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紐約藝博會. 即時傳真 (04)
2013/10/17 15:49
瀏覽916
迴響2
推薦16
引用0
紐約藝博會傳真 六 0303

導師好:

以下是紐約藝博會四人小組綜合回報

03 02 藝博會第四天

今天是星期天,會場11點才正式開門,可是開門前一刻,就來了一名專業又時尚的女子,拿著本子在做紀錄。原來她是藝術顧問,負責幾家公司的藝術品採購。她看中的是〈花開金彩〉和〈鴻運舞日〉,至於其他以人物為主題的畫,她覺得較不適合。我們請她留下名片,以便日後聯繫。

今天遊客不少,而且來自美國東部各州。這些人中,就有來自紐約州州政府所在地(Albany)的遊客(車程約2~3小時),他們非常喜歡我們的展示和解說,所以特別問道:「你們應該是第一次來吧?以前沒看過你們。」原來,他們每年都組團到紐約市來看畫展。既然是常客,我們就順便問了一下他們對紐約藝博會的觀察,才知道:「紐約藝博會這三年剛換主辦單位,所以很多事情還在摸索,未上軌道。前年是他們第一次辦,一團混亂,去年好些,今年又更好了。」我們也很好奇的問他們,紐約藝博會究竟有什麼特色,會吸引他們每年前年參觀。他們表示:「因為紐約藝博會是美國東部最大的藝術盛會,而且非常具有國際性,參展的單位來自全世界各地,值得一遊。」的確,我們這幾天碰到了講法文、俄文、西班牙文、中文、韓文、日文的客人。
 

我們也碰到兩個從馬里蘭州來的和尚,他們對導師「以畫弘法」的理念深表認同。這兩個和尚3年前才從大陸來到美國,一個修禪宗,一個修淨土宗,他們希望能籌建一個心靈休憩中心,打算集合了各宗各派的修行人,以期有所作為。他們今天是來辦事的,無意中看了報紙的介紹,才知道有紐約藝博會,所以順道前來。參觀後,他們也萌生明年來開展的念頭(那位禪宗師父以書法見長)。
 

這些客人的名牌上有的標示著「買家」,可是他們和買加一點關係也沒有(Albany那群遊客就是一例),而有些真正的買家,則想辦法不要洩漏他們買家的身份,所以故意把名牌戴反。

我們講解的開場白,通常是先簡短地介紹一下藝術家,接著,或是直接帶入一幅畫進行講解,或是禮貌性地詢問對方,「如果您對那幅畫有興趣,想要進一步瞭解,我們可以為您作簡單的說明。」有些人本來對我們的講解不抱什麼期望,但聽完講解後,反倒有點意猶未盡,還會拉著在一旁獨自看畫的同伴過來,說道:「你挑你喜歡的畫,他可以講解給你聽,很有意思呦!」例如,有二名遊客本來不拿藝術家簡介的小冊子,看了幾幅畫後,聽了講解後,反倒回過頭來主動索取。另有二名韓籍夫婦聽完講解後,說道:「聽你這麼一講,才知道這些畫作這麼有內涵」、「很有啟發性」。另一個更妙,聽我們講完〈氣通百脈/強勢旺運〉後,笑著說:「碰巧是這幅畫故事性比較強吧?!難不成你們每幅畫都有這麼多故事可說?」我們回答道:「藝術家創作時,心中都有『譜』;我們不過是把藝術家想表達的知見和創意,傳達給觀者而已啦!」接著開玩笑地說:「你不信?那就隨便挑一幅,考考我們吧,搞不好還真被你考倒也說不定。」


 
有一位身材高挑的黑人被〈宿命的呼喚〉給迷住了,一直站在前面不肯離去,聽完講解後,她說:「這幅畫很活、很搶眼,我非常喜歡,但聽完講解後,我更喜歡了,而且我發現,這幅畫的寓意非常豐富,一次不可能看盡它的旨趣。比方說,我剛剛就完全沒有注意到右邊那個代表「過去世」的修行相,也沒有注意到連結「現在」與「未來」中間的那多蓮花。」

