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敗家遊戲16 什麼是「後悔蓋」?
2022/06/27 10:16
瀏覽695
迴響1
推薦29
引用0

敗家遊戲16 什麼是「後悔蓋」?

十天花光十億,你就擁有一兆台幣!如果失敗…

凱薩琳對自己老公的推理能力,真是滿意極了!她相信,也只有自己的老公,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知道她心裡在想些什麼?

「你真棒!」凱薩琳吻了一下老公,她腳下Jason Wu的黑底金色牡丹刺繡高跟鞋的細緻鞋跟,在特製水泥地面上發出清脆的「叩叩」聲。凱薩琳走到丈夫的辦公椅坐下。

「我目前知道有七家礦業投資公司與基金公司想要投資。因為昨天劉憶年一買下十年的採礦權之後,就發出託售交易通知了。」

「七家?」

「我相信還會再多。」

「最高出價呢?」

「最高出到3500萬美金,最低的也有2450萬美金。當然,這些是提案的總價值金額。尼日政府可以從中獲得35%的利潤。」凱薩琳交叉著完美比例的雙腿,對丈夫說出她目前掌握到的狀況。

「我們哪可能出這種價錢?」年震宇微笑地看著凱薩琳。

「當然。但是我們一定買得到這個金礦的。因為賣家是劉、憶、年。」凱薩琳一個字一個字的說出劉憶年的名字。

年震宇非常清楚她的意思了。劉憶年買這個非洲金礦,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賠錢。可是現在卻事與願違,反而一下子會賺到好幾倍的利潤,他一定會抓狂跳腳!真可惜,劉憶年不會因此而跳樓...年震宇突然發覺自己想到那個私生子此刻的表情,似乎有點兒出神傻笑...

「親愛的,你...你在傻笑,你知道嗎?」凱薩琳側著頭對著年震宇說。

「親愛的,」年震宇舉起一隻手:「讓我享受一下這一刻...」

凱薩琳忍不住地「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好,」年震宇面帶微笑的向太太說:「我應該出多少錢?」

「不,親愛的,這個金礦開採權不是你的。」凱薩琳回答得很快:「我想到的點子,算 我的。」

年震宇挑了挑眉毛:「其實,整件事情,妳早就想完了吧?」

「我會用我倫敦公司的名義買下。」她晃了晃右腳,看著腳上的高跟鞋:「我會出價550 萬美金。」

「為什麼是這個數字?妳不覺得要是喊的價錢太低,將來會出事嗎?」

「才不會。我不想高過那個傢伙的750萬美金,也不想剛剛好付他750萬美金。」

「然後妳再轉手賣掉?」年震宇緩緩地向她走來。

「是啊。」凱薩琳邊說邊笑:「我可不賣你喲?賣你賺不到錢。」

「賺到了錢,記得請我吃飯,親愛的。」凱薩琳給年震宇一個愉快的飛吻。

髮型師Tony自己的工作室,佈置得就像印象裡的夜店一個樣,顏色多到不行。燈具、傢具、擺設,花俏得很,每一個客人坐的椅子跟面前的鏡子,都是不同的。而VIP的包廂,有四間,也是風格特異,像是主題汽車旅館的縮小版。此時的劉憶年,將Tony的髮型工作室看在眼裡,覺得一切都糟透了!他根本沒有心思聽 Tony在一旁興奮地介紹每一個擺飾,每一張單椅,每一面牆壁上掛的海報跟畫作,或者 一個水杯是從哪兒找來的?劉憶年只是為了讓那輛租來的加長型賓利房車出來跑一跑,所以才來到Tony的髮型工作室。

他現在整個腦子一團亂!先是早上一起床,眉毛就一直跳,他還弄不清楚什麼事,進到辦公室,就發現馬天柱這個條碼頭,竟然...竟然在股市裡大賺了一筆?這已經讓劉憶 年覺得是個晴天霹靂了,可沒想到,才剛過中午,又傳來一個「噩耗」,那個連自己都叫不出名字來的非洲小礦坑,怎麼會在一天的時間裡,變成全球皆知的超級值錢大金礦?本來想著賭一把,花掉兩億多,看看能夠賠多少?這下子,運氣不好的話,會多賺十億回來。

