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常夷
2024/02/18 01:30
瀏覽367
迴響1
推薦44
引用0


唐朝時,建康(今南京市常夷,字叔通,博覽經典,為人高雅而且擅長寫作,性格剛強清廉正直,對世代相傳的家業感到相當的自豪。常夷的家在清溪附近,有一次白天時常夷獨自一人坐在樓閣中,有一名身穿黃衫的小孩兒拿著一封書信徑直來到樓閣前,對常夷說:

 

秀才有封書信要給你。」

 

常夷並不認識這位秀才,因此對於秀才送來書信這件事感到非常奇怪。但基於禮貌還是收下了書信,打開來一看,信的開頭寫道:

 

吳郡秀才朱均高士。」註x2

 

而信中的遣詞用字都不像是普通活人所會使用的語言文字(簡言之就是「說的不是人話」…… 尖叫 ),內容大致說來就是朱均家住在西邊的山岡旁,有幸遇到了常夷這一位好鄰居,想要與常夷見上一面。信的末尾還附上一首五言律詩,內容是:

 

「平生遊城郭,殂沒委荒榛。自我辭人世,不知秋與春。牛羊久來牧,松柏幾成薪。分絕車馬好,甘隨狐兔群。何處清風至,君子幸為鄰。烈烈盛名德,依依佇良賓。千年何旦暮,一室動人神。喬木如在望,通衢良易遵。高門儻無隔,向與折龍津。」

 

這封書信的用紙與墨色看起來都非常陳舊,常夷則莫名的能從中感受到對方的懇切的誠意,為此驚訝而感嘆許久。然後提筆寫了一封回信,語詞懇切,殷勤的與朱均約訂了日期,恭候對方前來。黃衫小兒接過回信後告辭離去,常夷吩咐僕人悄悄的尾隨,看看那黃衫小兒去往哪裡。

 

僕人出了宅,往西一路跟了約一里多遠,就見黃衫小兒進入一座古墓之中,確定了地點後便返回向主人報告。到了約定之日,常夷準備好了美酒、清茶、水果等物,等待著朱均到來。不久之後,聽見有人敲門,僕人開門查看,正是先前那名黃衫小兒,小兒說:

 

秀才前來拜謁公子。」

 

常夷整理衣裝、繫好腰帶,出門迎接。見朱均頭戴角巾,身穿葛布單衣,拖踏著鞋子,年約五十多歲,風采儀態閑雅溫和,氣質清雅且風致。雙方相互寒暄了一陣子之後,朱均說:

 

「我在南朝梁朝時是本州推舉的秀才第一名,只是當時正逢四方多難,也就沒了做官的念頭,就隱居起來以實現自己的志願。到了陳朝永定末年時我過世並安葬於在此地。在九泉之下住了許久,時常欽慕住在附近諸位高士們的風采,只因陰陽相隔難以互通,也就打消了與對方往來的念頭)。今有幸因能有此與您相見的機會,承蒙大君子不嫌棄,讓我得以抒發堆積在心中的鬱悶,還有什麼能比這更快樂的事呢!」

 

常夷回答說:

 

「都是我愚昧低劣,沒能注意到近在咫尺就有幽冥神靈,這才許久未能前去拜見聆聽教誨註x2,有幸承蒙閣下特地大駕光臨,實在感到非常高興。」

 

賓主入座後,一邊吃著水果喝著酒,一邊就聊開了。常夷朱均詢問一些關於二朝之事,朱均都能一一說得清清楚楚。

 

朱均自稱是南朝梁朝的大臣朱异(或作朱異,字彥和的侄子,又說當時朱异事奉梁武帝,受到無人能比的恩寵。梁武帝有一座以金縷織成的屏風、一個珊瑚鑲製成的鈿(花形飾物)、一支玉柄拂塵、一支林邑國所獻七寶澡瓶、沉香鏤枕等,都是梁武帝珍藏的心愛之物。而這些寶物在梁武帝承雲殿講經完畢後,就全都送給了朱异

 

昭明太子蕭統(字德施過世時,四周湧出漫天白霧。下葬時,有四對黑色的鵠(天鵝)繞著陵墓上空飛翔,徘徊悲鳴,直到葬禮完畢才離去。

 

梁元帝蕭繹(字世誠早年因病導致有一隻眼睛失明,蕭繹對此事非常的忌諱。在他還是湘東王、出任荊州刺史鎮守荊州時,曾經要博士講解《論語》。《論語》中有「見瞽者必變色」之句,博士也沒有避諱的就講解了。蕭繹聞言大怒,就毒殺了那名博士。

 

侯景之亂」時,蕭繹並未積極出兵解救被困京城建康台城的父皇梁武帝,任其被侯景活活餓死。之後發兵攻滅侄兒、河東王蕭譽與哥哥邵陵王蕭綸,並擊退雍州刺史岳陽王蕭詧並迫使蕭詧投靠西魏。待侯景死後又自行於江陵即位為梁元帝。後來梁元帝要求與北方的西魏重新劃定國界,因言詞傲慢導致兩國翻臉,西魏的權臣宇文泰派遣常山公于謹等人率領五萬大軍南下。梁元帝領軍與西魏對戰時,曾親手斬殺了一名裨將(副將)于謹攻破江陵梁元帝戰敗,由御史中丞王孝祀作降文,隨後率太子等人到西魏軍營投降。不久梁元帝就被處死了,當時負責執刀行刑的劊子手正是那名裨將的兒子(史書中說梁元帝是被蕭詧以土袋悶死)