有一名來自紐約的美容師,聽完〈處處皆有禪機悟〉後,本來只想自己看畫,因為他似乎有些煩惱,也有點心防,所以和我們保持相當的距離。後來聊天聊到為什麼導師要以畫來闡釋佛法時,我們順帶介紹〈眾生皆有佛緣〉再拉回去〈處處皆有禪機悟〉,告訴她實相虛相一合相的佛法後,他越聽越感受到畫作豐富的內涵。臨走前,她對我們說:「在整個藝博會,這是我最喜歡的攤位。」

 


有些客人看了藝術家簡介的圖片後,會主動解釋畫作意涵給我們聽,「〈圖騰奔/法身佛〉這幅圖很棒,他從胸口往上拉轉的線條,把這幅圖的立體感呈現出來了。」有的則是主動詢問簡介上畫作的價錢,今天就有人看上〈自信,就是勇敢面對自己〉,還特別請我們換算尺寸(我們簡介上標示的是公分制,可是美國通用的是公寸制)。

有的遊客主動發問「什麼時圖騰?」「圖騰就是梵文嗎?」「圖騰就是部落的象徵動物吧?」「圖騰是每個人的守護神靈嗎?」「能量,能量從哪裡來的?顏色嗎?」舉例而言,有二名同行的女性參訪遊客,其中一個是藝術家,明年打算來這裡擺攤位,今天先來觀摩考察;她的同伴比較調皮(見過多明哥兩次),他說:「圖騰『能量』油畫?是真的嗎?能量在哪裡?」我們說:「你任選一幅畫,站到前面感受一下,這是最好的實證。」站30秒後,她說「胸口這個區域真的有能量在竄動耶。」
 

客人聽到我們畫價後有各種不同的的反應,一名畫商很喜歡〈解脫無礙,輕鬆自在〉,但知道畫價後,很幽默的指著自己的口袋「空空如也」。另有一對年輕男女,非常欣賞〈氣通百脈/強勢旺運〉,知道價錢後,很有教養地回道:I think so (我想也得這個價值),然後隨即離去。一位韓籍男子闔家賞畫,看中〈鴻運舞日〉,聽到畫價後,不由露出「遠超乎想像」的神情。可是,我們的畫作貴嗎?不適合在紐約藝博會展出嗎?一家來自東京的藝術經紀人和我們閒聊時,鼓勵道:「你們的畫作的確很特殊。這裡大部分的畫價都在一萬美金以下,顧客不免會覺得你們的價錢『昂貴』,但是,你們要堅持原則和理想,我們今天就賣了一幅3萬5千元的畫作;去年我們也賣了一幅差不多價錢的畫,我們展售的畫作中,還有9萬元的呢。」「下次來的時候,到白金區吧(美術館展區)。」經過幾天的導覽經驗,我們發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弔詭:「願意聽講解的人買不起畫;買得起畫的,很多都不愛聽講解。」

有一台灣華僑靠櫃,很好奇的問道:「以前沒看過你們啊?」這位先生是股票投資公司的副總裁。我們介紹導師這一年的藝術活動時,他雖然不置可否,但對我們所提到的美術館,似乎都很清楚,看來對藝術有些研究。他說:「很高興台灣在這裡也有攤位。」

一位藝術家非常欣賞導師,很想向導師學藝:「他有教人畫畫嗎?」「他有藝術座談會嗎?」「我很想聽聽藝術家親自講解他是怎麼作畫的。」另,一位黑人藝術家,看了我們的畫作、聽了我們的講解後,隨即拿出I-Pod,把他的作品show給我們看,真的是藝術交流。另外,從吉林來紐約學藝術的年輕人和加拿大魁北克藝術家也表示欣賞導師畫作。

巴塞隆納的藝術經銷商,也是畫廊老闆,前來看畫,問了〈解脫無礙,輕鬆自在〉的畫價。他同時希望我們能代理他的畫;我們也詢問前往當地參展的可能,彼此交換訊息。此人會在一週左右與John聯絡、商談相關事宜。

 

墨西哥國際文化中心的一位先生拿到我們媒體資料袋後,覺得很精美,前來詢問可否介紹廠商,我們則反請問他到墨西哥展出的可能性,他說墨西哥市場不大,但仍寫下幾家:Museum of Modern Art, Tamayo Museum,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Monterry Art Museum.

