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葉法善 天下長安 九淵卷01 山魈
2020/03/23 11:21
瀏覽1,641
迴響2
推薦53
引用0

「借天地幻化萬象,進!」跟著唐代最強仙道家葉法善,一起進入千年前,傳奇冒險又五彩炫麗的迷人長安城吧...

葉法善 天下長安 九淵卷01 山魈

《莊子 列御寇》:「夫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淵,而驪龍頷下。」 漢 賈誼 《吊屈原文》:「襲九淵之神龍兮,沕深潛以自珍。」 晉 葛洪 《抱樸子·清鑒》:「掇懷珠之蚌於九淵之底,指含光之珍於積石之中。」

葉家今晚可是全員出動啦!因為一十三歲的少主葉法善晚飯後只落下一句話:「我得收妖去!」然後人就不見了?

葉家三代修道,對於道家心法,自成一派。一直到這貞觀三年,葉家已經出了三代道士,而且始終與朝廷同心,為民解苦。但少主葉法善自從七歲那年溺水之後,家人對他可是全天候的看顧,深怕少主又出了什麼意外!

可少年葉法善天性不羈,就是活潑好動。 前陣子,聽得附近有山魈出沒,襲人身家牲口,有不少家農戶損失慘重!少年葉法善哪肯乖乖待在家裡,光學符籙不去實用呢?聽說有些個農戶家裡的小孩,差點被那山魈給抓走吃了!這事情可不小哇!他憋了好幾天不動聲色,免得讓家裡人看出自個兒的心思。

可這晚上不忍啦!謠言傳開了,大家說這可是山魈吶! 前些天,葉法善聽得家人說,縣裡派了幾撥兵丁夜巡,有的碰上了山魈,給傷得不輕!手臂折了的,還有腿說是給利爪撕下一大塊肉來的,還有給嚇得一身病,發熱又發寒,說話顛三倒四的…

那些個兵丁,既拖刀,又帶戟,拿著火把,背著弓箭,有的還披了祖上留下來的戰甲,可見著了山魈,照樣落荒而逃!話說重點,他們還沒一個能說清楚山魈的模樣!說是身高丈許、三丈、五丈,說是眼睛比牛眼更大,還發著青色陰光,見著的人,都動彈不得!說是一身銀黑色的剛硬刺毛,手一碰到,那真是鮮血淋漓!說是腿粗如象,力大無匹!說是行動迅如閃電,眨眼間來去自如!還有耆老們說,這山魈是專挑有小孩兒的家,該不是覺得童男童女對妖力有大補之效吧?

縣裡給這兇惡的山魈鬧騰了快半個多月,一點兒法子也沒有!

怎麼這樣?屢戰屢敗,就讓這山魈在村鄉上予取予求嗎?要是鬧出人命怎麼辦?咱家可是成了名的術士之家,冷眼旁觀嗎?那可不成!

他這小子倒瀟灑磊落,出門前還會說了要幹啥去!可家人也沒在第一時間攔得住!少年葉法善一從飯廳裡站起身,抹了抹嘴,便說道:「我得收妖去!」 這話音一落,人就一步當十步,腳下一溜,小子就出門了!

家裡人趕緊告訴葉父慧明,葉慧明已經五十歲年紀,眉頭一皺,心想:咱葉家三代修道為官,在地方上也是望族,行止舉措,都得有個規矩才好,怎麼這會兒,葉法善說出門就出門,一溜煙跑的連影兒都沒啦?

葉慧明聽了稟報,先是搖頭有氣,因為他想的就是個名門望族的規矩。然後又莞爾一笑:「小子『縮地成寸』的法術算是練上點兒功夫呀。」

話是這麼說,父親還是擔心孩子,便指派了家人備好火把照明,組了幾個團,四處尋找葉法善的下落。

一十三歲的葉法善,一身青衣皂靴,靜靜地藏在括蒼山下的一處樹林子裡。

這夜,正是滿月時分。葉法善坐在一棵橫倒的樹幹上,他回頭看著里許外的幾家農戶,然後再轉頭望向樹林深處。

「山魈呀山魈,你怎麼還不出現吶?」葉法善低聲叨念。他會選這地方埋伏,是因為從方位上來看,離括蒼山最近的幾家農戶聚落,就剩這兒還沒出過事!

