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敗家遊戲15 背叛,只是代表人家『最近』不想跟你站在同一邊而已。
2022/06/23 12:09
瀏覽507
迴響0
推薦32
引用0

敗家遊戲15 背叛,只是代表人家『最近』不想跟你站在同一邊而已。

十天花光十億,你就用有一兆台幣!如果失敗…

年震宇瞄了一下時間,已經接近中午了。

他推掉今天上午到下午的所有行程,就是要盯著劉憶年,這傢伙,今天又進場了。一早杜大勇報過來的投資標的,他很快地讓自己旗下的子公司做分析,其實馬天柱的選股的邏輯並沒有什麼大問題,最大的問題是馬天柱這個人。昨天用兩億五千萬進場,今天一股腦地朝市場裡倒錢,一撒就是五億,而且聽杜大勇說,今天他會下到七億。馬天柱這個人真的是太可怕了,他看好的,就會跌。他看壞的,就會漲。一切的結果,都跟他預估的相反。

年震宇從開盤就注意著這人的動向,再加上杜大勇在劉憶年的辦公室裡死盯著,馬天柱動動手指頭,他就知道接下來這些人想幹嘛?其實很簡單。年震宇決心徹底封住劉憶年的這條路。他知道要從年氏企業翻出馬天柱這塊凍在冰箱裡的垃圾,一定是透過陳海山這老頭,但是遺囑上寫得很清楚,劉憶年可以動用年氏企業的所有資源。不過為劉憶年挑出馬天柱這一號人物的,還能不是陳叔叔嗎?但是這樣的情況,並不代表劉憶年佔了上風啊,我很清楚的估到馬天柱會幹出什麼事來。

年震宇心想,我就用前天晚上那張要給你這個混蛋的十億現金,完全的擋住你!馬天柱挑選了十七檔股票現貨與選擇權在做當沖。年震宇的策略很簡單,如果馬天柱看空,他也跟著看空,放的比馬天柱還多。要是馬天柱做多,他也跟著做多,下手比馬天柱還重。 這不只是年震宇自己的公司跟劉憶年對作而已。他剛剛在電話中,也請了幾位高球俱樂部的友人,一起圍住這十七檔股票。他自己算了一下,光是一個上午,丟下去的資金,差不多就十億了。這是目前馬天柱投入股市資金的兩倍。所以有些個股,莫名其妙的暴大量,搞得大家弄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尤其是那些專靠技術分析看線形走勢的,應該會吐血吧?

年震宇看著牆上的數面大型液晶螢幕。上面都是目前個股的最新交易情形。包含著杜大勇直接回報到年震宇自己在外面開的投顧公司,或是資產管理公司,以及旗下的代操公司,都同步更新著馬天柱的十多檔個股最新交易買賣情形。到目前為止,令年震宇比較放心的,是馬天柱這傢伙不貪心。一支股票現貨,加上融資或融券,只要達到2.0%,他就放掉了。而一個投資標的股,要是虧了1.5%,他也放掉了。至於上下波動不大的,他頂多撐個四十分鐘,也放掉了。這使得馬天柱的操作手法,變動得挺快。上午的十七檔個股,應該都輪過一次以上了。至於選擇權的部位,這個就只能靠現貨價格來鎖,一股五十塊的股票,選擇權價格大約是七塊到四塊之間,但這支股票的現貨漲跌幅是7%,也就是上下有三塊五的價差。一但到了選擇權的交易,同樣是三塊五的價差,但是成本卻是七到四塊錢,所以漲跌幅變成了十倍上下,也就是說,現貨的漲跌幅是7%,選擇 權的漲跌幅成了70%。

選擇權交易,這才是年震宇最擔心的部份,所以他一直在鎖股票的現貨價格。小心的讓價格波動,往馬天柱要的方向去。他很清楚,劉憶年是叫馬天柱來賠錢的。但是馬天柱以為自己 是來幫劉憶年賺錢的。年震宇心想,應該會整理一下了吧?會不會有新的投資標的出現了呢?還剩下兩個小時收盤。目前看來,馬天柱的操作方式還是很小心的。年震宇希望最後的兩小時,不要有太激烈的操作手段,比如說,將資金比重,多數壓在選擇權交易上,這樣子會反過來影響股票現貨的價格,年震宇可不想跟著鎖選擇權,他再有決心,也沒有辦法跟著馬天柱一起跳海...

