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綠色恐怖
2021/06/18 01:05
瀏覽1,078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楊照先生這篇文章説得太好!質疑推翻自己曾經的信仰/盟友需要有多麼大的勇氣和多強的反思能力。

一個月又過去了。。。

疫苗需求量大的幾個國家多已完成施打供過於求,這時候要求Moderna/BNT迅速交貨應該不難。我們該拿這個無動於衷無所動作的政府怎麼辦?

友人突破盲點:唉!騙子還需要人家告訴他怎麼做才對嗎…?

我們多麼不願意相信。

一個月前開始在蔡總統臉書留言抗議疫苗問題,後來帳號開始有些古怪,也有幾通怪電話,當然定是巧合,畢竟我是小到不能再小的小人物,人又不在台灣,自然不怕什麼查水表。但,當現下忙碌的衞福部竟有人力和時間積極檢查陳文茜女士是否打了疫苗,當多數人民因這樣的疑慮恐懼而噤聲時,這個政權就已經迷漫著綠色恐怖了。

**************

以下錄自楊照先生臉書:
我對台灣的民主有很深的情感,因為那不只是我年輕時追求過的夢想,而且我曾經義無反顧切身投入,付出過心血努力,也經歷過許多戲劇性的生命得失。所以我當然記得台灣沒有民主的模樣,更在意民主與非民主之間的差異。

現在「威權」、「威權時代」好像成了歷史名詞,對很多人來說失去了真實的感受。很多人講到「威權」想到的是白色恐怖、是冤獄、是綠島、是言論控制與萬年國會。然而他們不知道,或是他們遺忘了,「威權」時代最平常最普遍的,不是這些,而是許多無條件接受支持政府,接受所有政府教育、宣傳訊息的人。

「威權」真正的基礎,在於一群隨時相信政府,不願不能接受和政府提供的不一樣的訊息,而且往往他們還會主動為政府解釋,認定政府總是對的,批評政府、質疑政府是多麼可怕、動搖國本的毒蛇猛獸行為。

經過了許多抗爭,許多前輩付出了代價,來回衝撞妥協、妥協衝撞,才使得台灣建立了民主的價值觀──批評政府、質疑政府非但不是什麼可怕的事,更是每一個公民都該擁有的基本權利,同時也是公民能夠避免政府腐化,讓政府發揮公共功能的必要行動。

真的很難相信、很難想像,台灣的民主這麼短時間內,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政府為什麼可以一直保持高傲態度,黑箱作業進行防疫?因為存在著眾多自主、積極想出各種理由替政府辯護的人,而且更積極地攻擊任何不過是要執行公民權利,質疑政府、批評政府的人。

我悲傷地看到,平素也很有想法的朋友,不耐煩地擺出一副:「全世界都缺疫苗,不然你們是要政府怎麼樣?」的姿態。全世界很多地方缺疫苗是事實,然而就如托爾斯泰提醒的:「每個幸福的家庭都一樣,但每個不幸的家庭都有不同不幸的理由。」可以因為別人也缺疫苗,就不必、不能追究使得台灣缺乏疫苗的原因是什麼了嗎?

民主社會裡公民要知道、有權利知道,政府買得到買不到疫苗的每一個過程,而不是籠統地說:到幾月會有多少劑,到幾月會有足夠的疫苗,或本來要到的疫苗又不能來了。道理很清楚,政府擁有的是人民的授權,是人民交付任務讓政府去買疫苗,怎麼可能人民不能知道執行任務的過程,甚至人民自己放棄知道,還要別人也都不能追問?

同樣的,也是人民交付任務讓政府去考慮戰略,去發展國產疫苗,那又怎麼會弄到國產疫苗的審查完全黑箱,看起來無法保障能讓人民得到安全與自由之前,卻先讓少數買股票的人得到龐大利益?這樣對嗎?這樣對得起一般人民嗎?

國產疫苗能不能、該不該不符合國際標準,沒有進行三期測試就得到「緊急使用授權」,如此重要的事,現在竟然完全交給一個審查委員會來決定。外界只知道委員會的主委是高雄醫學院院長,還有陳培哲原本在裡面,現在辭職了。除此之外,我們不只什麼都不知道,甚至什麼都不被允許知道。

好,尊重科學,但不要忘記了兩件事──第一、科學判斷無法離開科學家而存在,真正做決定的是人,難道我們不能知道到底食藥署選擇了什麼樣的科學家,為什麼選擇這些專家來做決定?第二、是誰給予這個委員會那麼大權力來決定是否給予「緊急使用授權」?在一個民主的國家中,最終的權力只能來自人民,然而我們誰都無法對這件事有任何意見,連代表我們的立法委員都不行。那麼如果我們的食藥署不能像美國聯邦FDA那麼獨立(多少人對食藥署的獨立性有信心呢?如果他們真的那麼獨立,為什麼蔡英文總統會在疫苗二期測試還在進行中,就說出七月會有國產疫苗?),那該怎麼辦?

追根究柢,比疫情更嚴峻的,是台灣還能維持做一個真正的民主國家嗎?好不容易打造出來的民主體制,過去我們如此自豪的成就,將何去何從?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走過
上一則: 慣總統
下一則: 野百合也有冬天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