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韋璜
2024/03/01 05:21
瀏覽307
迴響0
推薦49
引用0


潞城縣(今山西省長治市潞城區縣令周混的妻子,姓,是一位容貌美艷、聰慧靈敏的婦人。在尚未嫁給周混以前,韋璜與嫂嫂、妹妹的相處極為融洽,因此從很早已前就與她的嫂嫂、妹妹約定說:

 

「我們之中若有誰先死去,那麼關於陰間的事情,還希望先死之人能設法告訴還活著的人。」

 

後來,韋璜嫁給了周混為妻,生下了二名女兒後,於唐朝唐肅宗李亨乾元年間不幸過世。韋璜過世一個多月後,韋璜突然出現在娘家,在空中顯靈說話,對娘家人說:

 

「我原就與嫂嫂、妹妹約訂好要告知死後之事,因此之故這才回家來。我已經拜見過閻羅王以及一些早年過世的親人了。」

 

家的人就開始七嘴八舌的詢問韋璜關於死後的世界的事。有人問:

 

「你見到那盛滿熱油的大鍋與生滿利刃為葉的劍樹嗎?」

 

韋璜回答說:

 

「我只是個普通婦人,又沒犯下那等大奸大惡之罪,如何能見著那劍林油鍋呢。」

 

之後,韋璜又附身在一名婢女身上,借其之口說道:

 

太山府君要嫁女兒,知道我能為新人妝梳打扮,所以派人前來召我過去。明天事情辦妥後,我將會再回來。」

 

第二天,那名婢女又被韋璜附身,說:

 

「我到了太山府君嫁女兒的場面想當然的非常的榮華富貴。府君令我為他的女兒化妝,剩下來的胭脂與香粉就送給了我,我特地拿來給諸位姊妹們。」

 

就攤開了雙手給眾人觀看,果然有顏色極其赤紅的胭脂與一些香粉,與人世間的東西頗為類似。韋璜又說:

 

「府君家所拋撒的帳錢個頭很大,四十隻鬼合力也不能舉起一枚,我也獲贈了一枚帳錢沾沾喜氣。」

 

說著便從半空中落下一枚銅錢,那枚銅錢有小杯子口般大。韋璜又接著說:

 

府君知道我善於染製紅色的織物,就令我動手染一些。我解釋說我雖然會染,但卻不親自動手,平常都是由家中婢女按照我的指揮去做這樣的工作。府君就令我回來將婢女帶去操作。所以現在不得已要暫時帶著婢女一塊兒過去,明日就應當能讓她回來了。」

 

韋璜的妹妹說

 

「我們一家就只有這麼一個婢女使喚著,怎麼能就這樣從我們身邊將她奪走呢?」

 

韋璜說:

 

「只不過是借用二日而已。如果超過了二日她還未回來,妳就一邊敲擊著磬一邊呼喚她的名字,只要磬聲一響,所有的鬼神都會聽見的。」

 

說完,婢女忽然停止呼吸、倒地後便如死去般昏迷不醒。過了二日,婢女還是沒能醒來,韋璜的妹妹等人就按照吩咐開始敲罄召魂。沒過多久,就又聽見韋璜的聲音在半空中說道:

 

「我一大早就將織物染好了,已經吩咐婢女回家去,為什麼她還沒有到家?應該是迷路了。」

 

又過了一會兒,婢女到家了,原本昏迷不醒的婢女便蘇醒復活,看起來與二日前並沒有什麼不一樣,唯一不同之處便是她的雙手忽然變成了深紅色,就像是剛做完漂染工作的樣子。韋璜又創作了幾首五言詩,送給她的姊妹、嫂嫂以及丈夫周混。詩文內容是:

 

「修短各有分,浮華亦非真。斷腸泉壤下,幽憂難具陳。淒淒白楊風,日暮堪愁人。」

 

又其中二首詩是送給丈夫周混,詩文末尾署名是「泉臺客人韋璜」。詩文內容是:

 

「不得長相守,青春夭舜華。舊遊今永已,泉路卻為家。」

 

「早知別離切人心,悔作從來恩愛深。黃泉冥寞雖長逝,白日屏帷還重尋。」

 

另有一首送給嫂嫂的詩,開頭序文寫道「阿嫂相疑留詩」,詩文內容是:

 

「赤心用盡為相知,慮後防前祇定疑。案牘可申生節目,桃符雖聖欲何為。」

 

這些詩文以及故事內容都是本書《廣異記》作者戴孚在見到韋璜的親人時,聽他們親口轉述告知的。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撒帳錢」,新婚之夜,新人對拜坐牀後,衆婦人向牀帳內撒同心金錢、五色彩果,以祈富貴吉祥,多生貴子。

 

:原文此處的「女云」中的「女」,指的是韋璜的嫂嫂、妹妹,或是韋璜的女兒,則待查。

 

:「少選」,一會兒、不多久。

 

改編自 《廣異記》

 

原文:

 

《廣異記》.卷五.韋璜

 

潞城縣令周混妻者,姓韋名璜,容色妍麗,性多黠惠。恒與其嫂妹期曰:

「若有先死,幽冥之事,期以相報。」

後適周氏,生二女,乾元中卒。月餘,忽至其家,空間靈語,謂家人曰:

「本期相報,故以是來。我已見閻羅王兼親屬。」

家人問:

「見鑊湯劍樹否?」

答云:

「我是何人,得見是事。」

後復附婢靈語云:

「太山府君嫁女,知我能妝梳,所以見召。明日事了,當復來耳。」

明日,婢又靈語云:

「我至太山,府君嫁女,理極榮貴。令我為女作妝,今得胭脂及粉,來與諸女。」

因而開手,有胭脂極赤,與粉,並不異人間物。又云:

「府君家撒帳錢甚大,四十鬼不能舉一枚,我亦致之。」

因空中落錢,錢大如盞。復謂:

「府君知我善染紅,乃令我染。我辭己雖染,親不下手,平素是家婢所以,但承己指揮耳。府君令我取婢,今不得已,暫將婢去,明日當遣之還。」

女云:

「一家唯仰此婢,奈何奪之?」

韋云:

「但借兩日耳。若過兩日,汝宜擊磬呼之,夫磬聲一振,鬼神畢聞。」

婢忽氣盡,經二日不返。女等鳴磬,少選,復空中語云:

「我朝染畢,已遣婢還,何以不至?當是迷路耳。」

須臾婢至,乃活。兩手忽變作深紅色。又制五言詩,與姊、嫂、夫數首。其寄詩云:

「修短各有分,浮華亦非真。斷腸泉壤下,幽憂難具陳。淒淒白楊風,日暮堪愁人。」

又二章寄夫,題云「泉臺客人韋璜」。詩云:

「不得長相守,青春夭舜華。舊遊今永已,泉路卻為家。」(其一)

「早知別離切人心,悔作從來恩愛深。黃泉冥寞雖長逝,白日屏帷還重尋。」

贈嫂一章,序云「阿嫂相疑留詩」。曰:

「赤心用盡為相知,慮後防前祇定疑。案牘可申生節目,桃符雖聖欲何為。」

見其親說云爾。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范俶
下一則: 小小說 – 李氏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