少年葉法善晚飯快快吃完,一出門沒多久,就巡了一大圈,鼻子卻沒聞到一點兒妖異之氣,索性不忙著到處轉悠,幹脆擇一地點,來個「守株待兔」吧?可這滿月已經從頭頂上往西落了,甭說山魈,連隻野狐、獐子,啥也沒遇著…

這樣子瞎等,總不是個辦法!

「乾脆這樣吧!」少年葉法善想到了個法子!他再次回頭看著里許外的幾家農戶,將眼神錨定在其中一家。 葉法善七歲時溺水於深潭之中,失蹤了三年,家人原本都已經放棄了,沒想到,他卻在十歲的時候,自己找回了家。父親及祖爺爺大為驚訝,細細詢問這三年的蹤跡,可十歲時的葉法善,只打了倆噴嚏,說是讓水仙拉著去玩了一會,吃吃喝喝的,好不愉快!

自那時候起,葉法善的仙道修煉,已經超過了父親與祖爺爺所知的範圍啦。

葉法善凝神閉氣,兩眼一定,看著里許外的一家農戶。

那家農戶,正好有個媳婦兒剛生了個兒子,這還不過三個月大。少年葉法善的眼睛像是趴在人家窗邊偷看似的,將那家子里的情況,瞧得是一清二楚!

「得了,這麼多夠啦!」少年葉法善收回眼神,隨手折了根樹枝,在地上緩緩畫出方才看清了的那農戶的樣子。先是畫出農戶的格局,然後再畫上農戶的媳婦兒跟不到三個月大的嬰孩兒。少年葉法善聚精會神地,用樹枝在地上畫完,然後左手捏著劍訣,口中低聲念道:「借天地眾生相,立!」

少年葉法善面前的地上,原先不過尺許見方大小的農戶圖樣,居然開始變大?方圓近丈的地面上,所有草木沙石,開始朝這圖樣中央聚攏,並且這畫在地上的農戶,開始隆隆地浮現出來!還由小變大,成了真的一座農戶似的?

不過眨眼的功夫,一座跟里許外一模一樣的農戶土屋,居然出現了!而葉法善,就坐在畫地成屋的農戶中,看著那跟真人一模一樣的農婦,在爐火旁逗著自個兒的小嬰孩玩兒,口中還溫柔地唱著兒歌給孩子聽吶!

少年葉法善坐在木椅上,翹著二郎腿,聽著那農婦唱的兒歌,搖頭晃腦地跟著節拍,輕鬆地說道:「要是人家說你專門找有小孩兒的家闖入,那我這法子就靈!要是誤傳,那我就白做工了不是?」

又等了一炷香的時間,還是不見動靜。

少年葉法善雙手一拍!那原先從地上畫出來,轉成幻影的小嬰孩,竟然開始大哭,聲音遠遠地傳到了樹林子裡!他便想弄出點兒嬰孩的哭聲,讓山魈自投羅網。 來還是不來? 葉法善這下子開始興奮了!他等著好好收拾這農戶們傳說的山魈!

「啊!」一聲驚呼!從那里許外的幾家農戶裡傳了出來,少年葉法善一聽,便認出了方位,正是他剛剛才看著的那一戶!

「白畫一場!」少年葉法善糗著臉皮站起來,一轉身,步子一邁,便像是穿破了農戶土牆一樣的,奪牆而出!那原先從地上幻化出來的農戶屋子,一下子化為黃土樹葉,散化消失!

少年葉法善心裡快速地想了一回,想明白了一個關節:一個人,要是困在自個兒的成見裡,就算道術再高,也是無多大用處啊! 這不?以為自己能夠「守株待兔」,輕鬆誘出山魈進入假農戶,輕鬆如意的將這妖物手到擒來。沒想到,怎麼輕鬆?那僅是他的自以為是,和事實差距頗大哩!

少年葉法善吸氣跨步,使出「縮地成寸」的法門,兩三步趕到了那農戶前!正巧瞧見了一個丈許高的身影!在滿月映照下,這就是山魈嗎?少年葉法善可樂了!頭一回見到山魈吶!

