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文學談論(文學論)二
2022/05/17 01:02
瀏覽457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書名:文學談論(文學論)

作者:張紫蘭




 談論七

1.

文學,它能使人活得相當好,

使靈魂乾淨。許多富裕人家,

沒有經濟壓力,多愛讓孩子

主修藝術、文學。一生接近

美、幸福。

但解救人類生命的,是醫學。

這點要分清楚。

2.

你是你自己的主流,何必怕

時代?何必怕狂風? 

3.

不是翻譯,就一定是文學的

國際化。應該說找得到最好

的翻譯家,才是國際化文學。

文學最好的方法是向深處

發展。文化不要在外面繞。

4.

前幾年,台灣一個文學獎大獎,

頒給一本「恨台灣」的作品。

這是一本藝術、文學技巧很好,

極深刻的預言作品。它的所有

條件都抵達顛峰,只是作者是

一個一心一意,從小就想逃離

台灣的台灣人。他又把台灣

底層看得很「深刻」。

我想,我們這個社會,已經

成熟到連這樣大的文學位置,

都願意給一個這樣身邊的人,

我們容許他人,愛他們自己,

恨我們。

我們愛所有人。

恨也是另一種愛、一種激情、

專執。當它抵達很高的藝術性。

我們愛人類、愛生命、愛恨我

們的人。

所以這個社會和平了,成熟了,

社會在這時,自自然然發出了

一個訊息。

5.

有一本小說雜誌,算是這七、

八年來非常好的文學刊物,

幾乎篇篇上乘。不做美編、

外形比任何一本書都平凡,

不擺在書店雜誌架上。我想

可能只有我們這些沈默的

讀者會定期買,每期買,

它是我們的寶物。

出版商也沒有要賺錢。於是

現在已經停刊。彷彿它的

出現與停止都很自然。

在我們的人生,就會有段

這種美好。乾乾淨淨。有人

在社會的最裡面,往外推。

 6.

詩人不該被文學保護,詩人

該保護詩。

 7.

語言的徹底,對作家來說,

其實是一件很重要的能力。

我們現在,都太容易做語言

干擾,我們以為那沒什麼,

或很前端。

一本好的文學,語言是很

重要的原因。所以翻譯文學,

面臨語言的失真地方文學,

也面臨語言與很大程度的

違和,如台語(當然也有

少數創作者已呈現驚人的

創造)

8.

語言是一種濳力、直覺。

初民的直覺。

  9.

這個作家,一生都沒有戰爭,

一生都沒遇過政治迫害。他

的文字表現了幾近一世紀

的優雅

  談論八

 

 1.

我覺得,搞文學就該像他一樣

一生悠閒地搞。慢慢讀寫。

2.

文章、一篇文學能不能永恆

流傳,那是它的「命運」,

作者不必癡癡倚靠作品。

 3.

不是我們不相信歷史,歷史

真的很偉大,大到每頁史料

都在嚇唬我。我不曉得不好

的文學,為什麼拼命寫文學

史。

 4.

真,做起來不容易。

敢於反抗最偉大的作家,如果他

寫得不好。

敢於否定價值非凡的畫作,如果

其實你並不喜歡。

做真的人,即使你過得歪歪斜斜,

並不如意。但你是純真的。

 

 5.

在淡江讀書時,最燦爛夕陽。

一個朋友住淡水河邊,喜歡

邀人聊天,我很少去,去了

也不看窗外,我怕河水隨時會

進來。

我一點都不喜歡山和海,我覺

得景物無情。我心中自有山海,

我心中自有斜陽燦爛,我自有

我要的美或偉大。我其實不需

要外面的東西。

 6.

智慧和青春一樣,都是「短暫」

的。智慧沒有比較偉大。

青春是極致燦爛,智慧也是極致

燦爛。

人走過青春,五、六十歲擁抱智慧,

但七、八十歲就忘東忘西了。智慧

也不長久。 

 

 

7.

