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潁陽里正
2023/11/29 04:48
瀏覽162
迴響0
推薦48
引用0


唐朝時,潁陽縣長社縣有一位姓的里正(里長),大名則不得而知。某有一次喝醉了,帶著醉意還堅持騎馬回家,妥妥的醉駕啊。途中到了少婦祠時,因為醉得太厲害,自覺實在撐不住了,只能勉強下馬,將馬繫在一旁,自己就躺臥在祠門下呼呼大睡了。過了許久,某感覺要醒來,試著轉了轉頭還行,但身子沉重、四肢無力,看樣子一時半會兒的還無法起身。接著某又聽見有人正敲打著廟門,而且敲得很急、很用力,似乎是有急事的樣子。很快的就聽見廟中有人出聲問道:

 

「是誰敲門敲成這樣,有什麼事啊?」

 

門外人回答說:

 

「上頭要我來找一個人去執行下雨的工作。」

 

廟中人說:

 

「廟中除了我之外,全部都去山神廟作客,現在沒有人能去行雲佈雨了。」

 

門外人說:

 

「這樣啊,那麼讓這個在廟門前躺著睡覺的傢伙去也行。」

 

廟中人說:

 

「那只是個路過的凡人,怎麼能如此草率的使喚他去幹這等重要之事!」

 

廟中人不同意,因此雙方爭論許久未能有結果,門外人乾脆忽喚著要某起來跟自己走,某這才發現自己能動了,就跟著門外人而去。到了一個地方,只見眼前霧濛濛的都是雲氣,還有一頭像是駱駝的動物。門外人將某抱上了駝背,又交給他一隻瓶子,慎重的告誡說:

 

「你只要將這瓶子端正的抱好,不要讓它有丁點傾斜就行了。」

 

交代完畢,那頭動物就自己開始行動、朝前走去,同時瓶中的水也紛紛的晃了出來,一點一點的向兩旁灑落下去。當時已經許久未下雨,都發生小旱災了。某朝下方張望,見下方正巧就是自家所在,擔心這雨下得不夠多,就稍微的將瓶子傾斜了一些。

 

那頭動物繞了一圈回到原處,門外人見行雨之事已完成,就指明路徑、放某自行回去。某回到少婦祠,見自己的身子躺在廟門前的積水中,趕緊趨前查看,就忽然回到了身子內而醒了過來,就騎上馬回家。卻沒料到因為剛才自己將瓶子傾斜的緣故,自己的家遭大水淹沒沖毀,家人全都淹死了!某因此瘋了。幾個月後,某也死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潁陽」,應是指時期的潁川郡潁陽縣唐朝初年改郡為州,潁川郡改名為許州潁川縣長社縣。至唐玄宗時改州為郡,重新設置潁川郡,下轄時長社縣(原潁陽縣)、長葛縣陽翟縣許昌縣鄢陵縣扶溝縣臨潁縣舞陽縣郾城縣唐肅宗時再改郡為州。

 

改編自 《廣異記》

 

原文:

 

《廣異記》.卷三.潁陽里正

 

潁陽里正說某,不得名,曾乘醉還村,至少婦祠醉,因繫馬臥祠門下。久之欲醒,頭向轉,未能起。聞有人擊廟門,其聲甚厲。俄聞中問:

「是何人?」

答云:

「所由令覓一人行雨。」

廟中云:

「舉家往嶽廟作客,今更無人。」

其人云:

「只將門下臥者亦得。」

廟中人云:

「此過客,那得使他。」

苦爭不免,遂呼某令起。隨至一處,濛濛悉是雲氣,有物如駱駝,其人抱某上駝背,以一瓶授之。誡云:

「但正抱瓶,無令傾側。」

其物遂行。瓶中水紛紛然作點而下。時天久旱,下視見其居處,恐雨不足,因爾傾瓶。行雨既畢,所由放還。至廟門,見己屍在水中,乃前入,便活,乘馬還家。以傾瓶之故,其宅為水所漂,人家盡死。某自此發狂,數月亦卒。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王法智
下一則: 小小說 – 王籍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