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抄錄時論廣場》蔡英文論文門的後座力&綠營背後的黑金守護靈&台灣民主假象現形&..
2022/12/05 08:16
瀏覽631
迴響0
推薦16
引用0
時論廣場》九合一大選 台灣民主假象現形(高資敏)
2022/12/04 言論
高資敏
https://www.chinatimes.com/opinion/20221204002175-262104?chdtv

台灣的「民主政治」,表面上是仿效了美國式民主。台灣政治家以台灣的民主政治,大事張揚宣傳。在國慶,蔡總統演說題是「民主台灣照亮世界」。「世界民主大會」也甫於台灣集會。蔡總統在小布希研究所視頻演說:「威權政權的威脅是所有民主國家的警鐘」,儼然台灣是世界的民主燈塔,是民主政治的救世主。

然而,美國式民主是立基於民主政黨。而民主政黨所以能實踐民主,就在政黨候選人必須由初選產生。過去德國納粹黨也有選舉,不同的是他們的候選人,是由黨魁直接提名。美國民主政黨的主要任務是辦初選,選出候選人,初選是政府與人民共識的鐵律,絕非黨魁或黨中央可擅自另作主張。在美國鮮有人知道政黨主席是何許人 ?因為主席只是照章處理事務的人,談不上有什麼權力。

台灣過去政黨也曾履行初選,然在此次九合一大選,則隨黨魁個人意志而免去初選。改由黨魁、黨中央選派 。在此次大選,民進黨、國民黨及初露頭角的民眾黨,他們的候選人通通不經由初選,皆由指令空降。因此在台灣,連美式民主政黨的影子都沒了。這次大選,民進黨展露了「民主退步」的中央專制,而不辦初選。國民黨也不妨多讓,也免除初選,且表現更令人寒心。尤其,在桃園的市長選舉,資深黨員羅智強辭掉市議員決心參加初選。然而,黨主席朱立倫卻在此時,自己提名張善政為候選人。新興的民眾黨,有樣學樣,所為也令人沮喪。

對民主政治而言,民主政黨不舉辦初選,是民主政治淪喪的警鐘。此一民主程序正義絕不能妥協。沒有程序正義就絕沒有實質正義。沒有了民主政黨的初選,絕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政治。

在民主政治的初期,政黨極易淪為野心獨裁政客所操控。因而,立法院在政黨法宜明定,政黨提名候選人必須經由初選,以落實民主政治。溫良恭儉讓的台灣人,更不可容許政黨的黨魁專橫霸道。因為黨魁掌控提名權後,就可循此在不知不覺中逐步掌控一切權力。這也是美國民主政治,為何絕不容許不舉辦初選,而由黨魁直接提名自己人。

觀察這次大選,最受注目的應是台北市長選舉。期間有一項最顯著,是候選人共有12位之多。然而,媒體只專注報導3位,且叫出所謂「三腳督」,而無視其他9位合法的候選人。對他們完全視若無睹。在所舉辦的候選人辯論會也不邀請他們,這是極其粗魯的不民主、不公正。或有人辯稱是因為蔣萬安、陳時中、黃珊珊都是大政黨提名,但黃珊珊並非政黨提名;或稱只有這3位才是最優秀,然而既是民主政治,優秀也不能由少數人擅自決定。

事實上,其他9位都是熱心公益的賢達,他們分別繳了150萬元「保證金」,皆奉送了政府。就只為了表達他們的公益見解。無可置疑,他們是此次大選中的一大特色。全世界也恐找不到單一職位有12位候選人,是台灣民主選舉的殊勝。這9位社會賢達很值得大家敬禮。他們是:張家豪、王文娟、鄭匡宇、黃聖峰、童文薰,蘇煥智、施奉先、唐新民、謝立康。

對選舉,我深信,沒有嚴謹「監票」,就必定會有「作票」,因為所牽涉利益太大了。科舉時代,沒有嚴謹的監考官,也必會有考生作弊。我在大學時代沒去當家教,卻在晚上,當了高雄市陳啟川市長的夜間祕書,替他整理私人書信。有次,他派我一件白天的特殊任務,就是去當市長選舉的投票所監票員。我一進投票所,主任就滿臉笑容告訴我,已為陳市長「作票」做了周全準備,得票一定很好看。我立即答,市長交代我來,就是要「選舉公正公平」。主任聽了我的話,一言不發,就去打電話。接著來了一部吉普車,要我先去協助整理文書。我去之後,堅持要回去監票,但被告知,不必回去了。此後,我閱歷了太多「作票」。職是之故,「作票」一事, 對我而言,是千真萬確曾發生,也會繼續發生的事。

