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李佐時
2023/12/03 03:18
瀏覽197
迴響2
推薦51
引用0


山陰縣縣尉(縣警局局長)李佐時,在唐朝唐代宗李豫大歷二年時,因為家中親近的長輩過世,哀傷的李佐時因勞累過度而身染重病,一病就長達數十天才逐漸痊癒。病癒後,李佐時會稽縣前往龍丘縣(今浙江省衢州市龍游縣,因為龍丘縣的縣令正是同族人李述李佐時就在縣衙暫住幾日。一天晚上,李佐時與另一位名叫李舉的客人一同坐在廳堂中於燈下聊天時,忽然見到有二十名身穿紅紫色服飾、手持兵器的人,來到台階前的庭院站定後,恭敬的向李佐時行禮拜見。李佐時問:

 

「你們是誰?」

 

領頭之人回答說:

 

「我們是鬼兵。大王閻羅王要任命您擔任判官,特地派我們前來等候迎接您,聽從您的吩咐行事。」

 

聽聞此言,李佐時心中一驚,怎麼自己就要死了去當什麼判官?趕緊找理由推辭,說:

 

「我正在守喪期間,依禮要辭官守孝,如果現在接下這判官一職則違反禮數。再說大王又是如何知道我這個人而要起用我呢?」

 

鬼兵隊長回答說:

 

「聽說是武義縣(今浙江省金華市武義縣縣令竇堪向大王舉薦您的。」

 

李佐時說:

 

「我並不認識這位縣令,他為什麼要舉薦我?」

 

鬼兵隊長回答說:

 

「這點在下並不知道。只是大王任命您的命令已經下達,恐怕您不好推辭拒絕。」

 

過了一會兒又來了一人,此人正是竇堪竇堪主動上前向李佐時拱手行禮,態度溫合謙恭、內斂不外露,就像是個健康無病的一般人的模樣註x2竇堪入座後對李佐時說:

 

「大王想要找一個女婿,同時要求要從世家大族中挑選對象,所以我向大王舉薦了你,這其中也有前世姻緣注定的關係才會有如此結果。」

 

話雖如此,但好死不如賴活著,李佐時仍堅決辭謝,卻未能如願。

 

又過了一會兒,大王的女兒也來了,頓時四周瀰漫著陣陣香氣,王家車馬如雲般陸續抵達。李佐時趕緊走下台階出迎拜謁,見到了王女的容貌姿色與所穿戴的服飾,立即又成了「外貌協會」會員,心中頗為愛慕,有些後悔剛才拒絕得太快了些。竇堪又在旁敲邊鼓的勸李佐時,說:

 

「人哪有不會死的,像你這般萬中無一的合適人選,還是不好一再的推辭,以免招致大王動怒。」

 

李佐時知道自己終究難以推辭,也就點頭答應了此事。過了許久,王女與竇堪先告辭離去,留下陰兵陰將二百餘人,恭敬地奉事新任的判官大人。

 

第二天,縣令李述與其弟一同前來拜訪李佐時李佐時就將昨晚之事詳細告知,並說:

 

「看來我這回死定了,你能在我死前請我吃一頓好吃的,讓我吃飽了好上路。」

 

李述就為李佐時準備了一桌子的好酒好菜。李佐時正在吃野雞肉羹時,忽然說:

 

「怎麼沒有碗?」

 

就呵斥著質問一旁的僕役:

 

「沒有碗我怎麼盛肉羹?」

 

說完,卻一頭栽倒在餐桌上。僕役趕緊上前查看,伸手探了探李佐時的鼻下,人已經沒氣了。李述就為李佐時料理好後事,派人將棺柩運送給李佐時的家人。

 

人在會稽李佐時的妻子氏,在喪船抵達會稽的那天晚上,一旁的婢女忽然發出李佐時的聲音,對氏說:

 

「大王的女兒已經另嫁他人,此行只是派我回來送你回家去而已。」

 

那語氣聽起來非常的淒涼悲傷。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山陰」,此處指位於浙江境內的山陰縣,「辛亥革命」後與會稽縣合併為紹興縣,位於今浙江省紹興市境內。

 

:「勞」,此處為名詞,指疾病。

 

:「哀制」,禮制所訂的守喪日期。

 

註x2:網路版原文此處的「蘊『籍』」應為「蘊『藉』」,待確認。

「平人」,指平民百姓,或指無罪之人,或指健康無病之人。

 

:「子婿」,即女婿。妻子對自己丈夫的稱謂,也可以是女兒、妹妹及其他晚輩的丈夫。

 

:「祗承」,猶「祗奉」、「敬奉」,恭敬地奉事。

 

:「造詣」,此處指前往拜訪。也指學業、專門技術等達到的水平、境地。

 

:「臛」,音「或」,肉羹。

 

改編自 《廣異記》

 

原文:

 

《廣異記》.卷三.李佐時

 

山陰縣尉李佐時者,以大歷二年遇勞,病數十日方愈。自會稽至龍丘,會宗人述為令,佐時止令廳數日。夕復與客李舉,明燈而坐。忽見衣緋紫等二十人,悉秉戎器,趨謁庭下。佐時問:

「何人?」

答曰:

「鬼兵也。大王用君為判官,特奉命迎候,以充驅使。」

佐時曰:

「己在哀制,如是非禮。且王何以得知有我?」

答云:

「是武義縣令竇堪舉君。」

佐時云:

「堪不相知,何故見舉?」

答云:

「恩命已行,難以辭絕。」

須臾,堪至,禮謁,蘊籍(藉)如平人,坐謂佐時曰:

「王求一子婿,兼令取甲族,所以奉舉,亦由緣業使然。」

佐時固辭不果。須臾王女亦至,芬香芳馥,車騎雲合。佐時下階迎拜,見女容姿服御,心頗悅之。堪謂佐時曰:

「人誰不死,如君蓋稀,無宜數辭,以致王怒。」

佐時知終不免。久之,王女與堪去,留將從二百餘人,祗承判官。

翌日,述並弟造同詣佐時,佐時且說始末,云:

「的以不活,為求一頓食。」

述為致盛饌。佐時食雉臛,忽云:

「不見碗。」

呵左右:

「何以收羹?」

仆於食案,便卒。

其妻鄭氏在會稽,喪船至之夕,婢忽作佐時靈語,云:

「王女已別嫁,但遣我送妻還。」

言甚悽愴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張琮
下一則: 小小說 – 王法智
迴響(2) :
2樓. 畜生才會支持烏克蘭民進黨
2024/02/01 13:16
被鬼騙了

色字頭上一把刀,石榴裙下命難逃。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4/02/02 22:47回覆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 包青天
2023/12/03 07:31

王女已別嫁

白死一場?

餡餅不會莫名的從天上掉下來的,

隕石、冰箱、冷氣外機之類的反而比較會.....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3/12/03 09:2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