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敗家遊戲18拉攏人心最要緊的,就是表現自然,急不得!
2022/07/04 19:31
瀏覽654
迴響0
推薦31
引用0

敗家遊戲18拉攏人心最要緊的,就是表現自然,急不得!

十天花光十億,你就擁有一兆台幣!如果失敗…

「妳要來一碗米粉湯嗎?這一攤的下水很有名喔?我以前在台北念書時,打完工之後,常 常來。」

盼盼還在回味潛艇堡的手工麵包,是用北海道特級麵粉,只加鮮奶不加水的和麵,以及天 然酵母菌發酵烘焙後的香氣...她才回過神來,眼睛看著劉憶年,想想他剛剛說了些什麼?

劉憶年邊說邊興奮地看著招牌上的菜單:「哇,價錢變好多了,不是很便宜啊。 」他自言自語著。

「不是很便宜?哈哈哈哈!」盼盼聽劉憶年這樣講,忍不住笑了出來!

「對啊,不是很便宜啊?」劉憶年指著菜單的豬下水給她看,同時自己也笑了出來!他知道自己並沒有變,還是那個愛吃路邊攤,愛邊走邊吃的修車工人。

「那你點好了,我都吃吃看。」盼盼說。

「兩碗米粉湯,一份豬肺,嘴邊肉,豬肝連,燙青菜...地瓜葉好了,大腸頭,先這樣。」劉憶年俐落地跟攤位老闆娘點菜:「今晚要大吃一頓!」他握著拳頭,大聲地說。

「我原本盼望的超高級料理,原來在夜市...」盼盼半開玩笑的挖苦劉憶年。

「哎呀,話不是這麼講的嘛,」劉憶年幫盼盼拿了筷子,紙巾,整齊的擺在桌上:「吃 東西,就是這種吃一點,那種吃一點,才不會膩的嘛。」

盼盼看著他在一只小碟子上倒了烏醋,醬油,紅油辣椒,感覺得出來,劉憶年現在心情還蠻輕鬆的。另一只小碟子上挖了一小匙芥末,淋上醬油:「對了,你住南部,為什麼你的戶籍還留在台北啊?」

攤位老闆娘將兩碗熱騰騰的米粉湯端上桌來,劉憶年將一碗先給了盼盼,自己的那碗,開始卯起來撒白胡椒粉:「沒什麼啊,就是當初唸高中時,學校在台北,那我這裡又沒有親人,所以就把戶籍遷到同學家的機車行,當初是為了申請什麼在籍補助之類的,後來就一直沒遷走...」他說完,喝了一口米粉湯:「喔,好吃好吃。」

劉憶年剛剛點的那些豬雜下水都陸續地擺上桌子。

「這麼多怎麼吃得完?」盼盼邊用湯匙翻攪著大骨熬的米粉湯邊說。

「慢慢吃,其實是盤子大,裡面份量也不多嘛。」

「你是想在這一攤就吃飽喔?」盼盼問。

「沒有,還有其他的要吃哩。」劉憶年將剛燙好的豬肺,沾著醬油,再將芥末沾一點在 上頭,一口吞下:「喔喔,爽啊!」

「你講話不要這麼粗魯行不行?」盼盼:「剛剛看你用芥末的方式,應該已經學到了不要把芥末跟醬油和在一起用,以為你進步了,沒想到講話還是這個樣子。」

「哎,我這小工人小黑手的習慣,不好改啦,盡量盡量!」說著就把一筷子的大腸頭,沾了辣椒醬油,配著薑絲塞進嘴裡。

盼盼喝了一口米粉湯,覺得這味道還真是不錯。又嚐了剛剛燙好的油蔥酥地瓜葉,鹹味剛好,挺爽口的。

「吃得還習慣嗎?」劉憶年邊喝著米粉湯邊問。

「喂?我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嬌貴好嗎?」盼盼瞪著他。

「哎,最好是,像妳這樣的千金小姐,在外面走跳,沒有人保護,妳不緊張嗎?」

「緊張?」盼盼看著他,用下巴比了一下劉憶年身後。劉憶年好奇地往後看,查理正站在十公尺外的街邊,面無表情的讓夜市的人在他身旁來來去去。

「見鬼了,真是想不到。我沒跟他說要來夜市啊?」

「查理是年氏企業的資深保安主任,還需要你費心交代啊?」盼盼說著,也夾了一塊嘴邊肉吃。她覺得冬天逛夜市品嘗小吃的感覺真不錯!