2000 年總統大選,我也發現諸多作票。我檢舉作票,儘管鐵證如山,沒有人要理。但皇天不負苦心人,在高雄有位檢察官願為正義為台灣民主挺身而出,肯辦其中一件作票案。此案是林姓主任主謀。他被提起公訴,判了1年6個月刑期,消息登在報上。然而,隨後我被免去訴訟代理人。理由是因為我捉「作票」,會給人「輸不起」的印象,會不利今後選戰云云。於是我寫了一本書「作票」,為「作票」留下歷史見證。

當年民進黨的元老黃信介,立委選舉因被作票而落選。國民黨有人慶功。我告訴李總統,「作票」沒有羸家。「作票」是兩面刃,傷害政敵,也傷害自己。「作票」當選,固能使政敵落選,然而當選者及作票「功臣」必然貪腐。我最後很悲痛提出,黃信介案若不平反,而如此被作票落選了,從此台灣民主政治也沒了。後來經各方的努力,黃信介終於獲平反了,他又當選了立委。然而,他對台灣的民主政治似已失卻了信心。他在立法院變成沉默寡言。我幾次和他見面,他只淡淡表示,若「作票」不能有效竭止,台灣的民主是沒有前路了。

另有件有意義的大事,是台灣民間成立了「全民監票行動聯盟」。聯盟負責人花莉娜、王為仁等和我座談了幾次。他們的見解及腳踏實地的草根性,令我很敬佩。此次他們的選前記者會,有前新聞局長鍾琴、前立委謝啟大等都參與。他們的努力,對減少「作票」,厥功甚偉。花莉娜給我簡訊:「我們監票有專業蒐證紀錄,抓作票獎金100萬元,應有嚇阻作用。被我們監票的投開票所,投票率已從7、8成降到5、6成,灌票應已大幅減少。」我看他們所為,更深信功不唐捐,大家的努力,「作票」定會漸收斂。

此次大選,最後的重大新聞是屏東縣長選舉爭議。在各國若有類似爭議,當然由公正中立的中選會出面調查處理。但台灣的中選會主委並非中立,而是由民進黨政府所派任的黨籍人士李進勇,為此一選舉爭議召開記者會,但他的回答很令人詫異。李進勇稱呼蘇清泉為「蘇姓候選人」就顯出睥睨,另解釋選務人員只是「有瑕疵,但沒有錯誤」。既是玩弄文字遊戲、強詞奪理,也是逃避責任。由此已可看出,台灣必須要有中立公正的中選會主委。

蘇清泉要提告而請求保存證據,法官立即駁回。法律不是以證據為重嗎?蘇清泉再提出抗告,拖延了時間,證據可能被迅速湮滅。民主是秉持法治維護,因而法官必須公平公正。此次九合一大選,紛紛擾擾給台灣人民的啟示,應是全民該站起來,共同維護真正的民主政治及公平正義的法治。(作者為前立法委員)

*

時論廣場》綠營背後的黑金守護靈(桂宏誠)
2022/12/04 言論
桂宏誠
https://www.chinatimes.com/opinion/20221204002657-262104?chdtv

台北市立委補選未登記先開打,國民黨參選人王鴻薇以「黑金」猛攻民進黨參選人吳怡農,並讓吳難以招架,公開呼籲黨中央出面「處理黃承國的爭議」。說來諷刺,九合一選舉投票前1周,身兼民進黨主席的蔡總統喊出「用選票終結黑金政治」,但曾被她聘為總統府國策顧問的現任黨中常委黃承國,卻是連綠營自己人都認為是有黑底的金主。

黃承國對民進黨取得和鞏固全面執政的地位,即使在正面選戰中說不上戰功彪炳,但至少在「隱蔽戰線」上算是懋功勛績。所以,蔡總統才聘他為國策顧問。

此際吳怡農無論是「臨危受命」或「積極進取」參與補選,黃承國原本應是民進黨在選戰中的重要操盤手。但吳那麼直白地要求黨中央處理黃的爭議,好似逼迫蔡英文要有「棄黃保吳」的目光。究竟蔡英文會不會「目光如豆」,只看見當選後任期才1年的立委,就拋棄甚至犧牲有護衛大片江山之功的黃承國呢?

吳怡農為了自己的政治進階,嫌棄和他一樣擔任過台北市黨部主委的黃承國,而只想把對自己選戰不利的因素歸咎於黨中央。這樣的態度可能讓支持者覺得吳沒能力在逆境中找出突破口,且民進黨內的各派系也未必認同。

黃承國好歹也「功在黨國」,而吳怡農過去所以在黨內擁有光環,卻是來自於新潮流系大老的伯父和父親。也因此,蘇貞昌在面對媒體詢問「處理黃承國」的意見時,也僅顧左右而言他地表示「每張選票都代表著期待,會好好聽取各方意見」。身為行政院長向黑道宣戰是應有的職責,但蘇的回應哪像閣揆?

