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李迥秀
2024/01/11 04:48
瀏覽289
迴響0
推薦54
引用0


曾於武周朝聖神皇帝武曌武則天長安初年升任宰相、同平章事的李迥秀(字茂之,先是因曲意逢迎諂媚武則天的男寵團團長張易之兄弟,在士人的評價上頓時降低,不久之後又因貪贓獲罪被貶官為廬州刺史。「神龍政變」、武則天退位、唐中宗李顯復位後,李迥秀唐中宗召回擔任將作少監,再累遷鴻臚卿、修文館學士,出任朔方道行軍大總管,又拜兵部尚書。到了唐玄宗李隆基即位的先天元年,李迥秀去世,享年五十歲,朝廷追贈侍中之職。

 

又過了幾年,到了開元年間,向來與李迥秀交情深厚的清禪寺僧人靈貞,忽然見到兩名差役拿著公文前來要追捕靈貞,並且強硬的催促靈貞上路,靈貞就忽然死了。然而轉眼間,靈貞已經隨著那二名衙役一路前行抵達一個看似官署的地方,衙役要靈貞原地等候。一名衙役入內通報後,出來領著靈貞入內拜見。靈貞見到一名身穿紅色袍服、配帶銀色魚袋的官員,而靈貞自己懷疑自己此刻命不該絕,就向那名紅衣官員提出異議。紅衣官員查閱資料後,恭敬的對靈貞說:

 

「弟子不慎抓錯人了,大和尚您應當還陽復生才是。」

 

就命令先前抓錯人的那二名衙役將靈貞送回去。靈貞以為就沿原路返回便可,但衙役說:

 

「那條路來得去不得,要改走別的路朝北而去才行。」

 

說著就領著靈貞朝北而去,只是這條路既昏暗又難走靈貞感覺很不高興,但還是忍著繼續跟著走。走了約數十里,又來到一處州府衙門。這處府衙建築十分華麗,大門前看門的小吏見有人接近便狐假虎威的上前喝斥詢問,衙役就與那門吏說了些話,似乎是在介紹靈貞的來歷,並說:

 

「你可以行個方便讓此人入內拜見將軍。」

 

門吏也隨即堆著笑臉、引領著靈貞入內去往廳堂。靈貞就見到一名身穿紫色衣袍的人正在廳堂內處理公務,年紀與外貌與那已過世多年的李迥秀頗為相似。那紫袍官員聽見有人來了,抬頭查看,便熱情的站起身子上前迎接,同時問道:

 

靈貞大和尚為什麼遠道而來?」

 

一聽這話兒,靈貞就知道眼前的紫袍官員正是李迥秀沒錯了。李迥秀就請靈貞上了台階進入廳堂就座,相互聊著以往的事。聊了一會兒之後,不便久留的靈貞該離開了。臨別之際,李迥秀握著靈貞的手,說:

 

「本來還想與大和尚您說說我家中的事,卻又不忍說出來。」

 

就見李迥秀忽然流下淚來。靈貞見狀,就堅持請李迥秀告知,並說在自己力能所及之處則必當盡力而為。李迥秀這才說道:

 

「弟子我家對先人的祭祀即將斷絕(也指子孫即將死亡殆盡),這又能怎麼辦呢?大和尚您可以代為通知我的次子季友等人,要記得一年四時定時祭拜先人。要盡力的保持祭品的豐盛與潔淨。同時為我抄寫一部《法華經》,這就是我所希望他們能做到的事。」

 

說完就揮涕與靈貞訣別,靈貞就蘇醒、復活了。於是靈貞將自己的所見所聞完整的向家的人說了。李迥秀有三個兒子,次子李季友、三子李俊以及其他的李家子弟一直以來都是很孝順的人,聞言就開始盡心的準備祭祀、抄寫經書。只有李迥秀的大兒子李齊損生氣的說:

 