 

梁武帝登基後,封開國功臣之一的沈約(字休文建昌縣侯,其母為建昌太夫人時,梁武帝派遣散騎侍郎攜帶詔書前往沈家宣讀策書、頒授印綬(印信和繫在印信上的絲帶),從僕射(尚書令)何敬容(字國禮以下多達數百名朝官們上門拜賀,這是自從南朝二朝以來,領受封號的婦女從未有過的榮耀。

 

庾肩吾(字子慎,一字慎之,南朝梁朝的文學家、書法理論家)年少時曾經跟隨一位姓的先生學習,這位先生多才多藝,由其擅長法術。有一回在盛夏之日宴請賓客時,先生朝著空中大口吹氣,頓時滿天雪花緩緩飄落,眾人皆感涼快許多。先生還施術讓許多器物都飄浮起來並停留在半空中。

 

梁簡文帝蕭綱,在他還是晉安郡王、出任荊州刺史時,曾下令在襄陽建造鳳林寺,用於佛寺柱子的木料還差一根還沒有送達,管理渡口橋梁的官吏在長江中撈獲一根樟木,長短粗細正與其他已經送到的木頭尺寸相同。蕭綱生性非常孝順,梁武帝普通七年,蕭綱的生母貴嬪過世,蕭綱為亡母守孝,整日都跪伏在貴嬪的靈柩前哭聲不斷,因傷心過度導致健康狀況變得極差,躺下便感到疼痛,身體多處潰爛,臉上也生出許多瘡。

 

侯景攻陷臺城,導致城中的飲水、米糧斷絕,梁武帝也同意喝粥,但宮中無米,親信太監勉強用布囊裝了四升的米送到梁武帝處,吃完後就真的斷糧了,梁武帝再要求米糧,侯景卻再也不提供任何丁點糧食,梁武帝就這樣活活餓死了。侯景自立為帝、國號為後,所俘獲的軍或梁朝人都讓他們戴上了長枷,又都砍下他們的頭,還要手下的軍士用「三股矢」亂箭射殺他們,就算俘虜是衣冠楚楚的貴族也無法倖免。

 

後來成為陳武帝陳霸先王僧辯合力誅殺了侯景之後,因王僧辯懾於北齊軍勢而屈事北齊,意圖迎立北齊扶植的貞陽侯蕭淵明帝、以蕭方智為太子,陳霸先在苦勸無效後襲殺了王僧辯,當時老天便下起大雨,一連下了一百多日。又說陳霸先在尚未發跡以前,家境非常貧窮,受人僱用充當雜役才能過日子。有一次,陳霸先盜取長城縣中一個姓的豪富家庭院池子中的魚,被家人逮到綁在扁擔上加以毆打羞辱。陳霸先當上皇帝後,就滅了氏一家。

 

這些都是史書上所遺漏的事蹟,類似這樣的還有很多,無法一一詳細記載。

 

後來,常夷朱均經常相互拜訪,飲宴、談論或是吟詩作對,二人的才學都非常的清俊超逸,因此成為非常親密的朋友。常夷家將有什麼吉凶之事,朱均都會預先通知常夷。後來常夷病重時,朱均對他說:

 

「主管生命的神明要找你去擔任長史一職,我也是先來作巡察的工作。這個職務非常重要,人選很難決定,在冥界中的地位非常高貴顯赫。再說活人一定會死,就算是勉強維持也只能多活幾年,既然如此,為何不爽快的前往冥界接受這個職務呢!你還是不要推辭為好。」

 

常夷聽完後也欣然同意朱均的說法,就不再服用藥物治療,數日後就過世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文藝」,文學和藝術,此處也指寫作技巧。

 

:原文此處的「常」通「嘗」,曾經。

 

:「齎書」,或作「賫書」,「齎」、「賫」均音「基」,攜帶書信。

 

:「相聞」,彼此都能聽到。極言距離之近。互通信息、互相通報。

 

註x2:「白」,陳述、告知;

「高士」,志趣、品行高尚的人。

 

:「感契」,原意指感激銘記。

 

:「角巾」,有棱角的頭巾。爲古代隱士冠飾。

 

:「屏居求志」,同「隱居求志」,隱居不仕,以實現自己的志願。

 

:「將迎」,送往迎來,迎接,逢迎、迎合。

 

:「冥靈」,傳說中的神木名。此處則按字面解,指幽冥界的鬼神靈物。

 

註x2:「闕」,此處通缺。

「承稟」,稟告、奉命。

 

:「林邑國」,占族人於今越南中部地區建立的古國。文中的七寶澡瓶、沉香鏤枕應是在林邑國第三王朝時,由林邑王范陽邁一世的孫子范文款之子范天凱范天凱之子范弼毳跋摩南梁入貢之物。

