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宇文覿
2024/02/24 04:49
瀏覽370
迴響2
推薦41
引用0


韓徹此人在唐朝唐肅宗李亨乾元年間擔任隴州吳山縣(今陝西省寶雞市陳倉區縣令,由於向來與進士宇文覿(「覿」音「迪」)辛稷等人相交友好,故二人也一同隨著韓徹去往至吳山縣,就在那裏繼續讀書,如此韓徹也才能依縣令的權責提供二人在秋季大考時所需的費用。

 

話說,這吳山縣的縣衙所在之處是出了名的凶宅,因為歷任縣令大多死於任上。縣衙廳堂前有一株大槐樹,宇文覿辛稷二人都覺得這株大槐樹正是精怪鬼魅所躲藏之處,私下與縣典正商量著,想要找個韓徹不在的時後將這株大槐樹砍掉。商議妥當後,隔日二人便將此想法告知韓徹韓徹想了想,對二人說:

 

「人的生命長短是上天決定的,前幾任的縣令過世這責任不在那槐樹,二位就不需要砍樹了。」

 

於是這砍樹除妖的計畫就告終止了。

 

過了幾日,還是不死心的宇文覿辛稷在槐樹下觀察,走著走著就發現有一個洞,洞口週圍十分濕潤,洞中冒著青氣,冉冉上昇在天上集結成為雲朵。就趁著韓徹回房去睡覺後,要求縣衙裡的人開挖那個洞。挖到了數尺深處便挖到了一個墓穴,當中有一具棺木,棺木看來已經腐爛毀壞,裡面僅剩少量的牙齒、頭髮與脛骨(小腿內側的長骨)、胯骨(即髖骨,構成骨盆的大骨)還存在著。

 

在洞口觀望的宇文覿辛稷二人遠遠的看到在墓穴的西北角處有一個什麼東西在那兒,大家都認為奇怪的東西那是陪葬品、不吉利,興趣缺缺,沒有人想動手。宇文覿辛稷二人就拿出五千錢,雇用了二人下去將那東西拿上來瞧瞧。那二名衙役才剛要拽著繩子下洞之前,瞧著那東西像是一束畫燭(有畫飾的蠟燭),為了安全,就背著自己的配刀才順著繩子下到墓穴中,上前再仔細一看,原來是一支瓶子。瓶中有水,水面上漂浮著林檎果。二名衙役將瓶子綁上繩子讓上面的人拉上去,中途瓶子卻無緣無故的傾斜顛倒,將瓶中之物傾倒在地上,隨即像一陣煙般都消失不見了。

 

韓徹接獲報告後前來查看,就自掏腰包,命佐史負責將這些枯骨、頭髮仔細的收拾好後,另外準備一副新的棺木入殮,在郊外找個地方重新安葬。然而這名佐史貪圖錢財,將原本購買棺木、雇工等費用都收入自己的口袋中,僅用一個小小的裝書用的箱子收藏這些遺骨、頭髮,而且因為脛骨太長放不進去,居然將之暴力折斷後硬塞入箱中,才在野外隨便找了個地方挖了個坑給埋了。

 

幹完活兒後,佐使才剛回到家,卻突然倒地不起,一副快要死掉的模樣,請來大夫診治無效,大夫也懷疑佐使犯的是虛病。佐使的家人就向韓徹報告此事,韓徹便命人找來巫師看看。巫師在韓徹面前施術作法,忽然有鬼上了巫師的身,藉著巫師的口對韓徹說:

 

「我是晉朝的將軍契苾鍔,因為戰死,皇帝將我賜葬於此。可是後來我的墳塚接近縣衙的馬廄,一直以來都苦於忍受那些排泄物的汙染,於是想請求在職縣令將我遷葬到他處,前後幾次設法出面說明請託,卻大多遇到那些縣令恰巧就死了,就使得我在陰間所遭受的痛苦無法傳達出去。如今承蒙縣令大人您的大恩能澤披冥間,以自己的薪水為我購買新的棺木,這分恩情實在深厚。只是您手下的佐使實在太殘酷兇惡,竟然用書箱替代棺木安放我的骸骨、頭髮,又因為我的遺骨比書箱長了許多,就折斷了我的骨頭後硬塞了進去,令我疼痛得無法忍受,這才對他作出如此報復啊。」

 

韓徹聞言,連連向契苾鍔(的靈魂)道歉,並說:

 

「我身為長官卻昏庸無知,才會使得手下人作出如此作假欺瞞的惡行。我應該馬上命人去購買棺木,並且準備新的衣物、靈被贈送,如此將軍若能稍微赦免那佐使的罪過,那就實在是太好了。」