「這都是那妖僧靈貞的胡說八道,想要捏造事實以敗壞我家先人的名譽罷了。」

 

不久之後到了開元十年秋季,此時唐玄宗的御駕正在東都。趁著皇帝不在京城長安的機會,九月十一日,李齊損參與了由左領軍衛兵曹參軍權楚璧等人的謀反行動,假稱權楚璧的侄子、其兄的十五歲的兒子權梁山是已故襄王李重茂之子並擁立為光帝,率左屯營兵百餘人架梯登上景風門越牆而入,據守長樂門恭禮門,意圖劫持長安留守、刑部尚書王志愔,卻未能成功。天亮後,不想因參與謀反而被殺頭的屯營兵倒戈,反殺了領頭的權梁山等人。李齊損也被砍了腦袋,卻也因此謀反罪行連累了他家的親族兄弟們都被抄家除籍,即便僥倖活著逃走的也不敢再承認自己是家人,致使李迥秀真的沒有了後代、斷絕香火祭祀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齎符」,「齎」,音「吉」,攜帶。「符」,蓋有官府大印的一種傳達用的公文。

 

:「銀章」,即「銀印」,印上的花紋或文字稱作「章」。制,凡吏秩比二千石以上皆銀印。以後官不佩印,只有隨身魚袋。金、銀魚袋等謂之「章服」,亦簡稱「銀章」。

 

:「闍梨」,「闍」音「舌」,佛家語,梵語音譯「阿闍梨」的略稱,原指教育僧徒的軌範師、高僧,也泛指僧人。

 

:「荒塞」,原形容人的思想昏聵閉塞的樣子。

 

:網路版原文此處的「『齋』損」應為「『齊』損」,待確認。

 

:此處的「襄王」應是指唐中宗李顯的幼子李重茂景龍四年,唐中宗病逝(一說遭后毒殺)後,后臨朝,改元唐隆,矯詔立時年僅16歲的溫王李重茂為帝,后臨朝稱制。李重茂即位不足一個月,相王唐睿宗李旦的第三子、臨淄王李隆基與姑姑太平公主聯合禁軍將領,發動「唐隆之變」,誅除了意圖成為武則天第二的后與安樂公主,也迫使李重茂禪讓皇位,由相王李旦復辟為唐睿宗李重茂仍封溫王景雲二年,唐睿宗改封李重茂襄王襄王李重茂離開長安遷往集州唐玄宗李隆基開元二年七月,李重茂出任房州刺史,不久死於房州,年僅19歲,諡曰「殤皇帝」。

 

改編自 《廣異記》

 

原文:

 

《廣異記》.卷四.李迥秀

尚書李迥秀,素與清禪寺僧靈貞厚善。迥秀卒數年,靈貞忽見兩吏齎符追之,遂逼促就路,奄然而卒。前至一處,若官曹中,須臾延謁。一人朱衣銀章,靈貞自疑命當未死。朱衣曰:

「弟子誤相追,闍梨當還。」

命敕前吏送去。欲取舊路,吏曰:

「此乃不可往,當別取北路耳。」

乃別北行。路甚荒塞,靈頗不懌。可行數十里,又至一府城,府甚麗。門吏前呵云:

「可方便見將軍。」

即引入。見一人紫衣據廳事,年貌與李公相類。謂曰:

「貞公那得遠來?」

靈貞乃知正是。因延升階,敘及平舊。臨別握手曰:

「欲與闍梨論及家事,所不忍言。」

遂忽見淚下。靈貞固請之,乃曰:

「弟子血祀將絕,無復奈何?可報季友等,四時享奠,勤致豐潔。兼為寫《法華經》一部,是所望也。」

即揮涕訣。靈貞遂蘇。具以所見告。諸子及季友素有至性焉,為設齋及寫經。唯齋(齊)損獨怒曰:

「妖僧妄誕,欲誣玷先靈耳。」

其後竟與權梁山等謀反伏誅,兄弟流竄,竟無種嗣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