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您認識 黃煒椉 嗎 請看本文
2010/11/09 18:59
瀏覽442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您認識  黃煒椉    請看本文

 

≡資料來源:高雄市召會全球資訊網≡

 

網頁。

http://www.khhchurch.org.tw/sql/sysWEEKPAPER/wpd_fp.asp?w=1404&d=5

 

不是彩色變黑白 

 

撰文者:黃煒椉  2010/8/7 

 以前與人喝酒作樂搏感情,現在邀人泡茶聊天說基督。老朋友都笑我說:「你的人生變得只剩下黑白了。」我說:「不是,我的人生現在才開始變得有色彩。」

 

厭惡外國人,厭惡外國教

 我生長在臺灣南部嘉義,從小跟著家人信奉傳統宗教。一面是因為歷史淵源,一面是真的看過一些神蹟奇事。所以,也跟著大家燒香拜拜、求神問卜;對於來自外國的基督教相當反感。因為日據時代,美軍的飛機常常來轟炸。加上讀初中時,歷史老師常說,二次大戰末期,因為美國的政策轉向,使中國大陸被共產黨奪去。當時,臺灣的經濟落後,物資缺乏,基督教分送麵粉、奶粉之類的東西,覺得這是外國人收買人心的手段。諸多的原因,使我對外國人、外國人的東西和宗教非常厭惡。高工一年級時,看到報上刊登臺電招考配電養成工的廣告,就考進了臺電。分發到臺東工作了七年,也在臺東成了家。後來,請調回嘉義老家,與母親同住。一路過著平順的日子,直到大女兒考上了臺大。

 

給女兒面子敷衍受浸

 女兒大二那年,我想安排她到臺電的員工宿舍去住。沒想到她竟然不願意,說要搬到什麼召會的姊妹之家。我這才發現:原來她信了耶穌,還信得很迷。我為此勃然大怒;我的好女兒竟然跑去信那個在我口中稱作「死了沒人哭」的外國教。家中的長輩們非常生氣,我也為此倍受責難;到了一個地步,幾乎要和她斷絕父女關係,連她的弟妹也被我嚇得不敢和姊姊接近。

 有一次,女兒所在的召會舉辦大專學生活動,要在嘉義的曾文水庫舉行,而我正是當地臺電服務所的主管。女兒就題議要我協助,並請了嘉義朴子的弟兄來找我。我當時雖然還在氣頭上,但氣歸氣,女兒到底還是自己的心肝寶貝,若是不幫忙,豈不是讓她被外人看笑話。於是,在我一向的熱誠和私心裏,出面幫助他們安排聚會場地、住所、飲食和其他一切的需要。

 因著接洽事務,那位弟兄常常來找我,也趁機向我傳耶穌,我常常和他辯論。最後心想:女兒一人隻身在外,我們也無法時時照顧得到。我就和妻子說:「隨便啦!我們一起受浸好了,給他們一個面子,讓女兒在臺北也有人照顧得好一點。」我們夫妻二人為著女兒,就敷衍受浸了。

 

生活依舊沒改變

 我的受浸完全是因著愛女兒的私心,對於什麼是救恩、生命,完全不清楚,也沒興趣。我還是照樣過我原來的生活;一天抽兩三包煙,喝酒、打麻將、簽大家樂…。有弟兄來看望,我就跟他們強辯一通,還曾經把人趕出去。

 女兒即將大學畢業,只是,她沒有打算去考研究所,也沒有要回家來,居然說要去參加召會辦的訓練,要奉獻給主。這下,我可真的雷霆大發。我立刻叫妻子到臺北把女兒帶回來,並且撂下狠話:她若不回來,我要去告召會誘拐子女;甚至準備傢伙,到臺北去砍人。在我的威逼之下,女兒終於回來。看到她,我的心也軟了下來,和她約法三章:先去工作兩年,若是兩年到了,她還想去受訓就去。我原是以為兩年過後,她會冷卻下來,不再作此想。沒有想到,兩年後她還是心意堅定;我只好遵守諾言,讓她去了。

 我受浸後的這些年日,雖有弟兄們不時來看望,也曾幾次受邀參加召會的活動,但我總是敷衍了事。我總以為信耶穌保平安,應該諸事順遂。結果在金錢投資上反而不利,大失所望,覺得信這個耶穌好像沒什麼用;對召會生活也就漸行漸遠。

 

是求神問卜呢,還是禱告?