那隻山魈,身高過丈,一身的刺毛!半似人形,半似猿形!少年葉法善只見得這山魈的背身,那身上的剛硬刺毛,銀白色中還帶著巴掌寬的直黑條紋,從後腦一直延伸到腰處! 山魈一把輕鬆地將農戶的木門,像撥葉子似的撩開!那扇木門「喀啦」一聲,就不知道被甩到哪兒去啦?

三個月大的小嬰孩哭聲更大了!農婦兩眼發直,眼淚不停留下,一張嘴張得大大的,手裡緊緊環抱著嬰孩!她縮在牆角,家裡的男人跟著兵丁們去夜巡,沒想到,這山魈竟然選中自個兒的家來啦!

少年葉法善站在山魈身後,心想:這傢伙可真高大呀!他雙手舉起,擊掌三下! 正要擠進農戶裡的山魈聽到背後有人拍手的聲音,猛一回頭,卻不見有任何人影?

「喂?」少年葉法善就趁著山魈回頭動作一開始的瞬間,腳下一蹬,閃進了農戶,反而站到了山魈的面前!還跟牠打了個招呼。 當山魈一回頭,少年葉法善才藉著農戶裡的爐火,看清了這頭讓地方心神不寧,四處闖禍的山魈模樣!

這山魈,眼睛有人的拳頭大,黑濁濁的看不見眼珠子!雙耳似虎,鼻嘴像狼,還露出森白不齊的獠牙!臉上盡是黑白相間的粗毛,肩闊胸厚,雙臂長過膝,兩手手指不但長,還帶著黑色利爪!腿腳粗壯,腳趾分開。整身除了胸口,全被剛硬的刺毛包覆!

少年葉法善看見這山魈的右手無名指上,還纏著好幾串原先戴在小嬰孩兒脖子上,象徵長生多福的金鎖片!這該不會是吃了嬰孩之後,所留下的戰利品吧?少年葉法善心想。

山魈見到一個人類少年,突然站在眼前,牠不樂意這時候多出個小伙子打擾,左手臂朝少年葉法善猛力一揮,想把他掃到一邊兒去! 可是少年葉法善心思比山魈早了一些,他身子一蹲,右手手指搭著土屋牆角的鐵鋤頭尖,嘴裡輕聲唸道:「借天地五行之相,金!」 不到一眨眼的時間,少年葉法善的身體肌膚立刻變化!鐵鋤頭上的金屬元素,全都給少年葉法善借到身上啦!

山魈左臂一揮,掃中的,並不是這小伙子的身體,反倒像打在鐵柱上似的,發出沈重「砰」地一聲! 這時候的少年葉法善,渾身鐵色,連毛髮眼珠子,全成了實打實的精鐵!

一炷香的時間,夠用啦!少年葉法善心想。

山魈弄不明白,不就個人類小伙兒嗎?怎麼變得又沉又硬? 少年葉法善嘴角微微一笑,左腳向前,右拳直搗山魈的腰腹!這一下,山魈可吃疼了!牠肚子一縮,兩手卻沒閒著,十支利爪瘋狂似的不斷抓向少年葉法善!少年葉法善雙臂交錯在頭臉前,只聽得「呲呲」的聲響連續!

農婦抱著嬰孩縮在牆角,眼見這少年的雙臂、上身發出閃閃光點,山魈的利爪如刀鋒,少年的臂膀似鐵棍,刀棍接連碰撞相交,擦出無數刺眼的火花!少年葉法善發現自己借金之力的臂膀,被山魈的利爪給抓出了不少爪痕!心想:這要是剛剛沒來得及應變,早被牠給當場撕碎了不是?

他抬腳向前,一步一步進,山魈則是發著怒吼,一步一步退!硬是無法憑蠻力巨爪,收拾了這個不知怎麼變成鐵柱似的小伙兒!少年葉法善將山魈逼出了農戶,這下子可以放開手腳啦!可山魈的動作極快!兩手一抱,用力將身子變得極為沈重的少年葉法善抱住,長著獠牙的巨口一張,狠狠地咬中了少年葉法善的脖子!

