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敗家遊戲13他要是認為自己辦不到,再強的幫手也救不了他!
2022/06/16 11:36
瀏覽763
迴響0
推薦33
引用0

敗家遊戲13他要是認為自己辦不到,再強的幫手也救不了他!

十天花光十億,你就用有一兆台幣!如果失敗…

陳海山剛剛回到自宅。

他想著盼盼今晚稍早回傳給他的報表。 那是劉憶年今天一整天的花費紀錄。他很快地看出一個糟糕的地方,就是買下了非洲尼日的金礦開採權。這是一筆台幣二億兩千五百萬的交易,花得很快,但是在九天之後,就是一個賣不出去,賬面上有二億二千五百萬的資產,即使委託資產管理公司來計算,人家評估剩餘價值,也不可能是零吧?誰又能在九天內,就可以很專業而公平的計算這個金礦開採權的剩餘價值呢?

陳海山想的這些,是因為他根本不認為這個金礦開採權,能夠在剩下得九天內賣出去。簡直是天方夜譚啊,對方法國人已經要脫手兩年多了,全世界的礦業投資公司都不理會,偏偏碰到這個小伙子,想也不想的就出手買下,他真的以為花錢是件這麼痛快的事嗎?萬事萬物,皆有代價吶。

現在,他的某部份代價,或許已經出現在眼前了。

那是陳海山的親妹妹,陳棠棠。兩個人相差了十歲。

「他是誰?」 陳棠棠斜靠著沙發抱枕,雙腿彎曲,舒服的放在沙發上。眼睛看著自己的哥哥,雙眸中倒映 著身邊壁爐中的火焰。

「是我對妳的請託。」陳海山點著了煙斗。他拿了一杯加水的威士忌給棠棠。

「你會為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敗家子來請託我?老哥,別逗了。」

陳海山覺得,這位精明幹練的妹妹,是很難瞞得住的。

「客戶的要求啊。」 陳棠棠啜了一口酒:「這個敗家子客戶,可以要求我們陳家所有人為他做事,而且由你帶頭?」

陳海山抽了一口煙:「答應了嘛,就得做。」

「答應了誰?」 陳海山沒有回應。

陳棠棠聞到了飄散的菸草香氣。「我問,你別回答我就好了。」

陳海山依舊保持著舒服的坐姿不變。

「年董事長最近還好嗎?」陳棠棠問。

陳海山只有挑挑眉毛。

陳棠棠換了個坐姿,繼續問第二個問題:「我收到的款子,都是年氏企業付的,年震宇 知道嗎?」陳棠棠手上把玩著酒杯,看著壁爐裡的火焰緩緩的跳動。

「這個表面看起來,就像個敗家子的年輕人,跟年一偉是什麼關係?」陳棠棠問完了這個問題,轉過臉來,看著自己的哥哥。

她沒有聽到陳海山的回應,但是,沒回應,就代表了回應。

「最後一個問題。」陳棠棠站起身來,將酒杯放回吧台:「這小伙子,是當年...年一偉跟劉芳慈生的嗎?」

陳海山真的身體無法控制的抖了一下。

「劉芳慈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啊,我的老哥哥。」陳棠棠走向門口。她沒有等到陳海山給她答案...

陳海山聽到關門的聲音,他這時,才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如坐針氈的感覺並沒有因為妹妹離開了而消失。他真是一時大意,把自己的妹妹拉進來攪這檔事。只一天的時間,老妹棠棠就有這麼多的想法與推斷,這就是他陳海山要付的代價了。他不能要求絕頂聰明的妹妹裝傻。絕頂聰明的人是不會裝傻的,這樣的人,只有理會與不理會,沒有裝傻的這一個選項。目前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棠棠不會就這麼不理會了,連劉憶年的母親是誰?她都能自己猜到,這份故人之情,總該值得些什麼吧?

然後呢?陳海山叼著煙斗,走到露台外,冬季的星光布滿眼前閃爍著。滿月的銀色光線,靜靜地撒在陳海山自宅的大花園上,像披了一層透明的白紗,將大花園裡的所有花草樹木,上了一層銀白色。夜來香的味道,往上傳到了露台。 他又想起了盼盼給他的報表。馬天柱這些人不重要。 棠棠不重要。 盼盼不重要。 吳師傅不重要。 連他自己也不重要。十天花掉十億,這件事情,劉憶年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他要是認為自己辦不到,再強的幫手 也救不了他!

