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敗家遊戲06 有時會累,所以我決定,每天跟自己的堅毅,見一次面。
2022/05/18 13:11
瀏覽674
迴響0
推薦37
引用0

敗家遊戲06 有時會累,所以我決定,每天跟自己的堅毅,見一次面。

十天花光十億,你就擁有一兆台幣!如果失敗… 挑戰規則,第一、不能把錢送人。第二、不能買東西送人。第三、十天之後,10億現值為0!

他記得自己曾經在報紙跟電視新聞上看過年一偉。當時也就看作一個很有錢,有權勢地位的人。好像有一次無意間看過一段專訪他的財經節目,那時有一句他說的話,劉憶年在電視機旁,覺得這個人說得真好!那時年一偉不知道前面在講些什麼,然後跟著說了一段話:「嗯...有時會累,真的。所以我決定,每天跟自己的堅毅,見一次面。」

這話說得真好,大人物就是大人物,果然就是會講話!那是劉憶年當時對年一偉,也就是自己親生父親的感覺。我要跟他說,當年他講的這段話,讓自己印象深刻嗎?他推開冷凍庫的大門,一步跨進去。裡面沒有香燭,沒有擺設,諾大的空間裡,就是頂端的感應燈泡,以及冷凍庫中間的一張大床。一個老者像是睡熟了似的,躺在大床中間,整個人躺在一個透明玻璃罩裡。唯一不太搭 調的是,老者是穿著整套深色西裝躺在床上的。躺著的,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劉憶年並沒有走得很靠近。他對他,一點也不熟悉。但他知道,這就是曾經與媽媽在一起過的人。也因此,劉憶年這個人才會存在這個世界上...

「我跟你不熟,」他心裡說:「我要挑戰你的遊戲。」 劉憶年在心中說完這番話,他轉身走出冷凍庫,一陣暖意包住了他的身體。

「接下來呢?」陳海山問。

劉憶年:「買車來開?那個...賓利聽說要四,五千萬...這個錢是一定值得花的!」

「嗯...然後呢?十天之後這輛四,五千萬的車子,價值會變成零嗎?」陳海山。

「撞爛的就變成零啦?」

「不可以故意破壞東西。況且,撞爛了,還是有些零件可以轉賣。」陳海山。

「撞爛了再一把火燒了!」

「哦~原來你是要提煉貴重金屬啊?」陳海山似笑非笑。

「...那我用租的可以了吧?」劉憶年皺眉頭。

「呵呵,你學得很快,開始知道你父親安排這個賽局的重點了。」

劉憶年拗了坳雙手的手指,發出了「磕啦磕啦」的聲音:「找一間最貴最棒的五星級飯店,我要住在總統套房裡。」

「用租的?」陳海山笑道:「非常好!」他看向查理。查理一招手,一輛九人座箱型褓母車開了過來,車門自動打開。「今晚好好休息吧?明天要幾點鐘見?」陳海山對劉憶年說。 他抓了抓頭髮:「早上六點見。我要...」劉憶年想了想:「我要租一輛加長型賓利,配司機。二十四小時待命。」其實,他是忽然想到有個幫上市公司大老闆開賓利的司機,名字叫什麼忘了,阿川嗎?他就是那種二十四小時待命的司機。

