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敗家遊戲09看了三年半的報紙!
2022/06/02 14:23
瀏覽709
迴響0
推薦39
引用0

敗家遊戲09看了三年半的報紙!

十天花光十億,你就擁有一兆台幣!如果失敗…

條碼頭男子馬天柱,被得意的杜大勇擠了一下。杜大勇根本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彷彿走路撞到馬天柱,是他活該。

可能真的是這樣吧?

幾年前,公司要成立『衍生性金融商品部門』時,那個時候的馬天柱,是很被倚重的。他一手張羅起這個部門。從應徵人力,挖角,發現他心中認為的好手,設計各部門的投資短中長計畫,範圍包括了金融,原物料,土地房產,生化醫療科技等等。他當時自認為是市場上,最強的分析師。但他至今想不通,為什麼所有的盤算,都會得到相反的結果?一次兩次的錯誤判斷,讓他開始被質疑。三次四次的錯誤判斷,讓他開始緊張。五次六次的錯誤判斷,讓他對自己質疑。七次八次的錯誤判斷,他已經成為公司內部的笑柄。九次十次的錯誤判斷,他已經連自己的身家都陪了進去。

馬天柱被徹底的擊沈了。他明白,自己縱有頂尖的才能與專業,還是抵不過頂頭上司年震宇的一句話。為什麼?為什麼會因為這樣,讓自己也變得判斷失準?變得做起事來,這般的沒把握?然後被甩到權力核心的邊緣?整個部門,也跟著沉到冰冷的海底?

我真的…不行了嗎?

她的太太現在是連鎖港式餐廳裡的領台。這是不得已的作法。兩個女兒都要上學,光靠被公司冷凍了的馬天柱,是供不起原來的生活的。況且,這樣的動作,就是要馬天柱自己摸摸鼻子走人,『衍生性金融商品投資部』被裁掉之後,有許多人就是這樣子離開的。他沒辦法。他連身家都賠在連續十次以上的錯誤判斷裡,跟著賠得精光!

公司把他的位子,調到大辦公區的一個角落。並且將他的桌子正面朝向大辦公區所有的同事,卻不交派任何事情給他做。馬天柱坐在這樣的位子上,已經看了三年半的報紙。 超過兩百位大辦公區的同事,天天看到這個人閒閒沒事翻報紙。沒有人會同情他的遭遇,或是他的心情的。因為每個人都忙得要死,就他一個人無所事事,還有薪水可領。 馬天柱曾經想給自己一個痛快,丟了離職單就離開。可是這樣的想法,當回家之後,看見兩個女兒,一個剛唸小學,一個快小學畢業。而自己的太太,又是忙裡忙外,加上在餐廳打工的模樣。他沒有,也不能有「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瀟灑了。

他看著這個簇新的大辦公室,覺得陌生。不過,原來坐了三年半看報紙的位子,也同樣陌生,更重要的是,他對自己,完全陌生了。五億,雖然只是他三、四年前幫公司操作額度的十分之一,然而現在的他,能夠扛得起五億的成敗責任嗎?馬天柱回到自己的座位,打開電腦。之前一起被調來支援的三位同事,兩男一女紛紛湊過來問:「怎麼樣?什麼情況?這個老闆人怎麼樣?我們現在要幹嘛?」

「開機。將選股程式重新輸入。情況是,新老闆要我們進場。這個人是個大外行。我們現在有五億的資金部位可以運用。」馬天柱慢慢的說,看不出來他是開心還是不開心,他只是動作了起來:「我們等一下將資料整理好,要跟這位新老闆劉先生報告,請他決定。」

三位同事看著沒表情的馬天柱。

「我是說真的。」馬天柱還是聽不出說話的情緒。但是三個同事已經開始動作,將三年多沒動的選股程式及線形分析公式重新啓動。

「開張了!」一位馬天柱的女同事說:「那我可以回到全球資源投資市場跟房地產市場了嗎?」

「都可以。只是動作要快一點。」馬天柱已經開始看盤。現在時間,是早上九點半,股市已經開盤半小時了。馬天柱想著剛剛劉董對他強調的,就是做他最擅長最熟悉的。拿當然還是鎖定台灣股市好了,別一開始將戰場擴張得太大。 馬天柱一點都不敢有開心的想法,他的熱情,早就熄了。他的信心,早就耗盡了。他是一個不認識自己的人...

