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大久保先生
2009/05/15 00:10
瀏覽641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日本搬家前2天,千葉瓦斯派人來做檢查. 例行公事.

進門的是個約莫50-60歲之間,皮膚晒的黝黑的高瘦男子.

看他站在門口略有猶豫之色,我想大概是我們門上那張謝絕推銷,拒絕按鈴,及非日本人姓名的紙條,他遲疑一會兒,才不確定的開口問我們是不是xxx,似乎擔心碰到不會日語的外國人.

名牌上的姓是[大久保]. 很熟悉. 每個月來點檢瓦斯表的就是這位先生.

一邊請他進來,一邊放下我捲起的褲管. 正清房子清的渾然忘我,邋遢極了,真是失禮.

他抄了我們瓦斯爐的型號,檢查了開關接頭,測試一下熱水的水溫. 所有的動作都溫文有禮. 當然,一切OK.

他似乎沒有要馬上離開的意思.

"可以請問妳是哪一國人?" 大久保先生小心的問.

"台灣人." 我毫不遲疑的回答.

"啊.." 他的表情很明顯的鬆了口氣,整個人似乎也沒那樣繃緊著. "台灣人啊...這麼說有點失禮了,不過,聽到妳是台灣人,覺得...覺得親切許多呢! 中國人喔,還是會令人...比較緊張啊..."

沒辦法,日本雖然不斷在promote中國旅遊,但中國人在日本常犯下案件,一般日本人對中國人的印象都不是太正面.

"講到台灣啊,我很久很久以前也去過喔...有5,6次吧.." 我感覺他好像準備喝點小酒,要和我開講起來.

"去台灣的哪裡呢?"  "台北..還有高雄!"

"我對台灣的印象很好..."blablabla......我也謝謝個不停.

"去了幾次,有件事我到現在還忘不了....忘了是去到某個景點之類的,去洗手間時,外面有個老婆婆,不知道在編什麼東西...看她很專心的編著,我用日語叫了她一聲歐巴醬! 她看了我,竟然開始用日文問我[是不是日本人?]...她走到我面前,握住我的雙手說:她也是日本人! 好想回日本..好想回日本...就哭了起來...."

我不知該回答什麼,心裡也覺得有些緊緊的....我只能回他: 好可憐哪! 好可憐的老婆婆..

我想問他知不知道為什麼那位日本老婆婆沒回日本,是從殖民地時期就一直留在台灣嗎? 老公在這時打電話來,暫時中斷了我們的談話.

等我回到廚房時,他又問我在日本待多久了?

"有被日本人欺侮過嗎?" 我有點訝異他會問我這個,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要給什麼答案. 我對別人的問題都會認真的想答案,雖然不一定會給誠實的答案.

"嗯...嗯...沒有...可能這裡也算鄉下了,碰到的日本人,都還好." 可是我的腦子一直在想,有!我初初到日本找房子時,就被欺侮過了! 但是既然人家對台灣印象那麼好,我好像也說不出口日本人的壞話.

"覺得日本怎麼樣呢?"  "嗯,是個好地方...不過,不會日語的話,什麼都做不了..." 這是真心的回答.

聊到工作時,我只說了我是在成田機場,我可不好意思告訴他我的職業. 他說他的女兒也在成田機場上班,是在引導飛機退出及引入空橋的. 嗯,也許他的女兒也曾經引導過我工作的飛機呢.

老公和朋友回來,也結束我們的交談.

我想我們彼此都沒想到會聊上這麼一會.

他走了,我心裡還懸著那個日本婆婆.

也許不是真的日本人婆婆? 也許是像海角七號裡的Tomoko,該跟著日本愛人回去展開新生活的,而somehow被留了下來...也許在某個不知名的地方,真的有個海角七號曾經上演過....

我也沒想到會被個初次見面的日本人問到被欺侮的問題. 有時,一個陌生人出自內心的關心,似乎比假意的朋友情誼來的更有溫度.

大久保先生,你也保重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其他
自訂分類:腦內活動
上一則: 黑人牙膏. 不可戒. 老工的眼淚
下一則: 不免小哀一下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