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當我又來到妳的門邊—老許的故事
2007/03/26 02:15
瀏覽2,459
迴響7
推薦77
引用1

若不是做這種日夜顛倒的工作,有幾個人會在半夜三更去買水果?芳姨的水果店卻一直這樣如同7-11一樣,好像是為我而開。 

那天,我又是凌晨四點到她店裡,芳姨似乎早就預判著我會來,切好一盤梨跟蘋果,拿出一瓶成高,有點玄疑地說,「有個人想跟你聊聊」。我好奇地問,是誰?芳姨笑得詭譎,只回說,「我老公啦!」 

芳姨進屋裡好一會兒,門裡出來一個人,頭髮花白有些微秃,年紀是有一點了,但仍算挺拔。我嘴裡正咬著蘋果,禮貌地與他打了個招呼。老先生向我行了個舉手禮,說著「排長好!」哈哈!他是老許,這個追了芳姨一輩子的人,現在竟在這與我相遇。頓時解答了我一直不敢問芳姨的問題。 

老許是我服役時的士官長,我們共事一年多,當年在部隊第一次被騙吃了狗肉,就是他的傑作。老許開了那瓶成高,我也只好陪他喝兩杯。拿高接梨當下酒菜,這也是我第一次嘗試。 

那年,我服役時的營房拆了,剛好也是老許退伍的那一年。芳姨沒了幫阿兵哥理髮的工作,上台北謀生。老許說,「我退伍五、六年後才探聽到她工作的地方」,之後,老許就常常去芳姨那裡剪頭髮。他是專程從梨山上台北來理髮。老許笑著說,「頭髮愈剪愈少,都是給他弄禿了」。 

我們雖然廿幾年未見,已有些生疏,但幾杯老酒下肚,老許還是爽快地說著他的故事。他說,退伍後回梨山老家種水果,自己自足倒也過得還可以,直到後來探聽到芳姨下落,決心落腳台北,於是開了間水果行,老許說,「方便來台北理髮啦!」然後又乾了一杯。 

老許對芳姨的感情,芳姨怎麼會不知道。原本芳姨想說,營區拆了,緣份也散了,但看到老許竟然幾年未變,還千里迢迢找到她,芳姨終於動心。都是一把年紀的人了,就在他們重逢後的幾個月,芳姨還是答應嫁了老許。這個劇情,有點像電視劇。 

這家水果店,五年前才搬到現在這裡,幾個月前才開始半夜不打烊。若不是這樣,我不會遇到芳姨,更不可能與老許把酒言歡。聊了許久,天將微明,酒精發酵,我已有些茫然,臨行前,芳姨裝了一袋水果給我,她說,「排仔,這是送給媒人公的啦!」老許呢?已經醉得趴在桌上睡了。(芳姨的故事,請參見2006/11/25拙作)

有誰推薦more
迴響(7) :
7樓. Mei
2007/05/31 13:49
無意間
http://www.wretch.cc/blog/butty0917 多多指教 ^^
6樓. 滿天月亮一顆星
2007/03/28 19:19
真好
這個結局真不錯~~~高接梨配陳高ㄛ 下次用草莓來配配看~~
5樓. 竹林過客
2007/03/27 06:32
有情之人

閣下真是說故事的高手,人生百態的故事經由你娓娓道來,篇篇動聽,篇篇有著濃厚情感。

無情的人說不出動人的有情故事,這位說故事的人真是有情之人啊!

4樓.
2007/03/27 01:56
老許真的成家了

老許真的苦戀一枝花到永遠~  

啊~這結局,比王子與公主快樂生活在一起更叫人高興~


3樓. 馬丁尼
2007/03/27 00:30
讀你的文章,

不,應該說是「看」你的文章,因為畫面都出來了.....

看完後,腦海出現最後的一個畫面是,一個中年男子,拖著疲憊的雙腿,手上拎著一袋水果,慢慢、一步步的、走在沉靜的小巷中,直至被黑夜吞沒...

2樓. 孫立人的粉絲
2007/03/26 22:21
戎馬倥傯

那個時代的老士官多來自大陸各省的農家,除了戎馬倥傯外,在台灣既沒錢也沒了荷爾蒙,不僅感情世界空白,有的人更是「純情得不得了」!

想要有個家的感覺是越老越強烈,有時明知道對方是虛情假意,他還是甘願被騙、被矇著,為的就是那個從少小就披上征袍從此再也沒進過門的「家」的味道。

戰爭,帶來的創傷不論有形或無形都是一場浩劫!

這是我的感慨──服役時連上有五十位老士官的輔導長。


讓英雄蒙塵,日後就不易有英雄!
1樓.
2007/03/26 15:08
終於等到了結局 這下飽 了
被吊了好久的胃口 終於得到滿足

好傳奇的故事啊

有痴情才有絕美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