「可以。」陳海山回應:「對了,你應該餓了。提醒你,到了飯店,你可以點任何你想吃的東西,但是一定要全部吃完,不能浪費,這是規定。」

「啊?」劉憶年皺著眉頭。

「點多少,吃多少。」陳海山接著說:「明天早上,盼盼跟查理會在六點鐘準時到。」

「我?」盼盼指著自己。

「嗯。妳是劉先生這十天的特別助理,他上班,妳上班。他下班,妳下班。」

「辛苦囉?」劉憶年對著盼盼做完鬼臉,俐落的上了褓母車。

「為什麼我要當他的特別助理?」盼盼大聲抗議。

車子開走了。

「妳是代表我的。盼盼,幫爺爺做點事。這真的是一生難得碰到一次的機會。我覺得這真的...很有趣。」

「我不當那個怪人的奴才!年震宇都開出十億了,這個怪咖還拒絕這種ㄧ生難得碰到一次的條件,他真的太瞎了啦!」

「妳不是什麼奴才。」陳海山好聲好氣的說:「爺爺才不會讓妳去當任何一個人的奴才。但是,總不能我自己真的時時刻刻陪著他吧?爺爺老啦。」

「那就隨便找個人去當他的特助啊?」

「他在十天之內要花掉十億現金,這可不是什麼隨隨便便就可以做到的事,所以他的特助,不能隨便找的。」陳海山說完,從公事包裡拿出一疊裝訂好的厚厚說明書,交到盼盼手上。

「這什麼?」

「這是十天花掉十億的執行細則。很清楚的規定了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幫忙看熟它,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再問爺爺。」

「我現在就要帶回去看?」

陳海山對孫女盼盼點點頭:「記住,妳是幫我,不是幫他。我得認真對待年董事長的遺願啊,難道不應該嗎?」

「我好煩喔...」盼盼看著手中這本快兩百頁的執行細則:「我覺得我好累喔...」

「妳捨得爺爺這麼煩?這麼累嗎?」

「你好陰險喔...」她的抱怨越來越無力。

「他會很需要妳的幫助。不能因為妳,浪費了他的時間。無論他的選擇跟決定有沒有道理,妳真的要盡己所能,儘快的幫他做到。」

盼盼垂頭喪氣的聽著。

「妳絕對可以討厭他,爺爺認為,這並沒有對或錯。但是有一點妳要記得,無論這個男的是因為笨,還是因為衝動,他剛剛就在大家面前,拒絕了震宇十億現金的收買。天底下有幾個人能夠做到呢?」

盼盼抬起頭看著爺爺。

「妳自己說,如果是妳,當震宇跟K出價到多少錢的時候,妳就願意交換妳的權利呢?」

盼盼回想當時在頂樓大書房裡雙方你來我往的情境,她很乾脆的說:「兩億我就走人了!」

陳海山擺開了雙手:「劉憶年一直在掙扎,一直被勾引,被誘惑,也心動了,但最終,他選擇了什麼?拒絕。」

「他一定辦不到的啦,我剛剛在電梯裡面想過這個挑戰,真的,我完全想不出來解套的方式啊。」

「保持好奇心。我們都想像不到,他究竟會怎麼做?」陳海山拍拍孫女的肩膀:「老爺子我要回去休息了。這樣吧?明天一早我會陪妳。」

「一定喔?」盼盼說。

「明天見。開車小心一點。」查理陪著陳海山往停車處走去。

劉憶年坐在車上,身體告訴他,已經是累到快睡著了的程度。但是他的腦子,還是亂轟轟地,幾乎有點耳鳴似的狀況。他就這樣,來不及理解的,莫名其妙的,要開始一場從來沒人經歷過的挑戰了?哎喲我的天啊,我現在就開始後悔了!剛剛拿走十億現金不就好了嗎?我怎麼會笨成這樣啦?豬頭中的豬頭,腦殘中的腦殘,瞎咖中的瞎咖!他雙手捂著臉,不斷地用力搓著。接下來要怎麼辦喔?媽呀,我是見到鬼了?還是卡到陰吶?怎麼不拿了錢就走呢?

年震宇在回到自己的家之前,他先到健身俱樂部去打了場壁球,整天的不順心以及怒氣發泄出來。他將球用力的抽擊到牆上,代替揮動拳頭揍人的衝動。這場單人的壁球,他一口氣連續發泄了一小時,然後才進了自己的私人淋浴間,好好地沖了個澡,讓自己全身的汗液,隨著熱水,一古腦兒地,全沖進了下水道。此刻的他,正好整以暇地在,趴在按摩台上,享受著頂級師傅的油壓。年震宇閉著眼睛想著,這個沒來歷的私生子,雖然資料是相符的,但是DNA的鑑定報告,最快也要三天才能出爐。可能性之一是,這個姓劉的,根本與我們家一點關係也沒有!整件事情就是個不能對外說出去的笑話!

