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華嶽神女
2023/11/19 04:48
瀏覽253
迴響1
推薦48
引用0


近代唐朝有一個讀書人某甲前往京城長安參加大考,途中經過關西地區,投宿在一間旅店,因為盤纏問題,只能租了一個位於邊邊角角小房間住下。不久之後,有幾個似乎是豪門貴族家中的僕人們來到,對旅店掌櫃說:

 

「公主要在此住宿。」

 

說著就拉起帳幕,將這間旅店以及鄰近的四、五家旅店都圍了起來,不讓那些百姓們窺視公主的尊容。事出突然,一些住客們驚慌得來不及離開,也就相當於變相的被軟禁在所租住的客房內不准外出。過了一會兒,載運公主的車馬聲便逐漸靠近,接著車上的人陸續下車。這下旅店裡面的人就更不可能離開,乾脆關上了房門上床悶頭睡覺,免得出去衝撞了貴人讓自己遭受皮肉之苦。

 

話說這位公主似乎是因為舟車勞頓,入住旅店後首先就想要沐浴淨身,隨從們就挑選了一個僻靜的角落處張羅著相關準備工作。但此處還有一個小房間,正是某甲所租住的那間房,一名貼身婢女見了就向公主報告,並提醒說:

 

「此刻那間房內不方便有人在。」

 

於是公主下令侍婢們去搜索一下以策安全。婢女們見到屋內的某甲,便狗仗人勢、不由分說的破口大罵某甲登徒子、色狼。公主本人倒是很有分寸,知道那一定是原本就租住在此的房客,就命人將某甲叫了出來,仔細端詳了一番後,說:

 

「這個書生看起來還挺討人喜歡的,妳們不該隨便羞辱他。」

 

就要某甲回房間老實待著。等到公主沐浴完畢,又召來某甲與他交談,談得十分盡興。公主就派婢女服侍某甲去沐浴,替他換上華麗的服飾,又在房內掛上了紅色的帳幕、床上鋪了錦緞褥墊,以及其他使侍婢洗濯,舒以麗服,乃施絳帳,鋪錦茵,以及賞玩用的各種用具,極盡世上奢華,然後就與某甲行了夫妻之禮。

 

第二天,公主與某甲一同返回京城長安。公主的府邸位於懷遠里,內外奴婢多達數百人,如此榮華富貴的程度可說是當世無人能比。公主府內的人都很有眼力勁兒,知道某甲是公主親自帶回來的,便都尊稱某甲為「駙馬」,某甲出入公主府邸時所使用的器物、穿戴的服飾以及乘坐的車馬,與一般的王公貴族沒有什麼不同。某甲的父母還住在老家,公主就派遣婢女前往拜訪二老、問候生活起居,並贈送了一億貫錢以及其他許多貴重的禮物。某甲的家境也因為公主的餽贈,頓時發展為榮華富貴的豪富之家

 

就這樣,過了七年,期間公主也與某甲生下了二子一女。可是公主忽然說要為某甲娶妻子,某甲聽了既驚訝又不解,奇怪公主為何說出這樣的話。公主說:

 

「我其實不是凡人,不應該永遠做你的妻子,你也應該有自己的妻子。」

 

某甲也算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只不過是公主在感情上的一個替代品,對公主這一席話並沒有過度的反應。

 

之後某甲雖然另外迎娶了妻子,但與公主之間的往來卻不曾斷絕過。但妻子娘家人對於這個女婿怎麼剛結婚就經常外出,而且一去就是好幾天不回家這般的行為感到懷疑,就派人暗中守候跟蹤,發現某甲外出都是前往一處廢棄的宅邸,因此擔心某甲是被鬼神魅惑才會如此。

 

於是有一天,老丈人找了個理由約女婿吃酒,故意將某甲灌醉,然後讓道士書寫了一道符籙藏放在某甲的衣服夾層中,更趁機在某甲的身體四肢處都寫上了符咒。某甲酒醒、向老丈人告辭後,就順道再次前往公主府邸。沒想到公主居然下令家丁們將某甲趕出府去,並制止某甲不讓他再進門。某甲丈二和尚摸不著頭,不清楚自己是什麼地方得罪了公主,只能垂頭喪氣的倚靠在公主府邸的大門外哀聲嘆氣。不久之後公主大概是受不了某甲的哀怨之聲,主動出門對著某甲披頭蓋臉的一頓指責罵道:

 

「你本來是一個貧寒的讀書人,因為我的慧眼看中而拉了你一把,你現在才能過上衣食無憂的富貴日子。我待你不薄,你為什麼讓你岳家的人畫了符咒要害我?你以為這樣我就不能殺了你嗎?!」

 

某甲聽到公主如此說,趕緊翻查自己,這才發現那些符咒的存在,急忙向公主誠懇的道歉。公主又說:

 

「我也能體諒你現在的處境,然而符咒已經起了作用,你勢必不能再來此地了。」

 

說著就將兒子、女兒們都喊了過來,要他們與父親訣別。某甲難過的痛哭、哽咽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公主吩咐僕人們趕緊收拾行李,當天就要出城離去。某甲詢問公主的住處,同時請求公主能告知真實的姓名。公主只說:

 

「我是華山山神的第三個女兒。」

 

說完,就與某甲訣別,領著隨從們離去。一出門,公主一行人等就都消失不見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時期,普遍用地處崤山谷地的函谷關大散關作為區分東、中、西三大地域的界標,分別稱函谷關以東為「關東」、函谷關大散關之間為「關中」、大散關以西為「關西」。故「關西」約指今陝西甘肅二省。

 

:「懷遠里」,又作「懷遠坊」,位於長安城外郭、朱雀門西第四街北第七坊,西市之南,隸屬長安縣管轄。今陝西省西安市雁塔區群賢路糜家橋新村一帶。

 

:「鬱」,此處指隆盛、繁多的樣子。

 

:「相間」,此處的「間」音「見」,指挑撥、使人不和。

 

改編自 《廣異記》

 

原文:

 

《廣異記》.卷三.華嶽神女

 

近代有士人應舉之京,途次關西,宿於逆旅,舍小房中。俄有貴人奴僕數人云:

「公主來宿。」

以幕圍店及他店四五所。人初惶遽,未得移徙。須臾,公主車聲大至,悉下。店中人便拒戶寢,不敢出。公主於戶前澡浴,令索房內,婢云:

「不宜有人。」

既而見某,群婢大罵。公主令呼出,熟視之,曰:

「此書生頗開人意,不宜挫辱。」

第令入房。浴畢召之,言甚會意。使侍婢洗濯,舒以麗服,乃施絳帳,鋪錦茵,及他寢玩之具,極世奢侈,為禮之好。

明日,相與還京。公主宅在懷遠里,內外奴婢數百人,榮華盛貴,當時莫比。家人呼某為「駙馬」,出入器服車馬,不殊王公。某有父母在其故宅,公主令婢詣宅起居,送錢億貫,他物稱是。某家因資,鬱為榮貴。如是七歲,生二子一女。公主忽言欲為之娶婦。某甚愕,怪有此語。主云:

「我本非人,不合久為君婦。君亦當業有婚媾。」

知非恩愛之替也,其後亦更別婚,而往來不絕。婚家以其一往輒數日不還,使人候之,見某恒入廢宅,恐為鬼神所魅。他日,飲之致醉,乃命術士書符,施衣服中,及其形體皆遍。某後復適公主家,令家人出,止之不令入。某初不了其故,倚門惆悵。公主尋出門下,大相責讓,云:

「君素貧士,我相抬舉,今為貴人。此亦於君不薄,何故使婦家書符相間,以我不能為殺君也。」

某視其身,方知有符,求謝甚至。公主云:

「吾亦諒君此情,然符命已行,勢不得住。」

悉呼兒女,令與父訣,某涕泣哽咽。公主命左右促裝,即日出城。某問其居,兼求名氏。公主云:

「我華嶽第三女也。」

言畢訣去,出門不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1) :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 包青天
2023/11/19 09:51

使人候之,見某恒入廢宅

公主而居廢宅?

當局者迷,廢宅以為豪宅;旁觀者清,廢宅還是廢宅。

這才是騙術最高境界,以最小成本成功迷惑對象.....

 Fox餓餓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3/11/19 12:5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