劉憶年回想離開辦公室的時候,差點對馬天柱發了頓脾氣。但這說到底,並不能怪人家幫他賺錢,因為事實的真相,這個條碼頭的傢伙完全不清楚,Ivy也一樣,她現在把自己視為 「投資天王」。媽....媽的!就當個十天的敗家子,有這麼困難嗎?Ivy這個蓬蓬頭女人,還誇讚他「有神一般的第六感」?可惡...當初都是妳的建議啊!這下子,應該怎麼辦才好呢?

劉憶年本來就不是個做過生意的人,他的腦子裡,實在想不出來任何能夠甩掉非洲金礦這個燙手山芋的法子。要是現在不趕緊賣了,真的就會像Ivy所說的一樣:「劉董,再擺個兩天,價錢會飆得更高!搞不好會賺到十倍以上哩?」

「真是見鬼了!」劉憶年不禁從口中冒出了他的抱怨。

「啊?劉董,您怎麼了?」Tony看著他的表情,就是一付氣急敗壞的樣子。

「不關你的事啦!」劉憶年沒好氣的說:「啊我都來了,現在可以幹嘛?」

「哎喲,歡迎劉董大駕光臨啦!我們就...來護個髮好嗎?」

「要最好最貴的才行!」劉憶年心急得不知道自己應該往哪兒走?往哪兒坐?

「呵呵呵,」Tony邊笑邊用手遮住嘴巴:「哎喲我說劉董啊,」他用手肘頂了劉憶年 一下:「我們棠姊有交代過啦,什麼都可以幫你做,就是不能幫您省錢!來來來,」 Tony將一張臭臉的劉憶年拉進最大間的VIP包廂:「您是我們心目中最大尾的VIP啦, 」

「所以現在是要洗頭嗎?」劉憶年坐在單椅上。

「不不不,是『香頌護髮療程』喔,我們用全套的Jean Francois LAZARTIGUE來做 。」

「LA甚麼?」劉憶年問。

「拉、贊、提!這是法國頂級的牌子喔,像那個...莎朗史東,麗芙泰勒,烏瑪舒曼,很多好萊塢的大牌明星都是死忠的愛用者哩。」

「好好好,隨便隨便。」劉憶年發覺手機出現了一則新訊息,他按下確認鍵,是盼盼發來的訊息。哎喲我的媽呀,這是救星出現了嗎? 簡訊的內容是告訴他,今天股市收盤後,馬天柱還是賠了一千七百多萬。不過最好的消息是,目前有十一家國際投資公司及礦業公司,提出想要購買十年非洲尼日金礦開採權的意願,最高的一家是加拿大公司,提出4550萬美金的條件。最低的一家,是倫敦的投資公司,開出550萬美金的價碼,要收購十年的金礦開採權。盼盼建議他趕快將這燙手山芋給扔出去,萬一倫敦這家公司將採購條件提高,或是退出採購競價的行列,那事情就難收拾了!

「這個傢伙」,叫做賴利。他在大學畢業後,四處打零工,搞不清楚人生努力的方向。有一天晚上,他對太太提出一個要求,想要買一艘小帆船。太太聽了之後,整個大翻臉!罵「這個傢伙」,是世界上最沒有責任感!最沒擔當的男人!

後來,「這個傢伙」,竟然成了甲骨文科技公司的總裁?名列世界五百強的超級企業掌舵者!這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變化?


『原力大爆發』就是要告訴你自己內心的強大原力,從何而來?

『原力大爆發!』訂購平台,陸續增加中!

