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敗家遊戲14人生就是這樣,有許多事情,你就是做不到。
2022/06/20 09:41
瀏覽627
迴響0
推薦28
引用0

敗家遊戲14人生就是這樣,有許多事情,你就是做不到。

十天花光十億,你就用有一兆台幣!如果失敗…

輔導員走在前頭,引領盼盼走進這所育幼院的兩層樓水泥平房的正門。那是一扇再平凡不過的落地鋁門窗,有一種很居家的感覺。進去之後,客廳就像是個小小的辦公室,幾部舊型的電腦,各自放在拼拼湊湊,當成辦公桌的桌子上。牆壁是白色油漆刷成的,上面掛著一些小朋友的塗鴉畫作,幾張框起來,像是去哪兒遠足的團體照片,還有幾面得獎的錦旗。盼盼沒有細看,大約是體育競賽,演講比賽之類的。

客廳的左邊,有一個蠻大的房間,地板用木頭墊高,像是日式的作法,上面有十來個睡袋,每一個都捲好了靠著牆邊堆放。每一個睡袋下,都壓著一個枕頭,枕頭的大小,不盡相同。

「這邊是四、五歲到小學六年級睡覺的通舖。」黃輔導員在一旁說明:「有許多小朋友,並不是一些外人所想像的孤兒。大多都是父母親無力撫養,家暴,有的是父母親有一方傷殘,無力工作,或者在監獄裡服刑,」黃輔導員降低了他的音量:「諸如此類的情形,有時 候社會局就會將這種家庭裡的小朋友,送到我們這裡來照顧。」

盼盼禮貌性的對黃輔導員微笑,並點點頭,表示她聽到了這樣的說明。可是她不知道要怎麼接話?

「院長辦公室是右邊。」黃輔導員帶著盼盼往客廳的另一個方向走,那是個小房間。 「院長,陳小姐來了。」黃輔導員在小房間門口對裡面的一位女士說。

這位院長,在盼盼的眼裡,再平凡不過了。如同在路口看過的,等著過馬路的老太太形象。她戴著老花眼鏡,一頭銀白色的頭髮,而盼盼很清楚,院長的這身旗袍,不會是天天穿著工作的服裝,這是一種對來客禮貌的表示。

「院長好。我姓陳,很高興來拜訪院長。」盼盼露出很甜的笑容,上前一步,走到院長的辦公桌前。院長笑容滿面的站起身來,往一邊的會客舊沙發移動:「歡迎歡迎,陳小姐好 年輕好漂亮啊?請坐請坐。」

院長的聲音很好聽,很溫暖。她引著盼盼坐下:「要喝點什麼?」

「喝水就好了。」盼盼等院長坐下,她才坐下來。黃輔導員在門口點了點頭,去幫盼盼倒杯水。

「我們育幼院,其實成立的很早,」院長腦子裡在想著要怎麼說:「所以,有些設施,會老舊。不過,輔導員們都很年輕,也很願意做事。我們這裡有四位輔導員,就是小朋友們所說的老師。」

「四位輔導員啊?」盼盼應和著院長的話。

「這裡現在一共有二十三位院童,從最小的三歲,到十七歲。我們雖然人不多,但是也有一對很漂亮的十歲雙胞胎姊妹喔?」

盼盼一樣露出禮貌性的笑容回應。

「妳說妳是小年的同事?」院長等了一會兒,看著盼盼問道。

黃輔導員將一杯水,放在盼盼身前的桌面上:「陳小姐請用。」他說完,一樣帶著笑容,離開院長辦公室。

盼盼回頭看著黃輔導員的身影,確定他走開了才接話:「是的,院長,我是劉憶年的同事。」她邊說邊心裡頭想,那不然呢?我總不能說我認識這小子才兩天吧?