 

契苾鍔又藉巫師之口說:

 

「不久我便會放了他。然而創造了這次讓我得以申訴的機會的人是宇文七辛四,我雖為幽魂也對他二位的義舉銘記在心,又怎麼敢忘記。先生再過不久便會被拔擢當官,足以榮耀自身。但是宇文先生命運不好且註定沒有官運,雖能能在大考時金榜題名一次,但最後還是無法擔任官職,而且一生會遇到許多困厄與災難,當他面臨死劫時我只能出手相救三次。倘若他忽然當上了官,那麼就算是我也救不了他了。」

 

說完契苾鍔就離開了。不久之後佐使也因獲得契苾鍔的原諒而甦醒恢復,韓徹嚴令要他戴罪立功,依照禮節好好的將契苾鍔的遺骸重新安葬。

 

再說這宇文覿的家在岐山(今陝西省寶雞市岐山縣,此事過後,又過了很久,宇文覿忽然聽見契苾鍔在空中說:

 

七郎宇文覿你的夫人在家中病得很重,我已經前去營救,現在稍微康復了。不久之後就會有家人前來通報,你無須擔心害怕。若要回去也無須著急,你的妻子屆時應該已經痊癒了。之後千萬記得不要吃馬肉。」

 

不久之後宇文家派的人到了,所報告的情況果然像契苾鍔說的那樣。宇文覿回家探病,剛進家門,他的妻子的病也痊癒了。適逢家中的佃農有一頭出生不久的小馬死了,佃農就將馬肉處理好,拿了一些熟腸及肉送給宇文覿宇文覿一時忘了契苾鍔的交代就吃了。沒想到吃了之後的宇文覿出現腹中絞痛、吐不出又瀉不出的症狀,請來大夫診治判斷是患上了「乾霍亂」,也就是俗稱的「絞腸痧」,宇文覿疼得呼吸困難,好幾次昏死過去。再一次被救醒時,宇文覿忽然聽見契苾鍔的聲音,說:

 

「教你不要吃馬肉,你為什麼要違背約定?這頭小馬前世是你的冤家,此次就是要找你報冤的。我若不在,你就沒救了,但有我在,你也就不要擔心了。」

 

就要宇文覿吩咐一旁的家人拿好紙筆,將契苾鍔口述的藥方一一寫下,趕緊備好了湯藥給宇文覿服用,宇文覿的病才得以痊癒。

 

後來宇文覿返回吳山縣時,正巧遇到了岐州當地有一個反賊想當皇帝、私自設置百官,因為宇文覿很有名聲,就被反賊選上強迫他擔任中書舍人一職。不過這個反賊不久之後就被官兵殺了,連累了宇文覿在內的七十餘人都被關押在岐州的監獄中等待聖旨的決定。契苾鍔又出現在宇文覿的妻子面前,說:

 

七郎犯了造反的死罪被關押在州獄中,我在地府中大力為他求請,然而現在需要三千貫錢才能打通關節。」

 

宇文覿的妻子說:

 

「我家向來清貧,實在拿不出這麼多錢啊!」

 

契苾鍔笑著說:

 

「夫人想岔了,地府所用的是人間的紙錢。」

 

宇文覿的妻子說:

 

「既然是紙錢,我一定盡力辦妥此事。」

 

宇文覿的妻子將足額的紙錢焚化完畢後,契苾鍔便又來到州獄中對宇文覿說:

 

「我剛才從尊夫人那裏拿了三千貫錢去為你請託解決此事,事情也已經順利解決了。有一位姓的刺史來此上任時你就能立即獲得釋放,所以你儘管在獄中該吃吃該喝喝,不用擔心。」

 

不久之後,唐肅宗下詔任用劉晏(字士安隴州(今陝西省寶雞市隴縣華州(今陝西省渭南市華州區剌史。劉晏在向皇帝辭行時上奏說:

 

「那些被造反罪名玷污的有名賢士們,以前都未曾與反賊見過面,拘押他們的理由只是因為他們被反賊威逼引誘,並沒有其他根據,就都被關入了大牢之中。臣到州府上任之日,還請陛下同意赦免他們所有的罪名。」

 

唐肅宗准奏。劉晏抵達隴州,在一一審閱了在押人犯的檔案後,將所有被關押的囚犯們都召來,當眾宣讀皇帝的旨意後,包括宇文覿在內的許多高賢名士該釋放的就全都無罪釋放了。

 

