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張守一
2024/02/20 00:35
瀏覽299
迴響0
推薦44
引用0


唐朝唐高宗李治乾封年間,有一位名叫張守一的人出任大理寺少卿。張守一生性仁愛、待人寬厚,秉持身在公門好修行,便也盡力平反冤獄,還許多原本被冤枉判死的死囚的清白而得以無罪釋放。

 

有一天大清早天還未大亮,張守一正前往宮廷準備參加早朝。半路上有一位滿頭白髮的老先生,腰背彎曲、拄著拐杖,來到馬前向張守一行禮拜謝。張守一問老人家為何道謝?老先生請張守一先吩咐隨從暫時迴避,然後才對張守一說:

 

「老朽並非活人,乃是大人所救出的死囚的父親。只因老朽身在幽明身分卑賤,實在不知該如何報答大人您的大恩大德。想著日後大人您若有有事關您自己的需求之事,老朽或許能幫得上忙,這才特地來向大人您說一聲。」

 

張守一說:

 

「令公子本就無罪,並非是我刻意曲解法條藉以布施恩惠,下官不敢接受老先生您的好意。再說下官有幸位列九卿之一,生活上還算能過得去,沒有什麼辛苦之處。」

 

又再三的安慰老先生後請他先行離去。鬼老翁說:

 

「既然如此,老朽便暫且先行離去。日後如果大人有所求卻無法完成之事,便是我們再見面之時。」

 

說完就消失不見了。

 

不久之後,皇帝因故下詔「賜大酺」,特許民間舉行大聚飲三天,官員與百姓都在城中盡情遊玩。張守一在一場宴會中偷偷的見到一名士人家的女子,該女子的姿色極為豔麗,張守一很喜歡,想要與她親近交往,卻因為士人家防範嚴密張守一想不出任何方法接近對方,就試著將所求之事默念了一遍後,呼喚先前那名鬼老翁,又默問道:

 

「老先生能幫我完成這一樁心事嗎?」

 

剛念叨完,鬼老翁就立刻出現在張守一面前,說:

 

「這件事倒也容易,但時間不能太長,只能相聚七日。」

 

張守一說:

 

「七日也足夠了。老先生莫非須是要做些變化以迷惑她,才能讓她前來嗎?這樣做可能不適當吧?」

 

鬼老翁說:

 

「大人何需顧慮那麼多!老朽只不過是用其他東西取代她的身子,讓她的魂魄附在上面與大人您交往而已。」

 

於是張守一按照鬼老翁的吩咐,選擇了一處寂靜無人之處安置了帷帳。過了一段時間後,女子突然來了,但過了許久才像是從夢中醒來一般,驚訝的問道:

 

「這是哪裡?」

 

環顧四週,只有張守一以及鬼老翁在身旁。鬼老翁就誆騙女子,說:

 

「這位大人是天庭的使者。」

 

就這樣成功的呼嚨了女子。張守一也得以能與女子親近交往,二人之間的情感非常真誠懇切。到了第七日,張守一對女子說:

 

「天上與人間不同,本當封鎖隔絕不能任意往來。我們之間歡愉的相會才不過短短的時間便就要分離,這又有什麼辦法呢?」

 

因而流著淚與女子道別。鬼老翁則再次遮掩住女子的雙眼,將她送回家去了。後來,張守一私下拜訪女子的家打聽女子的事,女子的父母說:

 

「我這個女兒不久之前突然無故昏迷不醒註x2,持續了七日才甦醒。」

 

過了十年後,張守一又遇見了這名鬼老翁,鬼老翁對他說:

 

「天上的官署召喚老朽前去,老朽就要與大人您永別了。現在送給大人您一枚藥丸,此藥能將各種骨頭變化成如肩胛骨完整堅固的骨頭註x2,是極佳的良藥,希望大人能珍惜它,將來遇到緊急時再使用。」

 

交待完後便嘆著氣離開了。張守一看著手中這枚藥丸,有雞蛋般大小,也就按照老翁的吩咐,好好的將它收藏著。

 

