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六合縣丞
2024/06/05 04:48
瀏覽503
迴響1
推薦52
引用0


唐朝唐玄宗李隆基開元年間,揚州六合縣(今南京市六合區縣丞某甲突然死去,但幾天之後便又醒轉復活了。據某甲自己說:

 

某甲剛死去的時候,被陰差拘捕去見地府判官,判官說自己生前就是六合縣縣令,某甲也認出了判官是已故的老長官,二人在此相見是又悲又喜。判官縣令)就向某甲打聽自己的家人現在是否平安?某甲說:

 

「您府上距離此處也不算遠,您不曾回去看過嗎?」

 

判官嘆了口氣,說:

 

「冥間與人間的法則規律不同,我又能有什麼理由能夠前往探視在陽間的家人呢?」

 

某甲點了點頭表示能夠理解,就對判官說:

 

「令公子很早就考中進士,府上沒有遇到過什麼不好的事,不過尊夫人因為也上了年紀,稍微有些中風的症狀而已。」

 

判官聽完後總算也放心了些,翻閱某甲的資料後對某甲說:

 

「你的陽壽未盡,是因為被幾頭羊告了,所以被追捕前來與原告對質。你最好自己好好想想該怎麼陳述分辯,如此才能盡快的返回陽間去。」

 

過了一會兒,有一朵黑雲從東方而來,雲中有一艘大船,在一陣轟然巨響聲中降落到地面上,像是有人預約好、在等待著某人上船的樣子。同時有差役押解著四顆羊頭前來,判官就開始問案,先詢問某甲:

 

「你為什麼要枉殺這些羊?」

 

某甲回答說:

 

「那是因為刺史指定要吃羊肉,因此羊之死並非是我的罪過。」

 

判官查閱了該刺史的飲食紀錄,確認某甲所言非虛,同時也明白了其中的因果,於是判官斥責這些羊,罵道:

 

「你們原本就都各自欠刺史一條命,爲什麼還要牽扯狀告縣丞某甲呢!」

 

領頭告狀的二個羊頭看了判官展示的記錄內容,因此無言以對,無法再爭辯。然而其中一個羊頭見狀還是不服氣,大聲嚷道:

 

「判官有私情,判得不公平,我們要面見天帝,請天帝評論此事。」

 

原來那艘大船是往來天曹與地府之間的交通船,原本準備搭載羊魂們去天曹申冤,但如今證據確鑿不容再爭辯,因此那艘大船就啟航飛走了。判官轉頭對某甲說:

 

「天帝是天上的帝王,哪裡是這些陰魂隨便能見到的!這就像是地上的天子,普通百姓想要求見不也是極難的嗎?雖然如此,最終你還是需要多行善事累積功德才是。」

 

交代完畢後,就釋放了某甲讓他回家去。

 

某甲出了判官衙門後,遇見一位姿態端莊、容貌美麗的女子。女子走上前來向某甲一再的行禮,像是有事相托的樣子。某甲問起原因,女子說:

 

「我本是揚州譚家的女兒,剛才被召喚至此,因為無罪又被釋放讓我回去。但看守城門的陰差見我模樣美麗,就找了種種藉口不讓我離開。我離家已久,擔心我的身子將會毀壞。現在遇見你也被釋放要返回陽間,希望你能幫我解決我眼下的困境。我家向來還算富有,若能讓我跟隨你同行,之後我一定會奉上一千貫錢,同時願意永遠做你的姬妾以報答你,希望你不要吝惜伸出援手幫助我啊。」

 

女因此哀求某甲,某甲也願意幫忙,就轉身回到判官衙門內,將女的遭遇告知了判官。判官就與某甲商量,說:

 

「既然如此,那麼這一千貫錢,我得二百貫,我的兒子得二百貫,剩下的六百貫錢都歸你。」

 

並將協議寫成書信交給某甲。判官又對某甲說:

 

「希望你別覺得是我貪財,我那二百貫錢還請你幫我拿去做功德。」

 

然後命人將那看守城門的陰差傳來,質問道:

 

「你為什麼要勾引並強留家女子?」

 