「你真的別以為我是什麼千金小姐喔,我也是領薪水的啊,也是要存錢的啊。」

「拜託,就算妳薪水不是十七八萬好了,妳有車有房的,全身名牌,也比我強吧?」

「拜託,我的薪水哪有十七八萬啊?我住的房子也要繳房租給我爺爺的,他哪會讓我白住啊?車子是爺爺公司用租購的方式拿來節稅的,我是幫忙顧車,油錢都是我在付的呀,洗車錢也是我在貼啊,停車費也是...」

「好好好,」劉憶年用筷子阻止盼盼繼續碎碎唸:「妳辛苦妳辛苦。」

「還沒講完!我的衣服都是過季的啊,我都是冬天買夏天的衣服,夏天買冬天的衣服,而且都等到五折以下才忍痛出手的,我的手錶是拍賣網站買的啊。」

「還忍痛咧?妳日子過得好艱辛喔。」劉憶年說完喝了一大口米粉湯。

「我的鞋子也是過季的...」盼盼還要繼續補充:「住的地方,管理費也是我每個月在繳。」

「唉,要不要我借妳一點錢啊?我看妳日子快過不下去了?」劉憶年忍不住虧她。

「走開啦!」盼盼夾了一大口油蔥酥地瓜葉,用力的在嘴裡咀嚼。

劉憶年吃了一大口嘴邊肉沾辣椒醬油。他覺得今天晚上好輕鬆,這真不錯。看著夜市裡的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三五成群,悠閒地逛著,聊著天,吃喝著。

「下一攤要吃什麼?」盼盼問。

「...麻油腰花。」劉憶年想了一下,將眼前的米粉湯三口併兩口吃完:「妳不用急,我等妳。」他邊說邊用紙巾擦嘴。

「我要吃麻油腰花!在哪裡?」盼盼露出興奮的表情。她放下筷子,湯匙,用紙巾抿了抿嘴唇,然後就站起身來要走了。

「妳比我還急啊?」劉憶年也站了起來,他對攤位老闆娘喊著要買單。

「感謝劉董請客啊!」盼盼揹好包包要走,但是看劉憶年的表情突然有點尷尬。

「幹嘛?」

「我...」劉憶年向盼盼靠近一步,小聲的說:「我身上沒帶錢,我沒有現金,只有信用卡跟...跟支票。」

盼盼聽完,忍不住大聲的說:「你這人怎麼這樣啊?」

「臨時起意...一時疏忽...」

「你皮夾咧?」盼盼問。

「皮夾就裝了一張信用卡...」劉憶年掏出服裝師Tina幫他準備的全新Gucci皮夾給盼盼看:「還有這個皮夾原來的標籤,跟...標價牌子...就沒了。」

「嬸嬸說得真對,你真是個最有錢的乞丐!」盼盼邊唸劉憶年,邊氣急敗壞地從自己的包包裡掏出皮夾。

「我還是要吃麻油腰花喔?妳帶的錢夠嗎?」劉憶年客氣地邊問邊瞄著盼盼的皮夾。

「偷看什麼啦?夠啦夠啦,氣死了!」站得遠遠的查理心想,盼盼付錢?她幹嘛請客啊?

「麻油腰花咧?」盼盼皺著眉頭走在劉憶年前頭問。

「妳...妳走慢一點,我想一下。」

「不好吃你就死定了!」盼盼跺腳。

《原力大爆發!》 美國知名主持人、演講家、慈善家 歐普拉 曾經說過:

「成功的人,總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們要清楚,不是每人都希望你成功,也不是每人都願意看到你成功!或是會為你的成就感到高興!見不得人家好的人總是有的。因此,我們要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那就是確保你身邊周圍的人,都是希望你成功的人,都是可以讓你更優秀的人!」

因此我們需要「善因行銷」!天后歐普拉給出的三點建議,對於在職場打拼的夥伴們,非常重要!

