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魏靖
2024/05/20 04:48
瀏覽426
迴響0
推薦48
引用0


唐朝時,鉅鹿(今河北省邢台市魏靖,從一介布衣百姓當上了武城縣(今山東省菏澤市武城縣縣尉。當時的曹州刺史李融命令魏靖負責抓捕竊賊某甲。某甲有一個叔叔某乙原本也是個盜賊,但因出家為僧而不再偷盜魏靖根據線索追捕,捉到了某甲與僧人某乙,魏靖將某甲歸案入獄待審,卻自行做主釋放了僧人某乙。刺史李融認為魏靖用刑太寬,就親自重審僧人某乙。僧人某乙本著「出家人不打誑語」的原則承認了出家前所犯下的那些案子,刺史李融就下令魏靖執法杖殺了僧人某乙。

 

到了唐朝唐瑞宗李旦/皇太后武則天臨朝稱制、載初二年的夏季六月的某日,魏靖因染疾突然死了,家人暫時將他入殮完畢,因為打算讓魏靖與他那已經過世的舅女(妻子的兄弟(即大小舅子)的女兒)一同舉辦冥婚,因此暫時沒有入土為安。沒想到經過十二日,魏靖復活了,在棺木中發出了呻吟聲,嚇得他的弟弟、姪子們四散而逃,只有母還算鎮定,命人以斧頭翹開了棺蓋,確定兒子不是詐屍而是真的復活,就親自為兒子實行口對口人工呼吸,魏靖呼吸的氣息則逐漸有了暖意。過了一段時間後,魏靖也能張開了雙眼,只是他身上許多地方因為長時間不動壓得生瘡都潰爛了,家人用牛奶慢慢的餵食,細心的照護患處。如此這般,當魏靖痊癒後,對家人述說他死後的經歷:

 

魏靖剛死的時候,來到陰曹地府,冥府門前手持旗幟、槍戟的衛士姿態威嚴。陰差領著魏靖去見一位官員,那位官員訊問魏靖

 

「為什麼要將某僧人某乙杖責致死?」

 

同時僧人某乙也站在魏靖面前,與魏靖對質、相互辯論。然而事實勝於雄辯,僧人某乙之死是刺史李融下的命令、魏靖也只是奉命執行,且僧人犯案也是事實,因此僧人某乙無話可說。於是官員判決後對魏靖說:

 

「這裡沒有你的事了,現在就釋放你回去。」

 

然而負責送魏靖回去的陰差上前報告說:

 

「此人的肉身已經有多處腐壞了。」

 

官員就命人取來藥粉,用紙包裹好,對陰差說:

 

「到時將此藥灑於他的屍身之上,可以恢復他原本的肉身。」

 

當陰差領著魏靖抵達魏家,在大門前魏靖聽見屋內的哭聲,而且家家中所豢養的犬馬雞鵝無故突然同時吠叫嘶鳴,應當是見到了魏靖的魂魄歸來才會如此,而魏靖卻被如此動靜驚嚇恐懼得不願意進門。經驗老道的陰差見狀,二話不說強拉著魏靖進了門,來到停棺的房門前,陰差先將藥粉散灑在棺木之中,然後拉著魏靖的手臂到棺木旁,趁其不備一把將他推入棺中。

 

魏靖只感覺精神萎靡、全身乏力,不知不覺中就蘇醒了。魏靖還陽復活後,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多處的肉都以糜爛並生出了蛆蟲,如此情況持續了一個多月,之後才逐漸好轉直至完全康復。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解褐」,解去平民所穿的粗布衣服,換上官服。指入仕。

 

唐朝曹州轄境約當今山東省菏澤市牡丹區曹縣成武東明河南省蘭考民權等地。

 

:網路版原文此處的「盜贓」,在《欽定四庫全書.太平廣記卷三百八十.再生六》中為「盜賊」。

 

改編自 《廣異記》

 

原文:

 

《廣異記》.卷六.魏靖

 

魏靖,鉅鹿人,解褐武城尉。時曹州刺史李融令靖知捕賊,賊有叔為僧而止盜贓(賊)。靖案之,原其僧。刺史讓靖以寬典,自案之,僧辭引伏。融命靖仗殺之。

載初二年夏六月,靖會疾暴卒,權殮已畢,將冥婚舅女,故未果葬。經十二日,靖活,呻吟棺中,弟姪懼走,其母獨命斧開棺,以口候靖口,氣微暖。久之,目開。身肉俱爛,徐以牛乳乳之。既愈,言:

「初死,經曹司,門衛旗戟甚肅。引見一官,謂靖何為打殺僧,僧立於前,與靖相論引。僧辭窮。官謂靖曰:

『公無事,放還。』

左右曰:

『肉已壞。』

官令取藥,以紙裹之,曰:

『可還他舊肉。』

既領還,至門聞哭聲,驚懼不願入。使者強引之。及房門,使者以藥散棺中,引靖臂推入棺,頹然不復覺矣。」

既活,肉蠹爛都盡,月餘日如故。初至宅中,犬馬雞鵝悉鳴,當有所見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楊再思
下一則: 小小說 – 梅先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