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鄧成
2024/06/09 04:48
瀏覽400
迴響0
推薦45
引用0


大約在唐朝唐玄宗李隆基天寶年間,豫章縣(今江西省南昌市鄧成此時才二十餘歲,卻突然死了。陰差領著鄧成來到了地獄,先去向判官報道。判官是曾任洪州刺史的黃麟,而這位黃麟就是鄧成的表伯父黃麟見到鄧成後是又悲又喜,悲的自然是明白這個表侄死了,喜的是可以藉此機會向鄧成打聽自己家裡的的近況。鄧成就向黃麟說:

 

「表伯府上一家人都過得很好。」

 

鄧成也藉機向表伯哀求救命。黃麟說:

 

「我也希望能幫助你回去,這樣你也可以替我傳話給我那些弟弟們。」

 

就要鄧成在此稍等,自己就進入內廳向閻羅王報告此事。黃麟出來後,對鄧成說:

 

「裏面已經在討論要放你回去的事了。」

 

過了一段時間後,閻羅王召見鄧成,詢問道:

 

「你在活著的時候曾經造過了哪些罪業,才會有這麼些仇家向本王狀告你要申冤?然而你的陽壽還未用盡,應該讓你回去復活,但也不好讓地獄中的冤魂因此更加不滿。」

 

不久,便有數十頭畜牲前來,見到了鄧成就都憤怒的要上前噬咬鄧成洩恨。閻羅王就對牠們說:

 

鄧成已經殺了你們,你們再殺了鄧成,對雙方都沒好處。我現在放鄧成去,命令他為你們作功德迴向給你們,讓你們都能得以轉世投胎為人,這樣不是更好嗎!」

 

這些畜牲卻異口同聲的說:

 

「我們不要功德,就只想要殺了鄧成而已。」

 

閻羅王說:

 

「這樣做對你們又有什麼幫助?殺了鄧成,你們也還是無法脫離畜牲之身。何不接受鄧成迴向給你們的功德,就能脫離畜牲道並馬上輪迴為人身,如何?」

 

聽了閻羅王的勸說,絕大多數的畜牲願意接受調解並轉身離去,只有一頭驢屢次上前抬起前蹄要踩踏鄧成,另有一隻狗緊咬著鄧成的衣裳也不肯離去,幸得閻羅王出手解救護衛,鄧成才得以倖免於難。隨後閻羅王就派遣之前追捕鄧成的那名陰差將鄧成送回去。鄧成出來後去找表伯黃麟辭別,黃麟鄧成說:

 

「此地令人最高興的事莫過於能夠還陽重生,你現在能夠回去,我也深深的為你感到高興。我雖然身為判官,然而也是每日要接受相應的罪罰。你暫且在此待一會兒,等一下就會就見到我受罰的情景。」

 

不久之後有一個牛頭卒拿著火把前來,將黃麟從頭到腳點燃,在哀嚎聲中黃麟很快的就被燒成了灰,火也就熄滅了。又過了一會兒黃麟便又恢復原本的模樣,似乎還因為受罰的緣故悲傷哀泣了許久,待情緒平復後,才對鄧成說:

 

「我接受如此罪罰又哪裡是能夠忍受得了的?你回去後,可以為我傳話給我的弟弟們,要他們努力為我作功德,讓我能夠脫離這種痛苦的懲罰。然而這樣的功德並不不是用我自己的東西所取得,我最終還是無法擁有。我生前曾用我的米糧補助費用購置了一處莊園,現在用這處產業去建造經幢、塑造佛像,那麼我就能很快的獲得功德。不過唯恐我的弟弟們一時之間沒能想通,不相信你所轉達的內容,你就拿著我的這支玉簪回去當作信物給他們看吧。」

 

說完就將頭上的玉簪拔了下來交給了鄧成。接著,黃麟的身前出現一個大水坑,黃麟吩咐鄧成緊閉雙眼,然後將鄧成推入水坑中,鄧成就復活了。

 

再說家原本就很富有,鄧成的父母見兒子死而復生,憐惜驚喜之餘,不惜花費的在短短幾日之內就進行了備辦齋會、建造經幢、塑造佛像、抄寫經書等種種能夠作功德的事。當鄧成的身體恢復健康後,就前往家向表叔們轉達黃麟的囑託,並將玉簪交給了表叔們以為憑證。家人都認得這支玉簪是黃麟貼身陪葬的東西,也就相信了鄧成所說之事,也為黃麟在地獄受苦而悲傷哭泣。之後便也在幾日內將黃麟的那處莊園變賣,所的銀兩全數用於籌辦為黃麟積攢功德的事務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黃麟」,唐朝唐玄宗李隆基開元年間歷任監察御史、侍御史兼殿中,天寶三年任金部員外郎,天寶年中期遷任洪州刺史。事蹟散見《國秀集》目錄、《御史台精舍碑》、《太平廣記》卷三八一引《廣異記》。

 

:「表丈」,即「表丈人」,亦即「表伯叔」,父親的表哥或表弟。

 

:「忻慶」,歡樂幸福。

 

:「官料」,官員的食料錢,唐朝時除了發給官員固定俸祿外,另外會發給食料錢,相當於餐飲補助費。

 

改編自 《廣異記》

 

原文:

 

《廣異記》.卷六.鄧成

 

鄧成者,豫章人也,年二十餘,曾暴死。所由領至地獄,先過判官。判官是刺史黃麟,麟即成之表丈也。見成悲喜,具問家事。成語之:

「悉皆無恙。」

成因求哀。麟云:

「我亦欲得汝歸,傳語於我諸弟。」

遂入白王。既出曰:

「已論放汝訖。」

久之,王召成問云:

「汝在生作何罪業,至有爾許冤對?然算猶未盡,當得復還,無宜更作地獄冤也。」

尋有畜生數十頭來噬成。王謂曰:

「鄧成已殺爾輩,復殺鄧成,無益之事。我今放成卻回,令為汝作功德,皆使汝托生人間,不亦善哉!」

悉云:

「不要功德,但欲殺鄧成耳。」

王言:

「如此於汝何益?殺鄧成,汝亦不離畜生之身。曷若受功德,即改為人身也?」

諸輩多有去者,唯一驢頻來蹋成,一狗齧其衣不肯去。王苦救衛,然後得免。遂遣所追成吏送之。出過麟,麟謂成曰:

「至喜莫過重生,汝今得還,深足忻慶。吾雖為判官,然日日恒受罪。汝且住此,少當見之。」

俄有一牛頭卒持火來,從麟頂上燃至足。麟成灰遂滅,尋而復生。悲涕良久,謂成曰:

「吾之受罪如是,其可忍也?汝歸,可傳語弟,努力為造功德,令我得離此苦。然非我本物,雖為功德,終不得之。吾先將官料置得一莊子,今將此造經佛,即當得之。或恐諸弟為恍惚,不信汝言,持吾玉簪還以示之。」

因拔頭上簪與成。麟前有一大水坑,令成合眼,推入坑中,遂活。

其父母富於財,憐其子重生,數日之內,造諸功德。成既愈,遂往黃氏為說麟所托,以玉簪還之。黃氏識簪,舉家悲泣,數日乃賣莊造經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張瑤
下一則: 小小說 – 薛濤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