按摩師細心地捏著他的腳後跟。 不過,以父親及陳叔叔做事情的心思,不可能出現這種失誤,更不會編出一個私生子這樣的故事,來刻意搞這齣戲。因為DNA一定會揭穿的。小腿肚被按摩師捏得一陣一陣的酸痛。不過這樣的酸痛程度,是可以忍受的。

父親把這件事,藏得可真好真久啊!媽媽難道一點都不知道嗎?還是她知道,卻不作聲呢?年震宇回想他在十歲時,有沒有關於父母親吵架的記憶...實在沒有什麼印象啊?況且,目前的重點,不在陳年往事,而是有個莫名其妙的人突然出現,要跟他爭奪年氏企業的寶座 。這才是最最重要的事!一個完全沒有操作金融概念的傢伙,能夠就靠他自己想出來的吃喝玩樂,在十天內花掉十億嗎?天方夜譚嘛!他的太太正在家裡研讀那本說明十天花掉十億的「執行細則」,剛剛通過電話跟他說過,在「執行細則」設定的範圍及條件下,劉憶年這個傢伙,不能把錢平白無故的給出去,更不能買任何東西送人。這樣看來,別說是想做公益捐款了,連吃飯的小費都不能給多!一但違反了「執行細則」裡的規定,他就會失去資格跟所有的繼承權利。

按摩師按到了他腰部酸痛的那個點,年震宇舒服的吐出了一口氣。而做買賣,也不能操控賣出價格,要以市場機制為準。哼,花一百萬買一張股票,不能用一塊錢賣出去,要看市場的成交價而定。除非他可以運氣好到在全世界的股匯交易裡,找到一支用漲停價買進的標的,而這支股票,又在交易時間中,不斷地重挫,直到變成廢紙一張,然後這個傢伙還在這支股票上,一把就花掉十億?不可能有這種機率的。其實,冷靜想想, 他也用不著在當時,心急著要用花大錢的方式買下劉憶年的權利。這個挑戰的難度跟完成的機率真的太低太低了。他真的只要看十天的笑話就好了,不就是這樣嗎?

想到這裡,年震宇真的有點睏了... 等他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將杜大勇這個弄臣,安插到劉憶年那邊去當監督人,二十四小時盯著那傢伙,不能偷偷摸摸的瞞著我作弊!一點點的可能性都不能有。他會贏的。年震宇心想,他一定可以成為「年氏企業」的皇帝!劉憶年這傢伙,只是個不知哪兒跑出來的同父異母的弟弟,這個傢伙,只是個他登基前的小小插曲罷了...

「你可以停了。」他對按摩師說:「我要回去了。」

按摩師調亮了燈光,同時也停下這間VIP按摩室心靈音樂的播放,然後將一條溫熱並噴上薰香的擦臉巾遞給年震宇。他雙手拿起擦臉巾,均勻地在臉上按壓,閉著眼睛。

「我是不是睡著了?」劉憶年突然從按摩躺椅上直接坐了起來!嚇了正在幫他輕輕捶腿的中年女按摩師一大跳!原先蓋在臉上的純白毛巾,掉到舒適的按摩椅邊。

「是啊,你一躺下去,就開始呼呼大睡,還打呼咧?」中年女按摩師驚魂甫定的回答。

「現在是幾點?」劉憶年兩眼睜得大大的。

「凌晨兩點半。」中年女按摩師回頭看著桌上的小電子鐘說。

「我睡了多久?」

「超過一個小時吧?應該是一個小時多一點點啦。」中年女按摩師繼續對他說,但手上還是沒停下來按摩抒壓的工作:「先生你一定是累了一整天喔?要不要敷個背?」

「還敷背咧?我沒有時間睡覺啦!」劉憶年說:「按大力一點,讓我整個人醒過來!盡量按那些可以提神醒腦的穴道喔?」

「沒有時間睡覺喔?啊你忙到這樣子日夜顛倒啊?這樣身體會壞掉的喔?」中年女按摩師聽話的加重了按摩的力道。

「我的身...喔!」劉憶年被按到的穴道,讓他當下痛得叫了出來!醒了醒了醒了,他覺得自己一瞬間完全就清醒了!

