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崔明達
2024/05/14 04:48
瀏覽470
迴響1
推薦42
引用0


崔明達,小字漢子,是冀州清河郡東武城縣(今河北省衡水市故城縣南部)人。祖父崔元獎,歷任吏部侍郎、杭州刺史。父親崔庭玉,歷任金吾將軍、冀州刺史。崔明達則是從小就在西京長安太平寺出家,拜利涉法師為師。崔明達精通《涅槃經》,在出家人中足稱得上為第一人註x2

 

唐朝唐玄宗李隆基開元初年的某一天,在用完齋飯後,崔明達就在房中睡午覺。當崔明達醒來時,發現自己人就站在屋簷外,也沒多想就返回房內,但剛進門就感覺自己不知為何又出現在房間外,如此重覆了好幾次,令崔明達心中感覺很不舒服,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情正在發生著。不一會兒,崔明達見到二個頂著牛頭的衙役模樣的人,他們都抓著死人在崔明達的房間外燒烤著(不知道有沒有灑些孜然、辣粉……)崔明達只感覺有著一股子臭氣直衝入鼻(看樣子是沒灑……),問他們為何要在此燒炙死人?,牛頭鬼差說:

 

「大王(應是指閻羅王想要召請你過去一趟。」

 

崔明達說:

 

「只要沒有這樣的臭味,要我去一趟也行,沒什麼好怕的。」

 

牛頭鬼差也不廢話,將手伸向崔明達的頭頂,像拔蘿蔔似的從崔明達的頭中將他的魂給拔了出來,接著就領著崔明達離開住處,來到長安城城中,途中遇到許多認識的人,崔明達想要向他們打招呼說說話,卻發現他們都沒有反應,更無法與對方溝通。

 

出了西城門後,腳下的路逕卻越來越狹小,突然二名牛頭鬼差消失不見了,眼前出現一條紅色繩索綁著一片骨頭在搖盪著,似乎是要為崔明達帶路,表現得很是溫和親近。跟隨著那紅繩骨頭又前行了數里,紅繩骨頭也消失不見,崔明達有些失望而感傷的獨自繼續前進。走到一座城牆毀壞的城池,見有數百人正在以熔化的鐵汁澆灌修補城牆崔明達便悄悄的通過,不敢出聲詢問對方該往哪兒去。

 

接著謝明達繼續前行了數里,又來到一座城池,見城前有數十名兵卒,正在將從護城河中清淤挖出的淤泥夯製成泥磚以用於修建一間方形的小屋。有一名身穿紅色衣衫的小吏見到崔明達鬼頭鬼腦的,就喝叱著詢問著:

 

「你是誰?在那兒要幹什麼?」

 

也不等崔明達解釋,就下令兵卒將崔明達推入那間施工中的房間,要他負責泥磚堆砌的工作。崔明達大呼冤枉,紅衣小吏卻嘻皮笑臉的說:

 

「只是要開開你的玩笑,別擔心啊。」

 

過了一會兒,城內傳出大王的諭令要召請明達法師崔明達跟隨使者進入冥府,遠遠見到大廳當中有一位年約二十多歲、衣著華貴、神采不凡的少年,另有數千名身穿紅色、紫色官服的人在台階上下恭敬的羅列站著。崔明達走入大廳前的庭院時,心中暗想著:

 

「大王既然要召請我,為何不依禮親自步下台階相迎?」

 

這念頭才剛閃過,就忽然見到大王已經站在台階下,雙手合掌、態度虔誠的向崔明達行禮致敬,並說:

 

「陰間深切的需要陽間的功德,聽說上人通曉《涅槃經》,故特地派遣使者前往迎接,請上人前來為我等宣講經文以延長壽命。」

 

在回禮的同時,崔明達心想:

 

「既然向要我宣講經文,卻沒有安排高台講座,這樣又該如何開講呢?」

 

一抬頭,便又見到高台講座已經在西側走廊下安排妥當了。大王微笑著指著講座,要崔明達登上講座開始講經,並且在高台下方擺設席位,供聆聽講經的人入座,大王也率先跪坐在前方的席位上。當崔明達解說完畢時,大王就說:

 

「懂了。」

 

崔明達走下講台,大王吩咐左右:

 

「送明達法師回去。」

 

臨別時,大王對崔明達說:

 

「法師以後還可以為我們講解各種經文。」

 

離開冥府後,忽然在途中遇見數十名騎兵護送著一輛車。負責送崔明達回家的陰差說那車上坐著的是尚書。等到車子接近時,崔明達才發現那車上的尚書正是自己的祖父崔元獎崔元獎見到崔明達時一時之間似乎沒有認出來,以為是閒鬼擋路而表現出不大高興的樣子,崔明達就大聲的說:

 

「我是漢子崔明達的小字),祖父難道不認得我了嗎?」

 