博客來手刀訂購: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E050137919?sloc=main

樂天Kobo下單https://www.kobo.com/tw/zh/ebook/Bwi-g8wz5Tun3iVZ77Jxhg

「原力」,來自科幻電影中的「神秘力場」,這股由宇宙所有生命體串連的奇妙力場無所不在,是一種需要用心感受,並且運用的宇宙能量……

你原本就值得成功、幸福、財富!只要你願意啟動自我心靈中隱藏的原力!

 

劉憶年看到的救星,就是這家他壓根兒不會知道從哪兒冒出來,位於英國倫敦的投資公司。

「電腦呢?Tony,你們這裡有電腦嗎?」劉憶年大喊!

「我們有啊?你要幹嗎?」

「我要簽合約,要賣金礦!」劉憶年急得雙手握拳。

「用電腦簽合約?我聽都沒聽過,怎麼簽?用手觸控喔?」Tony撇嘴問。

「算了算了!我回公司去。」劉憶年立刻起身,要往工作室門口走。

「喂喂喂,那護髮怎麼辦?我都把護髮素調好了啊?」Tony跟在後面追問。

「就...」劉憶年心想,這也不能擺著不管,怎麼說都是在花錢。他停了一下,對Tony說:「你...你不是很厲害嗎?我們邊走邊護髮!」

「啊?」Tony愣了一下:「真是...我真不懂你們這些有錢人在想什麼?你實在太奇葩了 !」Tony對櫃台說:「快通知劉董的司機,他要回公司了,幫我將VIP室的東西都拿到車上, 還有我的護手套,我的工作包包...我所有要帶的東西,全部拿下來!」

劉憶年已經走出大門,他的手指一直不停地按著電梯按鈕。

「哎喲,不要一直用力按電梯啦,你的手指頭都發紅了,」Tony又對著工作室內,手忙腳亂幫忙收拾東西的同事們大喊:「我還要帶一罐Aesop的護手霜給劉董用喔,別拿錯了,要500ml的!」

盼盼在公司的大會議室裡等著劉憶年的到來。她看著Ivy整理好的最新資料,內容都是這一段時間,要來參與非洲尼日金礦開採權的合約。Ivy做事情還算是有效率的,她早已要求每一家有意投資或是收購的公司,以她設計的合約模式與內容,在上面先簽好買方的印信,只等待劉憶年一份一份看過,選定一家公司,簽上名字,合約就生效了。

「你....你是怎麼了?」盼盼看著劉憶年,上身圍著黑色的大領巾,頭上的黑色髮罩,將他的頭髮包裹住。

「我怎麼了?我在花錢保養頭髮。」劉憶年直接繞過盼盼,坐在大會議室的皮椅上: 「現在狀況是怎麼樣?合約只要我簽名就可以了吧?」他一坐下就問著Ivy。

Ivy看著劉憶年的頭,愣愣地說:「是的...只要您一簽名,合約就生效了。恭...恭喜劉董 。」

劉憶年手上有一層厚厚的Aesop的護手霜,所以原先的柑橘味,聞起來非常的濃烈。他 一直在搓揉雙手,看著盼盼說:「出價最低的那一家呢?合約在哪裡?」

Ivy雙眉上挑,嘴巴張得開開的,她不懂為什麼要看出價最低的合約?「請問...請問劉董」Ivy帶著懷疑的語氣:「出價最低的合約,有...有必要看嗎?」

劉憶年沒有多做解釋,盼盼打開電腦螢幕,直接將那家倫敦公司的合約調出來。

「打勾的地方簽名,我們就完成合約了。他們出價550萬美金,買下我們十年的金礦開採權利。」 劉憶年拿起電腦筆,在盼盼的引導下,完成虛擬簽名。他簽完名之後,兩手一拍:「搞定!」心中一塊大石頭,終於落了地。

「您...您這樣...一來一往,虧損了6000萬台幣咧?」Ivy不相信這個人會做出這種決定?他腦子裡究竟裝了什麼?