當馬天柱仍在停滯的心緒中的時候,吳師傅已經將所謂「又貴,份量又少的東西。」送進劉憶年的辦公室裡。

那是一盤擺了三個點心似的開胃菜。這開胃點心的底層,是法式脆片薄土司,上面擺了一小塊純白色的Mozzarella Cheese, 在起司上,就是一層魚子醬。這是世上少見的有機魚子醬,是西班牙最好的品牌Riofrio所製作。

「30公克要110歐元?等於四千七百塊?」劉憶年聽完了吳師傅的說明:「那這三個小點心上面,用了多少魚子醬?」

「30公克。」

「不能多用一點嗎?」

吳師傅看著劉憶年,沒表情,不講話。

「我懂。就您剛剛說的,味覺與口感的平衡。」劉憶年說完,直接將這點心,拿起一個來,直接塞進嘴裡。吳師傅臉色就更難看了。

「嗯...法式脆片...薄土司,對吧?」他看看吳師傅和盼盼,以及服裝師,造型師,髮型師等 人繼續說:「有餅乾的口感,但是混了...混了...唾液!」劉憶年對自己的記憶力慢慢有信心了:「就會出現了與酥脆完全相反的濕潤,這就是為什麼要做成薄片的原因。緊接著...在法式脆片薄土司上,先撒一點點海鹽,然後,」他繼續的咀嚼:「這個莫...莫...莫扎瑞拉起司,跟我以前吃的夾在漢堡裡面的起司完全不一樣!就像您講的一樣,像是可以咬的牛奶,很清新,卻不是很濃很膩的感覺,所以,就襯托了這個...這個...西班牙RioFrio有機魚子醬的精緻味道,不會壓過魚子醬的味道,甚至連魚子醬的淡淡鹹味都沒有被掩蓋。」

盼盼看著劉憶年連說帶演的形容著口中的美味,她聽得都饞了!

「酥脆,柔軟,細緻有彈性,就是這三樣不同的口感和風味,在口中融合在一起。」他又拿了一塊這樣的點心塞進嘴裡,看著吳師傅:「就是這麼說的吧?」

講話很嗲的髮型師又酸又羨慕的說:「你會不會吃太好了啊?」

「我...我可以請客嗎?」劉憶年問盼盼。

「可以的。」她看著只剩一個小點心的盤子:「執行細則裡有提到,你可以請客吃飯喝酒,但前提是,必須是你的朋友。『朋友』的定義,就是你叫得出名字的,就算是你的朋友。 對了,還有一個條件,你不能強迫人家,必須對方願意讓你請才行。」

「叫得出名字的就算朋友喔?」劉憶年複誦了這個條件:「這裡有誰要讓我請吃這個的?」

除了吳師傅之外,連盼盼都舉手了!

「報上名字來,我要記起來。」他哈哈大笑:「每個人都來...六個!吃不完的我全包了!」

吳師傅抓頭,他並不是很開心,但是看這小子,跟他說一遍這道料理的品嘗重點,他就記起來了。還算可以。「好。」他說完,轉身離開。

連盼盼都跟髮型師他們一起歡呼!其中的服裝師Tina跟劉憶年說:「劉董,我們到更衣室裡面換裝了,先試這一套Dolce Gabbana的,還有鞋子跟襪子喔?」

「你們好熱情喔?」劉憶年抱著一整套Dolce Gabbana的西裝,襯衫,領帶,皮帶,襪子,皮鞋,邊講話酸他們,邊走進了私人辦公室的洗手間。

「等一下幫你把髮型弄好,順便修眉毛喔?記得我叫Tony喔?我們要一起上天堂喔?」講話很嗲的髮型師對著洗手間喊著。

盼盼將吳師傅剛剛給她的賬單收好,她很快看了一下,這三樣小點,總共花費是7000塊。三十個是70000,就算一天吃掉三百個,也只花七十萬,連吃十天是七百萬...她按了一下計算機,七百萬只佔十億的千分之七...真令人洩氣啊。