崔元獎便將崔明達帶到了自己辦公的廳堂,先詢問藍田崔氏家族的現狀,又詢問兒子崔庭玉近況,崔明達都老實詳細的說了。崔元獎說:

 

「我自從死後,因為在陰間有職務在身,一直未能有機會回家看看,子孫們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啊。」

 

不久之後,有一位冥吏拿著案卷送到崔元獎這裡。崔明達在一旁偷偷看到那文書內容中有自己的名字,下面註記著:

 

「太平寺僧,嵩山五品。」

 

崔元獎看完公文後,順口問一旁的孫子:

 

「看到了嗎?」

 

崔明達嚇得打了一個冷顫,趕緊回答說沒看見說。崔元獎也沒也多說什麼,僅派遣二名陰差送崔明達去拜見判官,讓判官辦完手續後再將他送回家。判官剛見到崔明達時,以為又是一個前來辦理還陽復生的鬼魂,態度便有些不大恭敬。然而在判官身邊有幾個人知道來訪客人的身分,就對判官說:

 

「眼前這位正是尚書的嫡孫,大人為什麼要以普通客人的方式對待呢?」

 

判官這才加快了核准程序,批文後吩咐二名陰差趕緊送崔明達回去,又另外交代崔明達,說:

 

「像他們這些負責護送如上人你這樣返回陽間的陰差,每年總有五、六人,上人你回去後可以稍稍贈送一些財物犒勞他們。」

 

告別判官、出了署衙大門後,二名陰差吏都向崔明達索要五百千錢的跑路費,一名陰差說:

 

「你到家後,就去街市買了紙錢燒化給我們,我們拿到錢後才會離去。」

 

回到崔明達的房間前,只見有自家從小照顧自己的二名年老婢女正披頭散髮傷心的哭泣、許多自己的弟子都聚集在此難過的嘆息著。崔明達並沒有見到自己的遺體,只見到一個大坑,正覺得奇怪時,二名陰差同時出手一推,將崔明達推入坑中,崔明達就復活了,只不過腦袋還是昏昏沉沉的,而且說不出話來,只能屢次舉起了手反覆比劃著。旁邊的人猜了許久,終於有人開口問道:

 

「莫非是要紙錢一千貫?」

 

崔明達點頭。等到紙錢買回來並燒完後,崔明達見到二名陰差各自拿著五千錢喜孜孜的離去,過後不久崔明達的身體便完全康復了。

 

起初當崔明達抵達大王所在的冥府時,遇到數名陰差正押解著一名年老的婦人也來到此處。在門外等候通報時,老婦人對崔明達說自己是鄠縣(「鄠」音「戶」,今陝西省西安市鄠邑區人,長年在靈巖寺中持戒修行。。當老婦人進入府衙後,就聽見大王生氣的斥責說:

 

「妳這個老太婆真不是個東西!既然要遵守佛教的戒律,為何又作出如此不潔的行為!」

 

但由於老婦人的陽壽未盡,大王最終判決先放老婦人回去,但嚴格訓誡老婦人要潔淨身心、好好的修持佛法。

 

當老婦人被放行時,正巧又遇到了崔明達也正要回去,於是老婦人與崔明達一起走,前行了約一百餘步後才相互告別、分頭離去。崔明達復活、身體恢復健康後,就前往靈巖寺查訪,果然見到了老婦人,而且老婦人也還記得他,兩人就像是認識多年的朋友啊。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利涉法師」,唐代僧人。西域人。東遊至金梭嶺玄奘三藏,乃隨其出家,為玄奘門下之高足。

 

註x2:「桑門」,即「沙門」,在印度泛指出家修苦行、禁欲,或因宗教的緣故過著乞食生活的人。在中國則專指佛教的出家人。

「魁柄」,喻朝政大權。

 

:「洋鐵」,此處詞義待查。一般指鍍錫或鍍鋅的鐵皮。

 

:「卒吏」,官兵,或指胥吏與衙役。

 

:《欽定四庫全書》本《太平廣記.卷三百七十八》的原文此處的「塹」,音「欠」,挖掘,或指壕溝、護城河。又網路版因某些(如掃描轉換)緣故將此「塹」字誤用為「墼」,音「及、雞」,未燒的磚坯。算是個有趣而巧合的錯誤,故結合二者之意以改編此句的內容。

 

:「奉迎」,迎接的敬辭。

 

:「開題」,宣講。

 

:「塔座」,僧尼講經時安排的座位。

 

:「敷演」,陳述而加以發揮。

 

:「阿翁」,指祖父、或對年長者的敬稱或為老年男子的自稱。或指父親、或用以稱丈夫的父親。

 

:原文此句「宜便於市致鑿之」詳義待解。

 

:原文此處「是鄠縣靈巖人」,是指鄠縣靈巖村鎮?還是指鄠縣靈巖寺?待確認。

 