「我知道。」劉憶年眼睛不好意思看著Ivy,他看著自己塗滿護手霜的手:「我有我的做法,妳這算幫了我一個大忙。請不要問我『為什麼』,我現在真的不能告訴妳。」

Ivy抑制著自己想飆粗口的衝動。她的成就感,就在前一秒鐘,被劉憶年這個莫名其妙的決策,給完全抹煞掉了。職場真的就是這樣嗎?自己不是最後的決定者,所以就應該接受一個完全錯誤的決定嗎?她已經四十多歲了,前一場戀情,已經是三年多的事了。本來以為在年氏企業,就是恍恍惚惚的直到退休,對什麼工作內容,已經提不起太多熱情的她,從前一天的非洲金礦交易,讓她覺得自己是有所作用的人,但現在這個莫名其妙的暴發戶,又重重地在她的工作熱情上,澆了一大盆冷水!

盼盼看出Ivy的不爽,她也不能告訴Ivy實話,因此,只有先對Ivy笑笑的說:「劉先生,有他自己的考量,請妳不要介意。」

「不會的,」Ivy揚起下巴,用手邊整理著自己額頭前的瀏海:「各人做各人的,我做我的,老闆做老闆的。」

「嗯。」劉憶年抬頭對Ivy笑了一笑。

「我先出去了。」Ivy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大會議室。她才一開門,Tony就衝了進來,對劉憶年說:「劉董啊,你好了沒?你頭上的護髮霜要 沖掉了喔?」

「是嗎?時間到了嗎?」劉憶年站起身來,讓Tony又推又拉的說:「沖掉之後咧?」

「沖掉之後,要再洗一次,然後熱敷十五分鐘。乖喔,跟Tony到辦公室來。」 Tony邊說邊拉著劉憶年。 盼盼覺得,這倆個人真的是一對活寶。

「對了,盼盼,我那個...」劉憶年停住了腳步:「我那個同學會的事情,連絡得怎麼樣了 ?」

「明天中午是高中同學會,目前有27位會參加。晚上是國中同學會,有33位會參加。後天中午是小學同學會,有26人會參加。」

「看看可不可以再多點人嘛!」劉憶年走向大會議室的門口。

「現在不是人多人少的問題,是吃什麼喝什麼的問題。」盼盼說。

「這...這妳去問吳師傅啊?需要多少錢,我都花!」劉憶年講完,離開大會議室。

「真是...有錢好辦事啊。」盼盼看著關上的會議室大門。 門又突然打開了!把盼盼嚇了一跳。 「還有,」劉憶年頭伸進來對盼盼說。

「什麼啦?話都不一次講完,奇怪了你?」

「告訴妳姨婆,我要請她幫忙準備開同學會的衣服,三場要三套。」劉憶年會一說完,Tony就從他後面,伸出一支手來:「沖水了,劉董!」

盼盼手支著下巴,心想,現在去通知姨婆跟吳師傅,他們倆個一定是臭臉,這該怎麼說呢?不過話說回來,早一點通知,他們還是一樣會擺張臭臉給她看:「哪有什麼差別?」盼盼拿著自己的小包包,離開大會議室。

劉憶年在他私人辦公室裡的洗手間,坐在椅子上,頭伸到洗臉台上方,讓Tony幫他沖掉之 前抹得整頭的J.F.LAZARTIGUE護髮霜。他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感覺從接受了這個「十天花掉十億」的挑戰之後,自己就陷入了茫然與忙亂之中,今天才第二天,還不到吃晚飯的時間,他卻覺得好像過了二十天一樣的漫長。劉憶年摸摸肚子,真的鼓起來了,是一肚子的礦泉水,那個夏威夷的什麼牌子?Kona Nigari啦,真難唸!還有八天的時間,這個挑戰,真的過得去嗎?