「對了,Tina,這些衣服是怎麼算租金的?」盼盼問。

「還是看棠姐的面子啦,不然這些都是限量款,哪有可能拿出來租?她跟廠商講,一套多少錢,就用多少錢當租金,到時後清洗完還回去的時候,廠商自行決定是要打折賣掉,還是原價繼續賣都無所謂。要是有損毀,就從租金裡面賠。剛剛那一整套Dolce Gabbana連皮鞋跟配件,不囉嗦就是27萬,租一天而已咧?」Tina講完吐吐舌頭:「這個劉董,到底什麼來歷啊?」她悄聲的問盼盼。

盼盼還來不及回答,劉憶年已經穿好了一整套的一整套Dolce Gabbana,走出了洗手間。 大家看著他,新的髮型,新的服裝造型。一時之間發現劉憶年其實很帥的!

「哎喲,真是佛要金裝,人要衣裝啦!姊妹們快點幫劉董調整一下啦,我沒看過這麼有錢的人,連領帶都打不好啦,真是罪過喔?劉董您都沒聽到Dolce Gabbana的喀什米爾羊毛領帶在哭泣喔?來,乖,站好,我幫你把頭髮抓一下,剛剛的災難就完全消失了,我們大家都得救了,都從十八層地獄爬上天堂了!」髮型師Tony嘴巴邊碎碎唸邊動手張羅著。

「你為什麼可以嘴巴這麼賤,還可以好好地活在這個世界上呢?」劉憶年皺著眉頭,受不了的說。

「啊因為我誠實啊?有話直說啊?我從小就這樣啦!向上個星期開小學同學會,我也是直接對著二十多年沒見的小學同學就給他們虧下去啊?大家還開心的說我一點都沒變咧!」 Tony在劉憶年頭髮上噴了一層薄薄的定型霧。

Tina很慎重地從包包裡拿出一個盒子,然後小心翼翼的打開,劉憶年一看,原來是一支相當漂亮的男錶。這個等級,他連經過一般鐘錶行的櫥窗時,都沒見過。

「Audemars Piguet經典系列18k白金腕表。」Tina邊說,邊細心地為劉憶年戴上。

盼盼眼睛睜得大大的:「好...好厲害,這也能租到?」

「一天的租金是售價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有損毀就要照價賠。劉董你要小心一點。」

Tony問戴上手錶的劉憶年:「劉董,您現在感覺怎麼樣?」

劉憶年左手握拳,看著那支18k白金的AP錶:「我覺得...手忽然變得好重,不太容易動。 」

Tony開玩笑地推了劉憶年一下肩膀:「別緊張,習慣就好了!」

「你不要鬧!」劉憶年大聲叫了出來。

敲門聲。

「請進。」Tony直接幫劉憶年回答:「歡迎光臨!」

進來的是馬天柱跟他的三位同事。

「劉先生...」馬天柱說話聲音很微弱。

「是劉董!什麼劉先生?」髮型師Tony又插嘴。

「關你屁事啊?」劉憶年對著髮型師Tony罵回去。

「資料都整理好了嗎?馬...馬專家?」劉憶年不知道他的職稱。

馬天柱看了眼前的劉憶年,覺得他就是一個奢華的帥哥,除此之外,他一點都不瞭解這個人。似乎他的同事,也是這般的看法。

「是的,劉董。我們想...借用您的投影機,跟您做簡報。」

「太好了!快快快!...」他看向盼盼:「我不會用。」

盼盼走向馬天柱,拿著他的隨身碟,將桌上的電腦打開,插上之後。投影機開始投影,資料表格開始出現,同時包括了即時的亞洲股市最新交易動態。

「好。」劉憶年看著眼前的投影,他雙手叉腰,他覺得...他覺得這個投影出來的表格畫面,很...很美觀:「我要看哪裡?」

這個問題,把馬天柱等人都給問傻了!

