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英、德之爭 權力與價值的殊死鬥
2019/06/11 00:39
瀏覽663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民進黨總統初選6月10日進入決戰期,周一起一連5天進行全國性民調。而在6月8日兩人進行電視政見會之前,綠營各方早已充份表態支持的人選,其中挺蔡英文的包括執政官僚、黨務幹部和各大派系;挺賴清德者主要是被蔡政府邊緣化的獨派團體和人士,可見民進黨的這一場蔡、賴之爭,其實就是一場權力分配與價值理念之爭,最後結果恐怕會影響民進黨未來的發展。
  
權力分配之爭
 
先從權力分配之爭來看,蔡英文執政3年來,她所任用的政府官僚與黨務系統的幹部,大致偏向於派系人物,尤其是以黨內最大派系新潮流更是他的人才庫,幾乎從中央到地方,新系可以說是包山包海,不管是中央政府官職、地方政府的局處長,甚至是國營事業的各種主管職位,只要是民進黨執政的地方,就有新系人馬大量把持,這也是其他派系大大吃味的原因。
   
當然,在英派人才不足的狀況下,蔡英文大量啟用新系人馬,這也是情有可原,尤其是他大量啟用新系人士,也成功地裂解原屬於新系「南流」的賴清德的支持度,可以說這次蔡、賴之爭是新潮流系第一次全力力挺非新系的蔡英文,完全拋棄出身新系的同門賴清德。可見權力的滋味,絕對是掌控人心的最重要法碼,沒有權力的分配,蔡英文過去在民調低下,也不可能獲得新系的全力支持。
   
而新系力挺蔡英文的兩個重要指標人物就是總統府秘書長陳菊,以及桃園市長鄭文燦。其中陳菊代表的是「南流」和「老流」,在新系大老邱義仁不管系務,吳乃仁又選擇退流之後,陳菊已經是「老流」中一言九鼎的人物,尤其是她在高雄市長任內培養的許多局處長,都已經被蔡英文接納,轉任到中央部會首長職務,陳菊如果不挺蔡英文,反而去挺同門的賴清德,她的徒子徒孫恐怕會一夕之間全盤盡墨,所以蔡英文用權力控制南流,讓同屬南流得賴清德孤掌難鳴,這也是蔡英文操控初選最成功的地方。
   
除了陳菊系統之外,蔡英文也在去年九合一敗選之後,快速掌控中生代的派系人物,其中新系「北流」的指標人物桃園市長鄭文燦對蔡英文的表忠,更顯得重要。
   
在去年九合一選舉之後,由於鄭文燦是民進黨縣市長贏得連任最漂亮的一位,使得他在黨內的份量蒸蒸日上。爾後,他結合民進黨中生代包括正國會的林佳龍、基隆市長林又昌、英派的陳其邁等,全力拱出謝系的卓榮泰擔任黨主席,這是民進黨內少見跨派系支持單一候選人的例子,也可見蔡英文執政3年雖然民間聲望低落,但是對黨的控制卻超過以往民進黨的領導者,這也難怪蔡英文會不服氣賴清德出馬向她挑戰。
   
但是,從這裡也可以看得出來,民進黨經過兩次執政之後,權力爭奪重於理念之爭已經成為事實,未來這個黨不管是否能繼續執政,權力擺中間,理念放一旁已經成為常態,只要給予權力,誰都可以瓦解這個黨,這也是兩次執政之後,加速民進黨走向世俗化的結果。
 
價值理念之爭
 
除了權力分配之爭之外,蔡英文執政3年也因為價值理念之爭,使得她的政府完全排除獨派人士任職,造成過去3年來,蔡英文與獨派形同水火,這也是在民進黨初選中,獨派完全一面倒的支持賴清德之因。
   
當然,蔡英文與獨派的不合,可以追溯到1999年李登輝推出兩國論之時。當時李登輝找了一批學者討論兩國論該如何定位的問題,以蔡英文為首的「中華民國派」主張應該採取中華民國憲法解釋兩國論,避免跟大陸硬碰硬,最後可能走向兵戎相見的局面。
 
但是,部份獨派學者還是認為應該走國際法解釋的模式,才能確立台灣主權獨立的地位。也就是獨派學者是希望以1951年簽訂的舊金山和約做基礎,認定日本政府放棄台灣主權,並沒有指定要讓中華民國接收的說法,這就是台獨的立論基礎「台灣地位未定論」的來源。
 
李登輝最後選擇接受蔡英文「中華民國派」的主張,所以他在1999年7月9日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就說出:自1991年修憲後,中華民國政府已將國家領土範圍限定於台、澎、金、馬,正副總統與國會議員也僅由台灣選出,並也承認中共在大陸的合法性。台灣和中國大陸的關係早就已經是「國家與國家」,或「至少是特殊的國與國的關係」,而非「一合法政府、一叛亂團體」,或「一中央政府、一地方政府」的內部關係,因此無需宣布獨立。
 
李登輝接受蔡英文中華民國憲法的解釋方式,讓獨派人士對蔡相當不滿。獨派的台灣史學家李筱峰最近就為文寫道:「她(蔡英文)在威權時代選擇服從,而我們是在威權時代就選擇抗爭」。這句話道盡獨派人士對她不滿之情,也就是獨派人士認為就因蔡英文主張接受中華民國憲法向威權服從,才讓台灣失去一次主張「法理台獨」的機會,從此獨派就跟蔡英文勢不兩立。
 
也因為獨派和蔡英文勢不兩立,所以蔡英文執政3年來她完全不任用獨派人士,獨派人士也是能反則反,完全跟蔡英文劃清界限。而蔡英文對付獨派也是絕不手軟,例如她從民視董事長改選拔掉喜樂島的郭倍宏,以及他力挺的「政經看民視」節目,就可以知道蔡英文跟獨派的鬥爭只有一個「慘烈」可以形容。
 
而獨派反英最著名的當然是今年初4大老要求蔡英文讓位的聲明。而初選前李遠哲更具名連署要求蔡英文能「知所進退」放棄連任,獨派大老辜寬敏也發聲說:「蔡總統已經盡所能了,她可以休息讓年輕男孩子賴清德繼承,自己當國母最好」。其他少壯獨派反英的聲音在獨派媒體「民報」也是天天可見。所以,蔡英文與獨派的鬥爭是一種價值理念之爭,而這可是從兩國論時期就種下的因果。
 
當然,兩種鬥爭的結果本週將可分曉,但是不管最後民進黨初選是由誰出線,民進黨的兩種權力與價值之爭不會因此結束,蔡英文種下的因會結什麼樣的果,這次總統初選只是開端,而不是結束。
 
(本文刊登於中評網,2019.6.11,http://hk.crntt.com/doc/1054/5/0/7/105450758.html?coluid=1&kindid=0&docid=105450758&mdate=0611001254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台灣政治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