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何以不需要知名度 (夢迴科羅拉多 之12)
2022/07/23 03:09
瀏覽1,274
迴響0
推薦64
引用0

這是我們房車內的小廚房和小飯桌;桌上放著蜂蜜和檸檬胡椒粉,是今天我手製點心所用的兩種調味料。

後面那黑白一對,是女兒送給我們的咖啡杯。

遠處的擋風玻璃窗台上,除了蘆薈,還有女兒送我的一盆粉色蟹爪蘭(Christmas Cactus),以及小女兒(兒媳)送我的一盆鮮黃色卡蘭蔻伊(Kalanchoe)。

 

這是我們目前在科羅拉多紮營的所在地;營地的步道旁,有一條小溪。

每天清晨太陽出來前,我傍著溪邊大步健走...

 

下午,忽然來了一陣暴風雨...

雨勢浩大,雨聲洶洶;我拿著手機錄雨聲,錄了整整十分鐘!

我好愛聽雨;雨聲真的非常療癒。

 

這是我用微波爐製作出來的微甜、微酸、微辣核桃仁。

作法:

取一小碗核桃仁平舖盤中,先用微波爐打兩分鐘,拿出來,稍微拌一下、讓熱度平均。之後澆上一點蜂蜜、撒上少許檸檬胡椒粉(見最上面那張圖片),稍稍拌勻,再回微波爐打一分鐘。拿出來,放涼再吃。

啊,香香脆脆!

配咖啡,好吃到不行!

 

這是我們美麗房車的藍色遮陽棚。

十多分鐘之後,暴風雨暫停;

雲開見日,陽光樹影...

 

*****

1.

我愛寫作,是因為心中有話要說

心中有話要說,是因為我那些從年少就積壓的苦悶與理想。

正如司馬遷所說:人皆有所鬱結,不得通其意也,故敘往事、思來者。

十二歲開始寫的日記,初中高中大學的作文或週記,甚至從小到大投稿的作品,都是因著情動於中,而形於言。雖然其中偶有廢話,但應該也是出自肺腑、有型有質的廢話吧,哈哈...

從小,不論我寫的信或是文章,總被父母師長同學們欣賞;中學時,甚至班上給了我「大文豪」的外號

話說回來,阡陌縱橫的曠世小說,我缺乏那個才氣;吟成一個字、捻斷數莖鬚的千古詩詞,我沒有那個耐心。

只是很單純地,我手寫我心。

張建葆老師曾經多次在我大一國文課的作文簿裡,給我這樣的評語:文筆溫婉流暢,如行雲流水;能行於所當行,止於所不可不止。

當初我完全不知這幾句話竟是出於蘇東坡的自述,否則,我得樂成啥樣兒,呵呵!

愛寫日記、愛寫作文、愛寫週記之外,我也曾經深深熱愛過投稿。多年來,大華晚報(初中時代第一次收到稿費)、中央副刊(高中時代曾獲得不少稿費),至於出國之後的中副、世副、海外雜誌、舉目雜誌、使者雜誌、導向月刊、愛聲報等等...除了固定被邀寫專欄之外,其他文稿,幾乎每投必中。

多年來的發表,累積了六十萬字以上的文章。

 

2.

記得1994年寒假,導向雜誌總編滌然女士專程親訪寒舍,要求我接任她的總編輯職位。這位老人家多年來一直向我邀稿,並在雜誌裡,為我闢了兩個專欄。

那次她從夏威夷飛來,告訴我說她想要退休,希望我能接任她的職位;她還信誓旦旦,說她一定要為我投資出書。

「我不是風流寡婦,我是有錢寡婦!」她對我笑說。

後來,我還是決定婉拒總編輯一職,結果她原先計畫要為我出書的事情,也跟著一塊兒泡了湯!

前些日,老公找出我舊電腦中好幾本從前我自己編輯即將完成、階段近乎出書的舊日作品,我心竟然風紋不動。

又想起二十一年前,在某文字坊初識《真愛雜誌》的主編蘇文安老師;那時,他積極看好我。除了不斷向我邀稿之外,蘇文安老師也猛鼓勵我參加各大報紙的徵文比賽、並堅定地勸我放棄讀神學院、想成為傳道人的計畫。

當時,在那個文字坊,我也同時認識了相談甚歡的作家陳惠琬老師。因著陳惠琬老師的介紹,我與她一同參加了次年 (2002)十月在溫哥華舉辦的世界華文女作家協會,認識了許多寫作前輩,包括我很喜愛的洛夫、姚嘉為、龔則韞...

再次年,也就是2003年,我讓蘇文安老師以及許多文友們大大失望,因為我放著可以出名的機會、不好好寫作,竟然一返回多倫多,就去全時間讀神學院!

加上原先在美國正道神學院已經讀完的一年,我又讀了整整三年,獲得了教牧學與聖經研究兩個道學碩士學位。

2006年初夏,神學院的畢業典禮尚未舉行,我已接獲香港國際漢語聖經協會總幹事沉志超先生的邀請,擔任新漢語聖經譯本》的翻譯工作;一做六年,完全忘了(也沒時間去想)有關個人出書的事情!

十年之後(2016年暑假),因丈夫退休,我也跟著辭去我深愛的北加州教會牧養工作(2013-2016),遷往科羅拉多定居。

初抵科州,因處於服事的空巢期,時間比較多,一方面也挺想念當年在溫哥華相識的14年不見的親愛文友們,於是應邀參加了在洛杉磯舉辦的北美華文作家協會。

歸來之後,我還興致勃勃和當時擔任海外華人女作家會長的老朋友姚嘉為密切聯繫、商討我的出書事誼...

 

3.

然而,上帝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上帝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

身為天父的寶貝女兒,主耶穌知道我靈深處的真正需求;祂,明白我心深處的終極渴望。

五年前,傷心離開北加州娘家,我終於打起精神,開始積極準備出書,忽然主耶穌基督柔聲呼喚、命定我來到丹佛華人教會。經過幾年盡心、盡力、盡意的全職牧養,又經過洛杉磯台福總會的嚴審通過,天父上帝親自按立,我成了一名正式的合格牧師。

年過古稀,我再次俯首敬畏耶穌基督的真實。

真的,我不需要知名度除了主耶穌,一切皆糞土!

正如使徒保羅在新約腓立比書三章7-8節所說:

凡從前於我有益的,如今因著基督,我都看它們為損。不僅如此,我將萬事丟棄、視為糞土,為要得著那至寶主耶穌基督。

 

4.

立功、立德、立言。

有志寫作者在死以前,都盼望能多出幾本書留在人間...

然而曾幾何時,名利對我來說,已成鏡花水月,絲毫不值得留戀。

能出書很好,不出書也沒啥不好;生命在主的手中,全憑我主旨意的引導!

 

5.

如是...

主若允許,我仍要為祂而活。

我願成為祂手中一盞殘破的小小油燈;

我願,因著我微弱的燃燒,讓人看見耶穌基督永恆的榮光。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