗痛哭;宋真宗去世時,遼聖宗也痛哭。宋真宗剛死,遼國一個新晉大臣的名字犯了宋真宗的諱,遼聖宗立刻就急了。怎麼不避我皇兄的諱?革職永不敘用,這輩子都甭當官了,放羊去吧。這個新晉的遼國大臣可能都不知道宋真宗叫什麼,名字跟他起重了,犯了忌諱,這輩子甭當官了,真是比竇娥都冤。(引文終)

我只是想:信了那些「暴政必亡」「德不孤必有鄰」「民主獨裁不共戴天」或「我島情勢一片大好」說法的人,真是比竇娥都冤;而那些夸夸其談的名嘴大師學者專家們,該已經準備好了自圓其說的一套說法才是。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兩岸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上一則: 阿哲除三害
下一則: 見證人還是審判官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