就判處杖責那陰差二十大板,並要女跟隨著某甲一同返回陽間。二人一同走了十餘里,到了岔路口便相互告辭、各自朝著自家而去,並且都順利復活了。某甲身體恢復健康後,見前往家尋訪女。抵達家,正在請門房代為通報時,女便已聽見某甲說話的聲音,馬上出門向某甲行禮道謝,隨後卻又向某甲致歉,說:

 

「我雖曾答應要當你的妾室,無奈身不由己,父母在我復活後便先做主將我許配他人為妻。父母之命不可違,現在我只能多加二百千錢給你作為贖身費用,剩下的那一千貫錢仍然會按先前的約定交付于你。」

 

某甲收到錢後,按約定將二百貫錢交給縣令判官)的兒子,又為縣令籌辦齋會以累積功德。直到天寶末年,某甲仍活得好好的。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明府」,唐代別稱縣令為明府。

 

:「正料」,按字面解為正式的材料。

 

改編自 《廣異記》

 

原文:

 

《廣異記》.卷六.六合縣丞

 

六合縣丞者,開元中暴卒。數日即蘇,云,初死,被拘見判官,云是六合劉明府。相見悲喜,問家安否。丞云:

「家中去此甚邇,不曾還耶?」

令云:

「冥陽道殊,何由得往?」

丞云:

「郎君早擢第,家甚無橫,但夫人年老,微有風疾耳。」

令云:

「君算未盡,為數羊相訟,所以被追。宜自剖析,當為速返。」

須臾,有黑雲從東來,雲中有大船,轟然墜地。見羊頭四枚。判官云:

「何以枉殺此輩?」

答云:

「刺史正料,非某之罪。」

二頭寂然。判官罵云:

「汝自負刺史命,何得更訟縣丞!」

船遂飛去。羊大言云:

「判官有情,會當見帝論之。」

判官謂丞曰:

「帝是天帝也,此輩何由得見!如地上天子,百姓求見,不亦難乎?然終須為作功德爾。」

言畢,放丞還。既出,見一女子,狀貌端麗,來前再拜。問其故,曰:

「身是揚州譚家女,頃被召至,以無罪蒙放回。門吏以色美,曲相留連,離家已久,恐舍宅頹壞。今君得還,幸見料理。我家素富,若得隨行,當奉千貫,兼永為姬妾,無所吝也。」

以此求哀。丞入白判官,判官謂丞曰:

「千貫,我得二百,我子得二百,餘六百屬君。」

因為書示之。判官云:

「我二百可為功德。」

便呼吏問:

「何得勾留譚家女子?」

決吏二十,遣女子隨丞還。行十餘里,分路各活。丞既痊平,便至譚家訪女。至門,女聞語聲,遽出再拜,辭曰:

「嘗許為妾,身不由己,父母遣適他人。今將二百千贖身,餘一千貫如前契。」

丞得錢,與劉明府子,兼為設齋功德等。天寶末,其人尚在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薛濤
下一則: 小小說 – 裴齡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巴拿巴
2024/06/06 06:53
有趣的小說!
紅馬兄平安,

這篇故事挺有意思的!

首先他延續您最近好幾篇故事的主軸之一
都是動物告人
彰顯萬物平等
就算是動物如果被枉殺都可以告殺他的人
甚至蘊含著不可吃肉的寓意!

再來則是人間地下陰間一般黑
例如因拆對上級的命令陽奉陰違阻止美女還陽
即使是判官的操守亦非不能質疑!

此外
洋投以判官有私情為由要上訴於天帝
亦顯示法官迴避的原則

總之
這篇小說挺有意思的
謝謝您的分享!

敬祝平安健康
法喜充滿
福杯滿溢!

巴拿巴+_+

眾生平等到現在也還止於理想,要完全達到如此境界,還有的拼哩。

 Fox三條線 

司馬中原老師曾說過,人是有房子住的鬼,鬼是沒房子住的人。依此類推,人、鬼、神之間的關係也大致如此。故有許多人的頑劣行為在某些鬼神身上也能見到,畢竟出於同源又殊途同歸唄.....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4/06/06 22:3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