「哎喲?劉董,你嘆什麼氣啊?」Tony邊沖水邊問。

「沒什麼啦。」

「講嘛?」Tony拿出J.F.LAZARTIGUE板古栗洗髮精露,開始和緩地幫劉憶年洗髮。 「就是有點累而已,沒什麼。」

「哎喲,能者多勞啦,你是做大事業的人,累是一定會累的啦,啊誰叫你要有那麼多錢?要賺那麼多錢?要花那麼多錢?」

「拜託,你哪裡知道我在想什麼啊?」

「喔,你在想什麼?這多簡單啊,你歎氣就表示累啊,會累就表示有後悔呀,人都嘛這 樣啦。」Tony用指腹,很有固定節奏的,幫劉憶年按摩髮根。

「哎喲?看不出來是大師喔?這麼厲害?」

「沒有厲害啦,這個都是我師父教的啦。你都不去打禪喔?」

「沒空。」劉憶年覺得Tony洗頭髮的功夫蠻好的。

「我們師父有跟我們說過喔,」他邊洗頭邊分享:「打禪的時候,腦子裡會亂亂想,啊其中一個亂亂想的想法,就是『後悔蓋』。」

「什麼...什麼『後悔蓋』?」

「蓋,就是蓋子啊,好像一個鍋蓋一樣,蓋住你的頭,讓你在裡面鑽牛角尖鑽不出來呀。『後悔蓋』就是一個裝滿後悔的鍋蓋,蓋住你的頭啊,讓你一直在後悔裡面鑽牛角尖,越想越難過啊?」

「啊你師父說,人為什麼會後悔?」劉憶年問。

「我師父厲害了,他說為什麼人會後悔?就是『該做的不做,不該做的做了。』因為這樣才會後悔。」

劉憶年想著Tony的師父說的話,覺得還挺有道理的。但是細想一下,現在自己究竟應該 做些什麼?不該做些什麼呢?

「所以喔,劉董,不要後悔了啦。接下來就是『該做的要做,不該做的別做』,這樣才不會後悔,也就聽不到你老是在那邊唉聲嘆氣啦?」

劉憶年低著頭,指著Tony:「你可真能說。」

「沖水啦!」Tony熟練地托住劉憶年的頭,小心仔細的用溫熱的水,沖去髮際間的洗髮精露。劉憶年覺得這個頭,洗得真是時候!好像自己的精神又回來了,不像進洗手間之前,心情是毛躁不安的。

「你們在幹嘛?」 一個冷冷的聲音,從洗手間外面傳了進來,Tony一聽見這聲音,整個人都快立正站好了。

「棠棠姊,我在幫劉董洗頭。」他邊說,邊將雙手擦乾,也順便用毛巾,把劉憶年仍然 濕淋淋的頭髮包覆起來。

「快,快出去!」Tony小聲的對劉憶年催促著。

他一手扶著頭上的毛巾,三步併兩步的走出洗手間。果然沒錯,就是盼盼的姨婆。她優雅的坐在沙發主椅上,看著自己的慌慌張張。後面出來的Tony,還撞了他一下。

「我真不懂,」陳棠棠緩緩地說:「為什麼連洗個頭,都可以這麼隨便?為什麼不能在對的地方,作對的事情?你們乾脆到自動洗車廠去洗頭算了。」

Tony:「那個是因為...」

陳棠棠伸出右手的食指,意示Tony不用多做解釋。 她看了跟著來的服裝師Tina一眼,TIna馬上將帶來的衣服,從護套裡打開,一一掛好在牆 邊。 「明天的同學會在哪裡開?」陳棠棠問。

#敗家遊戲 每週更新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褚天舞 - 情節修正 增加一隱身角色
2022/06/30 01:34

拍或代理發行一部爛片,是否可以在十天內賠十億? 或至少帳面上顯示做到了?

反之,不料爛片大賺十億,則雖輸了一兆進帳,卻已賺了十億,應該也是不錯的了! 

呵呵,這聽來也是不錯的法子呀^^暑日順心~ 房純輝2022/06/30 12:3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