 我這個頑強的人,終於遇到難以勝過的難關。在我服務的電臺供電區發生兩次跳電事件,魚塭因而死了許多魚,養殖業者損失慘重。群眾聚集,向電臺抗議,要求賠償。我當時正是服務所的主管,面對各方責難,裏外的壓力都很大。那位嘉義的弟兄從報上得知消息,就來探望我,並陪我禱告。結果兩次跳電事件,第一次還好應付,第二次因為少數有心人士從中作梗,相當難辦;甚至還有黑道介入。我獨自面對,真的是四面楚歌,力不能勝。雖然有弟兄常來陪我禱告,但我仍不能免俗,去求問各方神明指點迷津。因著在地方上工作有些年日,也認識一些道上的朋友,他們願意情義相挺,幫我解決難題。

 然而,有一天,就在心情鬱悶之際,裏面突然明亮起來,覺得自己若是仍舊照著以往自以為是的老方法處理,或許暫時可以勉強過關;但自此以後,可能再也脫不開黑道的糾纏與瓜葛。而自己誠心誠意的求神問卜,卻也一樣沒有清清爽爽的答案;不是說我沖到這位神明,就是說我煞到那個惡鬼,我還得酬神獻祭,才能消災解厄。然而,藉著和弟兄一次次的禱告,卻真的帶給我深處的平安。不久,這事件漸漸平息下來,並且得到圓滿的解決。以後幾年,我對信仰逐漸改變態度;我接觸主漸漸多一點,主對我的真實性也漸漸強一點。每逢公事業務上,遇到有人故意找麻煩,或是在人事安排上進退兩難時,我學會先向主禱告,而不再求神問卜,也不再憑自己的老方法解決。慢慢地,我不得不低頭敬拜主-祂真的是聽禱告的神,是平靜風浪的主。

 

黑白人生變彩色

 以後,我調到一個較單純的鄉鎮服務,開始有更多時間參加聚會、唱詩歌並讀聖經。有時聖經讀不懂,就查查恢復本聖經裏面的註解和串珠,每每從這一處,查到那一處,就有不同的亮光出現,好像在挖寶一樣;比以前讀的武俠小說或偵探小說還要有趣迷人。而且,讀聖經一再深入,就一再得著滋養,得著亮光,深深覺得聖經的話實在是真理。退休後,讀聖經的時間就更多了,常常一讀起來,就渾然忘我,旁若無人。聚會也是一樣,無論是福音聚會、禱告聚會、主日聚會、小排聚會、甚至安息聚會,我都聚得越來越有味道。只要有空,任何召會活動,我都去參加。

 我的生命、性情也逐日起了變化。從前說話粗魯、出口成「髒」,性情剛烈,脾氣暴躁,一言不合就向人拍桌對罵。被人得罪,鐵定有仇必報,以牙還牙。簽賭大家樂,如同家常便飯。週末一下班,就去打麻將,一直打到週一早上去上班。妻子氣急敗壞,我卻依然無動於衷。為了方便辦事,時常呼朋引伴,周旋應酬於各黨派之間。時常呼朋引伴飲酒作樂,還認為這是工作所需,理所當然;惟獨覺得抽煙不好,戒了二十幾次,仍舊無法戒掉。自從一次向主禱告說:「主阿,我對這樣的生活實在厭倦疲憊,我要完全交給你,求你帶領我。」之後,我就放下所有的掙扎和努力。不知怎麼地,本來戒不掉的香煙越抽越少,漸漸地就不想抽了;原本說粗話的口,現在常常唱詩讚美神;向來暴躁易怒的我,居然也能柔軟謙卑下來,向人認錯道歉。別說認識我大半輩子的朋友,都快不認識我了,連我自己也不太認識自己了。過去放不下的麻將不再使我流連;倒是常常沉醉於讀聖經和聽詩歌之間。以前與人喝酒作樂搏感情,現在邀人泡茶聊天說基督。老朋友都笑我說:「你的人生變得只剩下黑白了。」我說:「不是,我的人生現在才開始變得有色彩。」

 

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

 歷經數十年公職生涯的風風雨雨、是是非非,地方派系的勢力爭奪、爾虞我詐,我終究是在基督、在召會中,找到了真正的安息與釋放。現在,我每天清晨四、五點就起來親近主,與主交通,享受主的甘甜。在生活中,我學習凡事仰望主,知道自己還非常天然;若是不在主裏,就面目可憎,壞脾氣也會按捺不住。我求主時刻加我力量,不讓我離開主;否則我什麼都不能作。我幾乎天天經歷祂的救恩,只要我向主認真,凡事交給祂,一切就都平安穩妥。並且我為別人的代禱,也常一一成就,更加增我對主的信心。

 這幾年,我一直為我的子女和他們的另一半禱告;盼望他們都能得救,並且全家事奉主。因為我無法在凡事上幫助他們,只有把他們交託給主。感謝主,主是信實的;我的子女們都一個一個得救了,他們的另一半也紛紛得救。我繼續為他們禱告,不僅他們信主得救,更要進入召會生活;這是我現在惟一的心願,也是我一直向主的宣告:「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書二四15)黃煒椉

  轉載自《福音見證》第十集

 

 

《週訊1404期全文》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