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蘇丕女
2024/04/14 01:35
瀏覽423
迴響0
推薦52
引用0


武功縣(今陝西省咸陽市武功縣蘇丕,在唐朝唐玄宗李隆基天寶年間擔任楚丘縣(今河南省安陽市滑縣縣令。蘇丕的女兒氏嫁給一個姓的人,但某一直以來都比較寵愛某個婢女,因此與氏之間的感情不是很好。這個婢女憑恃著某的寵愛,就想要上位扶正當大老婆,便暗中找了術士對氏施以魘蠱之法,企圖藉由妖術害死氏,將符咒埋在家準備當作肥料用的糞土堆中,又綁紮了七個高一尺多、穿著五顏六色的婦人模樣的人偶,藏在東側牆壁上的一個窟窿內,再用泥土封閉洞口偽裝好。如此卑鄙惡毒之事自然除了婢女外,沒有其他人知道了。

 

只是萬萬沒想到,過了幾年,某以及那個婢女卻先一步相繼死亡,氏成為寡婦。由於有娘家人當靠山,家人也不敢多為難氏,氏也就安心寡居在宅內。又過了四、五年,那魘蠱之術才出現婢女原本預期的影響,那些彩衣婦人開始出沒在宅內四處遊蕩,氏因此受到驚嚇而生病,一度暈死過去,由於某的寵婢已經死了,因此家其他人都不知道出現異相的原因。

 

如此過了一年,這一年當中氏數次請來術士,用盡了各種禁制咒術,卻都無法壓制那些彩衣婦人的出現。後來,氏招集李家的僕人、娘家的人以及一些熱心的朋友共數十人,等著彩衣婦人再出現時,便合力圍捕捉拿,成功的捉到了一名彩衣婦人,但那婦人隨即變回了那彩衣婦人偶,觀察它的眉目、形體,與那彩衣婦人一模一樣,而且雖然被人握在手中,那人偶仍一直動個不停。那握住人偶的人也是膽大之人,見狀就抽出腰刀,一刀就將人偶的腦袋給砍掉了。又見有血從人偶的斷頸處汩汩流出到地上,眾人便馬上找來柴火堆積點然後將這個人偶燒了。

 

當這個彩衣婦人偶被焚燒時,其餘的彩衣婦人又紛紛聚集而來,就在柴火堆附近哭號哀叫,似乎是在哀悼那個被焚燒的人偶。眾人見狀又紛紛抄起傢伙要擊打妖物,但那些彩衣婦人有的在空中飄著,有的在地上搖著,眾人實在打不到。不久之後,那個人偶差不多被燒成灰了,而家卻也瀰漫著燒炙人肉的味道,久久不散。第二天,那些彩衣婦人都換上了哭喪時的白衣,接連幾日在家號哭個不停。

 

此後半年,氏與眾人又陸續捉到了五個彩衣婦人偶,就如同第一個人偶一樣都用火燒了個乾淨。只有一個彩衣婦人實在靈活難以捕捉,但在一次追捕時,發現那彩衣婦人居然鑽入糞土之中躲藏。氏就率領一百餘人合力挖掘這處糞土,在挖了七、八尺深後挖到了一塊桃符,桃符上用硃砂寫的紅色文字還能大致的辨認出來,內容大意是:

 

家的婢女某某要魘殺主母氏,因此施法製作了人偶七枚,藏放在東側牆壁上的土龕中。藏放後九年魘術就能開始發生作用。」

 

眾人就按照桃符上所說的前往東牆開挖,果然挖到了第七個彩衣婦人偶,就連同那桃符一起放火燒了。氏自此以後便再也沒有遇見怪事,無病無災的安心守寡了。

 

改編自 《廣異記》

 

原文:

 

《廣異記》.卷六.蘇丕女

 

武功蘇丕,天寶中為楚丘令,女適李氏。李氏素寵婢,因與丕女情好不篤。其婢求術者行魘蠱之法,以符埋李氏宅糞土中,又縛彩婦人形七枚,長尺餘,藏於東牆窟內,而泥飾之,人不知也。

數歲,李氏及婢,相繼死亡,女寡居。四、五年,魘蠱術成,彩婦人出遊宅內,蘇氏因爾疾發悶絕。李婢已死,莫知所由。經一載,累求術士,禁咒備至,而不能制。後伺其復出,乃率數十人掩捉,得一枚,視其眉目形體悉具,在人手中,恒動不止。以刀斲之,血流於地,遂積柴焚之。其徒皆來焚所號叫,或在空中,或在地上。燒畢,宅中作炙人氣。翌日,皆白衣,號哭數日不已。其後半歲,累獲六枚,悉焚之,唯一枚得而復逸,逐之,忽乃入糞土中。蘇氏率百餘人掘糞,深七、八尺,得桃符,符上朱書字宛然可識,云:

「李氏婢魘蘇氏家女,作人七枚,在東壁上土龕中。其後九年當成。」

遂依破壁,又得一枚,丕女自爾無恙。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蔣惟岳
下一則: 小小說 – 盧贊善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