宇文覿自己則因為曾經被反賊加封官職而深感恥辱,覺得沒有面子再去吳山縣,就調頭回家隱居不出了。過了半年多後,曾任蒲關防禦使的呂崇賁接任河東節度使,徵求一名擔任書記的人。朝中許多人都推薦宇文覿呂崇賁就奏請朝廷任命宇文覿左衛兵曹、河東書記,唐肅宗下詔賞賜一套官服,呂崇賁也贈送宇文覿一百疋絹。詔書送抵宇文家,宇文覿非常高興的跪領了聖旨,換上御賜的綠色官服,面向西方臨時朝廷所在的地拜謝後忍不住興奮的手舞足蹈。此時,一名奴僕忽倒地,又發出了契苾鍔的聲音嘆著氣,過了一陣子之後才對宇文覿說:

 

「教你不要當官,你為什麼還要接受這份人事詔令?這回我實在沒辦法救你了。」

 

宇文覿慌忙問道:

 

「現在辭官、退回官服與賞賜,行嗎?」

 

契苾鍔說:

 

「你已經接受了官職、程序都完成了,如何能說什麼再退還回去呢?你千萬珍重,我不會再來了。」

 

四日後,宇文覿突然生了重病,藥石無效,最終不治病故。

 

當初曾有女巫在通靈後看見過契苾鍔的模樣,形容他儀表端正、神態莊嚴,鬢髮通紅,模樣像是現在唐朝庫莫奚族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令號」,詞意待查。

 

:「典正」,此處應是指職掌監察記錄縣衙人員功過得失的縣衙佐官。原為隋朝隋煬帝時起設置的宮廷女官,二十四典之一,屬尚宮局,二人,從七品,為司正之佐,協掌糾察宮闈,戒令、謫罰之事。唐朝改正七品,不屬二十四典,為宮正、司正之佐。明代唐制。至明朝永樂年後其職盡移於宦官。

 

:「陬」,音「ㄗㄡ」,角落。

 

:「顧」,此處同「雇」,酬。

 

:「食瓶」,或作湯瓶、軍瓶、執壺,造型源自西域大食國,故又稱「大食瓶」。

 

:「林檎」,亦作「林禽」,又名「花紅」、「沙果」。落葉小喬木,葉卵形或橢圓形,花淡紅色。果實卵形或近球形,黃綠色帶微紅,是常見的水果。也特指此種植物的果實。日文則藉此稱蘋果。

 

:「佐史」,原指漢朝時地方官署內書佐和曹史的統稱。此處借指縣衙中輔助縣令的吏員。

 

:「明府」,以來對郡守牧尹的尊稱。又稱「明府君」。漢朝時亦有以「明府」稱縣令,唐朝以後多用以專稱縣令。

 

:「宇文七及辛四」,「七、四」分別是宇文覿辛稷二人在各自家族中的排行,古人常以排行相稱。

 

:「佩戴」,此處同銘記、銘感。

 

:「莊客」,田莊中的佃農和僱農。

 

:「屬請」,請託。

 

:「使君」,漢代稱呼太守刺史,以後用做對州郡長官的尊稱。

 

:「點污」,此處同「玷污」,玷辱;污辱。

 

:原文此處有「上畢」一詞,詞意待查。

 

:按史書記載,呂崇賁唐肅宗在位期間擔任過關內節度使、河西節度使並受封為鄂國公,在唐代宗大曆七年出任嶺南節度使,並未擔任過河東節度使。

 

:「西向拜蹈」,比對前後文的人物資料,故事發生的當時仍處於「之亂」前期,軍尚未收復兩京,太上皇唐玄宗李隆基在蜀地,皇帝唐肅宗李亨靈武(今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市)登基、指揮作戰。或許因此宇文覿是以朝廷、太上皇所在的位置方向,面向西跪拜謝恩。

 

:「衣冠甚偉」,形容人儀表端正、神態莊嚴。見《漢書.卷四十.張良傳》:「四人者從太子,年皆八十有餘,須眉皓白,衣冠甚偉。」

 

:「庫莫奚」,即奚族的全稱,源出鮮卑,與契丹同源。

 

改編自 《廣異記》

 

原文:

 

《廣異記》.卷五.宇文覿

 

韓徹者,以乾元中任隴州吳山令。素與進士宇文覿、辛稷等相善,並隨徹至吳山讀書,兼許秋賦之給。吳山縣令號凶闕,前任多死。令廳有大槐樹,覿、稷等意是精魅所憑,私與典正,欲徹不在砍伐去之。期有一日矣,更白徹。徹謂二子曰:

「命在於天,責不在樹,子等無然。」

其謀遂止。

後數日,覿、稷行樹下,得一孔,旁甚潤澤,中有青氣,上昇為雲。伺徹還寢,乃命縣人掘之,深數尺,得一冢,冢中有棺木,而已爛壞,有少齒髮及脛骨、胯骨猶在。遙望西北陬,有一物,眾謂是怪異,乃以五千顧二人取之。初縋,然畫燭一束,二人背刀緣索往視,其食瓶。瓶中有水,水上有林檎、縋夾等物,泄出地上,悉如煙銷。

徹至,命佐史收骨髮,以新棺斂,葬諸野。佐史偷錢,用小書函折骨埋之。既至舍,倉卒欲死。家人白徹,徹令巫視之,巫於徹前靈語云:

「己是晉將軍契苾鍔,身以戰死,受葬於此縣。立冢近馬坊,恒苦糞穢,欲求遷改。前後累有所白,多遇合死人,遂令冥苦無可上達。今明府恩及幽壤,俸錢市櫬,甚惠厚。胥吏酷惡,乃以書函見貯骨髮,骨長函短,斷我胯脛,不勝楚痛,故復仇之耳。」

徹辭謝數四,自陳:

「為主不明,令吏人等有此偽欺。當令市櫬,以衣被相送,而可小赦其罪,誠幸也。」

又靈語云:

「尋當釋之。然創造此謀,是宇文七及辛四,幽魂佩戴,豈敢忘之。辛侯不久自當擢祿,足光其身。但宇文生命薄無位,雖獲一第,終不及祿,且多厄難。無吾救其三死,若忽為官,雖我亦不能救。」

言畢乃去。佐史見釋,方獲禮葬。

覿家在岐山,久之,鍔忽空中語云:

「七郎夫人在莊疾亟,適已往彼營救,今亦小痊。尋有莊人來報,可無懼也。若還,妻可之後,慎無食馬肉。」

須臾使至,具如所白。覿入門,其妻亦愈。會莊客馬駒死,以熟腸及肉饋覿,覿忘其言而食之,遇乾霍亂,悶而絕氣者數矣。忽聞鍔言云:

「令君勿食馬,何故違約?馬是前世冤家。我若不在,君無活埋(理),我在亦無苦也。」

遂令左右執筆疏方,藥至服之,乃愈。

後覿還吳山,會岐州土賊欲僭偽號,署置百官。覿有名,被署中書舍人。賊尋被官兵所殺,覿等七十餘人繫州獄待旨。鍔復至覿妻所,語云:

「七郎犯事,我在地中,大為求請,然要三千貫錢。」

妻辭貧家,實不能辦。鍔曰:

「地府所用,是人間紙錢。」

妻云:

「紙錢當力辦之。」

焚畢,復至獄中,謂覿曰:

「我適於夫人所得三千貫,為君屬請,事亦解矣。有劉使君至者,即當得放,飽食無憂也。」

尋而詔用劉晏為隴州剌史,辭日奏曰:

「點污名賢,曾未相見,所由但以為逆所引,悉皆繫獄,臣至州日,請一切釋免。」

上可其奏。晏至州,上畢,悉召獄囚,宣出放之。

覿既以為賊所署,恥而還家。半歲餘,呂崇賁為河東節度,求書記之士。在朝多言覿者。崇賁奏覿左衛兵曹、河東書記,敕賜衣一襲,崇賁遂(送?)絹百疋。敕至,覿甚喜,受敕,衣綠裳,西向拜蹈。奴忽倒地,作鍔靈語歎息,久之,謂覿:

「勿令作官,何故受之?此度不能相救矣。」

覿云:

「今卻還之,如何?」

答云:

「已受官畢,何謂復還?千萬珍重,不復來矣。」

後四日,覿遇疾卒。

初女巫見鍔,衣冠甚偉,鬢髮洞赤,狀若今之庫莫奚云。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裴晟
下一則: 小小說 – 李瑩
迴響(2) :
2樓. 希波克拉底
2024/02/24 11:07

深獲我心 很多時候鬼比人好

鄭重推薦

之前某個本土國際認證貪汙犯過河拆橋時,還不慚的引用(原初文學家歸莊的)名句「人何寥落鬼何多」,再看看他的黨羽走狗們「假鬼假怪」的幹下了種種連鬼都大嘆不如之事,這種「人」的危害可比真鬼還嚴重哩.....

 Fox好冷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4/02/24 11:59回覆
1樓. 巴拿巴
2024/02/24 10:34
元宵節快樂!快樂!
契苾鍔算是以德報怨了!

敬祝平安健康
元宵節快樂
法喜充滿
福杯滿溢!

巴拿巴+_+

人有好壞,鬼也有善惡唄.....

 Fox恭喜恭喜 

元宵節大家平安快樂~~~~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4/02/24 10:5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