院長將身子靠近沙發椅背。她微微發福的身形,在想事情的時候,動也不動地。

「小年...是七歲,還是八歲的時候,來到我們育幼院的。」她開始回憶起劉憶年在這裡的事情:「我記得是社會局送過來的。因為他的母親生病住在醫院裡,家裡沒有人可以照料的關係。」

盼盼沒有搭腔,她希望院長多說一點。

「他剛來的時候,瘦瘦小小的。」院長轉頭對盼盼說:「我不騙妳,小年那時候的樣子 ,我一看就知道,家裡很辛苦。他並沒有受到良好的照料。當然,每一個送過來我這裡 的小朋友,大多是如此。有的時候,妳不能全都斷定是父母的錯。人生就是這樣,有許多事情,妳就是做不到。」

盼盼點點頭,表示同意。

「劉憶年是個好孩子。剛來到園裡時,他很封閉自己。才七八歲吧?晚上常常窩在被窩 子裡哭。但是白天,他是個倔強的小孩,」院長看著盼盼:「就那麼一個小小傢伙,他 總是皺著眉頭,不開心。跟他講話聊天,他都不太理的。不知道這樣的個性,是像媽媽多一些?還是像他的父親多一些?」

盼盼聳聳肩,表示她也不清楚。

「適應不良。這個部份,小年一開始表現得很明顯。他不會去故意欺負人家,但是其他的院童,要是惹了他,小年才不管對方的體型有多大,年紀比他大幾歲,他就是一拳一腳的追著打人家,或是被人家圍著打。」

盼盼聽的眉頭不禁皺起來,露出苦笑:「這樣啊?」

院長揚了揚下巴:「剛剛那位黃輔導員,從小跟他打到大。」

「真的假的?」

「打得是頭破血流啊,我都搞不清楚,怎麼這麼容易就打起來了呢?真是打架打上癮了 。」院長笑著說:「當然,那時候都還是小孩子嘛,男生不皮,那反而就更奇怪了。」

「後來呢?」盼盼問。

「小年有一次從育幼院裡跑了。」

「跑了?」

「那是...」院長嘆了口氣:「那是小年的母親,在醫院裡過世。我們接到通知的時候,已經來不及帶小年去看他媽媽的最後一面了。等我們帶著小年趕到醫院的時候,他的媽媽已經移到太平間裡去了。」

盼盼想像那樣子的畫面...

「小年的母親聽說是跟一個很有錢的商人在一起,但是這個商人家大業大,也有自己的家庭。她的母親一直希望將孩子帶在身邊,不願意交給她當年的愛人...但是她身體不好, 要照顧小孩,又要做好幾分工...終於倒了下去。」院長搖搖頭,繼續往下說:「我那個時候很生氣很生氣,我怪罪醫院跟社會局的人,為什麼不早點讓我們知道狀況,我們可以提早到的,」院長說這話的時候,她像是重回那時的現場一樣:「這樣子真的對小朋友很不好,你們這些人,不要以為只會說對不起就沒事了,小孩子會記得一輩子,他跟媽媽連最後一句話都沒有說到!」 院長講到這一段時,眼眶泛紅。

「我自己也不小心。當時只顧著罵人,小年就從醫院裡跑了。」

「他去哪裡?」盼盼聽得入神。

「我們幾個人在醫院上上下下裡裡外外的叫著他的名字。當時不像現在,到處有監視器可以看到他往哪兒去?從傍晚,找到快半夜,那天晚上還下雨。」院長停了一下,緩口氣,繼續往下說:「我們最後在很遠很遠的一條馬路邊公車停靠站的小亭子裡找到他,小傢伙走得可真遠啊。當時的小年,全身都溼透了,又是雨水,又是汗漬的,蹲著縮在 停靠站的亭子角落,看得我真心疼...」

盼盼心裡想像著那樣的情境。小時候的劉憶年,是否就如同剛剛進育幼院時,跑過身邊 的那個小男孩呢?穿著大一號的衣服褲子,跑過來跑過去的?那樣的小男孩,在深夜裡,下著雨,他的心中,當時在想著些什麼呢?那個剛剛失去母親的小小劉憶年,他能知道自己要去那裡嗎?