馬天柱今天覺得自己總算出頭了。

還剩下兩個小時就收盤了。這是他滿頭汗,看著牆上的電子數字鐘時,心中的旁白... 這次的選股及操作,真的很精彩啊,他已經是襯衫溼透了。換言之,今天一開盤,他的心情是非常忐忑不安的。尤其是新老闆,又換了一套全新的精品 名牌服飾,帶著一支鑲滿碎鑽,閃得人們眼睛根本看不出幾點幾分的手錶,對著他說:「 加油,全靠你了!」的時候,馬天柱真的覺得這個跟他說加油的人,實在很殘忍,實在太諷刺了。

但是進場後的狀況,卻不像今早出門前那麼的灰色。他還是依照自己的選股及操作方式來進 行,真的不同了。他半信半疑地發現,進場後的狀況,竟然慢慢的跟著他的預估跟分析走? 本來以為這只是幾支個股的偶然或是巧合,因為他真的沒料到會這樣,幾乎所有的個股走勢 ,都往自己預期的方向前進。馬天柱並沒有認為,今天會是一個找回信心的日子。但事實就明擺在眼前,他的分析跟實際 走勢是相合的。他看空的,就是跌!他看多的,就是漲!就在這個上午,我終於證明自己的能力。馬天柱無法不開心地想著,沈寂了這麼久,總算對自己可以有一個交代了。

他記得昨天的虧損數字是二千七百八十二萬五千五百元。要是照這樣子操作下去,很有可能 補得回來,再好一點,就變成正數了。可以找備選股下手了。他叫出另一個新視窗,瞇著眼 睛確認投資標的,一邊想著,是不是該放開手腳,讓心中一直沒有機會勇敢衝刺的野馬,痛 快地奔馳一下呢?馬天柱嘴上微微動著,他在祈禱,不要讓今天的好手氣,在最後兩小時變 天...

突如其來的,腦後傳來一陣尖叫驚呼,把馬天柱本來就緊張的心,嚇得差點從嘴裡吐出來! 「什...什麼事啊?」馬天柱回頭問。

仍舊是一頭澎亂髮型的Ivy,她張大了嘴巴,也看著馬天柱。

「發了發了,這下子發了!」Ivy兩手顫抖的說。

「什麼意思?」馬天柱還是一臉疑惑:「什麼發了?」

Ivy將另一面牆上的電視螢幕聲音放大,是一條國際財經即時新聞。馬天柱瞇著眼睛看著新聞,並聽著內容。他沒個幾秒鐘,就回頭看著Ivy:「不...不會吧? 」

Ivy對他點點頭:「我已經告訴劉董了。」Ivy說話時,還是愣愣的。

馬天柱聚精會神的,再重新吸收消化一次眼前所看到的這則即時財經新聞。內容是有關於發現黃金新礦脈的消息。這個新的礦脈的位置,不偏不倚的就在劉憶年昨天要Ivy買下的尼日金礦採礦權的地下四公里之處。消息來源是由國家地理學會的特聘科學家共同提出,他們在該礦區之下,發現了新的硅化角礫岩層,該岩層中的含金量經過樣本計算,每一噸的岩石樣本中,最高含有76.4公克的純金,最低含有33.5克的純金。含金總量預估達到1400萬盎司。全球目前已知的未開發黃金總量約為七萬噸,大約只能再開採二十五年左右。但是這則令人訝異又興奮的消息,將大大地帶動非洲尼日這個國家以及擁有該金礦開採權的公司,預估該金礦的開採權要是轉移拍賣,將會是原來價值的十倍以上。因為這樣高的含金量,所要付出的開採成本,已經遠遠的低於世界上其他知名金礦了。

「他真的發了!」馬天柱看完這則即時新聞報導之後的第一個感想。有些人的運氣,就 是會這麼好。「既然這樣...」馬天柱回頭看著電腦螢幕自言自語:「那就放開手腳,大幹一場吧?」他臉上出現了充滿信心的微笑,坳了坳雙手的手指,發出「卡啦卡啦」的聲音。馬天柱準備在這最後不到兩小時的期間,將資金重心,調配到股票選擇權交易上。