一名歐洲收藏家,聽了好幾幅畫作解說(〈一宿覺〉、〈花開金彩〉、〈宿命的呼喚〉、
〈女人香〉、〈處處皆有禪機悟〉、〈眾生皆有佛緣〉……等〉,又翻閱了〈2007秋冬巡迴畫展〉後,特別問道「是否畫冊上的畫,都還可以選購的?」我們還向他介紹了導師這一年的國際拍賣和參展活動,並給了一份媒體資料袋。

有數位藝術顧問、設計師、收藏家在詢問價位及索取資料,但不願留下名片或聲稱己經用完,推測應該是不願被打擾。

展出快結束前約二分鐘又有一類似買家之人匆匆來到我們攤位,詢問〈如來王系列1〉,和昨天情形一樣。我們回答該幅不賣,正待show 給他看同系列之其它幅時,他又匆匆離開並說明天再來,又和昨天一樣。

有兩人特定來問:「我為什麼會收到你們的邀請卡?」他們不是來感謝我們寄紐約藝博會的門票給他,而是來質問「你們怎麼會有我的住址?」紐約人顯然對個人隱私非常在意,比較自我防衛。加州相對友善多了。(其中一名自稱是詩人及音樂家,一直講個不停,又發表對宗教之各種看法。John想起在新加坡的遭遇及導師所提的修法,當下即默唸拜懺文,但無法很集中精神。她走後不久,John就開始肚子不適,回旅館後小小腹瀉,不過比起新加坡的經驗這算小case,可見修法有效。)

 

下午有一名來自DC的主顧客,買了如來王筆記本和達摩圖騰套筆,並預訂了兩個〈福慧圓滿圖騰盤〉。既然圖騰盤已經售出,我們當然不能免俗的要貼上紅點囉。於是便向我們對面的寶貝鄰居Alan(法伊籍的美國人)索取紅點,他以為我們又有筆記本售出所以要貼紅點(賣筆記本也要昭告天下,夠寶貝吧?!),他後來知道是總價3000元的圖騰盤後,馬上跟我們恭喜,並說:「我來這裡這麼多年,還沒有哪一年的營業額超出3000美元的呢。」我們接著打趣說:「你要不要考考我們的圖騰講解能力?這樣好了,你任選一幅畫,來考一考John如何?」他視線掃瞄了一遍後,便指著〈如來王1/相流歲月,體即是一〉說道:「就是他好了,因為祂整天瞧著我看呢!」

 

紐約藝博會傳真 七 0304

 

 

導師好:

 

以下是紐約藝博會四人小組綜合回報

 

03 03 紐約藝博會第五天─閉幕

 

 

今天是藝博會最後一天,也就是所謂的bargaining day (討價還價的日子),有些參展藝術家怕麻煩,懶得將畫作打包運送回家,就乾脆打折拍賣。雖說有便宜可撿,但因並非休假日,所以人潮稀落。來參觀的大部分是老人家。所幸,老人家閒閒沒事幹,樂於聽我們講解,我們也就不至於太過無聊。有一位老先生聽完講解後,還喊他老婆過來聽,可惜那位會畫畫的老婆婆沒興趣。另有一位韓籍老先生,特別喜歡〈處處皆有禪機悟〉,他說「這幅圖中那尊佛像的『黃色』很好」,他用很不流暢的英文說道:「怎麼說呢?那尊佛像就像站在高處,視野寬宏深廣;而且那是一種和周遭融合為一的色調。」怕我們聽不懂他的英文,他還拿紙寫著:「All one àAlone(「合一」就是「獨自一人」)。這樣的體會也蠻難得的,一問之下,只見他掀開帽子,露出了光頭,才知道「喔,原來是個出家眾。」

 

人群儘管稀少,還是來了幾位藝術經銷商。一位是印度人,他們設立一個國際性網站,希望藝術家能將作品貼在他們的網站上,如果網友的反應不錯,他們就會協助藝術家前往印度新德里、加爾各答、孟買等大城市,舉辦畫展。第二位是來自蘇俄的經銷商,也是畫廊老闆,他想瞭解我們畫作的畫價。知道我們有可能在莫斯科開畫展,便留下電話號碼,希望我們到蘇俄時和他聯繫。第三位是中國人,她自稱曾代理過很多大陸有名的畫家,目前也代理蘇俄畫家。他覺得導師的「用色挺好」。她表示:導師的畫風異於她畫廊所代理的風格,但是,「若有新訊息,還是可以寄給我。」言談之間,頗有傲氣。第四位則是藝博會閉幕後才闖進來的,當時我們已有部分資料封箱打包,所以還特別翻箱倒櫃,才把相關資料找出來送給對方。她指著〈如來王1/相流歲月,體即是一〉:「有沒有同行折扣價?」已請他留下資料,便於日後聯繫。