「小年那陣子,跟個小小行屍走肉沒兩樣。誰都不搭理,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他,讓小年自己慢慢調適吧?大家暫時容忍他的發脾氣跟任性。」院長又朝辦公室門口,揚了揚她的下巴:「結果呢?這個黃輔導員,就是當年動不動就跟小年打架的男生,那天大家在餐廳吃完晚餐,因為下著大雨,小朋友們排隊洗餐盤的時候,就怕雨淋著了,擠成一團。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樣的情況,當年的黃輔導員,應該是出於好奇和關心,問了小年 一句:『妳媽死啦?』」

院長說到這裡,直搖頭:「這句話一出來,真是不得了喔,小年抓著人家,一直打一直打 ,他什麼話都沒說,就朝人家小朋友身上臉上猛打!搞得整群小朋友尖叫的尖叫,大哭的 大哭,連幾個高年級的跟唸國中高中的孩子們都跑出來看,一見又是這個小年在惹事,哪還忍得住這小子老是這樣?當下就拉開兩人,只對著小年出手修理他。」

盼盼心想,這麼多人打一個?打一個十歲不到的小男生?

「等我跟幾個老師衝出去的時候,他們已經將小年拖到外面的操場上,正下著大雨吶,」院長看著辦公室窗外:「打架的,全讓我罰站成一排,就站在操場上全部淋著大雨,包括我也是。因為自己怎麼說都有責任啊。」

盼盼覺得,當年的院長,真的也算是個狠角色啊。

「我真的對小年動了氣,所有罰站的,我只針對他。我對他說:『這些陪你罰站的哥哥,姊姊,弟弟,妹妹,還有跟你同年紀的,他們沒有對不起你!人家沒有欠你,沒有得罪你,你不可以動不動就拿其他小朋友出氣,』」

盼盼低著頭,靜靜的聽著院長當年的情況。

「小年什麼話也沒說,鼻青臉腫的,憋著嘴,就讓雨一直淋。我對他說:『在我們找 到你的爸爸之前,這些小朋友,就是你唯一的家人了。你的媽媽之前是這樣子教你的嗎?』我說完這一句,小年抬頭,用一隻眼睛看著我。我看的出來他想反駁些什麼,但是我並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我當時就說:『劉憶年,你知道為什麼現在會下這麼大的雨嗎?因為你的媽媽在天上一直看著你,關心你,你的媽媽看到你現在這樣,不懂得保護家人,她一定很失望,很傷心,這場雨,就是你媽媽傷心的眼淚,變成了雨滴,全部打在你的頭上!你還不知道嗎?』」

一時間,盼盼跟院長都沒有說話。好像兩個人又回到當年那個下大雨的夜晚,成了當時景況的一對旁觀者。置身於其中,看著一群小朋友,青少年,在大雨中罰站...

「唉,急症下猛藥。」院長嘆了口氣:「我這樣一罵,小年當場就哭了,他終於發洩了心裡面的不開心跟難過。其他站在兩邊的孩子們,靜靜地聽著他的哭聲,動也不動。我那時真的覺得,就讓他好好的,痛快的哭一場,把所有的傷心和難過一次哭完,哭完了,就好過多了。」

盼盼聽完院長說完劉憶年的這段童年往事,她沈默了許久,然後問:「真的好多了嗎?我的意思是,後來呢?」

院長擦了擦眼角的淚水,笑著說:「後來?後來啊,小年就不跟院裡的小朋友們打架了,他開始跟大家相處得很好,或許他慢慢知道,在這個育幼院裡生活的小朋友們,都有各自一段不太好的故事。所以...」

「所以什麼?」盼盼好奇的問。

「所以小年變成專門跟育幼院外面的孩子們打架了。」院長說完,兩眼往上一翻,背往後靠著,像是又氣又好笑的嘆了口氣,繼續對盼盼說:「唉,只要外面的人欺負或是恥笑育幼院裡的小朋友,他就衝第一個上去揍人!我是怎麼講都講不聽,院裡的小朋友們,後來都叫他『守護神』。」