並沒有每個人都跟我說我

可以,並沒有每個人都愛

我。所以我是好的,我是

安全的。

8.

前輩的話我都聽進去了,

做一個低調的人,高調的

愛。

 

 談論九

 1.

穿過文字語言、作品思想、

美學經歷的一再考驗,穿

過整個台灣文學不停止的

創造力,他只是千百創作

者的一例。我們不要錯過

時代的大師,更不要小看

沒沒無名的作者。歷史有

時候只是必然與偶然。

 

 2.

其實對於我們這種人,只有

一個目的:寫好它!

  

 3.

七十位最有名的詩人,

和七十首最有名的詩

是不同的。

 4.

怎樣的形式,怎樣的狡辯,

就是為了浮現哲學。

 

 5.

了解作家生平,不見得能了解

他作品的內涵。就好像一個

遊歷全世界的人,不見得比

一個終生在小鄉村努力工作的

農人深刻。

 6. 

我不知道人沒有創意

會怎樣?可能不會

怎樣吧,只會敗亡。

 7.

可能不是因為它是否

繁複、是否生活?

是因為作品是否近

文學、文字哲學、

文字美學?

8.

其實我覺得我們的文學、

文化有很強的進步,它不一

定要反映在看書的人口,

雖然我是寫書人。讀者不一

定要看我們的書,只要他

進步神速。

文學作品出現了驚嘆、甚至

曠世,即便它是少數,它

還是強力帶動我們。我們的

文學、文化造成一種社會,

你看當代詩的盛世,你看

媒體底下的留言,個個是寫手,

甚至比媒體本文寫得更好。這

是我們現代社會的一顰一笑、

字字句句。

雖然極普通的文學還是一片

書市,但是更強的挑戰人物,

更艱辛的文字創作者,我們

一直不缺乏。

有一個文學、文化世界,

我們很樸素、很專情,

這就是台灣文學。

9.

寫作家的軼事,並不能對

作品或文學如何,只是

糾纏。

創作和生活是不同的,

很多思想,生活中永遠

看不到,平凡永遠無法

企及。

 談論十

1.

只有你對得起你的讀者,你的

讀者才會對得起你。只有你

光華了你的讀者,你的讀者

才會光彩你。

2.

最不耐文評有本省作家、外省

作家之別。那是對作品價值的

誤導,那不是真誠的文學批評,

也不是文學歷史。那是人為的

偏頗,文評者在文學史中的

迷失。

3.

他的散文,有一種氣氛,也許他

所有作品要的就是這個,他並

沒有要說明什麼(甚麼思想)。

整部作品為的是感覺。

 

4.

從小我總認為,只要我有創意,

只要我還是得文學獎,我是不管

別的了。班上,同學?

可是因為這樣,我的周遭總不好。

最愛打扮的同班同學,考上文學

研究所第一名,讀不下去被退學。

我們縣上的縣長,十年前的演講

和十年後一模一樣,卻繼續連任

並且高升。我雖然非常生氣,但

我沒有努力反抗什麼,吶喊什麼。

所以我的社會十分無聊,我的

國家非常平庸。我到底在這群人

中,始終想不透為什麼一大堆

平庸的作品,在文學副刊不斷的

重複?這個時代還有沒有自己的

思想?

近年,我開始追逐更高的創意,

更高的社會的理想。我發覺我

必須努力發現,那種活潑,那種

熱烈,那種會滾動的力量。我

開始走入社會、走入網路、走入

政治。尋找全身創造力的時代

人物。活的,生動的,天底地底。

5.

創作者只是以不同的面目藏身人海,

他們不是不創作,他們在觀望這個

世界的最徹底。

 

6.

一個文學的完整時代,不帶遺憾

的完整時代。那種平靜,用文字

說服他的光陰。那個人!(致敬

楊牧)

7.