  

有二位參訪者,主動表明希望能接到我們的「藝訊」,一位是來自俄羅斯的醫生(她還和〈如來王1〉合照呢)。另一位則是接到我們邀請函前來參觀的藝術家,這位女藝術家喜歡〈處處皆有禪機悟〉,而覺得〈解脫無礙,輕鬆自在〉不夠流暢,但聽完講解後,她點了點頭,似乎比較能理解導師畫作的精神,所以她不但要求收到藝訊,並說:「我會將你們的網站介紹給朋友。」

 

也有客人非常喜歡我們的單張DM,覺得設計高雅,她希望多拿幾張,以便回去發給學生做為藝術設計的參考。和她同行的是一位泰國佛教徒。這位佛門弟子事後說:「在你講解〈如來王1〉前,我本來覺得我看得懂這幅畫,還好我沒有打斷你的解說,因為你講的比我理解的還要深刻。」他的同伴接著問:「你就是藝術家吧?」一聽說我們只是藝術家的助理,他們回答道:「可是聽你講解,感覺上好像你就是藝術家,而且能用英文把佛法講得這麼清楚,實在不容易。」

 

有一位學生拿著紐約藝博會的參展目錄,每一攤位逐一請藝術家在他們所刊登的畫作廣告頁上簽字。拿到我們攤位時,他請John簽名,John告訴他:「我不是藝術家。」那名學生回答:「沒關係,你看起來像,這樣就好了。」

 

一位媒體人士也是紐約藝博會打烊後,才入內參觀,並詢問我們有沒有DVDCD的介紹資料。

 

由於人潮不多,玉蘭抽空拿了攝影機到藝廊展示區(白金區)拍攝,以作為明年展場場地設計的參考。

 

 

我們攤位對面的寶貝藝術家Alain,昨天不是才開完笑地說:〈如來王〉整天都瞧著他看嗎?為了讓他實際感受什麼叫「如來關愛的眼神」,我們特別請他站在〈如來王〉前,親自體會。站了一分鐘後,他說:「我不能再站了,我身體一直轉圈圈,好像要向後倒,我怕我真的『倒』下去。」

 

下午兩點,紐約藝博會正式劃下句點。我們開始打包,這時候蘇昭銘教授師的弟弟蘇煜升又適時出現了。佈置會場時,他也來幫忙,知道我們欠缺哪些工具,所以今天帶著一箱工具來。他簡直是DIY高手,做事俐落有效率,在他的幫忙下,我們430就完成畫作裝箱以及所有的物品打包工作,萬事齊備,只等待大會將我們的木箱運送過來,以便托運。可是等啊等啊,直到700才見到〈如來王〉的木箱,忙到10點半,終於完成所有的運送程序,也終於可以回旅館好好地睡上一覺了。

 

 

這次紐約之行,我們四人雖然合作愉快,但未能達成設定目標也是事實。看了導師的「娑婆隨筆(125)」後,我們都有點心虛。相互討論著:「導師為什麼這時候寫這些話呀?」導師通報上寫道:「『什麼是弟子最可悲的情況?』二代祖師曾經以一種難以言喻的嘆息,道:『就是老師對他客客氣氣的,彷如只是隔壁鄰居相見.....。』」看了這段話,我們面面相覷:「怎麼辦,我們沒做出什麼成績,可是導師這幾天跟我們講電話,都是客客氣氣的……。」

無論如何,感謝導師給我們弘法的機會,也預祝下一組相大弘法團隊,花開金彩。

----本文節錄自緣道觀音廟官方網站 http://www.yuandao.org.tw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玉米蘋果
2013/12/24 13:15

 寫得真好的一系列報導。

 看得出背後的許多認真與執著辛苦了,真的很讚。

1樓. 【無★言】時代悲劇 (二)
2013/10/18 09:48

可是美國通用的是公寸制」

應是英寸,非公寸。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