 

:網路版原文此處的「『於』謹」應是「『于』謹」,應是文本掃描轉換簡體中文導致的錯誤。

 

:「策」,策書。古代君主對臣下封土、授爵、免官或發佈其他敕令的文件。

 

:原文此處的「少剎」一詞詞意待查。

 

:「丁貴嬪」,丁令光梁武帝蕭衍的妃子,宣城太守丁道遷的女兒,生有三子,昭明太子蕭統梁武帝長子,梁簡文帝蕭綱梁武帝三子,廬陵威王蕭續梁武帝五子。

 

改編自 《廣異記》

 

原文:

 

《廣異記》.卷五.常夷

 

唐建康常夷,字叔通,博覽經典,雅有文藝。性耿正清直,以世業自尚。家近清溪,常晝日獨坐,有黃衫小兒齎書直至閣前,曰:

「朱秀才相聞。」

夷未嘗識也,甚怪之。始發其書云:

「吳郡秀才朱均白常高士。」

書中悉非生人語,大抵家近在西岡,幸為善鄰,思奉顏色。末有一詩云:

「具陳:

平生遊城郭,殂沒委荒榛。自我辭人世,不知秋與春。牛羊久來牧,松柏幾成薪。分絕車馬好,甘隨狐兔群。何處清風至,君子幸為鄰。烈烈盛名德,依依佇良賓。千年何旦暮,一室動人神。喬木如在望,通衢良易遵。高門儻無隔,向與折龍津。」

其紙墨皆故弊,常夷以感契殊深,歎異久之。乃為答書,慇懃切至,仍直克期,請與相見。既去,令隨視之,至舍西一里許,入古墳中。

至期,夷為具酒果。須臾,聞扣門,見前小兒云:

「朱秀才來謁。」

夷束帶出迎。秀才著角巾,葛單衣,曳履,可年五十許。風度閑和,雅有清致。與相勞苦,秀才曰:

「僕梁朝時本州舉秀才高第,屬四方多難,遂無宦情,屏居求志。陳永定末終此地。久處泉壤,常欽風味,幽明路絕,遂廢將迎。幸因良會,大君子不見嫌棄,得申鬱積,何樂如之!」

夷答曰:

「僕以暗劣,不意冥靈所在咫尺,久闕承稟,幸蒙殊顧,欣感實多。」

因就坐,啖果飲酒。問其梁、陳間事,歷歷分明。

自云朱異(朱异)從子,說異事武帝,恩幸無匹。帝有織成金縷屏風、珊瑚鈿玉柄塵尾、林邑所獻七寶澡瓶、沉香鏤枕,皆帝所秘惜,常於承雲殿講竟,悉將以賜異。

昭明太子薨時,有白霧四塞,葬時,玄鵠四雙,翔繞陵上,徘徊悲鳴,葬畢乃去。

元帝一目失明,深忌諱之,為湘東鎮荊州,王嘗使博士講《論語》,至於「見瞽者必變色」,語不為隱。帝大怒,乃鴆殺之。又嘗破北虜,手斬一裨將。於(于)謹破江陵,帝見害,時行刀者乃其子也。

沈約母拜建昌太夫人時,帝使散騎侍郎就家讀策受印綬,自僕射何敬容已下數百人就門拜賀,宋、梁已來,命婦未有其榮。

庾肩吾少事陶先生,頗多藝術,嘗盛夏會客,向空大噓氣,盡成雪,又禁諸器物悉住空中。

簡文帝詔襄陽造鳳林寺,少剎柱木未至,津吏於江中獲一樟木,正與諸柱相符。帝性至孝,居丁貴嬪柩,涕泣不絕,臥痛潰爛,面盡生瘡。

侯景陷臺城,城中水米隔絕,武帝既敕進粥,宮中無米,於黃門布囊中齎得四升,食盡遂絕,所求不給而崩。景所得梁人,為長枷,悉納其頭,命軍士以三股矢亂射殺之,雖衣冠貴人亦無異也

。陳武帝既殺王僧辯,天下大雨百餘日。又說陳武微時,家甚貧,為人庸保以自給。常盜取長城豪富包氏池中魚,擒得,以擔竿繫,甚困。即祚後,滅包氏。

此皆史所脫遺,事類甚多,不可悉載。

後數相來往,談宴賦詩,才甚清舉,甚成密交。夷家有吉凶,皆預報之。後夷病甚,秀才謂曰:

「司命追君為長史,吾亦預巡察。此職甚重,尤難其選,冥中貴盛無比。生人會當有死,縱復強延數年,何似居此地!君當勿辭也。」

夷遂欣然,不加藥療,數日而卒。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張守一
下一則: 小小說 – 姚蕭品
迴響(1) :
1樓. 亓官先生
2024/02/18 17:29
筆記小說藏真相!

寫史書的史官多少會被高高層制約,

能被寫出來的就不如野史精彩了.....

 Fox恭喜恭喜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4/02/18 19:3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