我們繼續喜歡我們喜歡的東西,

支持我們要的理論,你不會影響

我們什麼。關於無知在世界的

某個地方,某個文獻。自己的

社會自己救,自己的文學自己救。

 

  談論十一

 

 1.

我覺得要收拾這個時代的散文,

真是千言萬語。對於散文,這

真是個很壞的時代。

2.

我們當追求生命靈魂的公正,

對一個作家來說,這比追求歷史

意識或歷史定位重要多了。

文學不是編年記錄,可能也不會

服從某一段政治。文學是整個

人類靈魂的吼叫。

3.

他說得很徹底。

他說,因為A的權勢大,結黨,

而且不是當代主要思潮。所以

那個時代最優秀的文學批評家,

忽略了A的小說。他們看到的

只是A的權力,追隨的學生。他

們略過A。

4. 

不管我們是否跟得上光陰,我們

都在光陰深處。

 談論十二

 

1.

人活在城市的某個巷弄,我覺得那是很完美的居所。

穿過文明,穿過煙塵,與一個城共存活,共藝術,

一個完美創作者的居所。

不再是山上、鄉下。

2.

每一種表達,有一很高的境界,叫準確。

文字一樣,口語也一樣。

3.

我們拿到一篇文章,也不必分別它是古代或現代,

或它是史冊上的,它就是一篇文章,獨立而尊嚴。

你就是尊重地閱讀它,判斷,在你心中留著它的

價值。那就是意義,甚至時代意義。時代是自然

浮現的,當然浮現的。

我們喜歡那種呼氣,那種空氣,時代的空氣。

「當代」、「時代」對我們來說是一種極致,

破天荒的,天地荒老。

不管文章會記得或過去,我們的永恆應該是我們

無時無刻的判斷、反覆、繼續。

那些孤獨的,致力的反省。

4.

批評者說,這部文學史,文學的價值不高。(是

說因為它政治的考量太明顯。)

 

 

5.

不要黏著自己的文章,不要過度信仰它。寫過

就永遠,寫過就罷手。它只是你的思想,

你還有身體,你依然是你。

 

6.

有時候順著流行做事,流行使你光榮,流行

也可能傷害你。我們活在潮流,我們要說得

清楚潮流。

 

 

7.

每一場表演都是獨一無二,不要活在上一場

的表演中,不要活在多年前的掌聲裡。作家

也是,不要活在上一本、上上本書的掌聲中。

你的讀者在「思考」你。

引領群眾,或「跟得上」群眾,隨時看得到

台下的臉,看得到讀者的表情。不停思考。

8.

學問到底有什麼好?學問真的很好,它在有才華

的人身上,打好了基礎。在沒有才華的人身上,

悔恨張望。

9.

沒有思想,只有技巧,永遠都是泛泛之輩,不會

改變。我們要往哲學追求。

                                                    

 談論十三

1.

有人可以論述,但他無法服從。能論述能服從者,

可達到一種偉大的協調與均衡,是所謂真正的和平。

2.

我最喜歡挑戰艱難,我最喜歡挑戰權勢,直至世間

灰飛煙滅。

3.

人生,你不見得要是一個正確的問題,

正確的答案。你只有創造,你是真的

想過,文字、群眾才會往前走。

4.

有所為,有所不為。有所以為然,有所以為不然。

一種誓約與願望。

5.

2019年和2014年台灣的社會語言(文字),其實

就有很大速度的進步,群眾在奔跑。我們和我們

的時代追著跑,語言一路拋擲。 

 談論十四

    1.

我無法卑微地像一朵小花,任意張望。我無法不意志。

    2.

永恆真正的意義,可能不是時間的長久?

永恆真正的意義,可能是瞬時。燦爛。

我假設。

    3.

有時你做一點編輯,那並不代表創作的你犧牲了

你的單純。那是一種規律,人生的紀律。

你就是晃啊晃的。

生命像一純色的波浪跳躍。

   4.

我很開心理論與它的背叛,我很開心我們的世界

超過一切,超越的創造。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