馬天柱跟同事面面相覷。不知道一開始要說什麼好?「最近的亞洲股市很動蕩,因為歐盟的經濟復甦跟社會福利還在拉鋸,這樣的曖昧不明,也使得中國,這個歐盟的最大逆差國家的股市也受到態勢不明確的影響。但是中國大陸的股市搖擺,也會使得美國的投資人信心退卻,所以整體上來說,正面的利多消息都是零碎的...」

劉憶年聽得一整個呆掉!他知道馬天柱在說的每一個字,但是他不懂這些字句組合起來的意思! 「等一下!」劉憶年對著馬天柱喊停:「我現在才知道,我的國文程度不是自己想像的那麼好...我真的完全不知道你在講什麼?」

門又被打開了,一個年輕廚師,拿著剛剛劉憶年索要的小點心進來:「不好意思,吳師傅叫我送來的!一共是四十二份。」

「放著放著!」劉憶年沒耐心的說。

「不行啊,吳師傅說,要...」年輕師傅捧著一大盤點心,緊張的說:「吳師傅說,『叫那個不稱頭的傢伙,將我跟他講的背一遍給你聽,背完了才能把東西留下來!』他是這麼跟我講的...不是我喔?」

劉憶年聽得抓頭!盼盼看著這辦公室裡的所有人,她心中的想法是,這...這裡就是災難的製造中心啊,真是一團亂,亂到一個不行!

「 嗯...法式脆片薄土司,有餅乾的口感,但是在口中混合了...唾液,就會出現了與酥脆完全相反的...濕潤,這就是為什麼要切成薄片的原因。再來是...莫扎瑞拉起司,像是可以咬的牛奶,很清新,卻不是很濃很膩的感覺,於是就襯托了西班牙...西班牙RioFrio有機魚子醬的精緻味道,不會壓過魚子醬的味道,甚至連魚子醬的淡淡鹹味都沒有被掩蓋。酥脆,柔軟,細緻有彈性,就是這三樣不同的口感和風味,在口中融合成一塊。對吧?」劉憶年看著年輕廚師說。

「我不知道啊?你說了算。」年輕廚師將整盤點心放在沙發前的茶几上:「我先走了。賬單等一下再補。」

媽的,被這個小子給耍了!劉憶年低頭看著一大盤點心: 「剛剛我們說到哪裡?」劉憶年對著馬天柱說,然後他又很快地對盼盼說:「那就吃了吧?」

髮型師Tony第一個伸手拿「冶遊味」餐廳所送來的點心,一口就塞進嘴裡: 「哇喔?這真是...美味的絕品啊!」髮型師Tony不禁贊歎了起來!

「通通給我安靜!」盼盼站上沙發,對著所有人大喊!所有人嚇了一跳! 「剛剛,說到,劉先生真的不理解馬主任您的說明。一點也不!馬主任,」盼盼指著在吃點心的劉憶年:「他就是個金融投資的大外行!你要想辦法讓他能下決定!」

「對啊?我真的不懂。」劉憶年吞下點心:「這樣子啦!」他走向投影幕前:「你們是專業嘛,所以就...每個人30秒,告訴我你心目中認為的,最好的...最好的那個什麼?投資標的。然後我來決定!」

「如果是股票的話,是作多還是放空?做選擇權為主,還是現貨?」馬天柱問。

「啊?我...我好像聽過啦,但這不是重點啊!你要告訴我你覺得是作多,還是放空?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要有信心!信心!」劉憶年對著馬天柱握緊了雙拳強調著。

「嗯...」馬天柱想了想,他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簡報:「好的。」他直接選項到股市投資標的開始進行30秒的簡報。

「盼盼,快點幫我記下來!馬專家...不!馬主任要報明牌了!」劉憶年趕緊對盼盼說。

「電子股的部份...」馬天柱不帶情緒地,開始對劉憶年簡報。盼盼拿著筆,在全新的Armani Casa牛皮筆記本記下來。

「因為...」馬天柱的女同事,四十多歲,一頭亂捲的頭髮:「太久沒碰全球資源的投資了,我只建議,非洲,尼日共合國,有家法國人經營的金礦公司要拍賣採礦權...我的同學在那邊...」

髮型師,服裝師,造形師完全不管馬天柱一票人在講什麼?他們一早就開工,連早餐都沒吃吶!這麼名貴的點心,只想趕快塞進胃裡...

「好!這就是效率啦!」劉憶年看著盼盼,盼盼給了他一個全都記下來的眼神。

簡報又被中斷!這次是杜大勇直接進門大聲問道:「你們在幹嘛?」

#敗家遊戲 每週一、四更新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