很快的,剩下九天... 劉憶年真的吃得太撐。他很想就躺下來睡了,但是一想到,很快的,剩下九天。他就神經緊繃。一回到飯店,他就換了Tina為他準備的全套運動服及球鞋,脖子圍著運動毛巾,離開飯店,到附近跑步。身後跟著的是他租的加長型賓利,坐在車裡的,是陳海山派給他的保全人員查理。他目前為止,滿腦子都是鱈場蟹的味覺「平衡」心得,還有稻桿香氣與西洋梨的果皮味道。不過今晚,劉憶年真的覺得這一餐,實在是這輩子難得有過的經驗,沒有其他更多更好的 形容詞,來讚美吳師傅的手藝了,想來想去,只剩下最真實最感動的兩個字:「好吃。」

他今晚知道,什麼叫做「好吃」的最高定義了。並非表示以後只要不是吳師傅的手藝做出 來的料理,就都不好吃。而是劉憶年發現「好吃」的頂點在哪裡了。他看到髮型師Tony一口咬下鱈場蟹腳的滋味,大聲的說:「我又可以滿足的去死了!」

媽的,死Tony,從前菜就開始說要去死,一路要去死要去死的,死到了桂圓紅棗茶都喝乾了,也沒看他斷氣啊?這個人講話就是誇張得離譜!但是Tony在吃飯的時候,給了他一個很好的點子。大概是Tony這個人平常因為嘴賤,不容易在社會上交朋友,所以開口閉口都是跟同學去哪裡吃什麼,當時覺得很好吃,但是跟今天的晚餐比起來,那時候根本就是在吃廚餘!更糟糕的是吃完了廚餘,還沾沾自喜到處說給人家聽。

劉憶年不像其他人,只是當好笑的笑話,哈哈大笑之後,聽過了就算,他在Tony的描述裡,抓到了一個關鍵詞。既然要吃飯,就大吃特吃吧?他要來辦「同學會」。劉憶年想到他的小學同學,國中同學,高中同學,這樣至少就可以辦三次!最好從明天晚上就開始。「同學會」加上「冶遊味」,這肯定是花超級大錢的作法!搞得好的話,說不定一餐吃下來,花費會破千萬...過這個想法,並沒有讓他開心很久,因為那些當年學校的畢業紀念冊,並不在他身邊或是他南部的住處,而是在一個他很想,又很難以回去的地方...

劉憶年一邊慢跑,一邊流汗,一邊想著這件事。要為了幾本畢業紀念冊,就回去一趟嗎?有多久沒回去了呢?他看看時間,現在還能做什麼?第二天,有哪些新的方法,可以讓錢能夠花得更快更快?

年震宇在私人招待所裡穿梭在許多重要客戶與好友之間。難得讓他在這樣的時刻,不享受賓客門對他的讚賞和熱絡。因為他整個晚上,都有強顏歡笑的感覺,這樣他心神不寧,很強烈的不踏實,更有一股壓抑住的怒氣無法宣洩。一方面他要處理年氏企業及他自己旗下的子公司。另一方面,又不能告訴別人,自己的父親已經過世了,還留下一個私生子,要跟他爭奪年氏企業的繼承權。

還有九天,就知道結果了。他想不出來劉憶年有什麼怪招,可以把十億,在這樣的條件限制之下,花得乾乾淨淨?但是金額數字,卻很實際的在減少當中。這一點是千真萬確的! 現在劉憶年只有三張牌可打,他有「冶遊味」的吳師傅,有『Metis』時尚文化雜誌的總編輯陳棠棠,有馬天柱這一票人。當然,年震宇不會不把陳海山與盼盼也算進去。但他知道, 陳海山不會過分到選邊站得太明顯,他其實是很綁手綁腳的。至於盼盼,這只能說是她在自己爺爺的律師事務所裡的工作經驗裡,最奇怪的一次。

如果只是這樣的陣仗,年震宇很清楚,這些幫助劉憶年的人,能夠玩出的把戲有限。光是吃吃飯,喝喝水,找衣服穿,想要這樣就花掉十億?簡直比登天還難啊。因著這條思路想去,那他根本就穩如泰山了。馬天柱這票人,並不是沒辦法治他們。總之,明天一到,他們就會知道,跟自己作對,是要付出代價的。年震宇準備好了要付出的代價,那麼,劉憶年準備好了嗎?