:「菩薩戒」,《梵網經》中說菩薩戒「是諸佛之本源,菩薩之根本;是大眾諸佛子之根本」。詳解請見網頁《法鼓山全球資訊網.何謂菩薩戒》,網址: https://www.ddm.org.tw/xmnews/cont?qcat=0M280389247748524696&xsmsid=0K297379401790934567&sid=0M349402786493230725

 

改編自 《廣異記》

 

原文:

 

《廣異記》.卷六.崔明達

 

崔明達,小字漢子,清河東武城人也。祖元獎,吏部侍郎、杭州刺史。父庭玉,金吾將軍、冀州刺史。明達幼於西京太平寺出家,師事利涉法師。通《涅槃經》,為桑門之魁柄。

開元初,齋後,房中晝寢。及寤,身在簷外。還房,又覺出。如是數四,心甚惡之。須臾,見二牛頭卒,悉持死人,於房外炙之,臭氣衝塞。問其所以,卒云:

「正欲相召。」

明達曰:

「第無令臭,不憚行。」

卒乃於頭中拔出其魂,既而引出城中。所歷相識甚眾。明達欲對人告訴,則不可。既出城西,路逕狹小,俄而又失二卒。有赤索係(同「繫」)片骨,引明達行,甚親之。行數里,骨復不見。明達惆悵獨進,僅至一城。城壁毀壞,見數百人洋鐵補城。明達默然而過,不敢問。更行數里,又至一城,城前見卒吏數十人,和塹(墼?)修方丈室。有緋衫吏,呵問明達,尋令卒吏推明達入室,累墼塞之。明達大叫枉,吏云:

「聊欲相試,無苦也。」

須臾,內傳王教召明達師。明達隨入大廳,見貴彩少年,可二十許。階上階下,朱紫羅列,凡數千人。明達行入庭,竊心念:

「王召我,不下階?」

忽見王在階下,合掌虔敬,謂明達曰:

「冥中深要陽地功德,聞上人通《涅槃經》,故使奉迎,開題延壽。」

明達又念:

「欲令開講,不致塔座,何以敷演?」

又見塔座在西廊下。王指令明達上座開題,仍於塔下設席。王跪,明達說一行,王云:

「得矣。」

明達下座,至,王令左右:

「送明達法師還。」

臨別,謂明達:

「可為轉一切經。」

既出,忽於途中見車騎數十人,云是崔尚書。及至,乃是其祖元獎。元獎見明達,不說(同「悅」),明達大言云:

「己是漢子,阿翁寧不識耶?」

元獎引至廳。初問藍田莊,次問庭玉,明達具以實對。元獎云:

「吾自沒後,有職務,未嘗得還家,存亡不之知也。」

尋有吏持案至元獎處。明達竊見籍有明達名,云:

「太平寺僧,嵩山五品。」

既畢,元獎問明達:

「得窺也?」

明達辭不見。乃令二吏送明達詣判官,令兩人送還家。判官見,不甚致禮。左右數客云:

「此是尚書嫡孫,何得以凡客相待?」

判官乃處分二吏送明達,曰:

「此輩送上人者,歲五六輩,可以微貺勞之。」

出門,吏各求五百千。吏云:

「至家,宜便於市致鑿之,吾等待錢方去。」

及房,見二老婢被髮哭,門徒等並歎息。明不識其屍,但見大坑。吏推明達於坑,遂活。尚昏沉,未能言,唯累舉手。左右云:

「要紙錢千貫?」

明達頷之。及焚錢訖,明達見二人各持錢去,自爾病癒。

初,明達至王門,見數吏持一老姥至明達所居,云是鄠縣靈巖人。及入,王怒云:

「何物老婢,持菩薩戒,乃爾不潔!」

令放還,可清潔也。及出,與明達相隨行。可百餘步,然後各去。明達疾愈,往詣靈巖,見姥如舊識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費子玉
下一則: 小小說 – 開元選人
迴響(1) :
1樓. 巴拿巴
2024/05/14 22:25

這篇故事是近來紅馬兄難得一見的長文啊!

然後故事裡在閻王跟男主角之間的他心通頗重要

不過閻王派人接引高僧還是禮數不太周到啊!

敬祝平安健康

法喜充滿

福杯滿溢!

巴拿八敬賀+_+

所以說溝通很重要,幻想科技就像是哆啦A夢的翻譯蒟蒻,但還是比起這他心通(心靈溝通、精神感應)略遜一籌。當能知悉彼此想法,自然衝突就能減少。如此又想到了就像是上帝為了破壞人們團結起來建造通天塔(好像叫做巴別塔是唄),就讓人類開始說不同的語言,進而造成彼此溝通不良而發生衝突,便不能再團結一心去造塔了......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4/05/14 23:1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