《原力大爆發!》訂購平台,陸續增加中!

博客來電子書手刀訂購^^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E050137919?sloc=main

Google Play訂購: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E6%88%BF%E7%B4%94%E8%BC%9D_%E5%8E%9F%E5%8A%9B%E5%A4%A7%E7%88%86%E7%99%BC?id=fBp9EAAAQBAJ&fbclid=IwAR0BGZZ377jv6TUyHRxlfSztR85uyWA1cZGO-2mZNvqHH-GBu5BiKuR0ZLU

Readmoo讀墨電子書訂購:https://readmoo.com/book/210239233000101?fbclid=IwAR0ejenjC0bOHPeFuVeH3sdEO_1KIG5JqAGr9Si0Ej0M9rdu9Bi-LxxX14A 

樂天Kobo電子書直接訂購^^ https://www.kobo.com/tw/zh/ebook/Bwi-g8wz5Tun3iVZ77Jxh

PChome 電子書訂購:  https://24h.pchome.com.tw/books/prod/DJBND9-D900FBJVI  

吳競天在「冶遊味」的廚房裡看著廚師們一批在忙著調理晚上客人點單的菜餚,另一批 正準備著明天中午及晚上,劉憶年同學會的料材,有些要先處理,有些得搬到現場去做 。他真沒想到,自己還會有搞外燴的一天?不過此刻他的心情是好的,雖然外表上看不出來,但他從下午在劉憶年的辦公室,無意間撞見了陳棠棠之後,心情就完全變好了。

他們倆認識超過十年了,但是見面的機會不多。第一次見面的情景,吳競天還深深地記在腦子裡。陳棠棠跟幾位姊妹淘到「冶遊味」來用餐,因為她的哥哥陳海山預先打了個電話來訂位,他才知道陳棠棠跟陳海山是兄妹關係。那天晚上,她將頭髮盤在腦後,有如貴族一般的出現在餐廳裡,旁邊圍著她的那些女性朋友,都成了裝飾用的活動擺設...

現在是工作的時候,不應該想著這些私事。吳競天回了神,繼續盯著廚房的一切大小動態。他已經五十開外的年紀了。從十多歲的小毛頭開始,就在餐廳裡洗地洗菜的當雜工,後來在中式餐館裡當助手,本來以為自己大概一輩子就這樣了。直到快三十歲時,才真的對廚藝這回事開了竅。全因為得了高人指點...當然,他知道這位高人應該老早過世了。吳競天當初拿到的,是一本破舊的烹調筆記。他當年就是靠著那本破舊的筆記,整個扭轉了對於料理食物的觀念。

幾年之後,他的中式料理已經在美食界闖出名號,許多失傳的大菜,都在他手裡一一呈 現。但吳競天不以此為滿足,他藉著高明無匹的中式料理知識與純熟的技藝,到世界各 地去交流,學人家的長處,也讓對方領略華人美食的秘奧。這環遊世界的旅程,一趟走 下來,就是二十年的光陰。吳競天在法國人的廚房工作,在義大利人的廚房工作,在日本人的廚房工作,在紐約客的廚房工作,在西班牙人的廚房工作,在中南美洲原住民的露天窯烤爐旁工作,在巴西貧民窟學街邊小吃,到北歐漁船上當廚師,為了看看他們出海在狂風巨浪的低溫環境,捕捉北海螃蟹的情況。他在土耳其體驗古老的中東料理,在埃及學香料調配,甚至在 美軍核子動力航空母艦「卡爾文森」號上,跟艦隊廚師群交流見習了四個月,學著如何在同一時間,餵飽將近六千位士官兵的五臟廟。如何運用一次任務運補的庫存,提供全天候二十四小時的供餐作業。

吳競天的光陰,都花在料理的世界中,不斷地學習,不停的挑戰極限。至於愛情這回事,也是直到陳棠棠第一次出現在「冶遊味」餐廳裡的那天,才進入他的腦子裡,從那以後,吳競天把「愛情」當作一件事兒來看...雖然他不知道如表達心中對她的愛意,他將這個不知如何說出口的情意壓住,讓自己日復一日的專心致力於「冶遊味」的經營,這一轉眼,十年過去了...