「這傢伙也太兇了!」少年葉法善罵了出來,也學著張口,一口黑鐵牙,反咬住山魈的脖子!

月色映照下,農戶前的曬穀場,煙塵四漫!隱約看見一大一小兩個影子糾纏在一塊兒!忽然之間,山魈棄戰,雙腿一蹬,身形忽隱忽現,直往括蒼山密林竄去!少年葉法善見狀,可沒想饒過山魈!他也跟著拔腿就追,可是發現自己「借金之力」的身體太過沈重,實在跑不快!

「真是!」少年葉法善回復原身,還順便瞟見了地上有兩三串小嬰孩兒的金鎖片,怕不是因為剛剛的一輪亂鬥,從那山魈手指上遺落的吧?他一把撿起地上的金鎖片,放入懷中。少年葉法善站在月光下,鼻子四處嗅聞:「嘿嘿嘿,你跑?」 他步子一邁,人影就消失在月光映照的曬穀場中。

農戶裡的年輕農婦,還倚著牆角,眼睜睜地看著那少年颼的一下子不見了人影,這時候才發覺自己早已一身冷汗,而懷中的寶貝嬰孩,像是哭累了似的,早睡著啦。

山魈直往括蒼山密林中飛奔!可沒想到,後面竟然有人跟牠說話?

「喂?可以啦可以啦!別再跑了!」 發話的,正是少年葉法善!

山魈大吃一驚!回身就是一爪!可是卻只抓到了空氣?當山魈發覺時,少年葉法善已經騎上牠的肩頭,一手按著山魈的天靈蓋,口中急念:「借風雷雨電相,雷…」 本來要唸出的,是:「借風雷雨電相,雷刀!」

少年葉法善原想使出的道法,是藉助雷電之力,化為刀劈,一下子劈得這兇惡的山魈灰飛煙滅!可是按在山魈天靈蓋上的左手,卻瞬間傳來一段段的回憶跟心情?這是什麼?怎麼回事兒?

少年葉法善感到了山魈的情緒!先是恐懼!一種被追殺的驚恐?是這樣嗎?牠不明白,追自己的這個人類,居然強大至此?沒法子對付了?再來呢?孤單?少年葉法善的左手,傳來了孤單的心情,那是山魈的心情嗎?

他看見了山魈所看見的,所感受的,埋藏在心裡面的…

媽媽?山魈的媽媽?山魈找不著媽媽?

還有呢?牠的同伴呢?沒有同伴陪牠玩兒…山裡面有鷹,有野豬、猿猴、狐狸,大家見了牠,有的好奇聞一聞牠身上的味道,有的會試著啄咬牠兩下,想知道這能不能吃?有的則是一溜煙就不見了!

媽媽… 山魈一直找不著媽媽。

人類? 人類有媽媽。

少年葉法善,無意間鑽進了山魈的心思記憶裡。牠聞到媽媽的味道。不是媽媽,不是自己的媽媽。牠看到人類的媽媽,是怎麼愛著自己的小嬰孩…人類的媽媽跟自己的小嬰孩說話,好溫暖。怎麼沒有媽媽這樣跟自己說話?

那是什麼?那個亮亮的是什麼?為甚麼人類會把那個亮亮的東西,掛在小嬰孩的脖子上?我為什麼沒有?

我也要!

因為孤單,所以開始懷疑一切。因為懷疑,所以開始嫉妒!因為嫉妒,憤怒由此而生。因為憤怒,所以開始掠奪… 而這一切,不過是來自沒有人陪伴的孤獨感呀!

只從這一種心情,就幻化出無盡的癥兆與兇相…

山魈與少年葉法善,雙雙進入失魂狀態,山魈一個踉蹌,讓騎在自己肩頭上的少年葉法善也隨之往深谷摔下!

葉法善 每週一更新。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大支魚
2020/03/25 23:13
寫得真好加油
呵呵,感謝鼓勵呀^^ 房純輝2020/03/26 00:06回覆
1樓. 馮紀游陸游:從台上到台下
2020/03/24 07:09

這進入山魈意念中的轉折是空前的創作!好精彩!

讚啦

呵呵,謝謝陸游兄鼓勵呀^^ 房純輝2020/03/24 11:2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