年震宇最不想發生的狀況,開始發生了!他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皮鞋的鞋跟,不自主地跺著辦公室地面。馬天柱果然把資金全部調到股票交易選擇權上了。這令他有點惱火。 本來可以圍住劉憶年的這一招,其實有個很大的破綻,就是在資金使用上,年震宇並不想只用自己口袋裡的錢。他找了幾位財力差不多的商場朋友,在不說明動機的狀況下 圍住了馬天柱跟劉憶年。一來是自己的資金,可以不用出得這麼多,二來,多少也可以藉此機會賺一點零頭。可是現在馬天柱這樣子一搞,他就很難再要這些商場朋友們一起跟著跳進去。

有幾支個股選擇權交易的交易量,已經快大過這些個股的現貨交易了。這樣的現象,是會讓整個市場的關注,開始轉移過來的。如果市場上的籌碼,都反過來跟馬天柱對沖,這個條碼頭根本檔不住!那我要是還傻乎乎的死盯著馬天柱,跟著這個條碼頭一起跳海... 年震宇想到這兒,嘴邊冒出一句話:「那我真的變成一個糟糕透了的笨蛋。」 現在是要縮手?還是繼續跟著馬天柱往下跳呢?他看看時間,還有三十分鐘。年震宇知道 ,事實上,不是三十分鐘,還要加上接下來扣除周休之外的交易日,總共是三十個小時又三十分鐘。這每一分鐘,劉憶年都可能這樣子把錢往股海裡倒,而且是找最危險的馬天柱來狂倒,他擋得住這種自殺式的攻擊嗎?年震宇面無表情地拿起電話,撥給旗下公司的股市操作聯絡人:「通知大家,我們全撤了 。」

我的判斷力被影響了嗎?年震宇斜坐在椅子上想著...

那是在他剛拿到博士學位之後,在紐約成立私募基金公司的初期,營運的狀況十分令他左支右絀,想要合作的夥伴被挖角,也發現許多對手,在自己預定要拉攏的大金主面前,給他背後下刀子,放暗箭。這一切的情況,都令他動彈不得。 當時父親不知怎麼地,知道了這個狀況,從北京打了個長途電話給他,第一句就說:「你被影響了。」

那一刻的他,還想著父親為何這麼說?不過他並沒有問出這個問題。因為父親在電話的那頭,緩緩地告訴他: 「理解,不代表諒解。體會,不代表體諒。知道,不代表做得到。你不應該將自己的期望,建立在很表面,很粗淺的人際關係上,這樣子的話,你的心情,你的計畫,你的行動,都是很容易被影響的。要相信自己的判斷力。」年一偉在電話裡又重複說了一次:「要相信自己的判斷力。」

年震宇當時只是聽著父親的話。 年一偉在電話那頭繼續說:「就算最後發現那是錯的,我們也要灑脫的承認,不要拖泥帶水的,要做的事情還很多。」

「我覺得自己被人家背叛了。」年震宇當時對父親說。

電話那頭,傳來父親的一聲輕笑,好像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一樣:「背叛?你說的背叛,只是代表人家『最近』不想跟你站在同一邊而已。」

年震宇聽父親這樣一說,心裡覺得突然地釋懷了一些,有些積在腦海中的壓力,消散了不少。

當時的年一偉,在電話裡跟兒子說:「全世界擋在你面前是很自然的現象,沒人應該讓路給你。想找飯吃,請自備碗筷。搶不過別人,就乖乖排隊。」父親說到這兒,停了一停。 年震宇等著父親的後面要說的話。 「兒子,歡迎來到,大人的世界。」父親說完之後,就掛了電話。

我被影響了?我是因為什麼被影響了呢?年震宇的思緒,回到眼前所在的時空。 桌面上的螢幕亮了一下,表示著年震宇旗下的公司,回報結算今日投資盈虧的數字,虧損了將近三千萬,這是跟著馬天柱一起跳海的結果。他面無表情,看了一下時間,剩五分鐘收盤。今天又是這個劉憶年贏了嗎?我的判斷力是要告訴我些什麼呢?年震宇深深地了一口氣,再緩緩地吐出來。他轉頭看著超大落地窗外的世界,這個商圈的大樓,街道,百貨公司,休閒公園,以及穿梭其中的人群,車流,一一無聲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活動著。