手下送來一份明天的備料報表,他將這一疊報表,夾在手寫版上逐頁檢查。明天中午供應的日式烏龍麵的麵條,他決定要現場製作,手下師傅們的經驗,應該可以過關。他希望能夠讓現場的客人,看到製作的過程,因為這能提供另外一種視覺上的「滿足 感」。 因此不管來參加餐會的客人要點的是烏龍湯麵或是烏龍涼麵,都可以現場烹調出來,搭配的炸物有北極甜蝦、鳴門鯛魚片、毛豆仁、牛蒡、紫蘇、大顆彈牙的鮮干貝,以及來自北海道的厚岸牡蠣。吳競天將以上的調理及供餐內容,規劃成一個小區。

再來是米飯類,吳競天決定用雲南松茸來作煲飯。這些年日本原產的松茸已經供不應求,雲南產的松茸,是專門出口到日本的特級品,用來當自助餐裡的煲飯,等級綽綽有餘,也不會讓吳競天感到暴殄天物,就算劉憶年不把預算放在眼裡,他還是要有自己的道理,該花的錢就是要花,不當花的錢,多一毛他也不點頭。

他翻看著明天晚上及後天中午的配餐計畫,心中稍微盤算了一下,這兩天的費用,總該讓那個臭小子暴發戶肉痛了吧?難道他會以為我們「冶遊味」會端出刻板印象中的Buffet嗎?吳競天掏出筆來,修正了明天中午幾樣甜品的配製,中午那場餐會的小朋友,來得還比晚餐的那場要多一些,甜品的選擇要偏向小孩子一點,無須弄得太雅致,要讓小孩子覺得有趣最重要。

「當季水果不要只是切了擺好就算,也要加到甜品裡使用,讓小朋友多吃一點,作些果凍布丁來。」他對身邊等待批示的助手說。

劇團的戶外表演已經接近尾聲。這次歐洲劇團來臺的劇目是全新的,演員也是第一團的成員居多。凱薩琳旁邊坐著的,是這次現任市長競選連任的幕後金主的夫人。她脖子上的那串無瑕祖母綠,著實地讓凱薩琳瞧了好幾眼。她與這位大金主的夫人其實並不太熟,只在幾個餐會上碰過面,互相都知道對方,談不上有什麼深交。大金主的夫人要凱薩琳喚她Kelly。Kelly已經六十歲了,她並不是那種喜歡將時光停留在自己身上,緊抱不放的仕女,Kelly就是保持運動,勤練氣功。聽說她的氣功師父是位很有修為的道士,常年居住在香港。Kelly每回要請益的時候,都得飛一趟,跟師父見見面,讓這位氣功師父點撥幾招,聽說光是這樣見個面,上百萬的供養金就送出去了。有沒有得到成仙的可能?沒人知道。雖然身材微胖,但Kelly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少了十歲以上,是個不爭的事實。

凱薩琳希望跟Kelly找機會多親近,但是她也很清楚,這個時候是最好的時機了,離選舉的時刻已經沒多少時間,聽自己的姊妹淘說,現任市長的情勢不好,民意調查的數字一直往下掉,快要跟競爭對手打平了,所以這時更需要大撒銀彈搞行銷宣傳。他的這位大金主也是到處幫他張羅錢,若是真的,那麼Kelly也應該想有所表現吧?那麼說穿了,凱薩琳現在才是金主,而Kelly應該是來募款的才對。不過她很小心,不能讓Kelly有一絲絲這種感覺,拉攏人心最要緊的,就是表現自然,急不得!