到了唐高宗駕崩、天后武則天升格為太后後,張守一因為執法寬厚公平,被當時的酷吏們誣陷入獄,而後被判流放到嶺南張守一到了嶺南後,因為錢財耗盡、生活困窘,就試著以這枚藥丸為一些骨傷病人治病,果然將藥丸在傷處觸碰後,果然像鬼老翁所說的那樣,斷骨都能很快的癒合,病人也得以康復。張守一就靠著這獨門秘方換取生活所需,但藥丸用一次就會變小一些。當藥丸用盡後,此時年老力衰的張守一也過世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網路版原文開頭為「乾元」,此應指年號,然「乾元」年號是唐肅宗李亨的年號,而文末「至太后時,守一以持法寬平,為酷吏所構,流徙嶺表」,則時間點對不上,疑此「乾元」應是「乾封」,即唐高宗李治時的年號,則「人(太后、酷吏)、事、時」等關鍵點才對得上。故據此修改瞎掰之。

 

:「傴僂」,音「雨樓」,同「佝僂(音「扣樓」)」,背脊彎曲向前的病狀。

 

:「明公」,對有名位之人的尊稱,後作為對縣令的尊稱。

 

:「儻」,同「倘」,假使、如果。

 

:「賢子」,按字面解為賢能的兒子,後多用以美稱他人之子。

 

:「九卿」,古代中央政府的九個高級官職。周朝時「九卿」為少師、少傅、少保、冢宰、司徒、宗伯、司馬、司寇、司空。後因歷代名稱多所變更,皆指當時中央政府的九個高級官職,故有「九卿六部」之說。

 

:「防閑」,「防」,堤也,用于制水;「閑」,圈欄也,用于制獸。引申為防備和禁阻約束。

 

:「款昵」,又作「款暱」,友好親暱。

 

:「乖離」,抵觸,背離;離別,分離。

 

註x2:「卒」,此處同猝,突然。

「中惡」,病名。又稱「客忤」、「卒忤」。感受穢毒或不正之氣,突然厥逆,不省人事。或指暴病而死。

 

註x2:「點化」,以法術變化。

「骨髆﹝左骨右尃﹞」,「髆﹝左骨右尃﹞」音「伯」,通「膊」,肩膀、肩胛骨。「骨髆﹝左骨右尃﹞」應是專指肩胛骨。

 

:原文此處的「刀把」詞意待查。按前後文義疑應是「刀圭」,中藥量藥的器具,形如刀,尾端尖銳,中間下窪。借指藥物、醫術。亦為乳酪類的食物的別名。或指湯匙。

 

改編自 《廣異記》

 

原文:

 

《廣異記》.卷五.張守一

 

乾元(乾封)有張守一,為大理少卿。性仁恕,以平反折獄,死囚出免者甚多。後當早朝,有白頭老人,傴僂策杖,詣馬前拜謝。守一問故,請避從者。曰:

「非生人,明公所出死囚之父也。幽明卑賤,無以報德,明公儻有切身之求,或能致耳,請受教。」

守一曰:

「賢子無罪,非我屈法伸恩,不敢當此。忝列九卿,頗得自給,幸無勞苦。」

再三慰遣之。鬼曰:

「當爾且去,儻有求不致者,幸相會。」

遂不見。

俄爾有詔賜酺。城中縱觀,守一於會中窺見士人家女,姿色豔絕,相悅之。而防閑甚急,計無從出。試呼前鬼:

「頗能為我致否?」

言訖即至,曰:

「此易事耳。然不得多時,纔可七日。」

曰:

「足矣。得非變化相惑耶?」

鬼曰:

「明公何疑之深!僕以他物代取其身。」

遂營寂靜之處,設帷帳。有頃,奄然而至。良久寤,驚曰:

「此何處?」

唯守一及鬼在傍,紿云:

「此是天上天使。」

因與款昵,情愛甚切。至七日,謂女曰:

「天上人間當隔異,歡會尚淺,便爾乖離,如何?」

因流涕取別。鬼復掩其目送還。守一後私覘女家,云:

「家女卒中惡,不識人,七日而醒。」

後經十年,又逢此鬼,曰:

「天曹相召,便當永訣。今奉藥一丸,此能點化雜骨為骨髆﹝左骨右尃﹞,刀把之良者,願公寶之,有急當用。」

因歔欷而去。藥如雞卵許大。至武太后時,守一以持法寬平,為酷吏所構,流徙嶺表。資用窘竭,乃以藥點骨,信然。因取給,藥盡遂卒。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李瑩
下一則: 小小說 – 常夷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