整個思緒得重頭整理。

他關掉電腦連線,以及所有的即時螢幕。為什麼他要阻止劉憶年在股市裡買賣股票?這是年 震宇在腦海中第一個提出來的問題。因為他擔心劉憶年的十億,全部虧在股市交易跟衍生 性金融商品交易上。畢竟他曾經見過美國最大的投資銀行,摩根大通在短短六個星期,就虧損了二十億美金。而這二十億的慘賠,還是因為重押在錯誤的避險投資組合上。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劉憶年的身上嗎?那位讓摩根大通投資銀行慘賠二十億美金的倫敦辦公室交易員,難道會跟這個馬天柱,是同一款貨色嗎?他現在沒有答案,只有擔心與疑惑。

年震宇在自己的辦公室裡踱步。他得找出治好心裡的擔心與疑惑,這令他心緒不寧。麻煩的是,想找幾個好友聊一聊,大家一起幫著理理頭緒,卻因為父親的遺囑限制,他實在不能冒險說出去!只要口風一漏,很可能就會因為這樣,白白地失去了年氏企業的繼承權。父親這招,似乎要將他逼退在牆角,動彈不得是嗎?年震宇用手指敲彈著自己的眉心。他不認為這是父親的想法。父親要是一點都不希望他繼承家業,彈個指頭,年震宇這個人就消失了,不需要費這個周章。若是這個推敲是對的,那麼他跟劉憶年一樣,都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繼承年氏企業的主導權。沒有誰能夠在一開始就在父親的這個遊戲上佔到便宜。他不行,劉憶年同樣不行!

年震宇坐在單椅上。他放輕鬆了。他相信自己的父親,不是因為親情的關係,而是從多年來,觀察一位叱吒風雲的商場人物所得到的結論。年震宇想起那本跟著父親遺囑一起的「執行細則」。就瞭解到, 沒有人可以在這場競爭裡偷雞。別說是他,就連父親都不認為劉憶年可以利用金融操作,在短短十天內,賠光十億現金。

「是啊,」年震宇自言自語:「你們這些人也沒有這麼多的金融資源,找到賠錢的最快公 式。」他想起當初第一時間的判斷:「要用金融投資賠錢,跟要用金融投資賺錢,是一樣的困難。」 心思定了,一口氣也就鬆了。

辦公室的門被打開。 凱薩琳微微地揚著下巴進來。

「怎麼了?瞧妳這樣子,好像又有什麼新的計畫似的。」年震宇看著妻子的表情,他熟悉妻 子的各種表情所隱藏的含意。

凱薩琳問:「你沒看到新聞嗎?」

「什麼事?」

「那個私生子這下子一個頭兩個大了。」她邊說邊嘴角上揚,坐在沙發上。

「我剛剛才忙完。他出什麼事?」

「他在非洲買的金礦,中了第一特獎。」凱薩琳將背靠在沙發,整個人坐得舒適妥貼 :「一群專家發現那座位在撒哈拉沙漠邊的小金礦,居然擁有1400到1700萬盎司的礦產 量,聽杜大勇說,之前才花了750萬美金買下採礦權,現在,這個小金礦的採礦權利金, 已經快超過3500萬美金了。」

年震宇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他的妻子。凱薩琳雙手捧著自己精緻的臉蛋,眼睛看著桌面:「那就是十億台幣啦。」

「真的假的?」 凱薩琳跳起身來,伸手朝丈夫的脖子一勾:「當然是真的,千真萬確!他竟然買到了全球前三大金礦!」

年震宇看著太太眼中的興奮,他知道凱薩琳的開心,肯定不只於此。

「親愛的,妳不可能為他開心,也不會因為劉憶年這傢伙,誤打誤撞地賺進十億台幣而開 心,妳認為他根本沒法子在十天內花掉十億現金...」年震宇將凱薩琳拉近身前,在她耳邊輕輕說:「妳想趁火打劫?」

#敗家遊戲 每週一、四更新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