凱薩琳想打入Kelly這個層級的小圈圈裡的心思,已經不是一年兩年的事兒了。這些人的閱歷跟人脈,還有錢脈,不是現在的凱薩琳能夠觸摸到的,但是就該趁此刻開始接觸,讓他們將自己看成是親近的小妹妹,一年兩年的慢慢磨著,不交心也都交心了,不是親妹妹, 也叫「親妹妹」了。

年震宇跟凱薩琳原本想的,就是年氏企業上市上櫃的規劃。這在年一偉生前一直不希望做的事,年震宇就按兵不動,直到前兩個月,知道父親的身體,已經難以繼續帶領年氏企業往前走了,他才開始偷偷地安排。 而經過一番調查,發現kelly他老公這位大金主,在政治跟金融兩方面的根,紮得很深,又喜歡深藏不露,要是能打入這種人的圈子裡,許多上市上櫃的審核跟行政手續的時程,都可以很安心方便的,照「自己的意思」進行。

不過夫妻兩個覺得,對這樣子等級的人,不能不有點手腕,順便來測試一下,他們到底只是運氣好的暴發戶,還是真有兩把刷子的人物? 於是,年震宇將自己佯裝成老是資助在野黨市長候選人的角色,卻不是很張揚,就是出錢卻不掛名。其實也沒有多少錢,因為只是假裝的,所以他不要是錢出最多的,也不要是錢出最少的,更不需要競選總部開收據或是公開的致謝。

凱薩琳,則是下足了功夫,緊盯著Kelly的行程,要在最近挑一個適切的機會與場合,和她「巧遇」,今天晚上就是。

掌聲響起。前排包括凱薩琳跟Kelly,還有Kelly帶來的友人都站起來鼓掌致意。凱薩琳故意讓Kelly知道自己今晚是一個人來看表演的。順便試試看,Kelly會不會因此跟她 多說一點,講一些內容是不適合在凱薩琳帶著朋友在旁邊時所該說的話?

「Katherine啊,」Kelly開口喚凱薩琳。

「Kelly姊姊,」凱薩琳嘴甜又笑咪咪的說:「妳叫我Kathy就好啦。」

「好,Kathy啊,妳老公是去哪兒啦?怎麼沒陪著妳來?你們年家社會地位這麼高,放著夫人一個人不管,讓妳形單影隻的,這個要是被人家知道了,傳出去不好吧?」

「哎呀,Kelly姊,」凱薩琳走在Kelly身邊,故意裝作絆了腳,借機鉤住了Kelly的手臂 :「不好意思,」凱薩琳卻沒有放開手,繼續說:「我老公...就最近事情比較多,年底快到了嘛。」她在走道比較寬的地方,放開Kelly的手臂。

「事情多?我看你們年氏企業,忙著挺在野黨啦。」Kelly的隨行女性友人在一旁把話給說破了。

果然... 凱薩琳就知道,人家不是沒注意著年氏企業,也知道自己老公的偽裝行動,已經起了作用。

「哎喲,我可不知道我們年氏企業是挺在野黨的喔?」凱薩琳故作驚訝狀。

「妳要跟妳老公講一講啦。」Kelly那位雞嘴的女性友人還在用話戳她。

凱薩琳偷偷觀察著Kelly的表情,完全沒有因為旁邊這位女性友人在插話,露出不悅的表情。

「代言人一號。」這是凱薩琳在心裡面,對於這位雞嘴女性友人的膩稱。Kelly自己不說,讓身邊的友人幫忙講出這些話來。凱薩琳會記得Kelly的這位友人,明天就摸摸這雞嘴中年婦女的底。

「可是...我又不知道要講什麼?我又不懂政治,也沒參與過選舉活動啊?」凱薩琳裝無辜。

「我看,妳這個不懂的,比妳老公還懂。」Kelly對凱薩琳說。

「啊?這是什麼意思啊?Kelly姊教教我怎麼對付我老公啊,不要讓他那麼熱衷政治啦。」 三個女人,心思各異的走在一起,離開表演場地...

#敗家遊戲 每週一、四更新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