九合一選舉投票前,爆出與警政署長同級的最高階警官,曾在台北「88會館」和有治安顧慮的道上人士歡敘,乃至於迄今未破案的台南「88槍擊案」,背後都透露出政治與黑道間「共榮共治」的關係。而一向愛震怒、斥責部屬及拔人官的蘇貞昌,對這些事表現出的「無為而治」,難免讓人嗅出黑金政治的味道。

台灣走美式選舉的民主,選舉要花一大筆錢,而黑道撈偏門發了財後,可成為政黨或特定候選人的金主。一旦黑道支持的政黨執政後,就可能得到合法掩護非法的回饋,使經營的事業蒸蒸日上,然後再投資到執政黨身上。而這也是黑金政治形成的基本模式。

李登輝執政也曾有過「黑金政治」時期,但在「威權統治」時期的國民黨中常委卻從未有具黑道背景者。現在的執政黨中常委即使只是曾有「黑」底,但難道這是「民主進步」的合理現象?徐巧芯指黃承國是吳怡農的「背後靈」,其實黃也算是民進黨的「守護靈」。只是,這種黑金政治滋養的背後靈,想要驅散可沒那麼容易。(作者為民主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

奔騰思潮》台灣人不要一黨獨大更不要選舉威權(衣冠城)
2022/12/04 言論
衣冠城
https://www.chinatimes.com/opinion/20221204002376-262110?chdtv

九合一選舉綠營慘敗,總統蔡英文辭去民進黨主席。在與台北市長候選人陳時中競選團隊餐敘時表示,她仍有很高的民意支持度,中央也有執政成績,這次選舉失利她歸咎於人民不想看到民進黨獨大。從台灣三十多年民主化過程來看,多次選舉都出現過鐘擺效應。台灣過去威權體制下長期一黨獨大,也讓老一輩餘悸猶存。台灣民主化後經歷過兩次政黨輪替,兩大政黨都失去過政權,也都重新執政。所以蔡總統得出這樣的結論並不為過,但這樣的說法作為選舉的檢討不僅對民進黨內努力認真的從政黨員不公平,更沒有看到台灣當前民主倒退的政治危機。

一黨獨大只是一種政黨權力分配的現象,其形成的原因與環境有很大的差異。如果一個政黨在有意義的選舉競爭中,長期持續掌握行政或立法的統治權力,如日本自民黨、瑞典社會民主工人黨都曾長期執政,只有短暫失去政權,這種政黨可稱之為「優勢政黨」(dominant party)。但是在非競爭性的威權體制下,執政黨不容許其他政黨有取代其統治地位的可能性存在。這種政黨則是「霸權政黨」(hegemonic party),如中國大陸、越南、北韓等共產國家。政黨生態形成的原因很多,如憲政體制、政治文化、國際環境、社會特質及選舉制度等等都會出現不同的政黨體系。

所以只要是存在有意義的選舉競爭,透過公平、透明的選舉產生的執政黨,即便是長期執政,台灣人未必不能接受。台灣民主化經歷政黨輪替,進入民主鞏固階段,但是在司法獨立、行政中立、公民社會、大眾監督等方面的成熟度有待加強,加上權責不明的憲政體制與特殊的國際環境,台灣的政黨生態還有很大的變化空間。近年來民進黨的支持度一直大幅領先其他政黨。就拿最近一次今年十月,台灣民意基金會公布的台灣人政黨支持傾向,支持民進黨有33.5%、而國民黨18.6%、民眾黨只有15.8%。若說台灣人民不接受(民進黨)一黨獨大並不客觀。

2016年民進黨大勝,贏得總統與立法院過半,取得全面執政。當時就有人認為在所謂的「天然獨」的世代具有投票權後,以及民意主張獨立的比率一直穩定成長,民進黨會有穩固強大的基本盤。在「轉型正義」的大帽下,國民黨及其相關組織的財產被清算、沒收。國民黨內鬥加劇,苦無調和四方的共主。國民黨在2018年短暫颳起一陣「韓流」,被人視為迴光返照。四大公投在民意普遍反彈的情況下還鎩羽而歸,士氣低落到極點。而時代力量或民眾黨,不是淪為附庸被收編就是一人政黨難成氣候。在缺乏有力的反對黨的情況下,加上中美對抗激烈化,民進黨長期執政的可能性很高。許多人認為台灣未來將走向日本自民黨長期執政的優勢政黨體系。

