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李元平
2024/03/19 02:04
瀏覽426
迴響1
推薦39
引用0


李元平此人是睦州(今湖北省長陽土家族自治縣刺史李伯成的兒子。在唐代宗李豫大歷五年時,李元平客居在東陽精舍內讀書。過了一年多後的一個傍晚,忽然有一位穿著紅綢短衣與裙子的美女,容貌非常美麗,還有一名身穿青衣的婢女跟隨著一同前來,進入李元平所居住的院落的其他一間空著的僧房中。見到美女的李元平很是高興,就上前詢問對方為何而來並請教美人的芳名姓氏。美人並未現身應對,那青衣婢女出來就生氣的斥責李元平,說:

 

「你我向來不認識,你就突然前來逼問我們的事,可見你不是我家小姐所希望遇見的那種有教養的貴族子弟啊!」

 

李元平起初並不理會婢女的責罵,還是放下身段請求拜見美女。過了一會兒,美女從僧房中出來,見到李元平後表現得很高興,就好像雙方是認識很久的老朋友似的。雙方愉快的交談了許久後,美女對李元平說:

 

「我之所以來此,也是想與你見上一面,聊聊以前的事。說實話我已經不是活人,希望你不要因此懼怕我!」

 

李元平心中既然喜歡對方,也就對美女所說的沒有什麼疑慮,就對美女說:

 

「不管妳說什麼,我有又有什麼好害怕的呢?」

 

美女就說:

 

「我的父親從前是江州刺史,而你的前世生是江州刺使府的看門人,長期在刺使府邸當差。你雖然出身貧賤,但容貌舉止令人喜愛。我因為註定與你有姻緣的緣故,私下與你交往。但你我才交往百日,你就因為染上霍亂不幸過世。我不敢當著外人的面為你哭泣,但卻比其他人加倍的哀傷。就經常誦念著《千手千眼菩薩咒》,向菩薩許願希望下輩子你我都能各自投胎到富貴人家,進而重新締結婚姻。我也偷偷的用紅筆在你的左大腿上做了記號,你可以試著查看,如果有紅點,就能證明我所說的都是真的。」

 

李元平回房查看,果然在自己的左大腿外側有一顆紅痣,更加相信美女所說的一切,就留下美女同住。過了很長一段後,二人之間越加情投意合,相處得十分快樂。但當天快亮時,美女忽然對李元平說:

 

「我投胎的時間要到了,不能在此久留,真是非常遺憾啊。」

 

說完便忍不住悲傷哭泣,而後又接著對李元平說:

 

「我下輩子的父親現在擔任縣令,等到我十六歲時,應該會擔任地方刺使的職位,那時我們才會結為夫妻。還沒到時候之前,希望你不要與他人結婚。再說你我之間的婚姻是上天注定的,你就算想要與他人結婚也結不成啊。」

 

說完,就向李元平告別後離去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疑阻」,疑慮,疑惑。

 

:「長直」,長期當值,也指長期當值的人。

 

:歡愜,歡心快意。

 

:「方伯」,原指一方諸侯之長,後泛指地方長官。

 

改編自 《廣異記》

 

原文:

 

《廣異記》.卷五.李元平

 

李元平者,睦州刺史伯成之子,以大歷五年客於東陽精舍讀書。歲餘暮際,忽有一美女服紅羅裙襦,容色甚麗,有青衣婢隨來,入元平所居院他僧房中。平悅而趨之,問以所適及其姓氏。青衣怒云:

「素未相識,遽爾見逼,非所望王孫也!」

元平初不酬對,但求拜見。須臾,女從中出,相見忻悅,有如舊識,歡言者久之。謂元平曰:

「所以來者,亦欲見君,論宿昔事。我已非人,君無懼乎!」

元平心既相悅,略無疑阻,謂女曰:

「任當言之,僕亦何懼?」

女云:

「己大人昔任江州刺史,君前生是江州門夫,恒在使君家長直。雖生於貧賤,而容止可悅。我以因緣之故,私與交通君。纔百日,患霍亂沒故。我不敢哭,哀倍常情。素持《千手千眼菩薩咒》,所願後身各生貴家,重為婚姻,以硃筆塗君左股為志。君試看之,若有朱者,我言驗矣。」

元平自視如其言。益信,因留之宿。久之,情契既洽,歡愜亦甚。欲曙,忽謂元平曰:

「托生時至,不得久留,意甚恨恨。」

言訖悲涕,云:

「後身父今為縣令,及我年十六,當得方伯,此時方合為婚姻。未間,幸無婚也。然天命已定,君雖欲婚,亦不可得。」

言訖訣去。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周濟川
下一則: 小小說 – 羅元則
迴響(1) :
1樓. 希波克拉底
2024/03/20 13:54

看完您的小小說 我心裡想

我的小說中也應該出現女鬼了得意

感謝您經常蒞臨指教

H.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4/03/20 21:5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