「力道可以嗎?」中年女按摩師問。

他額頭開始冒出豆大般的汗珠:「剛剛好...啊!」劉憶年痛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這樣子搞下去,他怎麼靜得下心來想事情啊?可是不這麼用力的按,自己可能一下子就又睡著了,怎麼辦呢?這是要選在這裡痛死?還是在這裡睡死?

「先生你不要不好意思喔?痛就要叫出來啦,我跟你說喔,你不是我見過,叫得最大聲的客人啦。」

「妳見過?...呀!」他真的快不行了!但是這一下極痛的刺激,讓他腦子閃過一些畫面...見過的客人?他在汽車保養廠見過的客人...有男有女,劉憶年腦子裡開始回想那些人的畫面,但是這些畫面會偶爾一閃一閃的,會出現一閃一閃的原因,是因為...按摩穴道所帶來的一下又一下巨痛的刺激所引起的。說穿了,就是痛到無法思考,痛到腦子一片空白的程度...有錢的男客人在幹嗎?他們在講什麼?那些有錢人的司機,曾經跟自己聊過些什麼?是跟花錢有關係的?那些有錢的貴婦太太們,跟自己的老公或是姊妹淘,在保養廠要把車子開走,或是開車來維修的時候,她們都講了些什麼?這些回憶,還是持續一閃一閃的... 劉憶年知道,他不能活活的痛死在這裡。應該要回去他的頂級總統套房內,找出紙筆,把他想到的,一些可以用的花錢點子記下來。當然,自己也很清楚,不可能十天十夜不睡覺的,但是休息一下,應該還可以忍受。他回想...不能再這樣子想了,他已經痛得眼冒金星加淚流滿面了。

「OK了OK了...我OK了。」劉憶年:「就...先到這裡就好了。」他舉起手對中年女按摩師說。

「哎喲,我也用力得滿身大汗啦。」中年女按摩師也邊喘邊說。 劉憶年等著全身又痛又麻的感覺逐漸退去,他手酸腳麻的,像慢動作似的換穿衣褲,然後舉步維艱的走到VIP按摩室的門口。

「先生幫我簽一下房號喔?」中年女按摩師拿著賬單要劉憶年簽名。

「這樣子是多少錢?」劉憶年發覺自己連拿著筆,手都還在抖。

「一共是六千啦,不好意思,雖然還不到兩個小時,但是也有超過一個半鐘頭啦。」中年女按摩師微笑著回答。

「六千萬?還是六千塊?」

「當然是六千塊啊,先生愛開玩笑。」中年女按摩師收好簽單:「回房間早點休息喔?」

劉憶年拖著步子走出VIP按摩室,心裡想,按摩兩個小時要六千塊?以前打死他都不會花這個錢。不,是誰要他花這個錢,他就把這個人打死!現在,情況不同了,真的不同了。他依稀記得,十天花掉十億的話,好像一個小時就要花掉四百多萬,兩個小時就是八百多萬...剛剛,痛到快死掉,才...花掉六千?劉憶年雙手用力的拍著自己的臉頰:我一定要拼到底!

他進了電梯。直接回總統套房,唉,從門口,走到沙發,怎麼會這麼遠呢?全身酸痛的劉憶年,在書桌前坐下,準備要寫下他剛剛在「一閃又一閃」的狀況下,所想到的事情。劉憶年對自己說:「只有十天,這是第一天...」

#敗家遊戲 每週三更新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