其實台灣人並不怕在民主體制下公平競爭所產生的優勢政黨,台灣人民害怕的是民主體制的倒退。提出民主化第三波理論的美國政治學者杭亭頓就指出,民主倒退的原因之一是威權主義被再度需要。他認為新威權主義的來源有:民粹主義、種族主義、宗教原教主義和寡頭主義。除了民進黨長期慣用的民粹主義與族群動員,蔡英文更善於挑動兩岸議題,製造危機感與亡國感,利用人民的恐懼心理,進行威權主義復辟。蔡英文將權力無孔不入的擴張與恣意妄為,塑造以她為中心的新威權主義,把台灣帶向選舉威權。

民進黨這次的失敗,是人民對蔡英文新威權主義的反撲。被蔡英文收買和豢養的媒體與網軍,無法滿足民眾知的權利與理性論政的需要。失控的疫情與疫苗不被國際承認揭穿了疫苗民粹主義的謊言。裴洛西訪台後中共軍演證明抗中不僅不能保台,台灣還即有可能步上烏克蘭後塵。這次選舉蔡英文不但沒收黨內民主,更包庇林智堅的論文抄襲,挑戰台灣人的道德底線。台灣人怕一黨獨大?不,台灣人怕的是亞洲週刊封面上穿著龍袍的蔡英文。(作者為自由撰稿者)

*

時論廣場》蔡英文論文門的後座力(黃世安)
2022/12/04 言論
黃世安
https://www.chinatimes.com/opinion/20221204002628-262104?chdtv

前新竹市長林智堅所引發的論文抄襲風暴並沒有因選舉結束而落幕。持續有綠營政治人物因選舉過程中藍綠互相攻防、檢舉,最後落得敗選、學位兩頭空。其中,又以鄭文燦碩士學位被台大撤銷一事對民進黨影響最大,徹底打亂蔡英文的接班布局,其後座力之大,相信是蔡英文當初力挺林智堅所始料未及的。

事實上,鄭文燦學位被撤銷,不但影響鄭個人未來的政治前途與黨內權力接班,更連帶影響民進黨如何面對道德價值是否要重整,及蔡英文博士論文是否要提前解密的難題。如今民進黨要思考的已非簡單的「一屍N命」,或派系如何分治的數學問題,而是整個政黨要如何重建人民信任的政治大哉問。

雖說鄭文燦第一時間表示坦然接受學位被撤銷,並以政治或其他事情就回歸其他標準來回應。但從鄭的回答即可知,他顯然低估了論文抄襲背後的道德、誠信反作用力,忽略了政治人物與政客最大的差異就在於此。當政治人物失去道德與誠信,其所有論述都將成為空話,縱使再祭出抗中保台牌,也無法令人民信服。民進黨此次選舉之所以慘敗作收,正是選前一再雙標,挑戰人民道德與誠信底線所致。

此外,就民進黨的權力接班布局而言,鄭的學位被撤銷,勢必影響後蔡時代誰可以接任黨主席,甚至誰代表民進黨參選2024大選的問題。放眼望去,此波論文抄襲風暴,黨內大咖只剩賴清德、蘇貞昌與陳建仁3人未遭受波及。然而,民進黨選舉大敗,人民無疑是用選票全面否定蘇內閣的政績。而陳建仁又缺乏個人選舉實績,在凡事講究政治實力的民進黨內,自然無法見容於黨內各派系。

最後,民進黨檯面上政治人物,就僅剩高舉道德大旗的賴清德一息尚存,有機會代表民進黨挑戰總統大位。但7年前,賴清德同樣高舉道德大旗,以議長涉賄為由,未審先判,不惜賠上被彈劾及市政空轉的罵名,捍然拒絕進入議會長達232天。如今,用相同標準,倘若賴對論文抄襲所引發的民進黨道德、誠信風暴全都視而不見,賴又將如何自圓其說、說服人民自己與眾不同、沒有雙標?

道德、誠信永遠是台灣人民檢視政治人物的最後一道底線。回顧上一次民進黨面臨滅黨風暴就是因陳水扁貪汙,自毀誠信,重創民進黨高舉的「清廉、勤政、愛鄉土」形象。如今,歷史再度重演!後扁時代強調高學歷、專業的民進黨接班梯隊,在執政後期亦因「論文門」而再一次重創形象。蔡總統雖得以密件方式封存自己論文30年,但倘若低估論文門後續引發的道德、誠信風暴,蔡英文的論文門恐難堪地成為在野黨總統大選時的提款機。

(作者為立委國會辦公室主任)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