馬天柱陪著兩個小女兒在家裡做功課,太太要到十一點左右才會回到家。他看著兩個女兒,覺得自己今天過得還不錯。從結論來說,他沒有因為交易虧損被這個新老闆破口大罵,或者是冷言冷語的修理。而且,今天他碰了幾年來沒有碰的金融交易,在過程中,他承認自己是有點興奮的。這是他喜歡的感覺,讓他覺得自己還活著,一切還有可為。馬天柱記得劉憶年對他說,要有信心!這真是一句說得容易,做起來相當困難的事兒啊。

信心,信心是會因為光陰和不斷地受挫,一塊一塊的磨損,一片一片的剝落。一直輸的人,很難在心裡的那本存摺裡,找出太多「信心」的餘額。而反觀一直順遂得意的人,他會發現心中 那本存摺裡的「信心」餘額,怎麼提取,都用不完。當初他也是如此。 馬天柱瞭解了一件事。每個人的信心,都有一個固定不變的額度。浪費光了,就很難再找到...

盼盼收到晚間劉憶年發來的手機簡訊,她知道明天有得累的了。先別說明天,就光是這一刻也挺糟的,身體很累很睏,腦子裡卻還亂轉著思緒,靜不下來。劉憶年這個粗魯的人,哪來這些鬼點子花錢的呢?聽說他們晚上那一餐,是經典的超高級鱈場蟹三吃套餐。「冶遊味」報過來的費用,六個人加上酒水,含包廂的錢算起來,一共是三十九萬七千。她聽到價格之後,真的後悔自己沒在現場,鱈場蟹啊,一定很好很好吃的...那不是別的餐廳料理,而是「冶遊味」的頂級料理啊!平常自己想嚐嚐,也只有跟著爺爺或是嬸婆一起混進去,跟在長輩身邊大吃特吃。因為以她現在的薪水,真的自己去吃,會付錢付到當場掉眼淚的。吃一頓正規的晚餐,然後就是連續三到四個禮拜吃便當或是買泡麵果腹。

今天過完剩九天,盼盼覺得,第一天這樣的忙碌法,真的像是一場震撼教育!接下來的九天,都會是震撼教育式的,充滿了意料之外的忙碌,讓她像是無頭蒼蠅一樣的東奔西跑嗎?盼盼心想,還是趕快睡著比較實際,睡意,睡意,趕快來吧?今天晚上的睡眠是很重要的!

劉憶年回到自己的總統套房,好好地沖了一個澡,洗去全身的汗臭味,然後再舒服的喝著 CHATELDON1650氣泡礦泉水,同時泡在雙人大浴缸裡發呆。在放掉浴缸水的同時,又去沖了一次澡,這樣子折騰,還是沒辦法讓自己入睡。瞌睡蟲一下子都絕種了似的,連一隻都沒出現!難道今晚就是瞌睡蟲大滅絕的夜晚嗎?劉憶年知道,自己如果還在這樣的狀況下睡不好,那就等於連續兩天的晚上都這樣了,這絕對不會是好事,因為體力一定撐不到最後... 他想到了個辦法,於是起身,換了櫥櫃裡簇新的睡袍,離開自己的總統套房...

「哎喲?劉先生,怎麼今天晚上又來按摩?」中年女按摩師開心地對劉憶年說:「時間好像過得很快呢,一下子一天又過了,我好像不久前才見到你,咻的一下子,你馬上又出現了,哈哈哈。」

「是啊,時間過得很快。」劉憶年趴在昨晚的同一張按摩床上,對喜歡聊天的中年女按摩師說:「用力,我不怕痛的...」

ATTN:機車的爺爺。

FARM:可憐的孫女。

今日花費:

賓利加長型禮車+司機=250’000

總統套房+管家=600’000

辦公室日租租金=450’000

辦公室器材陳設租用=625’000

胃乳片6罐=2’220

飯店按摩=6’600

飯店早餐請客(兩人)=2’420

梳化五人組=300’000

Salvatore Ferragamo 西裝乙套含男鞋配件租金=243’000

Dolce Gabbana西裝乙套含男鞋配件租金=270’000

Gianfranco Ferre男士套裝含男鞋配件租金=320’000

Audemars Piguet經典系列18k白金腕表租金=450’000

Gucci男士皮夾租用=29’900

時尚文化顧問費=900’000

Kona Nigari礦泉水=320’000

CHATELDON 1680礦泉水=1’958’800

金融投資虧損=27’825’500

尼日金礦採礦權(十年)=225’000’000

冶遊味餐飲顧問費=800’000

冶遊味三樣小點請客=105’000

冶遊味午餐=188’000

冶遊味晚餐=397’000

總計:261’043’440 兩億六千一百零四萬三千四百四十元。

今日結餘:1’000’000’000-261’043’440=738’956’560 七億三千八百九十五萬六千五百六十元。

---------------------------------------------------------------------------------

DAY TWO(星期五)

盼盼在高速公路的休息站裡,簡單的用了一頓早餐。現在的時間是早上九點鐘剛過,她要去的目的地,就是劉憶年當年長大的育幼院。那裡應該還收著他小學到高中的畢業紀念冊。盼盼要幫劉憶年把畢業紀念冊都拿回辦公室,然後找一批人打電話約同學會聚餐的時間,從今天晚上到後天晚上,大後天晚也行,他要請這些同學們吃飯。而到時候,他得ㄧ個一個背出同學們的名字來。因此,高中的記憶跟印象比較深刻,要她先從高中同學會的聚 餐開始邀請,不限班別,只要同一屆的都行。

司機告訴盼盼,大約再半個小時就會下交流道,之後沒多久,就能到達她要去的育幼院了。 盼盼心想,差不多該打電話通知一下院方,她就快到了。這傢伙,當年不知道是不是在這裡闖過了什麼大禍,竟然不敢回來拿畢業紀念冊?今天的天氣不錯。雖然溫度變低了,但是太陽依舊曬得人全身一陣暖意。

車子下了高速公路的交流道。兩旁是休耕了的農田,看起來像是一大片一大片蓋上一層淺 咖啡色的拼圖。這是劉憶年從小看到大的風景嗎?盼盼心想,育幼院,以往只在新聞播報的時候,或是某些電視公益廣告上,才能聽到看到的一個名詞,一個片斷的畫面。從來沒 有在自己的生活裡真正的出現過,那是一種不同世界的陌生感。這會兒,她知道離目的地 越來越近了,自己的心情有些緊張了起來。車子所開的路,越來越窄。這所育幼院的位置,離市區有一段距離。盼盼側著頭,從車窗內看出去,這個建築物又是鐵皮,又是公寓,大門口上的一圈半圓形招牌,寫著:「建興育幼院」。五個字都有鏽蝕的狀況,給人十分老舊,而且窘困的感覺。

盼盼在大門口旁下了車,因為一進門,就是一個地上漆著綠色油漆的小小操場。一邊有個籃網破爛的籃球架。要是不知道的人,會猛一看,以為是個安親班或者幼稚園。但也不會有這麼舊的安親班還是幼稚園吧?那會讓人家覺得這裡的生意一定不好,來就讀的,只有小貓兩三隻...

小操場上除了一邊有個籃球架以外,在靠圍牆的一排,有一座可以四個人一起玩的盪鞦韆,一座塗成大象鼻子的小溜滑梯,還有蹺蹺板,以及單槓。盼盼從大門旁的側門走了進來。一群六七個小朋友,約莫是十歲到幼稚園大班的年紀,正在這個小小操場上跑來跑去的,發出開心的嘻笑聲。可能正好是下課時間吧?他們看了看盼盼,眼裡透著一些好奇,但是沒有過來打招呼,繼續玩他們的。

盼盼看著育幼院裡的主要建築物,是一棟老舊的兩層樓水泥平房。一邊加蓋了鐵皮屋,裡 面看起來像個餐廳跟廚房綜合起來的空間。水泥平房的另一側,有條走道,可能通向後面吧? 一位年約三十出頭,看起來像是國小體育老師似的男子,帶著笑容,向她走過來。

「陳小姐是嗎?妳好,我是這裡的輔導員,黃育山。」他邊說著,邊提醒玩成一堆的小朋友們要注意安全。

「不好意思,黃先生,很冒昧早上才打電話,說要過來拜訪。」盼盼對這位輔導員點頭致意。

「沒關係的,我們這裡其實很少會有訪客。大部份都是社會局來的,或是一些短期志工。 陳小姐這邊請,我帶妳去院長室。」

#敗家遊戲 每週一、四更新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