盼盼「噗!」地一聲笑了出來。

「男孩子還是皮一點的好,健康嘛。」院長也替劉憶年說話:「他是很聰明的孩子。念書的成績很好,」她起身,繞過盼盼坐的沙發後方,從檔案櫃裡拿出一疊資料來,擺在盼盼面前的桌上:「他的成績都是班上的前三名。從小學,國中,到高中。還可以在育幼院裡幫其他的孩子 們補習,當小老師。這些都是小年念書實在學校拿的獎狀。」

盼盼看著院長細心當劉憶年保存的獎狀,這些都是他過去的點點滴滴...

「他唸到高二時,我們育幼院的狀況越來越不好,很多經費跟補助都減少了。他就出去 打工,幫忙補貼育幼院裡的開銷,幫其他的小朋友買買文具,加加菜,添購一些衣物等等的。但是啊,一個十六七歲的小毛頭,哪有什麼賺大錢的機會?就是當當臨時工,出勞力賺點錢。也因為這樣,功課就跟不上學校的進度了。我一直以為,他能夠一路唸到博士,公費出國留學什麼的。看來,是我們耽誤了他。」 院長說完,她將桌上給盼盼看的一疊資料中,找出了許多現金袋的空信封:「小年高中 畢業之後,就越來越少回來,大概十年前,他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了。但是,他每個月,還是寄了現金袋,有時三千五千,有時一萬,八千的寄回來。他真的是個很念舊情的孩子。」

院長像母親一樣的,將這些空的現金袋重新收好。

「他一切都還好嗎?」 盼盼看著院長那對關心劉憶年的眼神,她不知道要告訴院長,劉憶年就是個在汽車保養廠裡上班的員工?還是要說,他現在有可能,有極小的可能,成為年氏企業的唯一繼承人?

「他剛剛換了工作,還在適應中啦。」這是盼盼覺得,最貼近事實的說法了。

「希望他一切都好。」院長拿出盼盼所要帶走的三本畢業紀念冊,小學,國中,高中。「幫我跟他說,院長很想念他,」院長看著盼盼:「大家都很想念他,我們也很感謝他。有空回來讓我看看。」

盼盼不斷地點頭,憋著嘴,收好那三本畢業紀念冊。她怕一開口,反而會被院長的話給弄哭。

「妳一定是他很相信的朋友,不然的話,小年不會讓妳跑這一趟的,謝謝妳啊。」院長話說完,從自己辦公桌的大抽屜裡,拿出一個包裝好了的小禮物盒子,她細心地放進 一只回收的紙提袋中,將這只提袋,拿到盼盼的面前:「這是我們育幼院的小朋友們自己做的手工皂,一點心意,給妳當個紀念喔。」

「這怎麼好意思?我不能拿...」

「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啊,我們招待不周,這也是小朋友們做著好玩兒的。」院長將提袋塞進盼盼的手裡:「幫我們好好地,看住那個臭小子喔?」

「我...我只是他的同事啦!」盼盼心裡發急。

「我知道,我知道,別誤會了。」院長笑笑地說。

盼盼向院長告辭,邊往門口退著走。

「陳小姐要走啦?」黃輔導員在門口問。

「是啊是啊。」盼盼說得有些慌張。

「幫我跟劉憶年傳個話,」黃輔導員開玩笑的說:「叫他有空要常回來,因為我要見一次 ,打一次。」

「你怎麼這麼說話?」院長笑著皺眉頭:「輔導員要以身作則,一開口就要打架是怎麼著?」

盼盼也跟著在一旁笑了。她帶著劉憶年的畢業紀念冊,院長送的手工皂禮盒,上車前,不斷地向站在育幼院門口的院長跟黃輔導員揮手道別。盼盼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接近中午了。她坐在車上,突然想翻翻劉憶年的畢業紀念冊,從 小學,國中,到高中...

#敗家遊戲 每週一、四更新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